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67章 无限接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这话说的再明白不过,我可以和她无限接近,但是,却永远也不会到达,我们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p>

    我呼了一口气,看着秋桐:“秋桐,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多,谢谢你把我当成了你最好的朋友,我很感动,也很高兴。”</p>

    秋桐喝了一口咖啡,说:“易克,我经历了很多人世的磨难和沧桑,虽然我的心这咖啡还苦,但是,我依然相信,这世界是美好的,我既然相信,好人还是多的,我依然愿意相信我认为可以信任的人是值得我相信的。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没有看错人,无论是现实还是虚拟。”</p>

    我说:“即使……一个女人的心给了一个男人,却依然不会不能去和现实抗争,是吗?”</p>

    秋桐的嘴唇紧紧咬了下,低头:“是的,命运已经安排好了,不可以抗争的。”</p>

    说着,秋桐抬起头:“我似乎相信,**和灵魂是可以分离的,当**不再属于一个人,而灵魂却会依然附属于你,只要灵魂还是你的,那么,也应该是知足了,你可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人丧失了自己的灵魂,如行尸走肉一般地活着,和他们相,难道这不是幸福的吗?”</p>

    我懵懂地看着秋桐,半晌,说:“那个……你说的那个男人……他……在哪里?”</p>

    秋桐迷惘地转脸看着窗外迷蒙的夜色,许久,说:“他……在空气里。”</p>

    我心一震,看着秋桐。</p>

    秋桐继续喃喃自语:“或许,此生,我都不会见到他,或许,此生,我亦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可是,此生,他会永远在我的心里。人生苦短,苦海无边,看不到回头的岸。当灵魂脱离**,当灵魂可以在空气里自由自在地飞翔,对于一颗沧桑的心灵,又何尝不是一种安慰。”</p>

    我怔怔地看着秋桐,心如刀割,丫头,你可知道,你的心人,你心里唯一的男人,你的那个他,此刻坐在你的面前。</p>

    在你面前,却不能相认。</p>

    在你面前,却不敢承认。</p>

    我的心里阵阵酸楚,不由有些悲凉。</p>

    秋桐转脸看着我,说:“易克,今晚我想和你说的是这些,我想,我的意思你应该能明白。”</p>

    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p>

    “好了,不谈那么沉重的话题了,累——说点轻松的吧。抱歉,今晚我说的太多了,易克,记住,珍惜自己的幸福,珍惜身边人,我们现在是同事,希望以后即使不是同事了,还能是很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秋桐说:“我很珍惜和你的友情,人,相识都是缘分,我们的认识,倒也颇具戏剧性,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p>

    说着,秋桐轻轻笑了下。</p>

    “我们会永远是同事!”我倔强地说了一句。</p>

    “你真的打算一直在这里干下去?”秋桐说:“依照你的能力,你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平台和机会。”</p>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发行公司!”我说。</p>

    此刻,我完全将和冬儿说过的尽快积攒资金东山再起的话抛到了脑后。</p>

    “话不要说的太早,说不定,我过两年会调离发行公司的,集团的层职位都是轮岗的,不可能干长久的,那倒时候你咋办?”秋桐说。</p>

    “这——”我愣了下:“这个我没想过。”</p>

    秋桐说:“易克,作为好朋友,我想和你说,我希望你能在一个合适的平台充分展现你的才华,充分施展你的手脚,在星海传媒集团,体制的原因,你会受到很多限制,按照你的性格,这里其实并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对你来说,和我想,你没有身份的制约和牵绊,你应该善抓机遇,一旦有好的机会,不要放过,在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里去驰骋。不管你到哪里,我们都会是好朋友,我都会关注支持着你。”</p>

