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48章 宣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依旧没有转脸,依旧看着大海,依旧用淡淡的口吻说:“易克,有心事,来这里宣泄的,是不是?”</p>

    我没有做声,扭转脸,低头看着沙滩,沉默了。</p>

    “不说等于是默认了,刚从老家回来有了心事,是从老家带来的呢还是回来后刚有的呢?”秋桐这会扭脸看着我:“小伙,方便的话和我讲讲,说不定,我能帮你什么。”</p>

    我心里一阵苦笑,这岂能是秋桐能帮助地了的,我抬起头,勉强笑了下:“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自己能解决好的,其实呢,也没什么大事。”</p>

    秋桐笑了,接着又收起了笑容:“易克,我不知道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但是,我想和你说,如果你心里压抑,那要宣泄出来,不要积郁在心里,那样,对身体不好。我知道,你这个人,看起来粗枝大叶,其实呢,心里蕴藏着很多不为人知或者不想让人知道的东西,你一直在封闭着自己,默默自己味着生活的累和苦,你想凭自己的力量去解决很多问题,不想依靠别人,借助别人,或者不想牵累别人。</p>

    但是,你可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一个人在这个世界活着,是不能永远孤立的,总是需要朋友的帮助和支援的。我知道我或许帮不了你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改变这种想法。”</p>

    我凝神看着秋桐。</p>

    秋桐继续说:“易克,在这个世界,你并不孤单,你有很多朋友,你看,海峰、我,还有云朵、海珠、冬儿……我们不都是你的朋友吗?其实,我今天偶然之看到了你的另一面,看到了你人背后真实而孤独的一面,你的另一面让我震撼……</p>

    易克,我无法进入你的内心,但是,我通过你的一系列动作,能感觉到你的内心活动,感觉到思想的深度,我蓦然感觉,你是一个有思想的人。我能体会你那会儿的心情,我知道,你的心情是郁闷沮丧压抑忧郁的,我看得出,我感觉得出。</p>

    易克,我希望你是快乐的,是阳光的,是积极的,是向的,我们都是年轻人,我们都有着火一样的人生热情和激情,我们都在为着自己的人生和理想而奋斗,颓废和失落,不应是我们生活的主题,我们应该有着勇敢积极的人生。我在这里和你说这些话,其实,不仅仅是在鼓励你,也是在勉励我自己。”</p>

    我感动地看着秋桐,咬住嘴唇,点了点头:“谢谢你,秋总,我会调整好我自己的心态的。”</p>

    “我相信你内心是一个强大而坚韧的人,我知道你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的。”秋桐点点头,接着莞尔一笑:“易克,其实,只有我和你的时候,你不必非要叫我职务,你可以叫我秋桐的,或者,叫我小秋也可以。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朋友之间,不必非要这么拘束的。”</p>

    我笑了笑,感到有些出不了口,叫惯了秋总,还是不好改口的。</p>

    “不必勉强,等你什么时候想叫了叫吧。”秋桐笑着说:“凡事顺其自然。”</p>

    我这时心里却在叫着“阿桐。”</p>

    阿桐,多么亲切的称呼,只是,我不敢叫出来。</p>

    “这会儿心情好了吗?”秋桐看着我。</p>

    “好多了!”我说。</p>

    “哎——你好多了,却让那些树遭罪了,饱受了一顿拳打脚踢。”秋桐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接着站起来:“快到班时间了,走吧,不能在这里消磨时光了。”</p>

    我了秋桐的车,秋桐开车,我们一起回单位。</p>

    车子开到公司院子里刚停下,我和秋桐刚下车门,却突然看到冬儿提着东西正从院子门口拐弯走进来,正走到我们面前,正好看到我和秋桐一起下车。</p>

    看到我们,冬儿站住了脚步,脸色微微一变。</p>

    看到冬儿,我一怔,没好气地说:“你来这里干嘛?”</p>

    说这话时,我又想起了她背着我和曹丽的交往,心里有些不快。</p>

    冬儿看着我的神色本来有些不快,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到我和秋桐一起开车回来的缘故,这会儿听我当头冒出这么一句话,脸色登时难看了,看看秋桐,又看看我:“这么了?这里我不能来?”</p>

    秋桐这时看到我和冬儿的脸色都不大好,忙笑着对冬儿说:“冬儿,你好啊,好久不见了,真巧,你今天来到我们这里,稀客啊,来,楼坐坐。”</p>

    冬儿看也不看秋桐一眼,也不理会秋桐的话,瞪眼看着我,把手里的一个塑料袋往我手里一塞:“给你——走了!”</p>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袋草莓,冬儿知道我喜欢吃这个,一定是路过这里专门买了带给我的。</p>

