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40章 捞一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点燃一颗烟,李顺也点燃一颗,我们边吸烟边看着场子里的情况。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今晚赌客不少,压压地围满了台子,不乏大户,李顺给我指点着,有好几个还是从福建来的,也有江苏来的,都是有钱的主儿。</p>

    或许是小长假很快要结束,有些赌客是借着度假的时机来赌博的,快要走了,都想利用机会使劲捞一把,所以今晚下注的筹码都较大,来都是万的下注,一开局很热闹。</p>

    李顺乐呵呵的。”今晚开来要丰收了,好热闹啊,哈哈……”</p>

    我不大关心其他人,重点关注段祥龙。我感觉今晚段祥龙是要大输的。</p>

    没想到一开牌,段祥龙下注赢了,直接一把赢了2万。</p>

    接着连续几把,段祥龙面无表情聚精会神继续下注,有输有赢,但是,输的时候都是不超过5千的,甚至有一把只有一千,而赢的时候,最低也不低于2万。</p>

    因为段祥龙前几天连续输,已经没有赌客跟随他下注,今晚看他的手气突然又好起来了,于是大家都又改了风向,很多人都跟着他下注,开牌也都是让他来看。</p>

    段祥龙下注大,那些赌客跟着下大的,段祥龙下小的,他们也随着。</p>

    继续下去,还是这种情况,输小赢大,不光段祥龙是如此,好多赌客都跟着段祥龙下,也是如此。</p>

    我大吃了一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生了如此之大的逆转。</p>

    李顺坐不住了,吃惊地看着屏幕:“马尔戈壁的,怎么回事,今晚出鬼了?”</p>

    眼看场子里发牌的一号小姐控制不住局面了,李顺果断让二号去发牌,换下一号。</p>

    二号去后,仍然不行,还是这种状况。</p>

    李顺又换了4号,仍然不行。</p>

    场子里的局面呈现一边倒,一边是兴高采烈的赌客,一边是紧张焦虑的赌场人员。</p>

    李顺在这边急了,二子和小五也来到监控室,看着李顺:“老板,怎么办?场子里无法控制了,发牌小姐无论怎么发,他们都能赢大输小,她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请示今晚还要不要继续开下去。”</p>

    “当然得开,不开,那不是自己砸了自己的场子,以后谁还来玩,我们开场子,最重要的是信誉,信誉是我们发展和生存的根基,我们必须要以信誉求生存。”李顺说:“告诉场子里的人,沉住气,不要慌乱,该怎么做的怎么做。”</p>

    小五出去了。</p>

    二子这时说:“可是,老板,现金不够了。按照这个情形下去,我们场子里的现金今晚要被洗白,不够支付。”</p>

    李顺看着二子:“今晚准备了多少?”</p>

    “1000万!”二子说。</p>

    “妈逼的,1000万还不够用,这些狗日的今晚要联合洗白的场子啊。”李顺咬牙发狠:“二子,去我的那房间,打开保险柜,把储备金拿出来,里面有1000万,全部给我拿出来,我不信今晚他们手气会那么好,能洗白我。妈的,这个段祥龙今晚又出鬼了,神了,成赌神了。”</p>

    二子拿着李顺给的钥匙出去了。</p>

    然后,李顺对我说:“易克,我又开始怀疑段祥龙有鬼了,我不信他真有那么神,你必须给我找出猫腻来,不然,你别想走了,是在这里呆1年,你也得给我呆着。生气我还不给秋桐请假了,我直接把你要回来,本来你是我的人。”</p>

    我这会儿正凝神看着监控器屏幕,对李顺的话似乎听而不闻。</p>

    我此时已经断定,段祥龙今晚必定是搞鬼了,他绝对是用了什么伎俩。</p>

    我靠,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段祥龙做生意行,玩百家乐也有两下子啊,我断了他的发牌手,他只沦陷了不到一周,又硬起来了,真能啊!</p>

    我此时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不服输的犟劲头,我不信破译不了你段祥龙的达芬密码,你还真牛逼大了,老子非找出你的猫腻不可。</p>

    我发狠了,怒了,这时李顺是让我走我也不走了,我非得在这里干掉段祥龙不可,我不信这个邪!</p>

    这时,二子进来了:“老板,安排好了,又追加了一千万本金。”</p>

    李顺狠狠地点点头。</p>

    正在这时,段祥龙却突然不赌了,站起来走人。</p>

    二子出去了下,接着回来:“结算完了,他今晚赢了280万!”</p>

    我知道,段祥龙赢了280万,那些跟风下注的赌客赢得也不少,场子里1000万都光了,也是说其他人赢去了700多万。</p>

    段祥龙不赌了,剩下的那些赌客却赌兴依旧,继续在赌。</p>

    李顺没说话,脸色铁青点点头。</p>

    “段祥龙说自己带着这么多现金不安全,让我们派保镖护送他。”二子又说。</p>

    “嗯……去吧,护送他安全回家!不得有任何闪失!”李顺说:“告诉场子里的人,要笑脸相送。代我送一束鲜花给段祥龙,祝贺他今晚的好手气。”</p>

    这是很多正规赌场的规矩,赌客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不管赌客赢了多少,都要讲规则,不能赖账,而且还要祝贺赌客的好运气。</p>

