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66章 默默品味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吃完餐,我们要了咖啡。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秋桐默默地味着咖啡,垂眼看着桌面,不说话了,眼里蒙了一层淡淡的愁绪……</p>

    看着秋桐沉静的神态,我的心也淡定下来,默默的看着秋桐。</p>

    突然,我想抽烟,正想伸手掏烟,秋桐突然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接着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一包软华递给我:“呶——给你的,我知道你这会儿想抽烟了。”</p>

    秋桐好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p>

    “你从哪里弄的烟?买的?”我边接过来边说。</p>

    “你只管抽便是了,管我哪里弄来的干嘛呢?”秋桐说。</p>

    我打开,开始抽烟。</p>

    “给我一支。”秋桐突然说。</p>

    我看了秋桐一眼,抽出一支烟递给秋桐,秋桐把烟叼在嘴,然后我给她点着。</p>

    秋桐轻轻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团烟雾,伴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p>

    我边抽烟边看着秋桐抽烟的样子,秋桐此刻显得很楚楚动人,我看了心里不禁有些爱怜。</p>

    “易克。”秋桐看着我,眼神有些迷蒙。</p>

    “嗯……”我注视着秋桐的眼睛。</p>

    “你给我说过的那两次话,你还记得吧?”秋桐说,神情很平静。</p>

    “记得!”我的心砰砰跳起来。</p>

    “我或许应该能明白你的想法,明白你的意思。”秋桐的声音有些嘶哑。</p>

    我不敢看秋桐的眼睛了,心跳愈发激烈,等着秋桐继续说下去。</p>

    半天,秋桐不说话了,我抬起头看了一眼秋桐,她正注视着我,我急忙又回避开她的眼神。</p>

    “易克,我们认识有多久了?”秋桐轻声说。</p>

    我抬起头:“我们认识……很久了吧。”</p>

    “从去年8月份鸭绿江的游船开始打交道,我们认识快10个月了。”秋桐说:“是不是?”</p>

    “是!”</p>

    “时间过得真快,快10个月了。”秋桐的声音有些感慨,接着又轻声叹息了一下:“易克,当初认识的时候,没想到今天吧?”</p>

    “是的!没想到。”</p>

    “我也没想到。说实在话,那次交道之后,其后的很多事情我都没有想到。”秋桐说:“当初,我对你的印象很坏,我觉得你是个小痞子小混混,龌龊而卑俗,我当时对你的感觉,是厌恶愤恨。”</p>

    我没有说话,看着秋桐。</p>

    “鬼使神差,你竟然跑到了星海,跑到了我的公司里来打工,潜伏在我的身边那么我当时还竟然没有发觉。”秋桐继续说:“等我发现了你,对你的感觉依然没有改变,我甚至想找机会抓你的小辫子将你开除走,我觉得你不是好人。不过,后来,突然异军突起的云朵,让我开始怀疑她身边有高人,而你那一连串的不可思议的好运所带来的业绩,让我对你开始有了怀疑,对你的能力开始稍微有了猜测。</p>

    说实话,我不相信当时的云朵会有那么强的策划能力,我初步怀疑是你在背后捣鼓的,但是,我没有证据,而云朵那妮子嘴巴也是相当严实,但是,我从云朵看你的眼神对你的态度里,还是能隐约感到一些什么。那时,虽然我对你的能力开始有新的看法,但是,我对你的人,却依然带有偏见。</p>

    直到那次,我夜晚在海边遇险,你冒死救了我,直到那其后,你苏醒过来之后,在张小天舍弃了云朵,你开始照顾云朵,甚至为了云朵违背着自己的意愿去李顺那里做你并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开始对你的人有了重新的认识。”</p>

    我凝神看着秋桐。</p>

    秋桐继续说:“后来,经历了金三角、经历了青岛救助小雪,经历了云朵的重生,经历了我特意有意安排给你的一系列的营销策划,我逐渐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你。</p>

    我终于知道,易克,你低调冷漠愚钝的外表下,其实蕴藏着一颗炽热善良正直的心,潜藏着卓越超群的能力和能量,你能装憨卖傻,你能玩世不恭,你能以恶制恶,但是,你也能热心助人,你也能仗义疏财,你也能慎密思考,你也能精巧策划,你还能善于创新,你还能积极吸收新事物。</p>

    总之,现在的你,和去年8月份的你,在我眼里,形同二人,迥然不同。一个正直、善良、热情、奋进、豁达、好学、进、拼搏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不同寻常卓越超群的男子汉,那是你。”</p>

    我心潮涌动,心里有些发热。</p>

    “我不会吹捧人,更不会刻意去奉承某个人,我说的都是我心里真实的想法。”秋桐说:“现在的你,在我眼里是如此般的优秀,虽然我对你的过去不了解,只凭你自己说的那些经历来判断你,但是,我很明确的知道,凭你的能力和你的才华,在我这里,是委屈了你的,我是你的领导,不错,但是,论真本事,论综合的全面的真本事,我不你。</p>

