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45章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路,我试探性问了下小五:“小五,那秃子昨晚真的弄死了?怎么弄死的?”</p>

    小五漫不经心地看了我一眼:“易哥,你问我什么话?我听不明白。 ”</p>

    我不说话了,我知道,小五是什么都不会告诉我的。</p>

    小五开着车,半天没说话,一会儿把车停在一家宁州银行门口,对我说:“易哥,你需要到银行去一趟。”</p>

    “干嘛?”我看着小五有些不解。</p>

    小五这时从后座拿过一个黑色的袋子,打开,我一看,里面都是捆扎地整整齐齐的钞票,足足有50万。</p>

    我吓了一跳,看着小五:“这是干嘛的?”</p>

    “老板吩咐给你的,我想你带着这么多现金坐飞机不大方便,所以,我建议你去银行存起来。”小五说。</p>

    原来这是李顺许诺要给我的奖励。</p>

    我知道,有些钱可以拿,有些钱是不可以拿的,这钱是不能要的。</p>

    我坚辞不要:“我不要,你带回去给李老板把,替我谢谢他!”</p>

    小五神色很冷:“易哥,老板是怕你客气才让我在路给你的,老板让我给你带句话,老板说了,这钱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必须要,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我只负责把这话带给易哥你,要不要这钱,你自己看着办吧。”</p>

    我琢磨着李顺这话的用意,踌躇着,犹豫不决。</p>

    “老板还说了,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大家的家人好才是更好。”小五继续冷冷地说:“易哥,我想你是聪明人,老板为什么要给你这钱,你应该明白。”</p>

    我明白了,李顺给我这钱,并不仅仅是在奖励我,还包括了他的深度用意。</p>

    他是要用这钱把我紧紧拴住,将我拖在他的泥潭里不能脱身,彻底堵住我的嘴巴,我如果坚决不要这钱,等于我要和他划分清楚界线,甚至被他认为我要和他翻脸,而和他翻脸的后果是严重的,不仅仅对我自己不利,还包括我的家人。</p>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收下。</p>

