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61章 差点上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此时,李顺和白老三以及伍德正说着什么,一会儿,李顺和白老三握了握手,然后白老三车径直离去,伍德又和李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和李顺握手告别,往回走去。 </p>

    然后,李顺直奔车而来,了车副驾驶位置,对驾驶员说:“开车,先送秋桐回家。”</p>

    “李顺,你个糊涂蛋,那白老三在胡扯八道,你怎么相信他!”秋桐又叫起来。</p>

    “住嘴,你懂什么,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你不懂的。”李顺头也不回地说,口气缓和了许多。</p>

    “你——”秋桐一下子被噎住了。</p>

    李顺这时回过头来:“易克,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p>

    我于是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李顺听完,半天没有做声,鼻孔里只喘粗气,好半天才平息下来。</p>

    “今晚,我差点了当,幸亏伍老板提醒了我。”一会儿,李顺闷声说。</p>

    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李顺到底有没有当,不知道伍德的提醒到底是让李顺了当还是没当。</p>

    “刚才,你配合得很好,恰如其分。”李顺又说。</p>

    秋桐睁大眼睛看着我和李顺,一时似乎懵了。</p>

    我没做声。</p>

    “你俩刚才在演戏?”秋桐说。</p>

    “我没那么傻,我知道当时该怎么做。”李顺哼笑了一声:“白老三,哼,走着瞧。”</p>

    “你打的什么鬼主意?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怎么突然出现了?”秋桐又问出一连串的问题。</p>

    李顺看着秋桐,半天没说话。</p>

    我看着李顺的眼睛,一刹那,我看到,李顺的眼里闪出深深的关切,转瞬即逝。</p>

    “秋桐,我的事,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李顺一会儿冷冷地说了一句。</p>

    秋桐瞪着李顺,没有说话。</p>

    这时,秋桐家到了,李顺接着说:“回家吧,好好睡觉,当什么都没发生!”</p>

    秋桐看了看李顺:“你要把易克拉到那里去?”</p>

    “送他回家!”李顺回过头不再看秋桐。</p>

    秋桐看着我:“易克,今晚你受苦了,谢谢你!”</p>

    “我没事的,秋总回家吧!”我做轻松状笑着。</p>

    秋桐咬了咬嘴唇,然后发出一声叹息,下车走了。</p>

    “走,送易克回家!”李顺说。</p>

    车子继续前行,我回过头,看到二子小五老秦的车跟在后面。</p>

    “今晚,你做的很好。”李顺说了一句。</p>

    “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的职责!”我说。</p>

    “对,这是你的职责。”李顺说:“妈的,白老三,狗日的,敢打我女人的主意,我看他真的是活腻了。此仇不报,我李顺不在道混了。今晚幸亏将军暗示提醒我,我暂且假装信了他,麻痹他一下。等着吧,我非和他决一死战不可。”</p>

    “李老板,将军他——”</p>

    “他怎么了?”</p>

    “他也未必能全信。”</p>

    “狗屁,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少胡说八道——”李顺回过头,不悦地看着我:“将军和我之间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我对将军的信任,是不可动摇的。这个世界,我可以怀疑任何人,却唯独不会怀疑他,我和将军是共患难过来的,一起在日本生死打拼出来的,我是他亲自带出来的。别看将军在我和白老三之间装作谁也不偏袒的样子,其实,将军是站在我这一边的。”</p>

    “可是——”</p>

    “可是什么,你不要说了,再说别怪我翻脸了!”李顺脸一拉,很不高兴。</p>

    我于是闭口不说了。</p>

    “不过,今晚那个匿名电话是谁打的呢?妈的,我刚回到星海,他怎么知道的呢。”李顺又自言自语了一句。</p>

    我心里思忖着,没有说话。</p>

    很快,我到了,下车,李顺他们径直离去,不知去了哪里。</p>

    回到家,冬儿已经睡了,我简单洗了洗,悄悄床躺下,这时,才感到浑身疼痛,肌肉疼,骨头倒没事。</p>

    我睡不着,睁大眼睛看着黑暗的天花板,回想起今晚发生的事情。</p>

    一会儿,我又想起了四哥,想起了白老三,想起了伍德……</p>

    隐隐约约,我似乎觉得这一切后面,都有一只看不到的手在推动着这一切,在有计划有步骤地安排着这一切。</p>

    是谁在操纵这一切呢?这么操作,究竟是想达到什么目的呢?我绞尽脑汁想着,注意力渐渐集到了伍德身,难道是他?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p>

    想到半夜,也没想明白这其的道道。</p>

    第二天,我没有见到李顺,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他来星海是干嘛的。</p>

    在公司的走廊里,秋桐见到了我,关心地过问我的身体,得知我没事,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出来,一会儿叹了口气,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忧虑。</p>

    我知道秋桐为什么如此忧虑,想安慰她一下,却不知如何开口。</p>

    “你昨晚真的接着回去了?”秋桐半晌看着我说。</p>

    “嗯,是的!”我点点头。</p>

    “嗯……”秋桐点了点头,接着说:“易克,我真的想和你说,你是个好人,真的,昨晚,你又一次救了我,为了我,你受的苦太多了。”</p>

    秋桐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带着真诚的感动,还有深深的关切。</p>

    看着秋桐的眼神,听着秋桐的话语,我的心里一颤,脱口而出:“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p>

