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76章 貌合神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听了孙东凯的话,董事长笑了,点点头:“孙总说的好,说得对。 ”</p>

    董事长干笑了两声。</p>

    我此时隐隐感到,在董事长和孙东凯之间,两人有着貌神离合的明争暗斗,当然,面子,谁都不会点破,在孙东凯表面服从的背后,隐含着腾腾的杀机,而这杀机对准的矛头,正是董事长。</p>

    当然,我想,董事长也不是吃素的,混了这么多年官场,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这本事当然指的不是做工作,而是玩人。</p>

    我此时已经多少了解,在官场,混的好坏不在于你的业务技能工作能力高低,更关键是你玩人的本领大小,所谓玩人,是一个字:斗。人与人斗,其乐无穷,人与人斗,残酷无情。</p>

    在大人物的官场争斗,小人物的处境永远是可悲的,随时都有可能被当做利用或者抛弃的棋子。</p>

    此刻,发行公司做dm这事,我隐隐感觉,在座的大家,甚至包括没有来的平总,都是被利用的棋子,表面是两个经营部门的利益协调,实则是集团高层领导之间的一次较量。</p>

    在这个回合的较量,我不知道谁是赢家,或许暂时是董事长赢了,但是,真正的赢家是谁,我看不出,想不透,因为我觉得他们各自的目的似乎都有所实现。</p>

    散会后,我去了秋桐办公室,秋桐问我能不能理解她做出的最后决定,我说开始不能,接着能了,秋桐说你谈谈你的理解。</p>

    我坐在秋桐对面,看着秋桐明亮的眼神,说:“今天的会议,参加的各人都各怀目的,平总专门去给董事长打了小报告,依照平总和董事长的关系,我想董事长应该是支持平总的想法的。</p>

    “但是,作为一个集团的老大,作为集团多元化经营的倡导者,他断然是不能明令禁止发行公司停止这个业务的,作为一个官场老油条,他更不会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因为他要顾及下属部门的情绪,还要顾及孙东凯这位分管经营的总裁……</p>

    “所以,董事长搞了这么一个民主决策会,不表明自己的态度打着集团党委的名义听取大家的意见。”</p>

    秋桐托着腮,专注地看着我:“嗯……继续说下去。”</p>

    我继续说:“最先发言的赵大健自以为揣摩透了董事长的心思,当然也带着对你一贯的憎恨,直接表明了反对的态度,他以为他的发言可以得到董事长的欢心。但是,他的态度虽然可能符合董事长当时的心思,发言的内容却是违背了集团党委多元经营的指导方针,是很低级幼稚简单粗暴的,是董事长所憎恶的,所以,他的目的是没有达到。</p>

    他的低级错误,孙东凯是听出来了的,不然,孙东凯不会在最后发言的话里再保他一下。至于苏总,处于这个位置,很小心谨慎地保全了自己,哪边都不得罪,他的发言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当然,苏总明哲保身的处事哲学到是很高明。”</p>

    “呵呵……”秋桐笑了下,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眨了眨眼睛:“兄弟,继续说。”</p>

    “曹腾我先撇开不谈,曹丽以及孙东凯的发言,确实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孙东凯的内心里其实一直是反对搞多元化经营的,曹丽向来是和孙东凯一个战线的,他们异口同声地支持你,我觉得这其大有玄机。”</p>

    “什么玄机?”</p>

    “一来,打着支持集团党委决策的名义暗给董事长下绊,孙东凯是个有政治野心的人,他和董事长背后应该是不合的,但是面子都还过得去,平总又向来不把孙东凯放在眼里,经常越级着董事长汇报工作,和董事长私交慎密,很明显不是孙东凯能控制住的人。孙东凯此时是利用这个机会打着支持你的名义来向董事长发难,同时整治平总,曹丽此时当然是紧紧跟。</p>

    而他们这么做,是很隐蔽很高明的,一马当先做枪头子的是你,不管成败,都牵不到他们,成了自然好,败了,吃亏的是你,你吃亏了,跟他们何干,而且还正曹丽的下怀。”</p>

    我继续说:“二来,他们是借这事挑起你跟平总之间的斗争,你和平总的关系一直是不错的,他们也都是知道的,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来了,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过的,因为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他们自然是乐得坐山观虎斗。</p>

    对于孙东凯来说,你赢了,他借助你出了恶气,整治了平总,挫了董事长一把,而且还能顺便拉拢你,一举三得,你输了,他毫发无损,还能顺便拉你一把做好人。而对曹丽而言,更是巴不得你惨败,借助平总的力量把你拉下马,她好有机会占据这个位置。我想,这应该是孙东凯和曹丽的玄机,而曹腾,我暂时不好评论,我觉得他的水越来越深。”</p>

