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82章 沉默良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看完冬儿这封长长的信,我沉默良久。 </p>

    和冬儿认识这么久,这是冬儿第一次对我说这么多有深度的话。</p>

    以前,我们之间,更多的是你亲我热打情骂俏游山玩水吃喝玩乐,对于更深层次的关于爱情和生活的探讨虽然偶尔也有,却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深刻。</p>

    我默默地抽烟,看着冬儿留下的信和银行卡,听着窗外肆虐的风雨声。</p>

    我忽然浑身发冷,感到阵阵极度深寒在我身体内部翻涌,忽而又阵阵滚烫起来,一会儿像是有冰块在碰撞,一会儿又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p>

    妈的,怎么这么难受,我摇摇晃晃站起来,走进卧室,爬进被窝,裹紧被子,却仍然感到了那不可遏制的寒冷和滚烫在轮番朝我进攻,同时咽喉部位感到阵阵疼痛,不敢吞咽。</p>

    我躺了半天,感觉愈发难受,动了动身体,感到浑身无力。</p>

    我努力挣扎着爬起来,走到房门口,想去医院。</p>

    刚打开门,没有力气继续走了,浑身散了架还虚脱。</p>

    我靠着房门一屁股坐在地,掏出手机,想给海峰打电话,电话打通了,却说不出话来,我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疼得不敢蠕动。</p>

    听着海峰在电话那端的喂喂声音,我挂了电话,然后努力给他发了个短信:“老子要完蛋了,速来我宿舍。”</p>

    发完短信,我迷糊了过去。</p>

    等我再次醒来,我正躺在医院的病床。</p>

    迷蒙间睁开眼,看到我跟前闪动着一张熟悉的面孔。</p>

    这面孔却不是海峰的。</p>

    我看到的是四哥!</p>

    四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模模糊糊地记得我是给海峰发了短信的,后来我昏睡了过去,高烧把我烧晕了,怎么这会儿是四哥在医院病房里陪着我呢。</p>

    这会儿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虽然还是很虚,但是咽喉部位么那么疼了,身体也不阵阵冷热了,我吞咽了几下喉咙,然后看着四哥:“四哥,你……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在哪里?几点了?海峰呢?”</p>

    我问出了一连串的疑问。</p>

    四哥见我醒了,笑了下,指指我的胳膊说:“躺好,不要乱动,你还在输水。”</p>

    我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正打着吊瓶。</p>

    “现在是午11点了。”四哥指指墙挂着的钟表:“这里是市人民医院的病房,你的那位哥们海峰刚刚接到单位的电话,有急事,先去单位了。”</p>

    “哦……”我点点头,原来我昏睡了这么久。</p>

    “你这是急性扁桃体炎引起的高烧,来到医院的时候,发烧39度多呢,浑身热地像个火球,很吓人的!”四哥看着我:“怎么搞的,是不是昨夜大雨淋着了?”</p>

    我一阵苦笑,无法回答四哥的问题,但还是点了点头。</p>

    “深更半夜,你出去淋的什么雨啊,昨晚下半夜风大雨急,你不好好在家里带着,出来干嘛了啊?”四哥看着我似笑非笑。</p>

    我又是一阵苦笑,没有说话。</p>

    四哥不紧不慢地说:“凌晨的时候,我正在医院门口等客,在三轮车避雨打盹,然后见到一辆车疾驶而至,接着车下来一个人,从车里往外抱人,那人力气不大,很费力,我过去帮忙,一看,那人竟然是你,我帮着把你弄到急诊,然后……安顿好你之后,我知道那哥们叫海峰,是你的朋友,我告诉海峰是我你的好朋友,于是,我们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直到海峰刚才有事出去。”</p>

    四哥轻描淡写地说着,我点了点头,心里却不相信四哥真的是深更半夜在这里等客人的,他一定是有别的事情,他以前的四哥包子铺在医院门口,他在这里或许是打着等客的名义在探查什么消息。</p>

    既然四哥不愿意多说,我也没有必要多问。</p>

    我对四哥说:“谢谢你了,四哥!”</p>

    “呵呵,我们是兄弟,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四哥说:“你现在醒了,没什么大事的,你体格棒,挂几瓶吊瓶,好了。”</p>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四哥:“四哥,你最近没什么事吧?”</p>

    “没有,一切都正常!”四哥说:“你呢?白老三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p>

    “暂时没有,只是,前几天出了点事,我和白老三之间的梁子更深了!”我接着要说那晚的事情。</p>

    四哥摆了摆手:“你不用说,那事我知道。”</p>

    “你知道?”我看着四哥,突然恍然大悟:“那天晚,是你给李顺打了电话?是不是?一定是的,不然,李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哪里!”</p>

