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47章 大惊小怪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下楼,直接去了曹丽办公室。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推开门,曹丽正坐在办公桌前哼着小曲照镜子,看到我进来,曹丽脸绽放开了一朵花,忙招呼我:“哎——小白脸,小克克,好久不见你了,可算见到大活人了,怎么,想我了,是不是?”</p>

    我坐在曹丽对面的椅子,看着曹丽,沉声问道:“曹主任,前天晚你带冬儿出去喝酒唱歌了?”</p>

    “是啊!”曹丽漫不经心地说着,继续带着火辣辣的眼神看着我。</p>

    “谁让你带她出去的?”我的声音充满了火气,我此刻很想抽曹丽一巴掌,但这显然不现实。</p>

    “怎么了?”曹丽看着我:“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多大个事啊?看你这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家冬儿的事情,我怎么了我?我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觉得冬儿自己在家寂寞孤独可怜,才带她出来见见世面,长长见识,替你分忧解难吗?你不但不感激我,还这么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你要干嘛?难不成你还要打我?好啊,你打啊,我看你敢不敢打?”</p>

    “你——”我一时被曹丽的强词夺理噎住了,说不出话来。</p>

    曹丽看着我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得意地笑了,一会儿柔声说:“哎——何必呢,不是我带她出去吃饭喝酒吗,又不是干什么坏事了,孙总还一个劲儿夸你有个漂亮女朋友呢,在冬儿面前还夸你能干呢。还有啊,去北国之春夜总会唱歌,人家白老板还专门出来接待的,人家白老板对冬儿也很热情客气呢,散场了,还专门开车送她回家的。你看,你多大的面子啊,我这可是在你女朋友面前给你抓了面子呢。”</p>

    “不需要!不稀罕!”我硬邦邦地说:“我告诉你,曹主任,请你自重,今后你少找冬儿。”</p>

    “什么我自重?你以为是我自己犯贱主动找冬儿的啊,是她自己在家里闷主动给我打电话的。”曹丽来了火气,说:“我告诉你,小易克,你少对我吹胡子瞪眼的,你看看集团的周围的同事,谁敢对我这个态度,也是你,也是我疼你宠你才容忍你这样,换了别人,哼,我早——”</p>

    “你早什么样?”我看着曹丽。</p>

    曹丽瞪眼看着我,接着突然笑了。</p>

    曹丽声音又柔和起来:“好了,我的小乖乖,别和我斗气了。其实呢,不管你对我怎么样,我都还是很疼你的。为什么啊,因为我喜欢你。哎,我和冬儿聊女人私话的时候,可是听说你很能干呢,哎——冬儿必定是舒服死了,妈的,我还没享受到,先被她享用了。怎么着,要不,我们这会儿出去开房间吧,我保证伺候地你很爽,绝对满意。”</p>

    曹丽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暧昧,似乎又开始发情了。</p>

    我说:“曹主任,我想你这么风情的女人,是不会缺男人的吧,男人多的是,我厉害我强的男人多的是,你干嘛非盯住我?”</p>

    曹丽一抿嘴:“但是,你却只有一个!”</p>

    闻听曹丽这话,我心里一愣,妈的,曹丽也会说这话了,我之前对秋桐说过这话,你却只有一个,没想到,这话竟然在曹丽这里又冒了出来。</p>

    曹丽看着我发愣的神态,似乎误解了我的想法,笑眯眯地摸起桌的电话:“我这给洲际打电话订个房间,我们利用班的时间去逍遥一番去。”</p>

    “你自己开房去逍遥吧,我没空。”我觉得和曹丽已经无话可讲,起身站起来抛下这句话,扭身往外走。</p>

    刚拉开门,迎面和一个正急匆匆往里走的人撞了个满怀。</p>

    “你他妈走路不长眼啊——”那人骂道。</p>

    我一看,操,冤家路窄,来人是白老三。</p>

    白老三这时也看清了我,一怔:“咦——是你!”</p>

    我看着白老三,心里又来了怒气,不自觉握紧了拳头。</p>

    我几乎忍不住要把拳头轮向白老三,这一刻,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p>

    正在这时,曹丽在屋里叫起来:“哎——白老板来了啊!”</p>

    曹丽这么一叫,我顿时清醒了,没有抡起我的拳头,冲着白老三点了点头,皮笑肉不笑地说:“白老板,你好!”</p>

    这时,曹丽走到了门口:“呵呵……白老板,还记得不,这位是我们曾经在皇冠大酒店见过面的,那次我们一起和孙总吃饭,出来的时候正要遇到你和领导一起出来。”</p>

    曹丽显然不知道我和白老三早认识,忙着提醒白老三介绍我。</p>

    白老三打个哈哈:“知道啊,知道,小易同志嘛。”</p>

    曹丽已经和白老三有过那种关系,我知道他们现在的关系不一般,不过,我想,白老三未必会告诉曹丽他和李顺的事情,未必会告诉曹丽李顺和秋桐的事情,不然,依照曹丽的性格,她早憋不住告诉我了。</p>

    白老三似乎也没有让曹丽知道我和他之间的过节,直接顺着曹丽的竹竿往爬,装作和我是第二次见面的样子。</p>

    我自然也不会表现出和白老三是老相识,于是装作陌生的样子,勉强笑了下,做礼貌状。</p>

    “小易是那晚我们一起唱歌的时候那位美女冬儿的男朋友,我那晚忘了告诉你。”曹丽又说。</p>

    “小易同志好福气,有那么一位美貌的女友。”白老三装作刚知道的样子,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态说。</p>

