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43章 出点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又一个夜晚来临,场子又开局了,我和李顺坐在监控室里,看着场子里的赌客,不一会儿,段祥龙出现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这次,段祥龙还是自己来的,没有带女人。</p>

    李顺默不作声狠狠抽烟,发红的眼神看着我,一会儿用声音嘶哑地说:“今晚,你能出点彩不?”</p>

    我看了李顺一眼,说:“叫二子和小五进来,今晚的事情听我安排。”</p>

    李顺看了看我,站起来出去了,一会儿,二子和小五进来了,站在我和李顺身后。</p>

    这时,场子里激战正酣,赌客们都在忙着博弈,段祥龙也在其忙乎着。</p>

    我抱住胳膊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场子里的一切,看着段祥龙,看着周围的情景……</p>

    李顺和二子还有小五默不作声地也看着屏幕。</p>

    今晚的情形照旧,段祥龙继续保持了高昂的赢钱势头,只要他下大筹码,必定赢,下小的,十有**是输。</p>

    那些赌客常来的人都跟着段祥龙下注,每当赢了,赌场里响起一片欢呼声。</p>

    李顺的脸色有些铁青,继续保持不做声,似乎在强压住怒火。</p>

    激战了2个小时,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该出手了,问李顺:“发牌用的扑克,是谁负责采购的?从哪里买的?”</p>

    “以前是老秦负责购买的,最近由秃子亲自负责,专门从澳门买的专用扑克,保质保量,从来没出过事。”李顺说。</p>

    我这时扭头对小五说:“你出去带2个人,控制住秃子,等候下一步指令。”</p>

    我的话一出口,李顺和二子小五都微微变色,小五看着李顺。</p>

    李顺看了看我,皱皱眉头,然后对小五说:“照办!去——”</p>

    小五答应着出去了。</p>

    李顺看着我,面带疑色:“易克,你是怀疑秃子……这个人我还是一直很信任的,虽说办事粗鲁,但是对我还是忠心耿耿的,次他对你不敬,我已经惩罚他了。”</p>

    李顺似乎是在怀疑我利用这事在报私仇。</p>

    我没有理会李顺,接着对二子说:“二子,你过来,坐下——”</p>

    二子依言过来坐在我对面,我站起来,走到二子身后,突然伸出手对着他的后脑勺猛地一拍——</p>

    二子的脑袋一震,接着有些恼怒地看着我,站起来:“易哥,你干什么?”</p>

    李顺也凝神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不解。</p>

    我对二子说:“兄弟,别生气,我是在给你示范,你现在马到场子里去,走到段祥龙后面,不要出动静,采取我刚才拍你后脑勺的动作,猛地拍一下——”</p>

    二子有些疑惑:“这是干什么?”</p>

    我用不容置疑地口气说:“不要问,快去——记住,不要太用力,但是也不要太轻。”</p>

    二子看着李顺,李顺这时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二子说:“快去照办。”</p>

    二子闻听,不敢再多言,急忙出去。</p>

    二子出去后,李顺对我说:“易克,你是怀疑……”</p>

    我两眼紧盯住监控器屏幕,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待会儿便知。”</p>

    此时,我的心里异常紧张,我也不知道我估计的到底准不准,如果不准,二子打了赌客,必然会引起场子里的轩然大波,必然会影响赌场的声誉,我也因此会被大家耻笑,李顺当然也不会给我好果子吃,更别提我回星海的事情了。</p>

    我和李顺聚精会神地看着场子里,看着二子悄悄接近正在全神贯注下注的段祥龙身后,二子悄悄抬起右手,对着段祥龙的后脑勺突然打了一下——</p>

    这时,我已经将段祥龙调整为特写,睁大眼睛看着段祥龙的脸部。</p>

    二子击打的力度不大,但是有速度,打了一下之后,我分明看到,段祥龙的眼睛里突然掉出了东西——</p>

    我腾地站起来,失声叫道:“有东西出来了——”</p>

    李顺此时也看到了,大叫一声:“操——有东西从眼里掉出来了,不会是他的眼珠子被打出来了吧?”</p>

    “这不是眼珠子,是隐形眼镜。”我叫道:“果不出我所料,他带了特制的隐形眼镜,能看到特制的扑克图案。”</p>

    李顺这时恍然大悟:“我靠,原来如此,原来是内外勾结。”</p>

    此时,场子里的段祥龙一愣,接着脸色剧变,唰地惨白,愣在那里一动不动。</p>

    二子迅疾捡起段祥龙眼里掉在赌桌的东西,接着用手卡住了段祥龙的脖子,将他提起来,拖出了赌场。</p>

    场子里顿时大乱,大家都惊愕地看着这里的变化。</p>

    我这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计划有个大漏洞,没有想好如何处理段祥龙事发后场子里该如何处理。</p>

    眼看场子里乱了,一时我和李顺都不知如何收拾。</p>

    这时,老秦突然出现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了几句话,然后重新拿出一箱扑克递给发牌小姐,示意发牌小姐继续重新发牌,示意赌局继续。</p>

