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69章 明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立刻楼,去了秋桐办公室,秋桐正沉思着。 </p>

    “办完了,6月1日开始投递。”我边说边把投递明细递给秋桐:“这是投递明细,你安排人给统计室录入电脑吧。”</p>

    秋桐接过来看了看,点点头,然后把投递明细放到一边看着我:“伍德走了?”</p>

    “是的!”我说:“秋桐,他和你都谈了些什么?”</p>

    “他把自己和李顺的关系挑明了。”秋桐说:“他和我说了他跟李顺的私人关系,说李顺是跟着他成长起来的,他一直对李顺是非常关心呵护的,然后又说李顺不在星海的时候,我有什么事可以找他,他一定会鼎力相助的。”</p>

    “哦……”</p>

    “有些人啊,你越不想和他打交道,越是想避开,却越是无法回避。”秋桐苦笑了下,看着我:“当然,伍德还说了一大堆其他的东西,有些话虽然没有明着说,我却猜透了他的意图。”</p>

    “是何意图?”我说。</p>

    “除了刚才我说的,他还流露出了另一种意思,那是这0份报纸,他其实是专门为了支持我,对着我来的,说不管怎么说,我做发行这一块,他得表示心意,表示支持。”</p>

    “送人情呢,当着孙总的面给孙总送人情,在你面前给你送人情。”我说。</p>

    “呵呵……”秋桐笑着说:“不管他到底是给谁送人情,支持了我的工作,这倒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该说的感谢客气话,我还是要说的,这增加的0份报纸,确实是极大支持了我的工作,我们公司也会因此增加一大笔发行经费。”</p>

    “嗯,这倒是。”</p>

    “还有,那天酒场他没说,刚才他还模模糊糊流露出一种意思,那是希望能借助我这边,给报社编辑部那边施加影响,给他以某种形式的宣传回报。”</p>

    “宣传回报?”我看着秋桐:“他想借助日报对他个人进行宣传?”</p>

    “是的!”秋桐点点头。</p>

    “发个新闻?伍老板订阅党报赠政法战线干警,褒扬一下?”我说:“这个应该是必须的吧?”</p>

    “他的胃口好像不止于此。”秋桐说:“他好像希望来点大篇幅的重头报道,这事我得给董事长汇报下,我不敢做主。”</p>

    “哦……”我点了点头:“伍德到底想干什么,他弄这么大的篇幅报道干嘛,想出名?”</p>

    “嗯。”秋桐点点头:“似乎,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所在,他是想借助党报的舆论阵地,为他造势,实现他从黑社会到正经商人的华丽转身。”</p>

    “转身有什么用?”我依然不大明白。</p>

    “实现政治的进步,实现身份的突破,借助各种渠道,做一个红顶子商人,为他进一步敛财或者发展铺平白道的路子。”</p>

    我顿悟:“原来伍德的用意原来在这里。”</p>

    “是的,伍德这一招很高明,0份报纸,200多万元钱,在一般人眼里是天数字,但是,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秋桐说:“但是,他收获的却是很多,一来给我和孙总送了人情,在李顺面前有了面子;二来在政法委系统有了好名声,为他进一步和政法系统的人打交道打开了突破口;三来在社会有个好名声,和星海最大的宣传媒介集团搞好了关系;四呢,是借助媒体的力量,为他自己下一步的发展和拓展打下良好的舆论基础,这是最重要的。这个人,是有深谋远虑的眼光的,是有宏图大志的。”</p>

    秋桐分析地很精准,我不由点了点头,然后说:“那你怎么做?成全他?”</p>

    “天不会掉馅饼,他大手笔开口是0份报纸,要回报是必然的,而这回报又是我们力所能及的,我不成全他,别人也一样会成全他,他告诉我这事,其实是想表明对我的好意,我不给他办,他找孙总或者曹丽,一样能办成,这好人,看来还是我来做吧。”秋桐说:“我现在给董事长打电话汇报。”</p>

    秋桐说着摸起电话要打,突然又停住了,看着我:“小易同志,你看可否?”</p>

    我点点头:“可——”</p>

    秋桐抿嘴一笑:“那好,易经理批准了,那我打了啊。”</p>

    看着秋桐俏皮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p>

    秋桐接着拨通了董事长的电话,把情况汇报了一下,董事长很高兴,立刻答应了,说马和总编辑打个招呼,要专门开辟版面,除了发新闻稿消息外,要发连续深度采访专题,给这位订报大户以足够的回报。</p>

    打完电话,秋桐看着我说:“看,这是新形势下的报业经营与新闻的关系,办报和经营是密不可分的,报纸的版面是除了党政的新闻报道,是优先给经营大户的,集团党委专门给编委下过指示,新闻报道要向经营大户倾斜,要向广告大户、发行大户倾斜,曝光的新闻,一律不准涉及广告大户和发行大户。</p>

