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56章 恢复常态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半晌,秋桐回过神来,脸的红晕退去,晃晃脑袋,定定神,眨眨眼睛,似乎有些惊愕于自己刚才的表现,似乎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接着,秋桐恢复了常态,轻轻咳嗽了一声:“咳……嗯……”她似乎在清嗓子。</p>

    我被秋桐的咳嗽唤醒,忙定神看着秋桐,知道自己刚才发邪走神了。</p>

    秋桐这时看着我,声音平静地说话了:“易克,我发现你这个人有时候有点邪,你说是不是?”</p>

    “我不知道啊。”我说着,咧嘴一笑,掩饰刚才的尴尬。</p>

    “你这个邪呢,我说的并不是贬义,但是,也不好说一定是褒义。”</p>

    “那我到底怎么邪了?”</p>

    “不好说,我觉得这其似乎包含了装傻、玩世不恭。”秋桐抿嘴一笑。</p>

    “哎——真的啊,我自己不知道啊。”我嘴巴一咧。</p>

    “看,你这会儿是在装傻,其实你心里我都明白。哼……”</p>

    我不由张开嘴巴笑了起来,秋桐也笑了。</p>

    笑毕,我说:“你叫我来,是要镇邪的?”</p>

    “才不是呢,我叫你来,是要你今晚跟我出去吃饭!”</p>

    “吃饭?”</p>

    “是的!刚才孙总来电话说今晚有个招待,要我去参加,我怕自己不胜酒力,所以……不知你今晚有空没有?”秋桐用征询的目光看着我。</p>

    我知道,孙总打着招待客户的名义要秋桐去,秋桐是不能一味回绝的,这次她一定是推不掉了,但又担心孙东凯借机灌她酒,才会想到让我陪同一起去。</p>

    她一定是找不到我更合适的人了,才找我的,赵大健苏定国曹腾跟着她去,到时候是不会救她的场的,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p>

    秋桐之所以用征询的目光和口吻问我,一定是担心我没空,担心冬儿。</p>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我没事,有空的,没问题!”</p>

    “你要先和冬儿妹妹请好假啊!”秋桐说。</p>

    “呵呵,我知道的!”我说:“到哪儿吃饭啊?”</p>

    “皇冠大酒店!”秋桐说。</p>

    又是皇冠大酒店,孙东凯似乎认准了那里,吃饭去那里。</p>

    下班后,晚6点,我和秋桐没有开车,一起打车到了皇冠大酒店。</p>

    去之前,我先给冬儿打了电话,说有酒场,让她自己回去吃饭,冬儿答应着,一再叮嘱我不要喝醉酒,酒场不要失言。</p>

    到了酒店大门口,我们正要往里走,正好一辆车子开出来,我眼尖,一眼看到开车的是黄者,而副驾驶位置,坐的是小亲茹。</p>

    我一愣,黄者这个时间带小亲茹出去干嘛,共进晚餐的?小亲茹和黄者什么时候搅合在一起了?</p>

    黄者这时候看到了我,在车里冲我一笑,摆了摆手,小亲茹也看到了我,冲我做了个鬼脸。</p>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和表情,不容我多想,车子已经开了出去。</p>

    秋桐正在边走边接听一个电话,没有注意到这些,我和秋桐继续往酒店里面走。</p>

    进了酒店大堂,我赫然看到了孙东凯和曹丽,正站在大堂里和另外两个人有说有笑地交谈着什么。</p>

    而那两个人,竟然是伍德和白老三。</p>

    难道今晚孙东凯要招待的人是他们?我的心里一震!</p>

    在我看到孙东凯曹丽和伍德、白老三的同时,秋桐也看到了他们。</p>

    秋桐嘴里轻轻咦了一声,似乎感到有些惊。</p>

    我想秋桐应该是不认识伍德的,但是她应该认识白老三,春节后我和秋桐一起的时候,在马路遇到过白老三,那会儿白老三用色迷迷贼腻腻的目光不怀好意地打量过秋桐。</p>

    我们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看到我们,正侧脸互相对着笑谈不休。</p>

    我和秋桐此时离他们还有一定的距离,间还隔着大堂的柱子。</p>

    我此时不知道孙东凯和曹丽是在这里偶遇他们还是孙东凯今晚要招待的人是他们,我的脑子里迅速转悠了一下,此时我最需要关注的不是我,而是秋桐,假如孙东凯今晚招待的是他们,那么,秋桐需要有个心理准备。</p>

    我思忖片刻,迅速做了决定,我当是后者了,我一拉秋桐的胳膊:“秋总,跟我过来。”</p>

    秋桐似乎早有心理准备,没有做任何声随着我走。我疾步带着秋桐走到了大堂立柱后的一个屏风背后,在这里,正好看不到他们。</p>

    屏风后只有我和秋桐,秋桐跟我过来后,没有做声,只是看着我。</p>

    “孙总要你来参加招待的时候有没有说今晚招待的客人是干嘛的,是谁?”我轻声问秋桐。</p>

    秋桐轻轻摇头:“没有,只是说有客人,好像是和集团的一个基建什么相关的,还说有个和经营相关的客户。”</p>

    我一听,明白了,白老三正在做集团的几个基建项目,必然今晚的客人是他们了。</p>

    孙东凯请白老三和伍德吃饭,怎么把秋桐也叫来了?秋桐是做发行的,和基建有什么相关?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是孙东凯在找机会接近秋桐,还有,是这帮人的酒场不能没有美女,孙东凯叫秋桐来是为自己的酒场助兴的。</p>

