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79章 掩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唱毕,我和秋桐都沉默了,我看到秋桐的眼角渗出了泪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拿起纸巾递给秋桐,秋桐接过去低语了一句:“谢谢,不好意思,你抽烟的烟雾淹了我的眼睛。”</p>

    我没有理会秋桐的掩饰话语,看着秋桐:“秋桐,我能看到你的心。”</p>

    秋桐的身体微微一颤,看着我:“易克,你在说什么?”</p>

    “你懂的!”我说。</p>

    “我不懂。”秋桐突然笑了一下,举起一瓶啤酒:“来,祝贺我演出成功,干——”</p>

    我举起酒瓶和秋桐碰了一下,说:“你这不叫演出,叫自我倾诉。”</p>

    说着,我一仰脖,一口气干了这一瓶,喝完后,看到秋桐还在拿着酒瓶发怔,愣愣地看着我。</p>

    “傻了吧,老看我干吗?”我说。</p>

    秋桐身体抖了下,回过神,呼了一口气,接着喝了一大口啤酒,然后说:“易克,你有没有感觉到你太聪明了。”</p>

    “是吗?”</p>

    “是的,我看你是聪明过火了。哼——”秋桐突然娇笑了一声,那种微醉态很可爱。</p>

    我这时才明白秋桐在说反话,自嘲地笑了下。</p>

    这时,开始播放一首舒缓的慢三舞曲。</p>

    “不唱歌,那跳个舞行不?”秋桐摇摇晃晃站起来向我伸出手:“从来都是男士主动邀请,我今儿个给你的面子够大吧?”</p>

    我不能再拒绝秋桐了,我站起来,牵过秋桐的手,我们随着音乐开始跳舞。</p>

    我左手握住秋桐的手,那手有些微凉,却又如此柔嫩。</p>

    我右手放在秋桐的腰间,隔着薄薄的衣服,那腰肢是如此温热而富有弹性。</p>

    我和秋桐面对面,咫尺距离,我能感觉到她呼吸的气息和身体的芬芳,她当然也能感觉到我的,只不过我的身体不香。</p>

    想着刚才秋桐所唱的歌曲,想着秋桐唱歌时候的情景,想着我那梦幻里亲爱的浮生若梦,看着我眼前这幻化为现实的浮生若梦,我的心激荡起来,冲动起来,握着秋桐的手不由有些用力,揽着秋桐腰肢的手不由有些收紧……</p>

    秋桐显然感觉到了,身体微微抗拒着,脸色红扑扑地看着我:“易克,想干嘛?”</p>

    秋桐这么一问,我的心里有些慌乱,忙恢复正常:“没……没干嘛,刚才我走神了。”</p>

    说完这话,我眼前的浮生若梦瞬间消失,我猛然意识到了我和秋桐所处的现实,现实是多么冰冷而又残酷!</p>

    我的心顿时变得凄冷起来,涌起难言的苦涩。</p>

    我不再说话,默默地和秋桐跳舞。</p>

    秋桐沉默了半天,一会儿轻声说:“易克,你是一个有经历的人,或许,我也能看到你的心。你的心,此刻应该是苦的。”</p>

    我的身体一抖,秋桐感觉到了,下意识地握了下我的手。</p>

    “秋桐,你的心,也是苦的。”我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秋桐的发梢触到了我的嘴唇。</p>