    “嗯……”我点点头:“不过,目前,我还是不会离开发行公司的!”</p>

    “呵呵,你的活还没干完呢,你是想走,我也不放你走啊。”秋桐半开玩笑地说。</p>

    我也笑了起来,通过今晚的交流,我和秋桐之间走得更近了,虽然秋桐明确了我们之间的红线,但是,我在懵懂的痛苦和绝望却又感到了几分慰藉和温暖。</p>

    又谈了一会儿,秋桐看看时间:“走吧,小猪和小雪估计也吃好了,我们去接着她们一起走。”</p>

    我和秋桐结账下楼,穿过马路到对面的必胜客去接小猪和小雪,她们刚好吃完了,小猪还要回学校,和我们告辞离去。</p>

    本打算直接打车走,小雪非要走一会儿,于是,我们一起沿着人行道走着。</p>

    小雪一手拉着秋桐的手,一手拉着我的手,走在我们间,开心地蹦跳着。</p>

    这时,走过来一对老人,看着我们笑了,老太太边走边说:“老头子,看,多幸福的一家人啊,郎才女貌的,孩子还那么漂亮可爱。”</p>

    听到这话,我的心一跳,扭头看看秋桐,她的脸色有些红,紧紧抿着嘴唇。</p>

    “妈妈,妈妈,刚才那老奶奶说我们像是一家人呢。”小雪蹦跳着说:“妈妈,你说,让叔叔做我爸爸好不好啊?”</p>

    我心阵阵感动,小雪童言无忌啊,多好的孩子,多懂事的孩子,讲话真动听,多理解她叔叔。</p>

    秋桐停住了脚步,看着小雪,一会儿弯腰下来,亲了亲小雪的脸,把小雪抱起来:“宝贝儿,乖,走累了吧,妈妈抱着你走。”</p>

    我知道秋桐之所以要抱小雪,是为了遮掩自己的尴尬,不让我看到她的脸色。</p>

    走了一会儿,走到一家会所门前,我对秋桐说:“歇会儿吧,我拦车,打车走!”</p>

    “嗯……”秋桐放下了小雪。</p>

    我刚要拦出租车,突然从会所里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李顺,后面是二子和小五还有老秦。</p>

    看到李顺,我和秋桐不由都是一愣,而李顺等人也是一怔,走到我们跟前停住了脚步。</p>

    “李老板——”我招呼道。</p>

    “这是干嘛了?”李顺打量了一下小雪和秋桐,然后看着我,嘴里喷出一股酒气。这应该是李顺第一次正式见到小雪,之前只是听秋桐说起,没有见到。</p>

    “秋总带孩子出来吃饭,我随同着,防止出什么叉叉。”我一本正经地说着。</p>

    “嗯,好!”李顺点点头,接着又看了看小雪,随即接着冲身后挥挥手:“你们先车等我去。”</p>

    二子小五和老秦冲我和秋桐点点头,过去了。</p>

    这时,李顺看也不看我和秋桐,而是弯下腰去,歪了歪脑袋,瞪着眼睛牢牢盯住了小雪,俯看着小雪的脸,鼻子里扑哧扑哧喘粗气,不说话。</p>

    小雪被李顺看得有些害怕,一下子扑到秋桐怀里,抱住秋桐的腿叫着:“妈妈,妈妈,我怕怕——”</p>

    “宝贝儿莫怕——”秋桐拍拍小雪的身体,安慰着她,抱起她,然后看着李顺:“你干嘛,酒气熏天,凶神恶煞一般,吓着孩子。”</p>

    李顺面无表情:“这是你捡到的那小孩?”</p>

    “是!”秋桐回答。</p>

    “叫什么名字?”李顺说。</p>

    “小雪!”</p>

    “小雪。”李顺重复了一句,然后又看着秋桐怀里的小雪。</p>

    “小雪,叫叔叔。”秋桐迟疑了一下,对小雪说。</p>

    “叔叔好——”小雪在秋桐怀里似乎觉得有了安全感,对着李顺叫了一声。</p>

    李顺晃了晃脑袋,没有理会小雪,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狠狠瞪了一眼秋桐,转身扬长而去。</p>

    李顺走后,小雪抱着秋桐的脖子:“妈妈,这个叔叔是谁啊,好凶啊,好可怕——”</p>

    “小雪莫怕,有妈妈在,莫怕——”秋桐拍着小雪的后背,安慰着小雪。</p>

    我听得出来,秋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忧郁和酸楚。</p>

    我突然感到,此刻的秋桐是那么孤独和无助。</p>

    然后,我拦了出租车,先送秋桐和小雪回去,然后,我也回去。</p>

    进入万达广场之后,突然对面开过来一辆车,在路灯下我坐在出租车里看的分明,这是张小天的奥迪a6,车里开车的正是张小天,来不及细看,张小天的车和出租车擦面而过,径直出去了。</p>

    张小天来这里干嘛?找曹丽?还是送白老三到曹丽哪里?我此时没有往更多处想,只想到了曹丽。</p>

    回到宿舍,冬儿正在,她也刚回来,正在换衣服洗脸。</p>

    “嗨——真巧,我刚回来,你也回来了。”冬儿凑近我嗅了嗅:“不错,今晚没喝酒,去哪里和谁吃饭了?”</p>

    “和同事吃的便饭。”我边说边闻到冬儿口里有淡淡的酒气:“你今晚喝酒了。”</p>

    “嗯……喝了一点红酒,不多。”冬儿说:“不是给你说了,我跟海峰一起招待了一个客户。招待客户,还有不喝酒的?”</p>

    我笑了下,一屁股坐到沙发,脑袋往沙发靠背一仰,觉得有些累。</p>

    冬儿这时走过来,坐在我旁边,伸出两手给我揉太阳穴,边说:“今天工作很忙很累吧。”</p>

    我没有回答,脑子里回放着今晚秋桐和我说的那些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