    我心里有些歉意,还没说话,冬儿扭身要走。</p>

    秋桐这时看了我一眼,忙前去拉住冬儿:“哎——冬儿,怎么刚来走啊,楼坐坐吧,对了,我忘记介绍自己了,我叫秋桐,是易克的同事。”</p>

    秋桐显得很热情。</p>

    冬儿似乎也不想马走,站住了,看着我。</p>

    我这时说:“既然来了,来坐坐吧。”</p>

    “是啊,来坐坐吧。”秋桐再次热情招呼挽留。</p>

    冬儿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接着冲秋桐勉强笑了下,然后和我们一起楼,去了秋桐办公室。</p>

    到了秋桐办公室,秋桐忙着招呼冬儿坐倒水,这时云朵正好进来了,看到冬儿打招呼:“哎——冬儿姐,你来了。”</p>

    冬儿笑着和云朵点点头:“嗯,我出来办事正好路过这里,买了点水果给小克送来的。”说着,冬儿看着我:“小克,把水果拿出来大家一起吃吧。”</p>

    我站起来:“我去洗洗去——”</p>

    “我来吧,我去洗!”云朵接过水果袋,然后对冬儿说:“冬儿姐,这是我们秋总,你认识了吧?”</p>

    冬儿看着秋桐笑了下:“认识了,第二次见面了,第一次不知道是领导。”</p>

    秋桐呵呵笑着,给冬儿端了一杯茶,然后坐到冬儿身边:“是啊,第二次见面了,我哪里是什么领导,大家都是同事,一起共事的伙伴。哎——第一次见面在机场,当时大家都还不熟悉呢。”</p>

    云朵笑着出去洗水果了,我坐在她们对过,看着秋桐和冬儿坐在一起,心里颇有些怪异的感觉。</p>

    她们竟然坐在一起了!</p>

    冬儿这时不咸不淡地说了句:“秋总,我来这里,没打搅你们什么吧?”</p>

    冬儿这话明显是有些找茬,我刚要说话,秋桐笑了:“看你说的,冬儿妹妹,我们大家都是朋友和同事,有什么好打搅的啊,这不,我和易克刚出去吃盒饭回来。”</p>

    正说着,云朵洗完水果进来了,把水果放在茶几,大家吃草莓,云朵吃了几个,然后说有事要忙出去了。</p>

    秋桐这时说:“冬儿,原来你和云朵早认识了。”</p>

    “是的,认识了,一起吃过饭。”</p>

    “这么一说我倒还欠着你们一顿饭呢。”秋桐笑着:“我早给易克说过,抽空要请你们吃顿饭的,算是给你接风,这阵子忙,还没来得及兑现,真抱歉。”</p>

    冬儿看着秋桐:“秋总客气了,你是领导,我们家小克是个小卒子,他哪里能有这么大的名字,我们可是承受不起。”</p>

    冬儿的声音酸溜溜的。</p>

    秋桐微笑着:“冬儿妹妹,别这么见外啊,别叫我秋总,叫我秋姐好了,在单位,我和易克是工作关系,单位之外,我们也是朋友,大家都是兄弟姊妹。说实在的,我的工作是得到了易克的大力支持和帮助的。”</p>

    秋桐的口吻很诚恳。</p>

    “哦……”冬儿看着秋桐,又看看我。</p>

    “易经理可是我们公司的顶梁柱啊,他的工作能力很强的,不光在我们公司,在我们集团都是出类拔萃的。”秋桐继续说:“呵呵,易经理在我们工作有一段时间了,我以前竟然一直没有看出他的能耐,知道最近,我才发觉他的出色能力。”</p>

    冬儿听秋桐这么一说,似乎觉得很受用,脸的表情好看了许多,随口冒出一句:“那当然了,小克的本事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他本来不是一般人。”</p>

    冬儿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p>

    秋桐听冬儿这么一说:“是啊,看来冬儿妹妹对易克的了解自然是我多的了,呵呵……”</p>

    秋桐似乎很期待冬儿能继续说些什么。</p>

    冬儿得意地一扬眉毛。”那自然是,我给你说实话吧,秋总,秋姐,我们家小克别说在你这里干现在这个什么部的经理,是干你这个公司的老总,也一样能干的游刃有余手拿把掐,他现在只不过是——”</p>

    说到这里,冬儿突然住了嘴,看了看我,接着不自然地笑了下。</p>

    “只不过是什么呢?”秋桐饶有兴趣地看着冬儿,又顺着冬儿的眼光看了看我。</p>

    “哎——没什么,他现在只不过是个打工的,没什么好说的了。”冬儿顿了顿,说:“我刚才是信口开河替他吹嘘呢,讲话不着天地了,秋姐多担待。”</p>

    冬儿似乎突然意识到在秋桐面前提起我的光辉历史会伤了我的自尊,也让她脸无光,于是不说了。</p>

    我一直吊着的心放了下来,松了口气。</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