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74章 预感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和平总出了会场,到了小休息室,休息室里这时没人了,我们坐下,点着烟。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平总,有何指示?”我看着平总说,心里有些预感,我知道平总或许会和我说什么。</p>

    “老弟,你凭良心说,我老哥对你老弟怎么样?”平总吸了一口烟,看着我说。</p>

    “没说的,平总是绝对的老大哥风范。”我痛快地回答。</p>

    “你说,我对你们发行公司怎么样?”平总接着说。</p>

    “没说的,绝对够意思!”我继续说。</p>

    “算你老弟说了一句良心话,实在话。”平总闷闷地抽了一口烟,接着说:“我对发行公司,对你,对秋总,我自认是很真诚很坦诚很贴心的,我自认为是对得住你们的。”</p>

    我此时猜到了平总找我谈话的用意,故作不知,看着平总笑了笑:“老大哥这话里可是有话啊。”</p>

    平总快人快语:“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老弟,最近你们发行公司开始运作多元化经营,出自你手里的那个考察报告启示录我也见到了。说实话,我很赞赏你老弟的思路,有战略高度,有长远眼光,其的立足自身优势利用络资源拓展物流和外报外刊这一块,我非常赞同。</p>

    但是,对于你们发展dm和广告夹页业务这一块,我有不同的想法,特别是你们要搞dm这一块。老弟,我是做广告的,我想你应该能明白我的职责,你们现在发展广告夹页,已经对报纸的广告业务形成冲击了,已经的和潜在的广告客户会分流的,会采用广告夹页的方式,会减少在报纸的广告投放。</p>

    最主要的是dm这一块,这是个广告小册子,一旦成了气候,发展起来,会极大冲击报纸的广告的,从大处说是影响了集团广告的发展,从小处说是冲击了集团广告公司的业务,拉走了客户。”</p>

    “这个……”我顿了顿,说:“这事秋总正准备和你沟通的,估计很快会找你的。”</p>

    “我想我还是先入为主和你沟通的好,这事是你操事起来的,我想,我暂时还是不喝秋总直接沟通的好,留个余地,有个缓冲,我想通过你把我的意思带给秋总。”平总直截了当地说:“老弟,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们的广告夹页已经开始做了,我也不说什么了,但是,dm业务,万万不能开展,请你把我的话带给秋总。”</p>

    “这个……”我说:“平总,我可以把你的意思带给秋总,但是,我和秋总沟通过,我们有一个一致的想法,那是做dm业务,是大势所趋,是发行公司多元化经营的着力点,是一个大方向。”</p>

    平总听我这么一说,脸色阴沉了下来:“如果你们非要这么做,那是不顾整体利益,不讲大局,挖我的墙角了。虽然现在广告都代理出去了,但是,如果你们的dm发展起来,代理商会给我很大压力的,代理商完不成今年的任务,明天的代理会受很大影响,这最终损害的是集团的利益。”</p>

    我对平总的想法感到不可理解,说:“平总,dm业务,星海现在也有做的啊,邮政快递公司一直在做啊,我觉得这不是冲击,这是一种公平的竞争。dm这种形式,目前方兴未艾,即使我们不做,社会的其他广告公司,也一定会有做的,而且,dm对报纸广告的冲击,也不单是我们集团一家广告公司啊,星海还有很多报社啊。”</p>

    平总说:“那不同,邮政在做,我知道,但是他们做的不成气候,他们有络但是没有广告经营意识,一直做不起来,社会的广告公司他们做,没有自身的投递络,付出的成本较大,而我们的发行公司做这个,你和秋总操作这个,我知道,凭着我对你们的了解,你们能搞大。</p>

    搞大了,当然也会对其他报纸有冲击,但是,我们集团广告公司是星海报业广告做的最大的,首当其冲受冲击的是我们。你说的所谓公平竞争,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是一种内部倾轧,在挖内部的墙角。”</p>

    我说:“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是一种自由竞争,广告市场很大,不一定非得利用现成的客户,我觉得有了dm,代理商会有更大的压力和动力,会更加深度挖掘出自身的潜力,寻找更多的客户资源。这应该是一种好事。”</p>

    平总脸色更加难看了:“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秋总的意思?”</p>

    “我和秋总都是这个意思。”我说:“当然,你可以和秋总再去沟通沟通。”</p>

    正说着,秋桐进来了,她一定是预感到我和平总要谈这个事情,从会场里出来了。</p>

    “呵呵,你们俩不好好开会,在这里谈什么悄悄话呢?我来这里,没打扰你们吧?”秋桐笑着说。</p>

    我笑了下,平总阴着脸看着秋桐:“秋总,我和易克在谈你们那个dm的事情,我本来是不想直接和你谈,想通过易克转告你我的意思的,既然你来了,那么,我们直接谈谈吧。”</p>

