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78章 请假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见我进来,秋桐像是想起了什么事,对我说:“易克,你给冬儿请假了吗?”</p>

    秋桐一提示,我也想起来了,拿出手机给冬儿发了个短信:“今晚有酒场,晚些回家!”</p>

    “知道了,少喝酒,我晚也有个饭局!”一会儿,冬儿回复。 </p>

    平总看我发短信,侃了一句:“老弟将来极有可能是个妻管严。”</p>

    “噗——”秋桐笑起来。</p>

    我咧嘴笑了下,没有说话。</p>

    “不过,也未必,不一定。”平总又说。</p>

    这时,酒菜来了,大家边吃边喝边聊天。</p>

    “为什么不一定呢?”秋桐问平总。</p>

    “因为……”平总看了我一眼,说:“因为易老弟现在没结婚,现在的只能是女朋友,还不能算是妻子。这男女之间啊,从爱情到婚姻,期间说不定还是有变数的。”</p>

    “哎——平总啊,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你这不是在诅咒易克的爱情吗?”秋桐说。</p>

    “呵呵,不是诅咒,我是在陈述一种现象而已,不是针对易老弟来的。我当然是希望易老弟爱情能美满,能走到最后,能走入婚姻了。”平总边说边举起酒杯:“我是过来人,对这一点体会的多一点,自然也发言权大一些。”</p>

    平总的话在我心里升腾起一阵迷惘,我有些发怔,是啊,我以后的妻子会是谁呢?会是冬儿吗?还是……</p>

    我看了看秋桐,一阵心绞,不敢往下想了。</p>

    我懵懂间似乎知道,不管我未来的妻子是谁,都绝对不会是秋桐,不管我现在和她怎么接近如何走进,我们之间永远存在着一条红线,我充其量只能在红线的一侧自我感觉良好地意淫而已,最终,我不会收获秋桐,我收获的只能是一场自欺欺人的空幻。</p>

    觥筹交错间,我的心里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愁绪,有些心不在焉。</p>

    平总单独和我喝了一杯酒,然后说:“老弟,依照你的潜能和素质,日后必定能脱颖而出,大有作为,必定会成为一个成功人士,成为一个大老板也不是不可能。”</p>

    我想起了自己破产的企业,心里一阵苦涩,喝完酒,笑了笑:“多些老哥吉言,只是我没那能耐。”</p>

    平总摇摇头:“哎——老弟,不要小看了自己,我看人一向很准,你老弟日后必定是个人物,是个事业爱情都丰收的风云成功人物。”</p>

    “成功人物?”我苦笑了下,举起酒杯:“老兄,来,我敬你一杯酒!”</p>

    喝完酒,我放下酒杯:“我是个普通的小人物,不敢有那些奢想。”</p>

    平总笑了笑:“老弟,做人是要低调,但是,不要过分低调。我向来认为,所谓大家平时仰视的那些成功的大人物,他们所取得业绩,其实离每个普通的人都不遥远。只要每个人想努力,并非达不到。”</p>

    秋桐点点头:“平总的意思是成功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遥远。”</p>

    “是的!我认为,成功对于每个人来说,只需两步!”平总说。</p>

    “哪两步呢?”秋桐看着平总。</p>

    平总看着我和秋桐:“你俩猜猜,没猜对一部我自罚一杯酒!”</p>

    秋桐沉吟了下,看着我:“易克,你说第一步!”</p>

    我说:“第一步,很简单,是开始!”</p>

    平总笑了,举杯干。</p>

    秋桐接着说:“第二步,是坚持,所谓功到自然成!”</p>

    平总又笑了,又干了一杯酒,然后抹了抹嘴唇:“老弟小妹都答对了,二位配合还挺默契啊,哈哈,其实,我一直认为,成功始终围绕在每个人的周围,只要坚定迈出第一步,并坚持到底,一定会达到成功的终点。”</p>

    “老兄所见极是,我和易克陪老兄喝一杯!”秋桐招呼我和她一起举杯喝酒。</p>

    不知不觉,大家之间的气氛很融洽,昨天争论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p>

    席间,大家又谈到了企业人性化管理的问题,平总意味深长地对秋桐说:“秋总,人性化管理,我并不反对,但是,适当的时候,该冷酷的时候还是不能手软的。你那边的情况,我略知一二,对于有些人,必须要坚持一个原则:无情排挤,残酷打击!要有痛打落水狗的秉性,不给他以喘息的机会。有这样一种人,你给他讲人性,他却不给你讲,你放他一马,会养虎为患。”</p>

    秋桐淡淡笑了笑:“平总,你言过了吧,哪里到如此程度。”</p>

    平总笑了下:“秋总,这世间没有人性的人多的是,很多人都以为没人性的人都是那些强盗、流氓、黑社会……其实,我现在觉得,最没有人性的人,在我们这个利欲场!”</p>

    我的心震了一下,平总似乎对这方面是有切肤的体会。</p>

    酒足饭饱,平总兴致勃勃,提出要秋桐请客唱歌,秋桐爽快地答应了。</p>

    “我们去不见不散自助卡拉ok吧,”秋桐说:“听说这是孙楠开的,刚开业不久,音响还不错。”</p>

    我还没和秋桐一起去卡拉ok唱过歌,自从云朵康复后,我再也没听过秋桐美妙的歌喉,自然很想去了。此时,我当然不会意识到,今晚我和秋桐一起的吃饭喝酒唱歌,当夜会成为引发一场突发事件的导火索。</p>