    秋桐看着我,半天没说话,一会儿说:“易克,你的脑子真好用啊,区区一个会议,一件小事,竟然被你分析出了这许多名堂,你说的这些,有些事我当时想到的,有些是我甚至没有想到的。”</p>

    我说:“这些是我事后想到的,你当时那一表态,当时我一下子没翻过味儿来,不过,等会议一结束,我彻底想明白了。假如你坚持原来的意见,坚持要做dm这项目,那么,会一举三失,一来会计划你和平总的矛盾,计划发行公司和广告公司的矛盾,二来会多少让董事长感到失望,甚至会在今后的工作失去董事的支持,三来正孙东凯和曹丽的下怀,给他们以坐山观虎斗落井下石的可乘之机。</p>

    这三失,无论对于你个人还是发行公司今后的发展,都是弊大于利,你所说的暂时放弃dm业务,既缓和了你和平总之间的矛盾,又给董事长解决了难题,毕竟,董事长内心的意图是有些偏向平总的。还有,是挫败了孙东凯和曹丽的不良企图,让他们的阴谋不能得逞,保全了自己,也保全了发行公司。所以,我认为,你最后的决定可谓是高明之举,高明之极。”</p>

    听我说到这里,秋桐的神色略微有些激动和冲动:“易克,你分析地很透彻,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当时想的什么,你都理解知道的很明晰,你……你真是我的知音啊。我当时脑子里急速想的,是这些东西。”</p>

    秋桐一句知音,让我的心里泛起了涟漪,自古知音难得啊,我这个当初在她眼里的小混混小**,现在是她的知音了,还有这能更让我感奋的定位吗?我心不由也有些激动了,还有些自豪。</p>

    “我这是换位思考,站在你的角度来想的这些问题。”我咧嘴一笑。</p>

    “好一个换位思考,很明智,很睿智,很犀利!”秋桐又赞道:“此事表面是发行公司和广告公司之间的问题,实则隐含了集团高层领导之间的暗斗,今天的会议,表面是集团两位领导在解决两个经营部门之间的问题,实则是一次不动声色的较量。在这种时候,作为下属,是万万不能站错队的,我最后的表态,一方面要给董事长一个交代,同时,也没有把话说死,在工作层面,给孙总也有了一个台阶。”</p>

    我点了点头:“是的!”</p>

    此时我想,相对于秋桐,平总可显得弱智多了,他自以为靠了董事长这棵大树有恃无恐,却哪里会想到这官场,向来是铁打的下属流水的领导,领导早晚都是要提拔升迁调动的,而下属,相对来说是固定不动的。</p>

    一旦董事长离开了发行公司,一旦孙东凯坐了第一把交椅,平总的地位岌岌可危了。</p>

    当然,要是董事长提拔了继续分管传媒集团,那又是另外一回事。</p>

    秋桐说:“在官场,如何站队是一门学问,是一门技术活,是一场赌博,一旦下错了赌注,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所以,最高明的莫过于苏总那样的,两面都下筹码,谁都不得罪。当然,这也是苏总的性格和位置决定的。</p>

    在我所处的位置,两边都下筹码,是不现实的,所以,我必须地十分小心谨慎,能不下的,干脆两边都不下,或者,努力搞均衡。集团里的很多人都是官场高手,高手过招,尽在不言,谈笑间在不停交手较量,而我,没那能耐,干脆不出招。”</p>

    我笑了:“秋桐,不出招,或许也是高明之举。”</p>

    秋桐也笑了,站起来给我泡了一杯茶,放到我跟前,然后坐下看着我说:“兄弟,刚才讲了大半天,渴了吧,喝杯铁观音,润润喉咙。”</p>

    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让总经理亲自倒茶,不好意思。”</p>

    “切——你少来:“秋桐呵呵笑着:“姐姐给弟弟倒杯茶,是应该的,哎,兄弟,叫姐,来,叫——”</p>

    秋桐又在逗我。</p>

    我这回不叫姐了:“我叫你妹妹吧,妹妹,你叫我哥,叫啊,叫——”</p>

    “哈——你占我便宜,坏蛋——”秋桐开心地笑着:“我才不叫你哥呢,我明明你大。”</p>

    看着秋桐孩子气的笑容和开心的表情,我的心里暖暖的,说:“秋桐,你想不想有个哥哥。”</p>

    “想啊,当然想。”秋桐带着神往的表情说:“有哥哥多好啊,从小可以保护我,不让别人欺负我,还能带我玩。”</p>

    看着秋桐憧憬的表情,听着秋桐纯真的话语,我的心里突然发酸了,我不由想起了她苦难的童年和少年,还有悲怆而残酷的青年时代……</p>

    我突然又想起了开会时听到的曹丽在外散播秋桐是坏女人的言论,心腾地来了怒火,不由牙根咬得咯咯响,很想把曹丽那张嘴撕烂。</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