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52章 琢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晚,吃过饭,冬儿拿出本要学习,我们一起坐在客厅里,冬儿趴在茶几看,我打开电视,边无聊地看着无声节目边想着秋桐吩咐我的工作……</p>

    我琢磨了半天,心里渐渐有了主意,我知道,这几个项目,第一脚是很重要的,必须要打开局面,不然,后面的很难开展下去。 </p>

    心里有了主意,心里踏实了,看看正聚精会神学习的冬儿,起身倒了一杯茶,放到冬儿面前:“喝杯茶,提提神。”</p>

    “谢谢小克克。”冬儿抬头莞尔一笑,接着又继续她的学习。</p>

    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是四哥的。</p>

    我急忙拿着电话到了阳台,接听四哥的电话。</p>

    “四哥,是我!易克!”我说。</p>

    “我知道。”电话里传来四哥低沉缓慢的声音:“我一直关机的,刚打开手机,看到了小秘提示,知道你给我打电话了。”</p>

    “四哥,我看到你的店不开了!”</p>

    “嗯……”</p>

    “你在哪里?出什么事了?”我急忙又问。</p>

    四哥停顿了下,接着说:“你现在在家里?”</p>

    “是的!”</p>

    “还有谁在你身边?”</p>

    “我女朋友!”</p>

    “今晚先不谈了,明天,你等我电话。”四哥说完,不等我回答,接着扣了电话。</p>

    我有一种预感,似乎四哥对周围的气氛很敏感,很警惕。</p>

    我拿着电话在阳台发了半天楞,然后回了客厅。</p>

    “给谁打电话呢?还跑到阳台去怕我听见啊。”冬儿头也不抬地随口问道:“该不会是哪个妹妹的电话吧?”</p>

    “不是的,是一个朋友的,我怕打扰你学习。”我漫不经心地说着。</p>

    “呵呵,我逗你的,我耳朵尖着呢,刚才听见你叫什么四哥五哥了,鬼知道你又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什么四哥,哎,只要不是四妹好。”冬儿抬头笑了下,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然后对我说:“小克,去,把你笔记本电脑拿来,插卡,我要用下——”</p>

    “用什么?”我傻乎乎地问冬儿。</p>

    “你看你这话问的,傻——我要扣扣查个以前的邮件呢。”冬儿边继续低头看边说:“乖一点,笔记本在房里,快去拿来。”</p>

    我一听,心里紧张了,我的笔记本从来是我自己在用,我的扣扣一直设置的是打开直接登录,要是冬儿使用扣扣,那岂不是要发现我开始玩扣扣了,发现我的扣扣里唯一的好友浮生若梦了,发现我和浮生若梦的所有聊天内容了?</p>

    而以前,我是从来不玩扣扣的,冬儿是知道这一点的,她为了和我聊天方便,曾经主动替我我注册了一个扣扣账号我都没用过。</p>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答应着,心慌意乱手脚忙乱地往房走,边想着主意。</p>

    走进房,我仓促之间有个有个仓促的主意,在房里手脚忙乱打开笔记本电脑,插卡,急匆匆登陆扣扣,将设置里的“记住密码”和“自动登陆”两项全部选择不要,然后退出来重新登陆,接着在“账号”处删掉了我的扣扣账号。</p>

    这样,打开扣扣图标,不会出现我的扣扣账号,更不会自动登陆了。</p>

    在我急火火做这些的时候,冬儿在客厅里叫我:“小克,你磨蹭什么呢?婆婆妈妈的,拿个电脑都这么费劲。”</p>

    我终于弄完了最后一项,松了口气,然后急忙答应着:“这来了,我正在打开电脑用无线卡登陆络呢,这不是给你省事吗。”</p>

    说着,我端着笔记本电脑了房,把笔记本放到茶几,然后说:“好了,络通了,你用吧。”</p>

    冬儿冲我笑了下:“你想的可真周到,模范男人。”</p>

    我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犹自心有余悸。</p>

    冬儿在笔记本直接操作,直接点击扣扣图标,然后输入自己的账号密码开始登陆。</p>

    “无线登陆慢。”我坐在旁边有话没话地说。</p>

    “是的,无线络信号是差,登陆好慢。”冬儿一边附和着我,一边突然扭头看着我:“咦——小克,你笔记本以前不是没安装扣扣的吗,怎么现在安装了?你开始玩扣扣了?”</p>

    “哈,这个……我打算学着用扣扣的,所以安装了,不过,还没申请账号。”我掩饰般地说,心里有一丝紧张。</p>

    “那要不要我再替你申请一个账号?”冬儿说:“以前给你申请的那个账号我都忘记号码和密码了,我再给你申请一个吧。”</p>

    “不用,你忙你的吧,别管我,抽空我自己申请,你以为我那么笨,这个都不会啊!”我做大大咧咧状。</p>

    “我可不敢说我家小克笨哦,我家小克是最聪明的男人,是不是?”冬儿含笑看了我一眼,接着开始忙乎自己的事情。</p>

    看着冬儿忙自己的事情了,我终于彻底松了口气,这一关算是过去了。</p>

    我突然觉得自己活得很狼狈,每天总是要在伪装和遮掩度过,甚至还要带着面具面对冬儿,或者秋桐,我讨厌这样,这不符合我的性格,可是,事情到了这样,我没有退路了,我必须地一步步走下去。</p>

