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80章 灼人的目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而冬儿此时的反应也让我吃惊。 </p>

    我本以为冬儿挨打后会按照正常的剧情安排,开始嚎啕大哭,或者捂着被打痛的脸哭叫着夺门而出,这种安排虽然狗血,但却很合乎情理。</p>

    但是,此时的冬儿在被我一巴掌打倒在沙发之后,只是“啊——”了一声,却接着随即又站了起来,没有哭叫,没有捂着发疼的脸颊,而是咬紧了牙根,紧抿着嘴唇,眼神毫不回避地直直看着我。</p>

    她那眼神里带着倔强、带着不畏,带着吃惊,带着委屈,带着心痛,却唯独没有带着害怕,冬儿脸颊一侧那血红的印子在我眼前显得格外醒目,刺得我几乎要不敢睁眼。</p>

    我不敢睁眼,其实不是被那血印刺的,而是被冬儿那灼人的目光逼的。</p>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冬儿眼里发出这种目光,这种目光印衬出冬儿惊人的平静和安静,却让我的心里有些局促和不安,虽然我心对冬儿余怒未消,却也几乎要被冬儿这出的镇静所淹没。</p>

    我和冬儿对立着,室内的空气凝固着,我们都沉默着。</p>

    半晌,冬儿突然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哼笑,接着说:“小克,我见过你打架,却是第一次见到你打女人,今天我长见识了,终于见到了。你真是英雄啊,真是男人啊,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对自己的初恋女友下了手。”</p>

    冬儿这话让我有些无地自容,我心里又恨又疼又气又急,我刚要张口说什么,冬儿却一伸手:“住口,不要和我说任何话,我不想听。”</p>

    冬儿那严峻的眼神和严厉的口气让我不由自主闭了口。</p>

    冬儿面无表情,继续说:“你终于说出你想说的那句话了。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在耿耿于怀那过去的9个月,不管你嘴巴怎么说,你心里始终是不会过去这个坎的。我提示你问我,你却是不问,不问,自己心里却又一直不能释怀,你这算是什么?</p>

    你以为发生的事情真的如你想象的那般如此?你以为我冬儿是那么下贱的女人?我告诉你,易克,任何时候,都不要太自以为是,太自作聪明了,过度聪明的人,往往是蠢货,往往是可悲的人……”</p>

    说到这里,冬儿的神情似乎有些激动,说不下去了,胸口激烈起伏着,眼睛里有些亮晶晶的东西,似乎随时要落下眼泪。</p>

    我呆呆的看着冬儿,一时有些愣了,冬儿这段话,明摆着是对我自以为是对那9个月发生事情主观猜测的否定和讥讽。</p>

    似乎她心有着巨大的难言苦衷,似乎她想告诉我却又因为没有说服力担心我不相信而没有向我说起,似乎她本来是打算这么背负着我的误解一直过下去,不想澄清,也不想辩解。只是因为今天我这一巴掌,我这一句吼叫,激起了她的幽怨和憋屈,在我狂暴地爆发之后,她镇静地喷发了。</p>

    我的大脑有些混乱,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有些手足无措。</p>

    我和冬儿之间相处时的状态和我与云朵、海珠相处时不同,云朵和海珠的性格决定了,她们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几乎都是以我为主导,她们自觉不自觉地都服从顺从附和与我。</p>

    而和冬儿,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我听冬儿的,这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冬儿做事在某些时候我固执,虽然她在外面场合对我一直是显出言听计从的一样子来,但是我知道那是她为了给我长足大男人的脸。</p>

    但是,在只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是以她为主导的,我不由自主成了配角。</p>

    而今晚,我自作主张扇了冬儿一巴掌,还揭开了那9个月的盖子,在我和冬儿的恋爱史,也算是空前的一次兽行和破天荒的胆识。</p>

    冬儿不再说话,胸口急促地喘息着。</p>

    我知道,此刻她的外表虽然很镇静,但她的内心似乎我刚才还要激动,还要愤怒,除了激动和愤怒,似乎还带着巨大的冤屈和憋屈。</p>

    看着冬儿此时的表情,我的心里被吓住了,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情景,如果冬儿此刻嚎啕大哭,我觉得还好些,可是,她出的镇静和平静,让我心里感到阵阵不安。</p>

    虽然被吓住和不安,我心里却还是不肯原谅冬儿刚才对冬儿的污蔑之词,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不管是谁,都不可以这么说秋桐,在这一点,没有丝毫退让的余地。</p>

    虽然我心里不肯原谅冬儿,却又被冬儿刚才的一番话激起了心的阵阵迷雾,难道,那9个月,并非我自己所以为的那样?难道,我朦胧间主观臆断武断认定却又不敢直面不敢正视不敢去想的那9个月,是冤枉了冬儿?</p>

