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85章 都在变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的脑子里突然又想起了冬儿的那封信,从这封信里,我似乎重新认识了我曾经无熟悉的冬儿,她所表现出的某些意识和思维是我以前从没有见到过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敏锐地意识到,我在变,冬儿也在变,这个世界都在变。</p>

    我又看着困惑而迷惘的海峰:“昨晚,我和秋桐还有集团广告公司的老总一起吃饭了,在皇冠大酒店吃的,吃完饭,然后我们去不见不散唱歌了,途,广告公司的老总有事先走了,只剩下我和秋桐。”</p>

    “啊——”海峰半张嘴巴:“哦……然后呢,然后在不见不散遇到冬儿了?是不是?”</p>

    “不是,一直没有遇见冬儿,回去后,冬儿开始质问我这事,然后……然后冬儿对秋桐极尽污秽污蔑之词,说秋桐和我之间有什么猫腻,说秋桐是个不正经的女人,我一时冲动,……”我说完,深深地低下头。</p>

    “哦……是这样。”海峰接着也沉默了,半晌说了一句:“冬儿来星海时间不长,知道的倒不少,她都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谣言?到底是什么人在秋桐背后对她进行诋毁?”</p>

    我没有说话,看着海峰。</p>

    “我敢断言,根据我的经验,一定是和秋桐有利益冲突或者矛盾的人干的,我当然不相信秋桐是冬儿所说的那种人,秋桐在我眼里,是最纯洁最善良最正派的女人,冬儿怎么会这么糊涂那么傻,怎么会被别人的几句话弄晕了大脑?难道真应了那句话:恋爱的女人是最傻的?”</p>

    海峰说:“我想,在背后诋毁秋桐的人,一定是她的同事,而且,还是跟她表面或者暗地有利益冲突的同事,这样的人,在哪里都有,什么样的单位都有,当然,官场和国企里更多一些。</p>

    社会是专门有这么一种人,自己不努力工作,不好好为人,不好好处事,不辛勤付出,但是,看到别人的付出所得,看到别人的进步荣誉,却又羡慕嫉妒恨,于是想法设法打击排挤污蔑诋毁人家,借助打击别人踩踏压低别人来实现自己的目的。</p>

    我想,冬儿一定是了这种人的谗言,对你和秋桐正常的工作接触产生了不良怀疑,进而迁怒于秋桐。而冬儿这么做,正了别人的心怀,那些人的目的是想利用冬儿来激化矛盾,挑起冬儿和你和秋桐之间的冲突,把事情搞大搞乱,甚至恨不得让冬儿闹到你们集团,把秋桐的名声彻底搞臭,那样才遂了他们的心愿。”</p>

    海峰边分析边讲,我听得有些心竦。</p>

    我心里当然明白,冬儿背后的直接操纵人,应该是曹丽,即使不是曹丽,也是被曹丽所指使之人。</p>

    我这时突然似乎有些领悟曹丽为何一认识冬儿紧紧靠热情倍至的原因了。</p>

    她从一开始打算利用冬儿来作为进攻秋桐的工具,她是女人,知道女人的死穴在哪里。再聪明的女人,一旦身陷恋爱的漩涡,一旦坠入情感的磁场,对于任何来自外界的对自己情感的纷扰都是特别敏感的,都会变得糊涂和愚笨。</p>

    聪明的冬儿在思想也理念以前变得有深度和敏捷了,在情感却依然是个糊涂蛋,自觉不自觉成了曹丽用来暗算秋桐的工具,更可悲的是,成了被利用的工具,自己却又浑然不觉,冬儿对曹丽似乎从来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感。</p>

    从这件事情,我想当然地认为冬儿即使以前成熟了,但是还是有着幼稚和单纯的一面,辨别真伪和好坏的能力还是欠缺。</p>

    同时,我也意识到,曹丽远没有我想象的那般简单,她看似鄙陋的大脑,包含着慎密的思维和精湛的心计,她并非目光短浅之人,她也是有智慧的,只不过这智慧没用在正道。</p>

    我自以为是地分析着冬儿和曹丽,丝毫没有怀疑自己的意识和判断力。</p>

    “老弟,你这一巴掌,可是正某些人的下怀啊,或许,有的人正巴不得事情闹大,巴不得你和冬儿之间的矛盾牵扯进更多的人,此刻,说不定有人正在背后乐呢。”海峰说。</p>

    “其实,冬儿对于对秋桐的诋毁之词,似乎也觉得有些过分,她虽然说了那些话,但似乎也并没有十分相信那些对评价秋桐!”我说了一句。</p>

    虽然我和海峰是铁哥们,但是我仍不愿意把我和秋桐之间的事情告诉他,或许,我和秋桐之间的真真假假虚虚幻幻,永远只能是我自己心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将伴随我到终老,甚至秋桐都不会知晓全部。</p>