    “好,其实我是讨厌那种夜总会的,乌烟瘴气!”平总赞成,边说边去结账,我和秋桐先下楼。</p>

    我和秋桐并肩刚到楼梯口,正要下去,我隐隐约约觉得背后有人似乎在盯着我,于是装作无意一扭头,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身后不远的拐角处一闪而过……</p>

    这是张小天的身影,他匆忙的脚步一闪而过,似乎是不经意间走过去的样子。</p>

    我断定,张小天一定看到了我和秋桐。他今晚也在这里吃饭的?有客户招待?</p>

    我脑子里闪了一下,张小天已经不见了影子。</p>

    秋桐这时回过头看着我:“怎么了?”</p>

    我回过神来:“没什么,走吧。”</p>

    秋桐看着我的神态,莞尔一笑,转身下楼梯。</p>

    我心神不宁地跟着下去。</p>

    我们去了不见不散,要了一个小包,点了零食和饮料,平总酒兴未尽,又要了一些啤酒。</p>

    自从去年我出走宁州以来,我对夜生活的取向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p>

    以前经常带着冬儿拉着一帮狐朋狗友笙歌乱舞,没事泡酒吧出入夜总会,都是到深夜在罢休,而现在,我早已没有了唱歌跳舞的兴致。</p>

    今晚之所以来这里,只是因为秋桐,当然,也不好败了平总的兴致。</p>

    我安静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瓶啤酒,对着嘴巴慢悠悠地喝着。秋桐也拿着一瓶啤酒,不时喝一口。</p>

    平总歌兴大发,率先唱歌,唱的是腾格尔的《天堂》。</p>

    听着这首歌,我的心变得飘忽起来,我不由想起了那美丽的科尔沁草原,想起了草原美丽的云朵,想起来和云朵纵马驰骋草原云朵放声高歌的情景。</p>

    我又想起了那个白雪茫茫的冬季,我和秋桐在草原的欢歌笑语,和秋桐坐在马拉爬犁的风雪的行进。</p>

    不由,我的心变得苍凉而寂寥,空旷而悠远,忧郁而凄凉……</p>

    秋桐入神地听着平总的演唱,眼神变得有些迷蒙而怅惘,不知她想到了什么,不知她是否和我一样,想起了那一起在草原的日子。</p>

    平总唱完了,我和秋桐从回味回过神来,鼓掌鼓励平总,平总嘿嘿笑了下,正好来了电话,忙拿起电话出去接听,一会儿接着进来,抱歉地说公司里今晚有点急事,他要抓紧回去,不能陪我们了。</p>

    然后,平总告辞,剩下我和秋桐。</p>

    包间里安静下来,我看着秋桐,秋桐看着我。</p>

    我举起酒瓶,秋桐也举起了酒瓶,轻声说:“为了那曾经的天堂,干——”</p>

    我和秋桐碰瓶饮酒。</p>

    然后,秋桐看着我:“易克,你相信这世界有天堂吗?”</p>

    我看着秋桐微微红晕的脸庞,说:“相信!”</p>

    “那么,你说,天堂在哪里?”秋桐郁郁地看着我,幽幽地说。</p>

    “天堂……当然在天。”我干涩地说了一句。</p>

    “我觉得,天堂在每个人的心里。”秋桐说</p>

    “天堂在每个人的心里……”我喃喃重复着。</p>

    “对,来,为我们心的天堂,干——”秋桐举起酒瓶:“我先喝了它。”</p>

    我和秋桐碰瓶,然后一口气都干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秋桐喝酒如此豪爽,我隐约又感到了秋桐那轻易不外露的野性和豪气。</p>

    喝完这瓶酒,秋桐的脸更红润了,眼神水灵灵的。</p>

    “秋桐,唱首歌吧,我想听你唱歌!”我对秋桐说,边抽出一颗烟。</p>

    刚要拿打火机点烟,秋桐已经抢先拿过了打火机:“来,易经理,俺给你点烟。”</p>

    秋桐给我点烟,我心里有些异样。</p>

    点完烟,秋桐看着我笑:“你怎么不唱歌,我想听你唱歌。”</p>

    “我……”我顿了下:“我已经很久很久不唱歌了,还是你唱吧。”</p>

    “为什么很久不唱歌了呢?难道是生命里没有歌声了吗?”秋桐问我。</p>

    “呵呵……”我干笑了两声,声音里略带苍凉。</p>

    秋桐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拿起话筒:“好吧,我唱——你喜欢听什么呢?”</p>

    “你唱什么都好,我都喜欢听!”我说。</p>

    “嗯……”秋桐想了下,说:“那好吧。”</p>

    接着,秋桐自己点歌,然后开始唱。</p>

    “一个你,一个我,你的温柔我犯了错,的情缘,也轻轻的问我,爱一场梦一场谁能躲得过……”秋桐幽幽地唱着。</p>

    我的心一阵颤栗,我仿佛看到了那空气里的浮生若梦,在无数个深夜里和我无声而真切地交流。</p>

    “轻轻的告诉你我是真的爱过,你的哭你的笑深深牵动着我,你总说这真真假假难以捉摸,我喊着爱人呀,别想太多……”秋桐的声音微微颤抖,眼睛睫毛亮晶晶的。</p>

    我听着秋桐的低声吟唱,看着秋桐的凄婉神情,心翻江倒海一般涌起悲凉的情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