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44章 替天行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二子出去后,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李顺,李顺盯住我,半天一咧嘴,突然有些轻松地说:“你不会去告发我杀人吧?你要知道,我杀的可是杀人犯流氓犯,是该杀的罪犯!你知道不,他杀了无辜的人,还强奸过几个女学生,这样的人渣,我留他何用,我今天这是替天行道!再说,我不处理了他,我给他机会让他检举我立功赎罪保命啊?我还没那么傻。 ”</p>

    我低下头,叹了口气,接着摇了摇头,我确实没打算去告发李顺,我脑子里甚至从来没有想去告发李顺的念头。</p>

    我此时明白了李顺这么做的理由,一来是惩罚内奸,二来是杀人灭口,保全自己,可谓一举两得。</p>

    “我向来信奉一句话,对待自己的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李顺说着拍拍我的肩膀:“你当然是我的同志,是我的朋友,我对你,始终是春天一般的温暖的,你不要多想。这次,你又为我立了一大功,我是要好好奖励你的,这次的奖励,你不要都不行。”</p>

    我心里有些惶恐,还有些茫然。我想努力脱离李顺的泥潭,却发现自己正在越来越深地陷进去……</p>

    李顺以果断的方式处理了秃子,我不知道他将会如何处置段祥龙。</p>

    我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p>

    此时,我想当然地断定李顺真的安排人处死了秃子,我心惊肉跳地体验了一回李顺的心狠手辣。</p>

    “走,老弟,我的亲兄弟,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位可爱精明智慧的段祥龙先生段老板吧。”李顺对我说,边亲热地揽着我的肩膀。</p>

    我靠,李顺要让我和他一起去见我亲爱的大学同学段祥龙!</p>

    我心里一阵慌乱,同时被李顺搂着的感觉很别扭,轻轻一震肩膀,抖落了李顺的手臂,然后说:“李老板,你自己过去吧,我不过去了。”</p>

    李顺看着我:“为什么不过去?你是今晚的功臣啊,你不过去,怎么能戳穿他的真相?怎么能让他心服口服?我需要你过去当面揭穿他的真面目呢。”</p>

    李顺说的在理,我正想着如何应对李顺的话而又不用去见段祥龙,正好老秦推门进来了:“李老板,场子里的秩序恢复正常了,没有受刚才的事情影响。”</p>

    李顺看着老秦点点头:“嗯,老秦,你刚才做的很好,救场及时,提出严重表扬。那些跟着段祥龙下注的客人赢了的赢了,不必计较了,不然,客人以后都不来了。这笔损失,从段祥龙身找是了。”</p>

    老秦看了看我,没有说话。</p>

    李顺又说:“哎——老秦,你今晚是神算啊,好像算准段祥龙今晚会出事,特地在那里救场子的啊,哈哈,你是不是和易克早说好了,你们早计划好了啊?”</p>

    李顺此时话说的很轻松,但是,我知道李顺这话的严重性,这么大的事情,要是他认为我和老秦预谋好了瞒着他,后果是严重的,这是欺瞒行为,对老秦会不利的。</p>

    老秦此时不动声色地笑了:“老板对我的估计太高了,我哪里会知道易老弟的计划呢?我这几天见都没见过易老弟,只是我根据以前在缅甸赌场的了解,提前预备了一手,提防万一场子里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做了一个预备,预留了一箱扑克而已,这也算是开赌场的常识吧,没想到今晚还真用了。”</p>

    李顺似乎信了老秦的话,或许他宁愿希望老秦这样说,听老秦说完,笑了:“嗯,很好,你做的很好,我很满意!”</p>

    然后,老秦说:“李老板,段祥龙那边刚才都招了,兄弟们还没动手,这家伙是个软蛋,自己吓坏了,全部都招了。”</p>

    李顺说:“哦……”</p>

    我这时心里一紧,看着老秦:“他怎么招的?”</p>

    老秦平静地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我亲自去审问了下,他把戴隐形眼睛串通秃子的事情招了,昨晚,他还给了秃子两万块钱。”</p>