    “哦,没有十分相信,但是也有8分愿意信,还是带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是不是?”海峰说。</p>

    我默然。</p>

    “女人对女人的猜忌,都是这样的心态,这是很可怕的!”海峰说。</p>

    “其实,冬儿的离开,并非仅仅是因为我那一巴掌。”我说。</p>

    “那是为什么?”</p>

    我没有说话,看着海峰。</p>

    “是为了过去那9个多月的心结?你耿耿于怀,她无法放下?”</p>

    我点点头:“或许吧!”</p>

    “你们重聚这么长时间了,难道没有把那点破事讲清楚?”海峰说。</p>

    我又点点头。</p>

    “为什么?”</p>

    “一言难尽!”我叹息一声。</p>

    海峰说:“狗屁一言难尽,我看是你不敢正视现实刻意回避矛盾,她难以启齿无法讲述过去,说白了,是你们两个人都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都在糊弄对方糊弄自己,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妄想能这么混下去,岂不是时间越久,积郁的心里的结越大越难以解开,当矛盾越积越深,终有一天会爆发……</p>

    冬儿过去那些事,不提也罢,既然你自己心里已经能接纳冬儿了,也是说你已经原谅接受了冬儿的过去所为,也是说你已经心甘情愿接受段祥龙送你的这顶绿帽子,那你应该安分守己想通想开这事,你不该再耿耿于怀了,好好过日子是!”</p>

    海峰也和我当初一样,理所当然认为冬儿在过去那9个月和段祥龙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海峰甚至直言不讳把绿帽子这个词提了出来,主动给我戴了。</p>

    “海峰,事情或许不是你我想像的那么简单。”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冬儿写的那封信,递给海峰。</p>

    海峰接过信,仔细认真的看了一遍,然后抬头看着我,半晌说:“这……难道……这里面还另有玄机?难道,当初,我以为错了……难道,冬儿是另有苦衷……这其到底发生了什么?”</p>

    我摇摇头:“不知道!这个谜,或许只有冬儿自己能揭开。”</p>

    “未必,除了冬儿,还有一个人也能揭开!”海峰说。</p>

    “段祥龙?”</p>

    “是——这个狗日的,或许他也能揭开这个谜底!”海峰说:“前些日子,我听宁州的朋友说,这家伙最近迷了赌博,我看,他掉进这个泥潭,离完蛋也不远了。”</p>

    我想起老秦告诉我关于段祥龙和李顺的事情,心里隐隐有某种预感。</p>

    “冬儿知道我在医院里不?”我终于忍不住问海峰。</p>

    “知道!”</p>

    我的心里顿时感到一阵失落,冬儿知道我住院了却不来看我,她还在怨恨我呢还是不关心我了?</p>

    海峰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冬儿对你还是很关心的,详细问我你的情况,只是,她不愿意来看你。她说了一句话,说你是不会缺女人来看望的,她不凑这个热闹了。”</p>

    我一怔。</p>

    “还真让她说对了,你看,我家海珠,还有云朵,还有秋桐,这不都来看望你了吗?”海峰说:“你小子啊,别的什么都可以没有,是不能没有女人缘。不过,你不要想多了,我家海珠来看你,是出于纯正的兄妹之情,云朵来看你,是出于朋友之间同事之间的革命友谊,秋桐来看你,是司对下属的关爱。”</p>

    我心里一阵苦笑,海峰哪里知道我和云曾经的关系呢,哪里知道我和秋桐之间最近不时涌起的小骚动呢?</p>

    “你这家伙在星海交际还真广,什么样的朋友都有,连医院门口的三轮车夫都有你的朋友。”海峰继续说:“今天凌晨,幸亏那位叫四哥的朋友,帮了我的大忙,不然,你这身块头,我哪里拖得动你。而且,我有事回单位,他还主动留下来照顾你。”</p>

    我心里又涌起对四哥的感激,我没有告诉海峰四哥的真实身份,我不想让海峰掺和进我和黑道之间的纠葛。</p>

    我在医院躺了3天,这三天,海峰、四哥、云朵和秋桐轮流来医院看护我,陪我聊天。海珠周六下午回宁州了。</p>

    这3天,云朵一直没有在我面前提起冬儿,她和我说话一直很小心翼翼,似乎在努力避开什么。</p>

    周一下午,我出院,秋桐来了,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去看看冬儿吧。”</p>

    我看看秋桐,秋桐接着说:“你是男人,要大度!”</p>

    我不由自主点了点头。</p>

    秋桐微笑了下:“小两口之间,闹别扭是正常的,不要把人民内部矛盾升为敌我矛盾哦。”</p>

    秋桐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很轻松,我却隐约从她的表情里感到了几分不安。我不知道这几天秋桐预感到了什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