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50章 留言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坐在办公桌前,我不想思考工作的事情,没那心思。</p>

    我无聊地看着桌面的扣扣图标,不自觉地操作鼠标打开,然后输入密码,登陆。</p>

    很久没扣扣了,很久没见浮生若梦了,次和她聊天,还是她在青岛旅游的时候。</p>

    登陆之后,她在线,我知道,此刻,秋桐在办公室线了。</p>

    看到了她的留言,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天我和秋桐谈的关于营销战略外贸转内贸的内容都在这里出现了,都是我那天的长篇论述,她竟然记得那么清晰,复述到这里来,几乎是一模一样。</p>

    末了,浮生若梦说:“这不是我的观点,这是我公司的那位大神易克的观点,但是我觉得很实用,很有参考借鉴价值,发来给你看看。或许,这些内容对你反思过去的失败以及开拓现在的事业有好处,有用处。</p>

    我知道你一直不服气易克,你的想法我理解,男人都是争强好胜的,但是,我给你说啊,能者为师,这人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他确实有很多值得你我学习的地方。哎——这些日子,一直没见到你线,不知道你近况如何,不管你在哪里,我都希望你能生活地好好地,永远都开心。”</p>

    看完浮生若梦的留言,想着离我不到20米距离的秋桐,我心里长叹一声,这丫头,成熟聪慧睿智却又单纯幼稚懵懂,竟然一直被我这么忽悠着而毫无察觉。</p>

    想到我一直在现实和虚拟里忽悠着浮生若梦和秋桐,想到浮生若梦对亦客的矢志不移的高度信任以及倾心相奉,我的心里感到极大不安。</p>

    心里这么想着,我脑子蒙蒙的,不由自主敲击键盘,不由自主地按了回车键,发出一句话:唉,傻丫头,他在忽悠你啊。”</p>

    发出去这句话后,我突然醒悟,我擦,我在干嘛,我在说什么?</p>

    但是,已经晚了,这句话已经发出去了,正像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p>

    我呆呆地看着聊天窗口,等待她回复。</p>

    “咦——你在啊?”浮生若梦回复了:“我刚来,你来了。”</p>

    “我也刚来!”我说。</p>

    “呵呵……很巧。”她说:“哎——你为什么说他在忽悠我呢?你说的是易克吗?”</p>

    我这时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嗯……”</p>

    “为什么这么说呢?”她问道。</p>

    “这个……”我一时说不出理由,有些强词夺理地说:“我感觉的,我感觉是。”</p>

    “我却不这么感觉,我觉得他说的真的是很有道理的,很符合实际,而且,很符合你的实际,你自己想想啊,确实是很对的。”她说:“当然,你要说他以前忽悠我,我不否认,我以前确实觉得他是在忽悠人,不仅是忽悠了我,还忽悠了大家,忽悠了周围的所有人,而现在,他似乎是在表现一个真实的自己。”</p>

    我一时无语了,我承认她说的对。</p>

    是的,我以前确实在忽悠周围的所有人,包括秋桐,包括云朵,只是,现在,我能承认我在完全表现一个真实的自己吗?我现在不是还在忽悠着秋桐吗?</p>

    我心里感到了极大的局促。</p>

    “你呀,总是喜欢戴着有色眼镜看易克,一直对他不服气,听见我夸他你不舒服,是不是?”浮生若梦说。</p>

    “这个……其实也不是的。”我说。</p>

    “嘻嘻……什么不是啊,我看是,你瞒不了我的,虽然我看不到你说话的样子,但是,我能想象你的神态,你这会儿一定是七个不服。”她说。</p>

    我忍不住笑了:“呵呵……”</p>

    “其实啊,你完全没有必要的,不管我怎么评价他夸他,在我的心目,他总是不及你的,虽然他的能力很棒,但是,我更看好的你的能量,我一直以为,你只要梳理好自己的头脑,摆正自己的心态,你能做的很好,能他做的更好。”她说。</p>

    “呵呵,你这么看好我?”我的心里有些顺畅。</p>

    “当然,我对你,一直是寄予高度的期待的,我知道你早晚会重新崛起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她说。</p>

    我突然打出一句:“你说易克曾经忽悠过你,那么,你有没有觉得我忽悠过你呢?”</p>

    “当然没有!”她回答地很干脆。</p>

    “为什么这么说?”</p>

    “凭我对你的感觉!”她说。</p>

    我的心很虚,说:“那……那假如要是我忽悠了你呢?”</p>

    “可能吗?呵呵……”</p>

    “假如呢?”</p>

    “假如。”她沉默了,半天说:“假如要是真的,那我对这个世界真的彻底绝望了。”</p>

    我的心一震。</p>

    她继续说:“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不敢奢求真实,不敢期望真诚,可是,在我第一次涉足的虚拟世界里,我还是带着满腔的诚挚和信任的。我之前是没有进入过和你如此这般的虚拟情景的,进入后,我觉得,虽然是看不到摸不着的空间,但是,一样是真实的人在交流沟通,虽然虚拟,却也没有理由一定要虚假欺骗。</p>

    第一次和你交流,我没有带着任何有色眼镜,我把自己对现实的失望转移到了这个虚拟的空间,我一开始带着想寻找真实的愿望而来,我对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毋庸置疑地认为是真实的,特别是你,你对我的说的一切,我从来都没有产生过任何怀疑。</p>

    假如如你所说,你真的忽悠了我,那你等于是颠覆了我的信念,将我脑海里仅存的一点亮光都熄灭了,我会觉得这个世界整个都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一丝亮光。呵呵,当然,这一切都是假如,我知道你是绝对没有忽悠我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p>