    我一听是老秦亲自审问的,放心了,老秦必然不会问起和3号发牌小姐有关的事情,段祥龙再傻也不会主动招出那事。</p>

    李顺听老秦说完,说:“这么痛快招了,,不用用刑了啊,扫兴。”</p>

    老秦递给李顺几张纸:“这是他的口供,还签字画押了,白纸黑字,说得很清楚。”</p>

    李顺乐了:“老秦,你办事真利索,省了我的心了,我也不用亲自去啰嗦审问了。”</p>

    我自然知道老秦为何要这么做,他肯定是既想保护3号发牌小姐还想让我力争不要和段祥龙见面。</p>

    李顺接着看着我:“得——你也不用去见他了,省了这道程序了。”</p>

    我松了口气。</p>

    李顺此时倒不急于出去了,看着我和老秦:“来,大家合谋合谋,怎么处理这个段祥龙大侠!易克,你是打虎英雄,捉鬼高手,你先说!”</p>

    我想了想,知道李顺是绝对不会对段祥龙善罢甘休的,好不容易抓住这个大头鬼,不折腾死他难以罢休,如果段祥龙真的倒在他的手里,我倒觉得心有不甘。</p>

    我说:“我看,算算从他身赌场损失了多少钱,让他补回来算了。”</p>

    我大致算了下,要是按照我的说法,段祥龙要狠狠吐血,但是,却不会伤筋骨很厉害,他现在的家底很厚实,吐出一笔血,还不至于垮掉。</p>

    我觉得,此次段祥龙想没事走人是绝对不可能的,李顺不会轻易放掉到手的一条大鱼,让他补回来赌场损失的钱,算是给了段祥龙天大的恩赐。</p>

    听我说完,李顺扭头看着老秦:“老首长,你的意见呢?”</p>

    老秦看了看我,然后看着李顺:“我没想好该如何处理。”</p>

    李顺笑了下:“老秦,在缅甸赌场那边,发现这样的事情,该如何处理?”</p>

    老秦说:“那边轻则剁掉十个手指头,重则扔进干洞或者蛇蝎洞。当然,要是能拿钱来赎人,可以保命,这钱的数目,一般是按照十倍的金额。如果赌场从他身损失了100万,最少要1000万才能保住命,而即使保住命,也要最少剁掉几个手指头。”</p>

    我一听,吓了一跳,虽然我对段祥龙很愤恨,但是,我还不至于恨到想要他命的地步,他还罪不至于死啊。</p>

    “当然,那边是没有法律的,我们这里毕竟是大陆,是法治社会,情况还是不同的。”老秦又说。</p>

    “哼——什么这边那边的,什么法治社会,我才不管这些呢!”李顺不屑地说了一句。</p>

    我心里更加紧张了,我靠,难道李顺真要绑了段祥龙的票,让他拿出赌场损失十倍的钱来赎身啊,要是段祥龙拿不出那么多钱,他真的剁了段祥龙?这事闹大了!</p>

    看着老秦也有些紧张的神色,我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我心里打定主意,不能看着李顺这么胡作非为,假如段祥龙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不能让李顺要了段祥龙的命,我确实想整治段祥龙,但是没想过要他的命。</p>

    看着我和老秦紧张担忧的神色,李顺眼珠子转了半天,突然哈哈笑起来:“看你俩这副熊样,哎——告诉你们,我刚才突然有了新的想法,我决定了,我不但不动段老板一根毫毛,而且,还决定不用他偿还我一分钱,我要放他走。”</p>

    我和老秦一听,愣住了,我看着李顺,不知他此话是真是假,我不相信李顺突然会这么大方仁慈。</p>

    看着我和老秦迷惑不解的神色,李顺更加得意了,摇头晃脑地说:“没想到吧,我李顺也能做大善人。哈哈……”</p>

    李顺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很释放很张扬很夸张。</p>

    我和老秦不做声,看着李顺表演。</p>

    李顺终于歇斯底里地笑完了,然后使劲舒了口气,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表情诡秘地说:“当然,我不会轻易让他这么走了,在放他走之前,我要亲自单独和他谈一谈。”</p>

    我带着依旧迷惑的想法看了一眼和我同样神情的老秦,我明白,老秦此时和我一样,都不知道李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p>

    然后,李顺单独出去了,单独把惊魂未定的段祥龙约到了他的房间,关了房门。</p>

    我和老秦分别回去休息。</p>

    这一晚,李顺和段祥龙具体都谈了些什么,无人知晓。第二天,我听其他人员说,段祥龙是在天色微明时让人专门护送回去的。</p>

    早,我起床后,看到了一夜未眠而精神依旧的李顺,正站在走廊里抽烟,两腿得瑟着,显得很轻松。</p>

    见到我,李顺笑了:“易克,你的任务完成了,完成地非常圆满,你可以回去班了。我已经安排了小五给你买了机票,他送你去机场。对了,你还需要回家看看父母道个别不?”</p>

    “嗯,我的行李还在家里。”我说。</p>

    “什么时候走?”李顺看着我。</p>

    “这走!”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停留了。</p>

    “好吧!小五,来,开车送易哥回府——”李顺大声招呼着小五。</p>

    20分钟后,我和小五在回我老家的路。小五给我订好了下午回宁州的机票。</p>

    回到家,我简单和父母告别,带了我的行李,直奔机场。</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