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42章 算不算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这时拍了两下巴掌,老秦走了进来。 </p>

    然后,我看着小伙子:“兄弟,谢谢你,你可以走了。”</p>

    小伙子站起来,看着我,又看看老秦:“我……我真的可以走了吗?”</p>

    “是的,难道你想喝杯茶再走吗?”我笑着说。</p>

    小伙子一听,松了口气,拔腿要走,刚到门口,老秦突然说:“站住——”</p>

    小伙子一听,身体一颤,站住了,接着扭过头,脸色微微变了,看着老秦,又看着我:“你……你们……说话还算不算数?你们到底谁说了算、”</p>

    老秦笑了,走过去,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我们说话当然算数,谁说了算,当然是他了,我是负责请客人的,客人请来了,办完事了,我总得对你表示下吧,不能白辛苦你一趟,不能白耽搁你的生意。”</p>

    说着,老秦掏出500元钱,递给小伙子:“呶——这是给你的误工费,当然,要说是感谢费也可以。”</p>

    小伙子唯唯诺诺:“我不要。”</p>

    老秦一瞪眼:“小家伙婆婆妈妈不利索,给你你拿着,怎么回事?嫌我的钱脏?跟钱有仇?拿着,走吧。”</p>

    小伙子一听老秦这么说,忙接过钱,说了声“谢谢——”接着转身快速出门,飞速从楼梯下去走了。</p>

    我想,他此刻一定是希望能插翅膀飞走,越快越好,他一定是再也不想看到我们,虽然他也没白出力,得了500元。他开一天出租,净赚是不到这么多的,能净赚300不错了。</p>

    小伙子走后,我掏出钱给老秦:“老秦,这钱不能让你出。”</p>

    老秦满脸不高兴把我的手推回去:“老弟,你寒碜我是不是?拿我当外人是不是?你要是觉得我不够资格和你做兄弟,那你给我这钱。”</p>

    我一听,把手缩回去,把钱收了起来,然后说:“老哥,谢谢你了,非常感谢。”</p>

    老秦看着我:“很有收获,是不是?”</p>

    我点了点头。</p>

    “那好,也算我没白忙乎。”老秦松了口气。</p>

    老秦是个明白人,我不说的事情他绝口不问,到现在为止,他没问过我一句找出租车司机的缘由,也不问我和出租车司机都谈了些什么,他是个极有心数的人,城府颇深。</p>

    “下一步,你知道该怎么走了。”老秦说。</p>

    我点了点头,突然问了老秦一句:“老秦,你怎么不问我到底在干嘛呢?难道你对我的作为不感到好吗?”</p>

    老秦笑笑:“我已经过了好心强烈的年龄,像我们这种混道的,对于别人的事情,不该听的不要听,不该问的不要问,这是规矩,不懂这规矩,怎么混?老弟你的事情,我当然很心,但是,你不主动说,我是绝对不会问的。其实我知道,到了一定的时候,即使你不说,我也会知道的,呵呵……”</p>

    我笑了:“佩服,老兄的定力实在是强。”</p>

    老秦说:“下一步,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我做事,能耐不敢说,但是,保密意识是绝对保证的,老弟,你放心,此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尽管放心操作是。我等着看你导演的一出好戏呢。”</p>

    我笑了。</p>

    “成功的把握大不大?”老秦说:“能有几成?”</p>

    “五成吧。”我说。</p>

    “那成,五成的成功率可以干。做事情得有冒险精神,凡事都要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这样的事找不到,即使找到了,黄花菜也凉了,凡事都要百分之百成功率的人,只能是一事无成的人,平庸的人。”</p>

    老秦的见解我很赞同。</p>

    于是,我和老秦出了旅馆,分手,各自散去。</p>

    我直接回了赌场,此时赌局还没有开,大家都在忙着整理清理场子,各司其责,李顺正站在院子里的天井里仰脸看着天,眼窝深凹,眼里布满血丝,眼神愣愣的,一看是刚溜完。</p>

    李顺看我回来,木然说了句:“回来了。”</p>

    “嗯……”我在李顺身边站住。</p>

    “折腾出结果了没有?”李顺的声音有些恍惚,似乎在梦游一般。</p>

    “没有。”我轻声说,边看着四周。</p>

    这时,我看到了秃子,他正指挥着场子里的人在搬东西。</p>

    李顺虽然教训过他,但是对他还是很信任的,他也算是赌场里的专职管理小头目,二子和小五都是流动的,平时赌场的安全秩序和操作管理都是他负责。</p>

    老秦和他并列,专管资金的运营,主要是资金的投放以及放贷。</p>

    他俩是属于垂直管理,都直接对李顺负责。</p>

    自从那次之后,秃子再见了我客气多了,点头哈腰一口一个“易哥”。</p>

    我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服不服,对我有木有怨恨,虽然表面我看不出来。</p>

    我当然也不知道他对李顺有没有什么情绪,那次李顺关了他几天,不给吃不给喝,还痛揍了一顿,不晓得他心里会对李顺怎么想。</p>

    秃子这时看到我和李顺在一起聊天,冲我笑了下,然后继续去忙乎了。</p>

    “没有?那你继续在这里呆着吧,我养着你,管你吃管你穿管你喝管你住管你玩。”李顺的声音继续像是在梦游:“要不要我再替你给秋老板请个假。”</p>

    “不用,我已经给秋总请过假了!”我说。</p>

    “哦……”李顺这回看着我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很自觉啊,主动请假了,态度还行,提出表扬。”</p>