    话一出口,我才发觉自己这话很唐突,走了嘴,忙住了口,紧张地看着秋桐,心跳加速。</p>

    妈呀,这句无狗血的表白是多么地俗套,多么地常见。</p>

    但是,此刻,在我和秋桐之间说出来,却又好似是一个霹雳。</p>

    秋桐的身体一颤,脸唰红了,神情很不自然,有些局促,有些紧张,呼吸似乎都有些不成溜,眼睛看着地面,半天,说了句:“谢谢你……”</p>

    秋桐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急促,嗓音很低,很低。</p>

    我不知道秋桐的这两个“谢谢”里到底包含了怎样的内容。</p>

    迄今为止,我在现实里情不自禁向秋桐表白过两次,一次是“你却只有一个”,这次是“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一次一次直白。</p>

    我不知道秋桐会怎么理解我的话,会怎么看待我,也不知道这话会对秋桐的内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p>

    秋桐紧紧抿着嘴唇,匆匆走了。</p>

    我独自站在那里,看着秋桐离去的背影,心砰砰跳了很久。</p>

    到了办公室,曹腾正拿着打印好的一份完档在那里看着,见我进来,笑笑:“易兄,关于dm和广告夹页的那个方案我做出初稿了,你来帮我把把关吧。”</p>

    说着,曹腾站起来走过来,把方案递给我,我忙说:“曹兄,把关万万不敢当,我拜读还差不多。你做的方案,准行,我不需要看!”</p>

    话虽然这么说,我还是接过来方案,我想看看曹腾的能量。</p>

    “呵呵,易兄客气了言过了,这方案领导是安排我们一起来做的,理应你过目看看。”曹腾笑着:“你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我们再一起琢磨。”</p>

    我于是不再客气,开始坐下来看曹腾的方案。</p>

    我看的很认真很仔细,看罢,我心里暗吃一惊。</p>

    曹腾这方案做的太完美了,不但我那天口头讲的那些内容全部去了,而且还给予了细化和条理化,而且,关于这项业务的具体操作流程,从发动到实施到考核到监督到反馈,每一个流程都是那么完备,特别是毛利润和纯利润的核算以及分配,核算地十分精准。</p>

    我看完一遍,不由又认认真真看了第二遍,边看边琢磨着曹腾的思路,不由暗暗赞叹曹腾的能力提高之快,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之强,脑瓜子之聪明。</p>

    “曹兄,佩服,这方案做的太棒了,我看了两遍,受益匪浅!”我看完后,由衷地对曹腾说:“这方案已经很完备了,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再修改的了。”</p>

    “谢谢易兄的夸奖。”曹腾自得地笑了,接着又谦虚了一句:“我这方案里面可是吸取了易兄的不少东西,易兄的坚决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还是要多向易兄学习的。”</p>

    正说着,苏定国进来了,我把方案递给曹腾,然后曹腾把方案给了苏定国:“苏总,方案出来了,我做的,然后易经理看了下。”</p>

    苏定国接过去看了看我,又看看曹腾,笑着说:“速度不慢啊,我这给秋总送过去。”</p>

    当天下午,秋桐召集公司人员开会,参加会议的有赵大健、苏定国、我和曹腾,还有公司分拣、财务、车队等部门的负责人。</p>

    会议开始后,秋桐直接发言:“今天这个会,主要内容是部署公司广告夹页业务的开展,作为公司市场开发的第一步,作为公司开发的第一个业务,综合业务部的两位经理联合拿出了实施操作方案,我和赵总、苏总讨论审阅了,同时给孙总进行了汇报,孙总给予了充分肯定,决定开始落实。”</p>

    赵大健漫不经心地坐在那里,仰脸看着天花板。</p>

    “方案分为两大块,一个是dm业务,一个是广告夹页业务,根据公司的实际,我们决定分两步走,先拓展广告夹页业务,dm业务因为牵扯到较复杂的手续和程序,作为第二步来走。”秋桐继续说。</p>

    这时,赵大健插了一句:“秋总,午经理办公会我没问,这个dm是什么玩意儿,我怎么以前没听说过呢?做业务做业务呗,整什么稀古怪的英单词掺和在里面,拽什么洋啊?”</p>

    赵大健显然是没事找事,经理办公会不问,在这里突然发问。</p>

    秋桐看了一眼赵大健,抿了抿嘴唇,心平气和地说:“dm来源于英directmail,意为快讯商业广告,通常由八开或十六开广告纸正反面彩色印刷而成。”</p>

    “那叫商业广告快讯得了,整那些听不懂的洋名字干嘛啊,费劲。”赵大健阴阳怪气地说:“我们是发行公司,主业是发行报纸,这报纸发行不好好干,整广告快讯干嘛,这不是吃饱了没事撑的?这不是不务正业嘛?我看,整这玩意儿,没多大意义。”</p>

    赵大健有话不在经理办公会讲,在这里突然开火了,显然是别有目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