    我思考了片刻,将钱收下,到银行开了一个户头,办了一张银行卡,存了进去。</p>

    虽然我将钱收下了,但是,我的脑子里始终保持着一个清醒的意识:这钱不属于我!</p>

    下午4点,飞往星海的飞机腾空而起,直往北飞,我终于结束了我的五一假期,要回星海了。</p>

    起飞前,我给冬儿发了短信,告诉她我回去的消息。</p>

    我坐的班机不是南航的,所以,我没有见到海珠。</p>

    很快,飞机降落在星海机场,出机场时,我以为冬儿回来接我,但是,我没有见到冬儿。</p>

    以前,我在宁州的时候,每次出差远行归来,冬儿都会到机场来接我。</p>

    带着怅然若有所失的淡淡心情,我回到了宿舍。</p>

    一进门,闻到了扑鼻的香味,冬儿正在厨房忙碌着。</p>

    “冬儿——”我放下行李。</p>

    “小克,你回来了——我正在做菜给你接风呢。”冬儿从厨房里露出脑袋,满面春风地对我招呼着。</p>

    20多天不见冬儿了,见到冬儿,见到冬儿正在为了我的归来忙乎着弄饭菜,我的心里一阵热乎,刚才的怅然感觉一扫而光。</p>

    原来冬儿没去机场接我,是在忙乎着做饭菜给我接风啊!</p>

    我来到厨房,看着冬儿忙碌的窈窕的身影,看着冬儿多日不见依然俏丽的面容,心里一阵亲切感。</p>

    冬儿回过身,冲我莞尔一笑:“小克,抱抱我……”</p>

    闻听,我不由伸出胳膊抱住了冬儿的身体。</p>

    “宝贝,抱紧我,亲我……”冬儿呢喃地说。</p>

    我将脸深深埋进冬儿的头发,吻着冬儿的肌肤,闻着冬儿头发里散发出的香味,深深地嗅着,一种温馨和归属感油然而生。</p>

    我终于暂时离开那浑浊的泥潭,我回到我的女人身边了。</p>

    多日的疲惫和劳累此刻似乎得到了释放,我似乎找到了一个温暖的休憩的港湾。</p>

    冬儿伸手关死炉灶,主动抱着我的身体,和我亲吻着……</p>

    我忍不住了,一把将冬儿抱起,来到客厅,将冬儿放在沙发……</p>

    疾风暴雨后,我和冬儿都到了。</p>

    “亲爱的,你很棒!”冬儿柔声说道,依旧慵懒地躺在那里。</p>

    听了冬儿的话,不知为何,我此刻心里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和失意。</p>

    我没有说话,靠在沙发背抽了一支烟,心情突然有些郁郁。</p>

    我歇息了一下,然后直接去卫生间洗澡,冬儿稍作整理之后,继续去厨房忙乎。</p>

    等我洗完澡出来,冬儿已经做好了饭菜,在饭桌都摆放好了,冬儿正在整理收拾我的行李和衣服。</p>

    见我出来,冬儿举起手里的一张银行卡对我说:“小克,你什么时候办了这张银行卡啊,我不记得你有宁州银行的卡啊?”</p>

    冬儿手里拿的正是我刚刚存了50万的那张银行卡!</p>

    我一看,心里不由咯噔一下。</p>

    我不能也不敢告诉冬儿实情,那等于是自己找死。</p>

    我看着冬儿审视的目光,心里一阵犹豫,最后还是决定编个谎言搪塞过去。</p>

    “呵呵,这是我回家的时候刚办的,手里没钱了,妈妈给了我2万块钱,我带在身不方便,办了一张卡存了进去。”我强行压住内心的慌乱,故作镇静地说道。</p>

    “是这样啊。”冬儿点点头:“你妈可真疼你,也怪我疏忽了,你的工资卡在我身,我出差也忘记问你身还有没有钱了。”</p>

    我听了冬儿话,心里一阵温暖,还有些惭愧,我又在骗冬儿了。</p>

    “哎——不过,现在回来了,你身带这么多钱也没必要,这卡还是我给你保存着吧,省得你大手大脚习惯了乱花钱。”说着,冬儿随意地将卡装进了自己身。</p>

    我一看,心里一紧,有些发急,脱口而出:“哎——不要啊。”</p>

    冬儿脸露出不大高兴的神色:“怎么了?什么不要?对我不放心?担心我花你妈妈给你的钱啊?我又不问你密码,我只不过给你保存着罢了。”</p>

    听冬儿这么一说,我无计可施了,只得说:“那好吧。”</p>

    此时,我心里暗暗叫苦,这张银行卡的密码和我给冬儿的那张工资卡的密码是一样的,虽然冬儿没有问我这张卡的密码,但是,万一冬儿要是……</p>

    我叫苦不迭却有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祈祷冬儿不会尝试动用这张卡了。</p>

    我不敢想像冬儿要是发现卡里有50万块钱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p>

    冬儿接着有些不悦地说:“要是我们还是当初那样有钱,你哪里会在乎这点钱?唉……”</p>

    冬儿话的无形又给我施加了压力,我觉得心里怅怅的。</p>

    然后,冬儿对我说:“好了,吃饭吧,小克,我先回来的,那我给你接风喽。”</p>

    我和冬儿坐在饭桌前,冬儿做了满满一桌饭菜,都是我喜欢吃的。</p>

    冬儿一向知道我的饮食口味的。</p>

    冬儿给我和自己倒红酒,举起杯子看着我,微笑了下:“来,小克,喝一杯,好些日子不见你,这次回家,你父母都还好吧?”</p>

    我和冬儿碰杯:“好,父母都很好。”</p>

    “想我了吗?”冬儿脉脉地看着我。</p>

    “想了。”我说着,脑子里又浮现出秋桐的影子,我不但想冬儿了,还想秋桐。</p>

    “我也想你,在深圳的每个夜晚都想你。”冬儿脸色微微一红:“好想你温暖的怀抱,还有你宽广的胸膛。”</p>

    冬儿的话说的我心里又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看着灯光下冬儿妩媚的表情,我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冬儿也干了。</p>

    然后,冬儿柔声问我:“小克,这次你拖了这么久才回来,到底是何事呢?家里出什么事了?”</p>

    冬儿还在想着这事。</p>

    我边吃菜边说:“没什么大事,是爸妈不舍得我走。”</p>

    “哦……”冬儿看着我:“小克,告诉我,你找段祥龙了吗?”</p>

    我抬头看着冬儿:“你希望我找吗?”</p>

    冬儿眼里露出厌恶的仇恨的表情:“不想!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也不希望你再和他有任何联系。”</p>

    我笑了下:“那是了,那你还问这个无聊的问题!”</p>

    冬儿听我这么说,脸的表情似乎轻松了,接着笑了:“你是个乖宝宝,我的小克宝宝。”</p>

    我笑了下,看着冬儿:“冬儿,学习培训顺利不?有收获没?海峰对你照顾的好不?”</p>

    “学习很顺利,收获自然还是有的,海峰嘛,有你这个老朋友的面子,自然对我照顾地还是不错的。”冬儿边说边给我夹菜:“海峰这家伙,和我在一起谈话的时候,不时会提起云朵,我看,海峰是喜欢云朵了。云朵这女孩确实不错,很清纯,很单纯,很善良,和海峰倒也是搭配。”</p>

    冬儿提起了云朵,我没做声,我不知道冬儿要是知道我和云朵的事情后会怎么想,会怎么做,她还会对云朵有如此的评价吗?</p>

    我笑笑:“云朵是个不错的人,女孩子的佼佼者!”</p>

    我和冬儿边喝边聊,气氛融洽而温馨。</p>

    一会儿,冬儿又说:“小克,你说,我们现在像是情侣呢还是夫妻?”</p>

    “你说呢?”</p>

    冬儿说,”我说不清楚所以才问你。我觉得情侣之间,尊重是主要的,而夫妻之间,恩爱是主要的。我们之间,你觉得那种是主要的呢?”</p>

    我喝了一杯酒,脱口而出:“情侣间的尊重,不是闲情逸致时,而是观点相左时;夫妻间的恩爱,不在花前月下时,而是大难临头时。”</p>

    说完这话,我又举杯喝酒,冬儿的脸色一时有些难堪,默默地也举起杯子喝酒。</p>

    我知道,我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肯定又让冬儿想到了什么。</p>

    我其时有些后悔,觉得在这样的时候说这样的话有些不恰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脱口说出了这句话。</p>

    沉默了一会儿,我伸出手,抚摸着冬儿的脸颊,深沉地看着冬儿:“冬儿,你对我很重要,你懂吗?”</p>

    冬儿看着我,明亮的眼睛有些发亮,点点头:“我懂,小克,你对我,同样很重要。”</p>

    我微笑了,然后主动给冬儿夹菜:“来,吃菜——”</p>

    不知不觉,一瓶红酒被我和冬儿喝光了,我们吃饭,吃完饭,冬儿去洗澡,我收拾饭桌,洗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