    而我一直心有疑虑的一个事情,那是你为什么会拒绝来自外部的邀请,而甘于在我这里屈,我曾经一度以为你是带着李顺的某些秘密指令在这里潜伏,是为了监视我,搞垮我的工作,以达到李顺的目的。可是,我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意识多么卑微,多么小人之见,我看扁了你。我现在或许猜到你为什么执着于在这里不肯另谋高了。”</p>

    我的心隐隐作痛。</p>

    “易克,我感谢你的好意,我感激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感动你对我的情意。”秋桐继续说:“但是,易克,你知道吗,女人和男人是不同的,一个男人有了女人,或许还会喜欢别的男人,但是,对于女人而言,则不同,一个女人一旦把心交给了一个男人,那么,是绝对不会再接纳另外的男人的,起码对我是这样。</p>

    我赞赏你的一切,唯独对你的生活作风不敢恭维,或者说对你对情感的态度不敢恭维,当然,我说这话,并不是说你对别的女人有好感必定是邪恶的,再说,我也不了解你和冬儿妹妹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我由衷地希望你和冬儿能幸福能快乐,衷心地祝福你们能百年好合。”</p>

    我知道秋桐这话的意思,她的心给了别的男人,是不能再接纳我的,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是那个狗屎亦客,空气里的亦客。而我在她眼里,什么都好,是对爱情不专一这一点不好,她这是在委婉地拒绝我劝我。</p>

    虽然这么想,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那么,秋桐,你的心给了李老板了,是吗?所以,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走进你的心里了,是吗?”</p>

    我这话说的有些残忍,话音刚落,我看到秋桐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眼神里带着被伤害的表情哀哀地看着我。</p>

    “易克,你——”秋桐的声音似乎很弱。</p>

    我顿时后悔了,真想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我说的这话实在是太混账了。</p>

    “对不起,秋桐,对不起,我说话失言了。”我忙说。</p>

    秋桐没有说话,吸了两口烟,烟幕后面,秋桐的眼睛似乎更加迷惘了。</p>

    半晌,秋桐说:“易克,我告诉你我的身世,你想知道吗?”</p>

    我的心猛地跳动起来,生意有些嘶哑:”嗯……”</p>

    “我是一个孤儿,朝鲜孤儿,被遗弃在边境,被国边民捡到送到了孤儿院,之后,在我成长的岁月,我得到了一对好心夫妇的助养,他们一直没有露面,但是一直出钱在抚育我,直到我大学毕业。</p>

    参加工作几年后,我终于见到了我的恩人夫妻,我感恩涕零,我想报答他们,但是,此刻的他们已经是政府高官,他们什么都不缺,只向我提了一个要求——做他们的儿媳妇。”</p>

    秋桐酸涩地说着:“做人,总要知恩图报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的,我当然无法去拒绝恩人的唯一要求,于是,我答应了,我只能答应了。我想,说到这里,你应该知道,恩人的儿子是李顺。”</p>

    虽然我早已听浮生若梦告诉过我她的身世,而此刻,这话从秋桐口里讲出来,虽然很简略,但是依然让我无震撼,我的心绞痛着,我的眼睛酸痛着,我的身体悸动着。</p>

    我怔怔地看着秋桐凄凉的目光,听着她楚楚的叙述……</p>

    “李顺是我恩人唯一的儿子,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后学坏了,他有多坏,我想你我清楚。”秋桐继续苦涩地说着:“但是,对于我来说,不管我爱不爱李顺,不管我心里是怎么样的情感,我都没有选择,面对现实,我只能屈从。我的人生已经被命运安排到了这一步,我只能走下去,不能停留,不能回头,不能转弯……</p>

    人都是命,我的命是如此,性格决定命运,或许,我的与生俱来的性格,我的经历身世决定早的性格,决定了我不可更改的命运,不管我心里有多少种想法,不管我自己觉得有多委屈,我都必须屈服于命运的安排。”</p>

    我的心里有液体在流动,不是泪,是血。</p>

    “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憧憬的爱情,都有自己心目的白马王子,虽然我已经范于命运,但是,我能欺骗我的身体,我能迷途于我的现实,却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我的身体不属于我,我的现实无法抗争,但是,我的灵魂却是我能驾驭控制的,所以,我刚才会给你说那番话,所以,我体会到,一个女人的心里只能容纳一个男人。</p>

    所以,我想说,易克,我感谢你对我的好。但是,第一,我的身世我的命运我的现实不允许我有任何现实的想法;第二,女人的心不能同时接纳别人的,别人如此,我亦然;第三,你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现实,珍惜自己身边的爱情,好好把握现在。”</p>

    秋桐继续说:“易克,我不仅把你当成同事,而是把你当成我的好朋友,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才会告诉你我的身世,说实在话,单位里知道我身世和经历的人,只有你,除了你,没有任何人。但是,易克,我们只能是朋友,即使最好的朋友,也只能永远是朋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