    我这时不由很是佩服老秦,他必定是早猜到了我的计划,所以早有了应急预案。</p>

    老秦这么做,显然意味着刚才那些赌客赢的钱都算数,不能没收。</p>

    我看了看李顺,李顺点了点头:“老秦反应很快,这么做是对的,这些赌客没有错,错的是段祥龙。”</p>

    正在这时,二子进来了,手里拿着刚才掉出来的隐形眼镜,面露喜色对李顺说:“老板,易哥真是神算,段祥龙这小子果然有猫腻,带了隐形眼镜,我一拍他后脑勺,眼镜掉出来了……段祥龙了这小子已经被我控制在单间里了,专人看管着,等着你去审讯。”</p>

    这时,不用二子说,我和李顺都已经通过监控器看到了,段祥龙正被关押在一个单间里,两个人正站在他身边。</p>

    李顺牙齿咬得咯咯响:“最近的扑克牌都是秃子负责的,这狗日的,竟然敢背叛我,竟然敢勾结外人坑我。马尔戈壁,走,跟我先去会会秃子,会完秃子,我再会会段祥龙。”</p>

    说着,李顺要带着二子出去。</p>

    “别急——”我对李顺说,接着又对二子说:“二子,把隐形眼镜给我,你再去把这几日用过的扑克牌都送到我这里来。”</p>

    李顺看着二子:“快去——”</p>

    二子把隐形眼镜递给我,然后出去拿扑克去了。</p>

    我戴隐形眼镜,眼前有些发暗,室内的灯光变成了暗红色。</p>

    很快,二子拿着用过的扑克牌走进来,我将扑克牌背面向摊开,立刻,我看到了混在其的几张扑克牌背面极其清晰的大小图案,我翻开一张红桃9,正面果然是红桃9,正好对应。</p>

    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取下隐形眼镜,李顺说:“我来看看。”</p>

    我给李顺戴隐形眼镜,李顺低头看了会儿,喃喃自语:“果然能看到,果然这里面的扑克牌有能看到大小的。”</p>

    我说:“每局共有8副扑克,每次只混进去一副,发牌小姐洗完牌后,虽然都自己验牌,然后请客人先验牌,但是,这种扑克是特制的,普通的验牌仪器根本看不出,这混进来的特制扑克,制作的水平很精致,和真的扑克牌一模一样,肉眼根本看不出什么区别来。</p>

    只要发牌的时候能看到其一张牌的大小,胜算大多了,这是段祥龙为什么赌注忽大忽小的原因所在,都是真牌的时候,他看不到大小,没有胜算的把握,压小,输了也没关系。只能看到其一张的时候,特别这张是8点或者9点的时候,他估摸着加大赌注,如果遇正好是两张都能看到,他可以放心压了。</p>

    赌场里的扑克牌是有专人负责看管专人采购的,除了规定的专门人员,其他人是不可能有机会作假的。因此,我断定,我们内部有内鬼,这个内鬼必须有条件有机会在扑克牌做手脚,而且,内鬼已经被段祥龙所收买。这个内鬼是谁,赌场里的人谁有条件做这个内鬼,我想,已经很明显了。”</p>

    听我说到这里,李顺显然已经很明白了,取下隐形眼镜,怔怔地看着那些扑克牌,突然狂吼一声,抓起一把扑克牌是一阵狂舞,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p>

    李顺发了一阵疯,突然沉默下来,眼神愣愣地看着我,半天,又看着二子。</p>

    李顺的眼神让我心里有些发毛,我分明看到李顺眼里已经有了浓郁的杀气。</p>

    半晌,李顺突然颓然坐下来,扶住额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喃喃自语:“我如此相信你,你却背叛了我,你辜负了我啊。我给你的钱还少吗,你有人命案子,被通缉了,我收留了你,不嫌弃你,庇护着你,你竟然背着我干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p>

    说着,李顺的声音竟然哽咽起来,似乎显得很伤心。</p>

    二子有些惶然地看着李顺,不知该如何是好。</p>

    一会儿,李顺抬起头,脸竟然布满了泪痕。</p>

    我心里一震,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李顺流泪,为了一个杀人犯强奸犯恶霸流氓而流泪。</p>

    李顺这时看着二子:“我突然不想见他了,去,告诉小五,送他走吧,送他到该到的地方去。他早该去那里报到了,让我们替天行道替人民政府来送他一程吧。”</p>

    我一听,心大骇,我知道李顺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是要私自处死秃子。</p>

    “李老板,别,我建议,既然他有人命案在身,那还不如把他送到公安机关去,反正他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我说。</p>

    二子正要出去,听我说这话,停住了,看着李顺。</p>

    李顺看了看我,晃动了几下脑袋,突然狰狞地笑了下:“你真是个大善人,你给我住嘴,好不好?”</p>

    说完,李顺不再理我,看着二子,声音冷酷地说:“没听见我的话吗?”</p>

    二子忙答应着出去了,我低下头,知道李顺不会听我的意见的,他既然下了决心,我再说也是无益。</p>

    我知道,秃子活不过今晚了,只是不知他将会是哪里的孤魂野鬼,死在何处,怎么个死法。想一想,秃子也算是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只是这种死法,让我有些毛骨悚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