    编委内部专门有一个名单,名单既有不能曝光的大户名单,也有订日报不积极的单位和县区名单,这些不积极的单位和县区,发稿是受限制的。这是党报媒体的潜规则,不成的规定:经营和宣传挂钩。”</p>

    我说:“是这样啊,我从来不知道这些。”</p>

    秋桐笑着说:“全国的媒体,基本都是这样的,这是利益驱动啊,你看到报纸曝光的那些新闻,那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人物的,或者是得罪过媒体的,或者是做广告不多订报不多的,也是通常所说的倒霉鬼。报社的经营大客户,是不会被曝光的。”</p>

    “搞宣传的很黑啊!”我说。</p>

    “可不是嘛,呵不过,也正常,现在哪个系统哪个行业不黑?社会大环境决定的。”秋桐说:“我看现在这踢足球的超甲很黑,黑哨满天飞,内幕交易很多,表面是黑哨和假球,其实,幕后的真正根源,我看还是整个体制整个系统的黑,国足协是黑的根源。”</p>

    没想到秋桐还真说对了,之后没两年,国足协几乎被连窝端了。</p>

    “好了,不说了,扯远了。”秋桐说:“来,我们说正事,孙总那亲戚的广告夹页,估计下午会送过来,你直接负责接洽,明天开始夹报,10万份,夹晚报,具体的区域和要求那边会给你。这是我们的开门第一炮,你要注意做好各个流程的环节安排,不要有什么疏漏,除了发行站之外的各个流程你都要妥善安排好。”</p>

    我点了点头:“好,那发行站那边——”</p>

    “那边归赵总负责,你不用多操心。”秋桐笑眯眯地说。</p>

    “哎——对了,刚才曹丽说孙总安排经管办要求监督检查好刚开始的夹报业务质量,她要亲自带人去检查呢。”我说。</p>

    秋桐眼睛一亮,眼珠子转了转:“孙总真够重视的,好啊,欢迎监督,热烈欢迎。”</p>

    秋桐似乎对我讲的这个消息很感兴趣,似乎真的很欢迎。我此时仍猜不透秋桐的真实意图和打算。</p>

    “看来,我得邀请董事长抽空来公司视察下多元化经营工作,看看开局是否良好了。”秋桐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p>

    “这是干嘛?刚开始让领导来视察?急什么?”我说。</p>

    “哎——年轻人,你不懂,慢慢你知道了,此乃天机哦。”秋桐笑嘻嘻地看着我。</p>

    我傻呵呵地笑了下,自己摸了摸脑袋。</p>

    “易克,你现在是真傻呢还是装傻呢?”秋桐托着腮看着我。</p>

    “真傻!”我说。</p>

    “我不信。”秋桐呵呵笑起来:“易克,知道吗,一个人的奋斗,必须要学会四样东西,其一个是学会装傻,哎——现在的社会,装傻是时尚啊,博取别人的疏忽和同情,坐他人的车,走自己的路。”</p>

    我说:“那还有三样是什么?”</p>

    “还有啊……”秋桐顿了顿,看着我说:“想知道?”</p>

    “嗯……”</p>

    “好,那你叫我一声姐,我告诉你!”秋桐恶作剧地说。</p>

    “姐——”我毫不犹豫地叫了一声。</p>

    “哎——”秋桐答应了一声,接着脸红了下,很好看,继而嘴巴一撇:“你太痛快了,不好玩。”</p>

    “好了,快告诉我啊!”我说。</p>

    “那好,还有三样是,第一,学会放弃,第二,学会闷骚。第三,学会示弱。”</p>

    “好,不错,真不错。”我很赞同秋桐的观点,频频点头,接着对秋桐说:“谢谢大妹妹。”</p>

    “切——刚叫完姐又改口叫大妹妹,你什么意思啊?”秋桐做咬牙切齿状。</p>

    “丫头,你以为我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啊?”我坐在秋桐对面,龇牙咧嘴一笑。</p>

    “好呀,你敢欺负领导,看我怎么收拾你。”秋桐说着,抬手做打我状,刚扬起手,我一把握住了她的手。</p>

    秋桐的手柔软而娇嫩,在我的手里显得格外娇小,我不由又握紧了一些。</p>

    我一握住秋桐的手,秋桐的脸腾一下子红了,想收回去,我没有放开。</p>

    “你……你弄疼我了。”秋桐低语。</p>

    我这时才觉得有些不大自在,忙松开了手,秋桐将手缩了回去。</p>

    一时,我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都沉默了。</p>

    我的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知道秋桐心里有木有。</p>

    我似乎感觉到,秋桐一方面在努力和我保持距离,却又不由自主和我在走近,难道她不知不觉在将我和她心的那个空气里的男人不自觉地渐渐重合?</p>

    我胡思乱想着,心里有些悸动。</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