    可是,如果真的那9个月不是我想象,那么,冬儿为何不给我解释清楚?洗清自己的不白之冤呢?</p>

    我的大脑在怒火和疑惑之间轮回,我的心灵在痛怜和不安之间交织。</p>

    看着冬儿脸依旧血红的印痕,我心里涌起一阵羞愧,不管如何,我都不能打一个女人,何况,这还是我自己的女人。</p>

    我去了卫生间,弄了一条热毛巾,出来递给冬儿,冬儿面无表情地接过去,拿在手里,却没有敷脸,掂了掂,似乎要估出这毛巾所包含的分量。</p>

    突然,冬儿的手一扬,那热毛巾倏地飞了出去:“噗——”打在了墙壁,在留下一团湿湿的印痕之后,掉在了地板。</p>

    接着,冬儿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很冷,冷得让我心一振,然而,随即,那眼神里又涌出一丝幽幽的哀怨。</p>

    冬儿接着自己去了卫生间,卫生间里随即响起了哗哗的水声,我想冬儿一定是在洗脸。</p>

    洗完脸,冬儿接着进了卧室:“砰——”关死门,接着反锁了一下。</p>

    我在原地又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然后颓然坐下,点着一颗烟,闷闷地抽起来。</p>

    抽完一支烟,听到卧室里毫无动静,我悄悄走近门口,将耳朵贴近门缝,似乎隐隐听到了压抑的呜咽……</p>

    我的心又疼起来,更加纷乱,回到沙发坐下,长叹一声,低下头,狠狠抓住头发撕扯着。</p>

    又过了半天,我又到卧室门口,贴近门缝倾听,半天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冬儿似乎困了睡了。</p>

    我心里稍微安稳了一些,回到客厅的沙发,靠在后背,这时,困意涌来,我不知不觉在沙发迷糊了过去……</p>

    迷糊,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冬儿那被我打红的脸颊,那幽怨哀伤的面孔,还有那悲怆憋屈的神情,接着,又出现了冬儿对秋桐的污蔑谩骂,出现了秋桐那无辜善良宽容真诚祝福的面孔。</p>

    我的心在困倦里愤怒着,疼怜着,困惑着,羞愧着。</p>

    蓦地,我的眼前又闪现出了云朵,现出云朵那畏畏缩缩的神情,她是那么纯真美丽,却似乎在我面前缺乏足够的自信和勇气,她似乎经不起任何一个人与她的竞争,她似乎甘于在角落里看着我,似乎那样很满足了。</p>

    我的心在一种亲情压倒爱情的氛围惆怅着,忧郁着,叹息着。</p>

    突然,我看到了满脸惊恐的海珠,正在黑夜里披头散发喊着我的名字在无助地惶恐疾奔,在她身后,是一群张牙舞爪淫邪奸笑的恶棍,眼看那群流氓要抓住海珠……</p>

    “啊——”我猛地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睁大眼睛,打了一个冷战,看着四周,慢慢回过神来,明白刚才那场惊恐是一个梦!</p>

    我稍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发了半天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关于海珠的噩梦。</p>

    半天,我站起来,下意识地走到卧室门口,发现卧室的门打开了,灯也亮着。</p>

    可是,床没有人,床下也没有人,房间里空无一人。</p>

    冬儿不见了!</p>

    我的心一竦,看看时间,凌晨2点,深更半夜的,冬儿到哪里去了?</p>

    我心里的担忧顿时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夜半三更,一个孤身女子独自在外,万一要是出了点事,那可怎么得了!</p>

    我不假思索下意识地冲出去,边拨打冬儿的手机。</p>

    可是,冬儿的手机关机了。</p>

    我冲到楼下,四周空无一人,在黯淡的路灯下窜过去一只夜猫。</p>

    我跑到小区门卫处,门卫正迷糊着坐在那里打盹。</p>

    我敲门进去,划了一下冬儿的模样,然后问他有没有看到这样的一个女子出去,门卫睡眼惺忪地看着我发了半天怔,然后摇摇头,一会儿说没有,一会儿又说自己刚才迷糊了打盹了,没注意。</p>

    我心里有些急了,跑到小区外面,外面的大街空旷而无人,偶尔有一辆汽车疾驶而过。</p>

    我茫然站在马路边,看着四周的景物,都是静止的,似乎这个世界此刻已经凝固,抬头看看深邃的夜空,乌云密布的夜空里看不到一颗星星。</p>

    忽而吹过一丝夜风,落下几滴雨点在我的脸,要下雨了。</p>

    我的心里有些惶然,边不停地打冬儿的手机边在周围漫无目的地疾奔,呼喊着冬儿的名字,寂静的深夜里,我的呼喊显得格外刺耳,我的基本显得格外醒目。</p>

    当我徒劳地找寻了半个多小时后,风突然变大,雨哗地大了起来,风挟裹着雨在这个凌晨来临了。</p>

    很快,我成了落汤鸡,浑身下淋地透湿,6月的星海,夜晚还是带着那么微微的凉意,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p>

    我木然站里在街头,站里在凄风冷雨,任凭风雨吹打着我的身躯,身体变得冷起来,心里却焚心似火,忧急交加。</p>

    此刻,我突然感到冬儿的安危在我心的分量,冬儿不远千里跟着我来星海生存生活打拼,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向她的家人交代?如何向我自己的良心交代?</p>

    可是,此刻,我又到哪里能找到她?她去了哪里呢?</p>

    我的心里阵阵惶急,身体阵阵冷颤,最终实在受不住了,带着心巨大的担忧和焦虑,拖着疲倦和湿透的身体回到了宿舍。</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