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75章 开门见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到了小会议室,来人有董事长、孙东凯,还有曹丽、苏定国、赵大健,加我、曹腾和秋桐,共8个人。 </p>

    董事长主持会议,开门见山:“今天午,我和广告公司的小平一起吃饭,招待一个客户,无意听小平说起了一件事,是发行公司即将开展的那个什么dm业务的事情,小平似乎颇有微词,对这项业务的开展有些不同的看法,我班后和孙总商议了下,决定叫经管办的曹主任和你们发行公司的大家过来,听取下你们的意见和看法。”</p>

    显然董事长不是无意听小平说起的,小平一定是特意专门汇报的,董事长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淡化小平越级汇报的气氛,给孙总一个面子,也给自己和小平一个台阶。</p>

    孙东凯坐在哪里,神色微微有些不悦,显然对平总的又一次越级汇报很不快,但是,他也只能无奈,也不能说什么别的。</p>

    接着,董事长把平总的想法陈述了一遍,然后说:“发行公司开展多元化经营,是我非常赞同的,这是符合集团党委有关经营工作的指示精神的,是一件好事,只是,现在这件好事和我们集团内部的工作发生了冲突,至于这冲突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一时不好判断。</p>

    在我眼里,发行公司和广告公司是集团经营的支柱,缺一不可,同等重要,现在你们两个支柱有了冲突,怎么办呢?我心里也有些犹豫不决,矛盾起来了。我想,今天开一个民主决策会,我和孙总听听大家的看法和想法。秋桐,你是发行公司的老大,说说你的想法吧。”</p>

    秋桐点了点头:“我和平总昨天这事沟通过,昨天沟通的情况是这样的。”</p>

    接着,秋桐把昨天和平总沟通的情况说了一遍,又陈述了下自己的观点,观点和我昨天的基本还是一致。</p>

    虽然观点一致,但是秋桐在陈述的时候,眉头是不是皱起来,似乎在犹豫和琢磨什么。</p>

    讲完后,秋桐继续微微皱眉沉思着。</p>

    秋桐讲完后,董事长看着大家:“大家有什么看法,都说说,来个民意表决吧。大家不要有任何精神负担,尽管讲,讲心里话,我想听的是真话。”</p>

    赵大健首先发言了:“我支持平总的意见,我认为,作为发行公司,主业是做报纸发行,做好发行工作,才是我们的根本职责,现在搞这些东西,内部挖墙角,损害的是集团的整体利益,是不务正业。”</p>

    赵大健似乎已经从前些日子的打击恢复过来了,又似乎觉得董事长的内心里应该是偏向平总的,他不能站错队,还似乎想借机发泄下对秋桐的不满,率先发言,轰了一炮,这一炮一轰是10分钟,讲的口吐白沫才意犹未尽地结束。</p>

    赵大健讲完后,董事长不做任何表态,只是微笑着,然后说:“大家继续发言,我洗耳恭听。”</p>

    接着是苏定国发言,这家伙来了个和稀泥,一边说秋桐的想法是对的,符合集团党委精神,又一面说平总的想法也有道理,也是出于对集团利益的考虑,最后的结论是此事需要慎重考虑,再议。</p>

    这家伙是典型的庸之道,明哲保身,国的事很多毁在这样的人手里。</p>

    接下来我发言,毫不犹豫地支持了秋桐的想法,我侃侃而谈,全面陈述了我的理由。</p>

    我发言的时候,我看到秋桐的眉头依然紧锁。</p>

    然后是曹丽和曹腾发言,出乎我的意料,他们俩一致都支持秋桐和我的想法,不但支持,而且支持的态度很坚决。曹丽甚至讲的有些慷慨激昂,甚至在讲话的最后搬出了那天董事长讲过的话:“董事长那天说了,集团的多元化经营,是集团发展的必由之路,谁反对多元化经营,打倒谁!”</p>

    曹丽的讲话多少出乎大家的意料,从在座人的表情,我看了出来。</p>

    赵大健瞪大眼睛看着曹丽,似乎有些不可理喻,苏定国甚至有些瞠目结舌,秋桐脸也流露出一丝迷惑和不解,接着又紧紧皱起了眉头。</p>

    孙东凯则一直面带微笑,看不出什么异样。</p>

    我这时心里突然有些忐忑,曹丽这是怎么了?曹腾似乎也有些不正常。</p>

    但是,我来不及多想什么。</p>

    这时,董事长看着孙东凯:“老孙,说说你的看法。”</p>

    孙东凯笑笑:“作为分管领导,广告公司和发行公司都是我的心头肉,我向来是不偏不倚的,但是,从集团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发展考虑,我支持发行公司的意见。当然,最终,我服从董事长的决策。”</p>