    秋桐的身体也抖了一下,我下意识地又握了下她的手。</p>

    “可是,我希望你的心会变得快乐,希望你能从属于你的人那里得到快乐。”秋桐轻声说。</p>

    显然,她指的是冬儿。</p>

    “我也希望你的心变得快乐,希望你能从灵魂属于你的人那里得到快乐。”我轻声。</p>

    显然,我指的不是李顺。</p>

    “谢谢你。”秋桐低语。</p>

    然后,我们继续跳舞,都没有再说话。</p>

    跳完舞,我和秋桐离开了不见不散,我直接送秋桐回家,到了她家楼下,秋桐看着我:“谢谢你送我回家,时间不早了,我不请你去坐了。”</p>

    看得出,秋桐今晚的心情似乎有些忧郁。</p>

    我点点头:“好吧,去早休息,我走了。”</p>

    “嗯……”</p>

    我转身离去,走了很远,回头看了下,秋桐还站在楼前的路灯下看着我,一动不动。</p>

    我站住,看着秋桐。</p>

    秋桐见我站住了,冲我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进了楼道。</p>

    我回到万达公寓我的宿舍,冬儿在,好像也喝酒了,见我进来,脑袋摇晃了几下,坐在沙发没动:“回来了——”</p>

    “嗯……”</p>

    “过来,坐在我这里!”冬儿拍了拍沙发。</p>

    我过去,坐在冬儿身边。</p>

    冬儿伸出脑袋在我身嗅了嗅,然后说:“身除了烟味酒味,好像还隐约有股香味。”</p>

    我的心一跳,这一定是秋桐身的味道,因为我和秋桐的近距离接触,隔着空气传递给我的。</p>

    “晚除了喝酒,还干嘛了?”冬儿看着我,嘴里喷出一股酒气。</p>

    “唱歌了——”我说。</p>

    “和谁?”冬儿说。</p>

    “同事!”</p>

    “哪个同事?”</p>

    “广告公司的平总,还有,秋总。”</p>

    “平总,秋总。”冬儿看着我:“那个平总,是做电灯泡的吧,喝酒唱歌,怎么你身会有香味。”</p>

    “除了喝酒唱歌,还跳舞了。”我有些语无伦次。</p>

    “跳舞?跳的什么舞?贴面舞?”冬儿的声音渐渐有了火气。</p>

    “你胡说什么啊,正儿八经的舞!”我说。</p>

    “我胡说什么?你说我胡说什么?”冬儿突然声音大了起来,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我:“小克,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究竟和她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今晚你们在哪里吃的饭喝的酒吗,在哪里唱的歌,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算你老实,没撒谎。但是,我警告你,你和那个女人今后少接触,少打着工作的名义捣鼓那些洋动静,你们以为我是傻子是瞎子啊。”</p>

    “你——我们真的没什么啊,你别乱想!”我站起来拍着冬儿的肩膀。</p>

    “什么没什么,哼,你跟着那种女人干,还能有什么好事?”冬儿说。</p>

    “你说什么?你说哪种女人?”我有些受刺激了,看着冬儿。</p>

    “哪种女人?还能是哪种女人?”冬儿脸露出不屑和鄙夷的神色:“我可是听人说了,她狗屁本事没有,是靠脸蛋才混来的,我本来还以为她很正经呢,哼,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我知道,在公家单位里混的女人,能爬来的,没几个是靠真本事的,靠的不过是床的功夫。”</p>

    “混账——你胡扯八道什么?”我来气了,怒从心来:“你给我说,你听谁说的?从哪里听到的?”</p>

    “看看你这样子,我说她管你什么屁事,看你这副激动的样子!”冬儿瞪眼看着我:“我从哪里听谁说的?你管不着,外面知道这事的多了。你少冲我吹胡子瞪眼,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你身的香味是哪里来的?你今晚跟她都干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了?”</p>

    我气得浑身发抖,一时说不出话来。</p>

    “我知道你不敢说了,我知道你做贼心虚。”冬儿火气愈发大了:“我告诉你,我刚才根本没有闻到你身的香味,我是想试试你到底和她干嘛了?那个平总,刚去唱歌走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她后来一直单独呆在包间里的。果然,你和她在一起,没干什么好事?”</p>

    冬儿怎么对我今晚的行踪知道的那么清楚?我心里有些迷惑,却又猜不出。</p>

    “表面像个好人,又要请客吃饭又送礼物,实则背后勾引人家的男人,无耻,下作,不要脸!”冬儿看我不说话,突然咬牙切齿骂了一句。</p>

    “你骂谁?”我两眼喷火,瞪着冬儿。</p>

    “谁是骚狐狸我骂的是谁!谁勾引我男人我骂的是谁!”冬儿毫不示弱地继续骂着:“臭表子,臭娘们,不要脸——”</p>

    “啪——”我怒火攻心,热血涌头,脑袋发炸,不假思索,抬手照着冬儿的脸是一巴掌。</p>

    “你小人之心诬陷污蔑人家,你以为你干过什么好事?”我心积压了许久的对过去9个月的猜疑和怒火终于在瞬间爆发了,歇斯底里地冲着冬儿吼叫道。</p>

    “啊——”伴随着冬儿的一声惊叫尖叫,冬儿的脸颊一侧顿时红了起来,多了几道红红的痕迹。</p>

    打完吼完,我的情绪却也在冲动和激动僵住了。</p>

    我的大脑蒙蒙的,有些眩晕,心里突然空空的,我这是怎么了?我竟然打了一个女人,有生以来第一次打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我的初恋女人冬儿!</p>

    我为什么要吼叫那句话?</p>

    对那9个月冬儿所发生的一切,我不是已经忍了这么久打算自欺欺人掩耳盗铃麻木不仁地遮掩下去吗?不是冬儿暗示想告诉我什么我却搪塞过去不让她说的吗?不是自己打算在麻醉和混沌将不堪回首不堪记忆不堪诉说的过去那一页揭过去的吗?</p>

    既然我是这样想的这样做的,为什么此刻却又不由自主脱口而出这句话,又来揭过去的伤疤,难道我心虽然不停想让这一切过去,内心深处却仍然还在对此一直还在耿耿于怀?</p>

    我懵懵地呆呆地看着冬儿,打完冬儿脸颊的手停在胸前,在不停颤抖。</p>

    看着冬儿被我打红的脸颊,想着冬儿刚才对秋桐的深度污蔑,想着自己刚刚对冬儿吼叫的那句话,我的心里又痛又恨又疼又苦又涩又悲,一时整个人都似乎没了知觉。</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