    说完,李顺晃晃悠悠慢腾腾地去了自己房间。</p>

    我看着李顺越来越消瘦的背影,心里涌起一阵悲哀,老是这么样吸下去,不知道李顺的生命还能维持多久,说不定,现在李顺的骨髓里都开始发黑了,毒素已经浸入到他的骨髓了。</p>

    而秋桐,一朵人世间最美丽纯洁的鲜花,一个只有天才有的神女美女,却要和李顺这样的人在一起,命运,为什么对人如此不公?</p>

    我心里有些愤懑,呆呆地看着赌场大厅里忙碌的人们,看着指手划脚在指挥的秃子。</p>

    昨晚,秃子出去干嘛去了?段祥龙和秃子的事情,能否和我预计估计的一样呢?我能成功戳穿段祥龙的把戏吗?</p>

    此次,我没有必要再怜悯了,秃子不需要我怜悯,我早听二子和小五偶然提起过,秃子是个心狠手辣的恶棍恶霸,手有人命,而且,这家伙是个色棍,喝醉了酒自己吹嘘过,他以前强奸过好几个女学生,一直逍遥法外。</p>

    对这等货色,我没有任何怜悯之心,我扳倒了段祥龙,自然也能把他放倒,假如我的推算是正确的,那么,段祥龙将会露馅,秃子将会下场很惨,李顺绝对不会饶了他。</p>

    对于我的推算是否准确,我自己心里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但是,正如老秦所说,有五成把握够了,值得一试。</p>

    我决定赌一把,赌我能赢。</p>

    我站在那里看着秃子,脑子里盘算着自己的计划……</p>

    秃子仿佛感觉到我在盯住他看,浑身似乎有些不自在,耸耸肩膀,转过身来,看着我,眼神有些冷,接着缓和起来,笑着冲我招呼:“易哥,在这里发什么呆啊?”</p>

    秃子年龄我大,但是却叫我易哥,看来这人是能伸能屈之辈。</p>

    我笑了下,没有说话,直接回了房间。</p>

    回到房间,躺在床,我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反复捉弄着段祥龙和秃子,琢磨着发生的事情,琢磨着过程的每一个细节和程序,按照自己的思路推理着事情的来龙去脉,斟酌着自己的行动计划和目的……</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冬儿打来的。</p>

    “小克,我回到星海了,家里房子是空的,没见你。”电话里冬儿的声音听起来很不高兴,带着质问的语气:“假期都结束一周了,你怎么还在宁州不回来?你到底在宁州捣鼓什么事情?”</p>

    冬儿似乎对我自己留在宁州不回去感到有些不放心。</p>

    听得出,冬儿很不高兴,她在质问我。</p>

    我心里很犹豫,我不能告诉冬儿实情,冬儿要是知道我掺乎进了这事,一定会很生气,她警告过我不准再和黑社会打交道的。</p>

    我搅进李顺这事,既不能告诉秋桐,也不能告诉冬儿,可我又不得不对她们撒谎,这样我心里很矛盾很纠结很疙瘩。</p>

    特别不能告诉冬儿这事,还因为这事有段祥龙在里面挺着。我不想让冬儿知道我和段祥龙在交锋。</p>

    “我问你呢,说话啊!”冬儿在电话那端声音有些恼火。</p>

    “我好久没回家了,父母不舍得让我走,我在家里多陪他们几天。”我声音干巴巴地说着。</p>

    “真的?真的是在家陪父母?”冬儿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怀疑。</p>

    “是的!”我干脆撑到底,强行鼓起勇气回答。</p>

    冬儿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半天说:“反正我没长翅膀也飞不回去,你说什么我只能信什么,是不是?”</p>

    我说:“你要不信,我也没办法!”</p>

    冬儿说:“我要是不信,也没办法,是不是?我只能信了,是不是?”</p>

    我没说话。</p>

    冬儿在电话里叹了口气,停顿了下,说:“小克,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在干什么?”</p>

    我干涩地说:“我已经说了。”</p>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p>

    “很快回去。”</p>

    “很快是多久?”冬儿追问。</p>

    我又沉默了,我怎么会知道李顺何时会放我走,因为我此次的计划成功率只有一半,假如不成功,我是走不了的。</p>

    当然,我觉得我很可能会成功,但是,我不能把话说死,我得留个后手。</p>

    冬儿又沉默了,半晌说:“小克,我给你一天的期限,如果后天你还不回来,那么,我飞回宁州,我去你家找你,我要看看你到底在干什么?”</p>

    说完,冬儿挂了电话。</p>

    我拿着手机发了半天愣。</p>

    无形,冬儿将我逼到了没有退路的地步,我只能破釜沉舟必须成功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