    显然,孙东凯的意思是支持秋桐,这又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难道是孙东凯两害择其轻,一改次对发行公司进行多元化经营的态度,转而支持秋桐,借此打压一下平总,同时也打着服从董事长决策的旗号,给董事长施加一点小小的难题,似乎他认定董事长是内心里偏向平总的。</p>

    这时,我看到秋桐的眉头锁得愈发紧,似乎在苦苦思索着什么。</p>

    我想,她一定是在考虑琢磨孙东凯、曹丽发言的真实用意,以及更多层面的问题。</p>

    我一时想不出来。</p>

    这时,董事长看着秋桐:“我以为,大家说的都有道理。秋桐,大家的意见我认真听了,现在,我想把决定权交给你,因为你是发行公司的一把手,不管别人最后怎么说,这最后的操作还得你来做,这所有的包袱最终还得你来背,这所有的协调所有的压力还得你来扛。我现在想听你最后的决定,我强调一句:秋桐,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尊重你,党委任何人都不会干涉。”</p>

    董事长一下子又把皮球踢给了秋桐,我不知他是真的心里没有自己的想法还是想借机考验秋桐。</p>

    秋桐此时的面部表情有些紧张,似乎脑子里在急速考虑着什么,在判断着什么,在决定着什么。</p>

    看着秋桐的表情,我的心里突然有些紧张,我心里的忐忑愈发激烈,我脑子里猛然划过一道闪电,突然隐隐想到了什么,却又很不明晰。</p>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秋桐。</p>

    少顷,秋桐的眉头突然舒展,面部表情松了下来,轻轻舒了口气,看了看大家,接着看着董事长,轻轻咳了一下,开始说话了。</p>

    秋桐讲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果断干脆。</p>

    “我决定——放弃做dm这个项目!”秋桐轻轻的一句话,在小小的会议室里落下了一个炸雷,除了董事长之外的所有人脸都露出了惊异的神色。</p>

    董事长眼神里露出了几分赞许,虽然只是一瞬,却被我捕捉住了。</p>

    我在惊异的同时,突然从董事长那转瞬即逝的眼神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p>

    秋桐没有理会大家的意外的眼神,深呼吸了一口,接着说:“当然,放弃是暂时的。”</p>

    大家又是一愣,一起看着秋桐。</p>

    “刚才听了大家的见解,结合公司目前的实际和集团现在的状况,我的想法有了转变。”秋桐继续说:“我想,目前公司的内外环境和现有资源以及人力物力状况,做dm业务的条件还不成熟,从公司的长远发展出发,从集团的整体利益出发,我决定暂时放弃做dm业务,等以后各方面的条件成熟了,此项业务还是要开展的……</p>

    目前放弃,并非和集团党委发展多元化经营的指导方针想抵触,而正是在贯彻集团党委的指示精神,即:在有利于集团整体大局利益,有利于集团各部门团结合作的前提下进行。所以,基于此,我作此决定!”</p>

    听了秋桐的这几句话,联系到秋桐做事的思维方式和性格,我突然大彻大悟了,彻底明白了秋桐的想法,不由心里为秋桐暗暗叫好,这丫头,绝顶聪明,在关键的时刻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p>

    想到秋桐的聪慧,我不由心里暗暗惭愧,她的洞察能力太强了,分析问题太周全了,我不如她。</p>

    董事长微笑了下,看着秋桐:“你决定了?不后悔!”</p>

    “不敢和领导开玩笑,无戏言!”秋桐严肃地说。</p>

    “我刚才说了,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尊重你的意见!”董事长说:“我当然也不能食言,不管你是出于何种原因,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我代表集团党委,支持尊重你的决定。”</p>

    “谢谢董事长。”秋桐说。</p>

    然后,董事长看着孙东凯:“老孙,你还有什么话要说。”</p>

    孙东凯此时也恢复了正常,笑了下:“既然董事长有话在先,我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在这里,我想说,集团党委决定的多元化经营战略,是党委集团决策的,集团是市委直属事业单位,我作为集团党委成员,作为市委任命的集团总裁,自然是积极支持的,我对集团党委关于多元化经营的策略从来没有任何的怀疑和异议。</p>

    同样,今天在座各位的发言,我也知道,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都是带着对集团发展的赤胆忠心的,都带着出于希望集团明天更美好的愿景,只是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同而已。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p>

    孙东凯这话的用意,我听出来了,一方面向董事长表明他从来没有反对集团多元化经营的意思,对董事长那天的话不软不硬反击了一下。</p>

    同时,孙东凯还还带有护赵大健的意思,在暗示董事长,不要因为赵大健的反对言论再抡起大棒。</p>

    还有一层更深的意思,那是我孙东凯也是集团党委成员,是市委任命的,不是你董事长随意可以叱喝的下属。你董事长虽然是集团老大,但是集团是公家的,不是你的私有企业。你董事长再牛逼也没有权力撤我的职务,我们是平级的处级干部,你自己心里最好有点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