    我皱皱眉头,看着秋桐:“这酒场,你现在不参加还能行不?”</p>

    秋桐想了想,摇摇头:“不参加也行,但是,那样会不好处理关系,孙总之前的好几次酒场我都找各种理由推辞了,这次我是觉得无法推辞,才答应了,要是再推辞,恐怕不大好。”</p>

    我明白秋桐的意思,下级之间,下级是不能一味得罪级的,毕竟还要开展工作,不能搞僵了。</p>

    我锁紧眉头,继续思考着。</p>

    “易克,怎么了?今晚的客人是刚才那二位吗?”秋桐小心翼翼地看着我:“那二位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和孙总也熟悉?你和他们之间也熟悉?”</p>

    我看着秋桐,想了想,说:“秋总,这么说吧,我长话短说,简单给你说下,那二位,一个叫伍德,一个叫白老三,伍德是李老板的老大,日本时候跟随的老大。白老三是李老板的死对头,在伍德的斡旋下,二人现在表面和好了,但是实际暗斗其实更厉害。</p>

    白老三是市政法委领导的小舅子,在星海现在黑白通吃,正在做集团的一个基建项目,这块归孙总分管。我跟着李老板的时候,和伍德白老三都认识,白老三的手下曾经和我交过手,还有,那天晚在海滩对你耍流氓和我恶斗的几个人,是白老三手下的五只虎。”</p>

    “啊——”秋桐脸色一变,忍不住小嘴巴一张,要发出一声惊呼,刚要发出来,我眼疾手快,伸手捂住了秋桐的嘴巴:“嘘——镇静!”</p>

    捂秋桐嘴巴的同时,我的手自然地揽住了秋桐的一侧肩膀,揽住了她的后背。</p>

    秋桐此刻似乎被我最后的一句话惊诧了一下,身体站立不稳,似乎要倒在我的怀里,我用胳膊稳稳地支撑住了秋桐的身体,不让她倒进我怀里,虽然我很想让她进来,但是此刻,我不能趁人之危。</p>

    秋桐在一刹那的惊诧过后,迅速回过神来,晃了晃脑袋,稳住了神,我松开了她的嘴巴,她自己个儿站稳了,捋了捋头发,不自觉地往周围看了看,幸好周围没人注意我们。</p>

    “今晚孙总让我参加的招待客人竟然是他们!”秋桐小声念叨着,脸色很难看。</p>

    “是的,而且,伍德和白老三现在都知道你和李老板的关系。”我继续说。</p>

    我知道,秋桐到时候自然要表明身份,身份一表明,伍德和白老三当然明白秋桐是李顺的女朋友了。</p>

    “哦……”秋桐看着我:“那你说,孙总和曹丽会不会也知道我和李顺的关系?”</p>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说着,想了下,又说:“不过,我估计,他们应该不知道。”</p>

    “为什么?”</p>

    “为什么。我具体说不清楚,但是,我的直觉,伍德和白老三不会在孙总和曹丽面前提及李老板的,自然也不会说起你。”</p>

    “也是说凭你对黑道人士的了解,所以你会有这感觉,是不是?”秋桐看着我。</p>

    “嗯……”</p>

    秋桐低头想了想,点点头:“从孙总和曹丽对我的言行举止来看,他们之前应该是不知道。”</p>

    秋桐是从另一个方面来分析这个事情的,我想了想,点点头:“对——”</p>

    秋桐锁紧眉头思考着什么。</p>

    我这时说:“秋总,你看,今晚的场合还要不要参加?如果不参加,我们这走,从侧门走,然后你告诉孙总,说你身体不舒服。”</p>

    “不——参加,我和你都参加!”秋桐打断了我的话,眼里发出果断的神色,声音很干脆,看着我说:“有些事,是躲不过去的,有些人,是回避不了的,既然我们来了,那么,我们去面对,参加!”</p>

    此刻的秋桐,显得很干练,颇有大家风范。</p>

    我点了点头:“好!”</p>

    我此时倒不担心秋桐的人身安全,有我在她身边,我自信没有人可以把她怎么样,我随时准备豁出我的生命来保护她。</p>

    “易克,记住,见机行事,随机说话!”秋桐又捋了捋头发,看着我短促地说。</p>

    “嗯……”我点了点头。</p>

    “注意场合,维护大局,顾全面子,莫冲动。”秋桐又说。</p>

    “好——”我又点点头。</p>

    秋桐带着信任的眼神看着我,忽然微笑了下:“今晚我幸亏叫了你一起来,要是我自己来,还真不知道会怎样。”</p>

    秋桐的话激起了我的无穷豪气和勇气,我觉得自己此时颇有秋桐保护神的感觉。</p>

    我拍拍胸脯:“秋总,有我在,你放心好了,没人敢把你怎么样,你的安全是我的生命!”</p>

    说完这句话,我看到秋桐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感动和感激,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你是个男子汉!”</p>

    这话让我更加豪情壮志在我胸了,秋桐说我是男子汉了,我好激动,我觉得自己真的像是男子汉。</p>

    “走——过去!”秋桐说着,走了出去。</p>

    我和秋桐一起向他们走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