    二子出去后,我没有说话,继续看着场子里的动静。</p>

    李顺坐在我旁边,不说话。</p>

    我又回放今晚段祥龙赌钱的场景,抱着胳膊静心看,仔细看,脑子里不停转悠着……</p>

    突然,我心一个念头一闪,接着我回头问李顺:“段祥龙走了吗?”</p>

    “刚出去,估计还没出停车场。”李顺说。</p>

    我腾地站起来:“给我车钥匙,我要出去。”</p>

    李顺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干什么?”</p>

    “别问那么多,快给我车钥匙。”我急火火地说。</p>

    李顺看了看我,没再说话,掏出一把车钥匙给我:“黑色的a6,在巷子口外面。”</p>

    我不再理会李顺,几步下楼出去,直奔巷子口,了李顺的车。</p>

    不一会儿,看到护送段祥龙的车子出了巷子口往右拐去,直接了外环北路,我打着火,稍等了下,然后悄悄跟了去。</p>

    护送段祥龙的车子沿着外环北路直接往西走,然后直接出了城,转了几个弯,最后一头扎进了郊区一片浓密的竹林,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走了半天,然后在一座别墅前停下。</p>

    段祥龙接着提着袋子下了车,护送人员随即打道回府,段祥龙进了别墅,别墅的灯亮了。</p>

    我将车悄悄开到别墅附近的竹林黑影处,坐在车里视线很好,透过别墅高大宽敞的玻璃窗,正好能看到段祥龙别墅里灯光明亮的客厅。</p>

    没想到段祥龙在这里还有一幢高级别墅,这里靠近东钱湖,不远处是湖面,背后是一座山,显得非常舒雅静谧。</p>

    午夜的风吹过来,竹林发出飒飒的声响,周围很静。</p>

    我在车里摸索了半天,找到一个望远镜,和李顺送我的那个是一样的,夜视红外望远镜。</p>

    此刻,这玩意儿正好有了用途。</p>

    我坐在车里,举起望远镜看着别墅客厅里的段祥龙,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抽烟,装钱的袋子放在他眼前的茶几。</p>

    段祥龙抽烟沉思了一会儿,嘴角突然露出冷冷的嘲讽的得意的笑,嘴巴蠕动了一下,似乎骂了一句什么,接着摸起了电话……</p>

    我静静地看着段祥龙,又随时注意看着周围的动静。</p>

    段祥龙这会儿似乎不困,打开了电视机,坐在沙发看起了电视。</p>

    我断定这家伙此刻一定在等什么人,我不信深更半夜的,鏖战了半夜的他这会儿有精力看电视。</p>

    我耐住性子静心观察。</p>

    突然,我看到段祥龙又摸起了电话,似乎是在接听电话,接着,段祥龙站起来,打开茶几的袋子,从里面摸出两沓钱,放在手里掂了掂,点点头,笑了下,然后直接出了别墅,关好别墅的门,径直沿着小路往我这个方向走来。</p>

    我不由有些紧张,我靠,别发现了我。</p>

    我屏住呼吸放下望远镜看着越走越近的段祥龙。</p>

    段祥龙走到离我不到20米的地方,似乎没有在意停在这里的这辆车,周围还停着好几辆车子,都是周围的别墅主人的。段祥龙径直往前走去,我忙又举起望远镜。</p>

    段祥龙在我的视线里沿着竹林小路往前走,走了不到100米,停住了,这是个三叉路口。</p>

    段祥龙站在哪里,往周围看了看,然后点着一颗烟,随意在原地溜达着,似乎在等人。</p>

    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缓缓开过来,在段祥龙跟前停住。</p>

    车子停住,却没有人下车,而是后排右侧的窗口摇了下来。</p>

    段祥龙接着过去探头,接着将手里的钱递了进去,然后出租车缓缓开走了。</p>

    我看不到出租车里的人是谁,但是我记住了出租车的车号码。</p>

    眼看出租车开走了,我却不敢跟,因为段祥龙正往回走。</p>

    等段祥龙进了别墅,关门,接着看见他提着袋子了楼,我才立刻发动车子,缓缓驶出来,沿着出租车刚才离开的方向驶去。</p>

    出了竹林别墅区,了大道,空旷的马路不见了那辆出租车的影子,狗日的跑的够快的。</p>

    我稍作思考,立刻开车沿着原路往回走,边走边注意观察遇到的出租车的车牌号码。</p>

    一直开回去,也没有发现那辆出租车。</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