    我不得不违心地在冬儿和秋桐面前掩饰着自己不可见人的内心。</p>

    等冬儿忙完,我收起笔记本,然后和冬儿边看电视边聊天。</p>

    我漫不经心和冬儿扯着不着边际的话,总想听冬儿主动提起前天晚她和曹丽出去吃饭的事。我自己不打算主动去问了,却想让冬儿主动提起。可是,冬儿似乎根本没有打算谈起那事的样子。</p>

    “冬儿,我不在的时候,自己一个人闷不闷?”我有些忍不住了。</p>

    “我在这里举目无亲,你不在,你说我闷不闷?”</p>

    冬儿舒展身体半躺在沙发,看了我一眼。</p>

    “你要是觉得闷,可以出去玩啊。”我说。</p>

    “我又不熟悉这里,去哪里玩?没那兴致!”冬儿一句话堵了回来。</p>

    我无语了,看着电视机屏幕半天没吱声。</p>

    “哎——我想起一件事。”冬儿说:“小克,你和那个什么叫白老三的,也是那天你开车差点和你撞车的那个人,结下的梁子,好不好结?”</p>

    “什么意思?”我看着冬儿。</p>

    “我问问呢,我想啊,这冤家宜解不宜结,那种混黑道的人,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冬儿说。</p>

    “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事情了?”</p>

    “我替你担心呢,不想让你出于不安全的境地,也不想让自己整天提心吊胆。”</p>

    “这事你不要掺和,我会处理好的!”</p>

    我此时不知道那晚白老三送冬儿回家路都谈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冬儿究竟是要做何打算,但是我心里知道,这事绝对不能让冬儿掺进去,白老三是个心地复杂心计多端的人,不知道他在对冬儿打什么鬼主意。</p>

    冬儿听我这么说,有些不悦,半天说:“我看那天那个白老三看起来质彬彬的,倒也不像是恶人,应该是好说话的。”</p>

    我知道冬儿一定是前天晚被白老三的外表表现所迷惑了,我看着冬儿,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冬儿,我说了,此事你要搀和,你听见没?”</p>

    冬儿看着我严肃的表情,努了努嘴巴:“知道了,哼!”</p>

    说完,冬儿不再说话,自顾看着电视。</p>

    我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心里却有些杂乱,还有些烦躁。</p>

    我不知道,今后,在我和白老三一伙、曹丽之流还有秋桐甚至李顺的纠葛里,冬儿到底要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p>

    当夜无话,看完电视安睡,木有做那事。</p>

    第二天刚班,我和曹腾在办公室里正闲聊,我心里正打算要去秋桐办公室谈谈我的想法,秋桐却自己进来,还有苏定国跟在后面。</p>

    “今天没什么事,我和苏总随便过来转转,和你们二位经理交流交流,拉拉呱。”秋桐呵呵笑着,和苏定国随意坐下。</p>

    我和曹腾都笑了笑。</p>

    苏定国说:“我刚才还在和秋总讨论公司下一步的工作拓展方向,现在是发行的淡季,我们或许该在发行业务的多元化方面做做手脚了。前几天秋总给我看了秋总和易克南行回来呈给集团党委的考察报告,也是那个启示录,我给曹腾也看了,这几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事啊,你们说,我们是不是该入手这事了。”</p>

    秋桐笑着看了看我,不语。</p>

    曹腾这时说:“那个考察报告我看了,很好,集团党委领导也批示了,易经理的路子很棒啊,我拜读了很多遍,从得到很大的收益,刚才苏总说的是有道理,现在是发行淡季,确实可以开始切入开展这些活动的。”</p>

    苏定国笑笑:“这不,我刚才和秋总提起来,秋总说想先听听你们二位经理的看法,毕竟,这具体工作的落实,还得靠你们两个业务部。考察报告启示录里提到了3个方面的业务内容,要是齐头并进同时开展,一口吃个大胖子,我们的消化能力有限,也不现实,我和秋总的意思是逐步推进一个一个开展,边开展边摸索经验。”</p>

    这时秋桐接过话头:“曹经理,易经理,你们先谈谈你们各自的看法吧,我们洗耳恭听。”</p>

    我看看曹腾,曹腾看看我,我说:“曹经理,你先来——”</p>

    “易经理,你先来——”</p>

    我和曹腾开始互相推让起来,曹腾这回学乖了,不争先了,先让我讲,免得自己老是失去主动。</p>

    “你是一部的经理,这理应你先讲!”我说。</p>

    “每次都是我先讲,这不合适,我们是并列的部室,这回应该你先讲。”曹腾谦虚地推让着。</p>

    “易克,你先讲吧。”苏定国直接了当地说。</p>

    既然这样,我不推辞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