    我不想再在这里和他们表演下去了,侧身过去要走,曹丽在这边叫起来:“哎——易经理,你忙着走干嘛啊,工作还没谈完呢?”</p>

    我转身看着曹丽:“曹主任,你有客人,改天我再来给你汇报吧。”</p>

    说着,我拔腿走,身后传来曹丽的声音:“那也好。来,白老板,快进来,你可是稀客啊,请坐——”</p>

    曹丽这话显然是说给我听的,她以为我不知道她和白老三的关系。</p>

    我心情烦躁地离开了曹丽的办公室,出了发行公司院子,在马路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到了海边,到了我经常带海珠来玩夜救秋桐的那片海边。</p>

    我走在松软的沙滩,心情郁郁的,心里很乱。</p>

    不知道走了多久,看看时间,已经是午了,我却丝毫没有饥饿感,不想吃饭。</p>

    我随意漫步走进了那片松林,看着松林里长出的新绿,听着松林在海风里发出的呜咽,突然大吼一声,施展开了拳脚,对着那些松树干拳打脚踢起来……</p>

    我打得很疯狂,很歇斯底里,带着极度的压抑和无奈,还有愤懑和怒火。</p>

    我疯狂地击打着树干,疯狂地喊叫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这个世界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存在,其他的,都消逝了……</p>

    终于,我精疲力尽了,浑身无力地将自己放躺在铺满松针的地面,喘着粗气,仰脸看着松树林切割下残缺不全的天空,木木地发呆。</p>

    我的心仿佛这天空一样,被现实冷酷地切割着,逐渐在残缺起来……</p>

    天空是灰暗的,我心里空洞洞的,我感觉到好象全世界都抛弃了我,孤独、寂寞、失落、无助将我压的喘不过气来。</p>

    我好想逃,逃到另一个世界去。</p>

    我感到异常沮丧。</p>

    我不愿意再想了,闭眼睛,努力让自己的大脑继续在空白游弋……</p>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而听到头顶一侧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脚步声在接近我的时候,停住了。</p>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张以天空和松枝为背景的美丽的倒映的脸孔,看到了一双温柔关切脉脉的眼神。</p>

    这是秋桐,秋桐正在我的方注视着我。</p>

    她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一骨碌爬起来,站起来,睁大眼睛看着秋桐:“秋总,你怎么来这里了?”</p>

    秋桐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继续注视着我,眼神非常沉静,看了一会儿,她微微出了口气,伸手自然地随意地拍打了下我身的树叶和灰尘,边轻声说:“怎么?这是你家的领地,我不能来只有你能来?”</p>

    我无语了,站在那里,木呆呆地任由秋桐温柔的手为我打落身的尘埃和松叶。</p>

    拍打干净后,秋桐抬起头看着我,突然微笑了下:“小伙子,大白天的来这里发疯发狂练武,挺能折腾啊,累了不?饿了不?”</p>

    原来秋桐早来了,看到我刚才发疯的情景了,而我竟然没有看到她。</p>

    我这会确实累了饿了,听秋桐这么问,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p>

    “跟我来——”秋桐说着,转身往松林外面走。</p>

    我听话地乖乖地跟着秋桐身后走出来,走在海边的沙滩。</p>

    走到海边沙滩外围的台阶时,我看到了秋桐的车子,正停在海边。</p>

    秋桐在台阶站住:“在这里等着——”</p>

    我站住。</p>

    “面向大海,坐下!”秋桐继续说。</p>

    我面向大海,坐在台阶,此刻,我很听话。</p>

    秋桐直接去了车子,一会儿,过来了,递给我一个东西:“呶,拿着——”</p>

    我一看,是热乎乎的盒饭,秋桐手里还拿着一个。</p>

    我接过来:“秋总,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啊,怎么会带了2个盒饭啊?”</p>

    “闭嘴,吃饭!”秋桐说。</p>

    “闭嘴怎么吃饭?”我嘟哝了一句。</p>

    “噗嗤——”秋桐笑了,说:“那好,张嘴,吃饭,但是,不准说话。”</p>

    边说秋桐边坐在我身边的台阶,递给我一瓶水:“呶——慢慢吃,边吃边喝。”</p>

    于是,我和秋桐坐在海边沙滩的台阶一起吃盒饭,海风柔柔地吹过来,周围很静,我心里感到了些许的平静和安宁,一顿普通的盒饭,我吃得很香。</p>

    吃完后,我主动去扔饭盒,回来时,看到秋桐正托着腮,入神地看着远处无边的大海,海风将她的发梢吹动,她捋了捋头发……</p>

    我又坐在秋桐身边,我距离秋桐很近,我闻到了秋桐身发出的淡淡体香,很好闻。</p>

    秋桐不说话,我也没说话,我也看着茫茫的大海发怔。</p>

    “易克,我现在回答你。”秋桐终于说话了,表情很淡:“我刚好开车经过这里,下车来散散心,偶然看到了你在发疯一般练武,看了半天,看到你不练了,累了,又去附近买了盒饭,然后回来,慰劳打树的英雄。”</p>

    原来如此,我侧面看着秋桐白皙的脸庞,看着秋桐长长的睫毛,吞咽了一下喉咙。</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