    四哥摇摇头:“我虽然知道那晚的事情,但是,李顺突然出现,却不是我通知的,我还以为你知道呢。”</p>

    “哦……那你……”我心里很迷惑。</p>

    “那晚你和秋桐遇险的时候,我在你们不远的地方,从你和秋桐出了酒店散步,我一直在后面跟着,后来看到白老三的车子跟了去,我预感他可能要找事,一直在后面观察着……</p>

    后来,在你和白老三的保镖打斗,白老三要欺负秋桐的时候,我扔下三轮车,已经沿着路边的灌木丛接近了你们,在你占了下风的时刻,我迫不得已冒着暴露的危险正要出手,突然伍德出现了。于是,我没有露面,一直隐藏在附近的暗处观察着,直到李顺赶来,直到你们离去,我才离开。”</p>

    我不由很佩服四哥,我那晚竟然没有发现暗处隐藏的四哥,竟然不知道四哥在暗处保护我。</p>

    “谢谢你了,四哥!”我由衷地说。</p>

    “不用谢,我其实不是专门要跟踪你们的,只是巧了。”四哥说。</p>

    “那你是在暗跟踪白老三?”我说。</p>

    “嗯,可以这么说。”四哥点点头:“他在明处,我在暗处,我最近一直在监视着他的行踪。他一直在到处撒开人马着我,却不知我在他附近一直跟着他。”</p>

    “那……今天凌晨你在医院门口,难道是?”我说。</p>

    “嗯……昨晚白老三开车到了医院,进去后,知道我遇见你之前,一直没出来。”四哥点点头。</p>

    “哦,他来医院干什么?”</p>

    “不知道!”</p>

    “你骑三轮车,他开车,你怎么跟踪他呢?”我有些好。</p>

    “这个……呵呵,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了。”四哥笑了下:“不谈这个了,对了,那晚给李顺打电话的人,会是谁呢?你有没有什么头绪?”</p>

    我摇摇头:“没有,我也不知道,李顺也没说。”</p>

    “会不会是伍德呢,或者,是他手下的那个黄者!”</p>

    “不好断定!”我说:“可能是伍德吧,不过,不大可能是那个黄者,那天他一直不在现场,带着女朋友出去了。”</p>

    “呵呵……”四哥笑了下,看着我说:“那个黄者,不要小瞧了他,那是个人物,是个绝对不可忽视的人物!”</p>

    四哥看来对伍德及其手人的底细摸得较清楚。</p>

    “何以见得?”我说。</p>

    “感觉!我的直觉!”四哥沉吟了一下,接着说:“老弟,你有没有分析过,伍德和白老三、李顺相,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在哪里?”</p>

    我想了想:“伍德较老道,李顺和白老三和他相,似乎冲动了一些。”</p>

    四哥摇摇头:“这只是其次,其实,我觉得,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用人,白老三和李顺的手下,你自己看看,都是一些武夫,打打杀杀的好手,却没有一个真正能用脑子处理事的。而伍德,手下虽然没有功夫高手,却有一个黄者,这个黄者,表面不显山不露水,实则在伍德的决策过程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伍德很懂得兵伐谋这个道理,用好了一个黄者,顶得几十个打手。”</p>

    “哦……”我再次感到有些出乎意料,四哥对这几个人的底细摸得这么清楚。</p>

    “这个黄者之于伍德,类似于三国时孔明之于刘备,二战时希莱姆之于希特勒。”四哥说:“所以说,这个人,一定不要小视!”</p>

    “嗯……”我点点头,有些佩服四哥的高见和远见。</p>

    “老弟,那晚,我见识了你的正气和仗义,你是个血性汉子!”四哥一会儿转移话题对我说:“在秋桐遇到危险被人挟制的时候,你为了保护秋桐而放弃了抵抗,甘愿被对方所控制和击打,甘愿让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凭这一点,我佩服你,我送你四个字:舍生取义!”</p>

    “呵呵……四哥,这是应该的,其实,当时换了你,你也会这么做的!”我笑了笑。</p>

    四哥正要说话,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秋桐气喘吁吁出现在门口。</p>

    秋桐的出现让我一怔,今天是周末,不班,她怎么来了,她怎么知道我在医院里的?</p>

    我来不及问秋桐,秋桐也来不及和我招呼,因为她一眼看到了四哥。</p>

    “四哥,是你?你在这里!”秋桐惊喜地看着四哥说:“好久没见你了,四哥,你的包子铺关门了,小雪一直记挂你呢,我正到处打听你呢,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p>

    说着,秋桐主动伸出手热情地握住四哥的手摇晃着,显得有些激动和高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