    看着这个既成熟又幼稚的浮生若梦的话,我的心里感到了极大的压力和罪孽感,颇有无地自容的感觉。</p>

    “呵呵,不谈这个了,对了,我给你说啊,刚才易克和他女朋友才从我办公室出去呢,易克这家伙,女人缘不错啊,喜欢他的女人不少,一开始我们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很喜欢他,只不过他没那意思,后来一个空姐和他很好,现在呢,他的初恋女友又来了,重归于好。这位初恋女友长得很漂亮,对他也很好,专门到公司里来送水果给他吃。这家伙,是个有福之人。”她说。</p>

    “哦……是吗?”我干涩地回复了一句。</p>

    “是的,说来也巧,我午到海边散心遇到易克正在海边练武,好像心情颇为不佳,那些树挨了他不少拳脚,我买了份盒饭和他一起吃了,然后一起回公司,刚到公司,他女朋友到了。我邀请她到我办公室坐了会,这女孩子很可爱,我很喜欢她,正好我办公室有女同学回国给我带的法国香水,我送给她了,也算是个见面礼吧。”</p>

    “法国香水不便宜吧,你怎么舍得送人呢?”</p>

    “是的,确实不便宜,也算是奢侈了,不过,我平时不大用这东西的,在我这里浪费了,她女朋友那么水灵,用了正合适。”她说。</p>

    “你给人家送这么贵重的礼物,人家说不定会心里多想的,说不定会猜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目的?”</p>

    “啊——我能有什么目的?”</p>

    “如说会不会是觉得你是想借机收买人心,送礼物是做给易克看的,好让那个易克更加感激你为你出力卖命。”</p>

    “啊——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想的太多了吧,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从来没想到这一点,我是出于纯粹的友谊和喜爱送她礼物的。”她说:“人家才不会这么想呢,也是你,脑瓜子复杂了,胡思乱想,呵呵……”</p>

    我说:“还有,你单独和易克出去吃饭又一起回来,那人家易克的女朋友会不会是怀疑你俩有什么猫腻,你自己觉得心虚,想借机找回心理平衡呢?”</p>

    “哈——你说什么呀,想到哪里去了?你怎么想的那么多啊。”她笑了:“我和易克是正常的同事和朋友关系,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回来,这有什么啊,我看,不是人家多想,是你多想了吧?你这家伙,是不是想歪了?说——是不是?”</p>

    我叹了口气:“哎——傻丫头,你有时候很成熟很睿智,有时候却又很单纯很简单,你以为这世的人都像你那么怀着一颗善良纯洁的心啊。”</p>

    “你别乱猜了,易克不会那么想,她女朋友更不会那么想,只是你,乱想。”她说:“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在这个世界,不管世事多复杂,不管人心多莫测,只要我以一颗坦诚赤诚的人对待别人,一定能收获一份真诚的回报,人与人之间,友爱总是主流,没有人天生是邪恶的,人心向善啊。”</p>

    我说:“我问你一个问题!”</p>

    “嗯……问吧!”</p>

    “你怎么评价易克这个人?”</p>

    “这个人——”她停顿了下:“我可以用三个字来评价他——”</p>

    “说——”</p>

    “正而邪!”她打出了三个字。</p>

    我一看,不禁动容,知我者,若梦也,秋桐也!</p>

    我说:“为什么这么评价?”</p>

    “正,这个人现在给我的感觉是做事正义大气,嫉恶如仇,光明磊落,责任感强,不为物质利诱所动。邪,有时候不按规则出牌,能做好人,也能跟坏人搅合在一起,当然做得事情未必都是坏事,但是也不能说是好事,对邪恶之人,他也能出邪招。</p>

    如,那次,他公然戏耍了我们公司的副总,粗言骂了人家,却又装作若无其事一副被冤枉的样子。总之,这个人啊,我觉得有些玩世不恭却又正直善良,有些装憨卖傻却又精明透顶,有些粗枝大叶却又细腻委婉,遇到好人他能做出高尚之事,遇到坏人呢,他亦能针锋相对。”</p>

    我心里暗暗佩服秋桐,这妮子看的可谓透彻了。</p>

    “你看的很明晰。”我说。</p>

    “这样的人,其实是我较欣赏的人,呵呵……”</p>

    “那你感觉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说。</p>

    “你呀,我感觉,一个字:正!”她说。</p>

    “那我不是你欣赏的人了?”我心里有些醋意。</p>

    “呵呵,你当然是我欣赏的人了,而且,是最欣赏的人,我对你的欣赏,和对他的欣赏,不是一个概念。”她说:“我对易克的欣赏,是基于朋友和同事的基础和前提,而对你,却是……”</p>

    “却是什么?”我明知故问。</p>

    “不和你说了,你明知故问你在套我的话!”她说。</p>

    “呵呵……”我咧嘴笑起来。</p>

    “你在傻笑,是不是?”</p>

    “你怎么知道?”</p>

    “我知道!”</p>

    “呵呵……”我又笑起来。</p>

    “你又在傻笑了。”她发过来一个开心的笑容。</p>

    和浮生若梦聊天,不知不觉,我的心情好了起来。</p>

    不知不觉,我和浮生若梦聊了一个下午,在虚拟的空间里,在不到20米的距离内,我和秋桐在各自的办公室内在各自的电脑前与咫尺天涯的对方交流着。</p>

    我知道,虽然咫尺天涯,虽然天天相见,却无法相认,这是多么纠葛的事情!</p>

    我实在不敢去想秋桐要是知道正而邪的易克是正而不邪的亦客时的情景,我不敢想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