    “哦……这个事啊,呵呵,我正要找你老兄交流交流呢,那好啊,我们这会儿先谈谈也不错。”秋桐笑着说。</p>

    我起身:“二位领导你们谈,我先出去开会了!”我知道,我此时应该回避。</p>

    我坐在会议室里,有些心神不宁。</p>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平总和秋桐进了会议室,秋桐的脸色倒是很平静,只是眉头有些锁着,似乎在琢磨什么,平总脸色则有些红涨,本来黝黑的面孔现在显得更加黑了,满脸不快。</p>

    我一看知道,谈崩了。</p>

    我这时注意到曹腾正冷眼观察着秋桐和平总的神色,看的很专注,偶尔一转眼珠,看到我正在看他,忙收回眼神,低头看材料。</p>

    第二天,我去秋桐办公室,看到秋桐正坐在哪里思索着什么。</p>

    我于是把昨天和平总谈话的内容告诉了秋桐,然后问她和平总谈话的结果。</p>

    秋桐听我说完,点了点头:“我和他谈的基本和你观点思路一致,我也强调了,这是竞争,不是内部挖墙角,我们不做,一样有别人做,邮政快递公司现在没做大,不代表以后做不大,终究有一天,dm业务会大量发展起来,我们现在不做,人家做了,一样会带来集团广告业带来冲击和压力,到时候大家都做了,我们再做,吃人家的剩饭,很难做了。</p>

    市场经济形势下,做一件事情,先机很重要。但是,平总顽固地坚持一个观点,那是不管以后怎么样,起码目前,我们这么做,会首当其冲冲击他的广告业务,会挤压他的代理商,会给他的工作带来很大被动,他坚决反对我们这么做。我们谈了半天,互不退让,互相说服不了对方,最后谈崩了。”</p>

    我这时突然想到,平总现在注重的是目前,至于以后,说不定以后他不做广告公司总经理了,管他什么以后呢,只要目前把这个压制住行了,会减轻他的压力,至少明年的广告代理不会受到冲击和影响。</p>

    而且,他对别人似乎不在意,对我和秋桐很忌惮,他似乎认定,只要我和秋桐做这个,一定会做大,会在星海广告界形成巨大的冲击波,在冲击其他报业广告的同时,也会冲击他的广告公司业务。</p>

    其实,我的心里真的是有这种想法,我是准备要把这个dm做大的,而且不是一般的大。</p>

    我这时突然发现,在平总貌似强大的外表下面,是一颗脆弱的心,他竟然会害怕竞争!</p>

    他似乎不畏惧其他同行的竞争,却唯独害怕我与秋桐和他竞争。</p>

    我看着秋桐说:“市场经济,最本质的特征是自由竞争,外部存在竞争,内部同样也需要竞争,只有竞争,才能激发出企业外部和内部的活力与动力,才能激发人的主管能动性。</p>

    既然我们认定正确的事情,既然是符合集团党委精神的事情,既然是有利于公司和集团的事情,我们要坚定不移走下去,做下去。我想,平总迟早会理解的。我承认平总是个好人,但是,工作归工作,个人感情归个人感情。”</p>

    我的态度很坚决。</p>

    秋桐听我说完,抬头看着我,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沉默了半晌,说:“抽空我再和平总交流沟通下,再听听他的想法。”</p>

    我没有在说话。</p>

    下午,秋桐通知我和曹腾跟他到集团党委小会议去开会,说是集团党委领导要听取我们关于dm业务的有关汇报,所谓党委领导,是董事长和孙总。</p>

    我的心里一愣,知道平总一定是给董事长汇报这事了。</p>

    我知道,平总是董事长的人,是董事长一手提拔重用的,很多时候,有些事,平总都是直接给董事长汇报,有时候连孙东凯都越了过去。</p>

    我想孙东凯虽然表面若无其事,但是心里一定很记恨,但是,只是他拿平总没办法,因为平总是董事长的大红人,广告公司是给集团创造财富的聚宝盆。</p>

    当然,至于平总私下和董事长有什么私交或者交易,我不得而知了。</p>

    我陡然觉得心里有些沉重,不知不觉,我和平总走到了对立的决斗场,这是我十分不愿意的,我向来把他看成一位好老兄。</p>

    看看秋桐的神色,也显得有些严重,我想她应该也没想到平总直接一竿子把这事捅到了董事长这里,她想和平总再沟通交流的机会都没了,直接到了最高层。</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