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37章 心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正色看着段祥龙:“段同学,人在做,天在看,这句话你信不?”</p>

    段祥龙说:“我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 ”</p>

    我微笑着:“没什么意思,我只是随便说说这句话,难道你心惊了?”</p>

    段祥龙哈哈笑起来,接着正色道:“易克,瞧你说的,我心惊什么,我段祥龙做事从来光明磊落,做人从来堂堂正正,我不怕天看,也不怕地看。说句实在话,易克,虽然我们商场是竞争对手,但是,我是一直很顾念我们老同学的情意的,当初你在生意遇到了困难,我是想帮你的,但是,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出手帮你,你那边突然破产了,你突然失踪了。</p>

    唉……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会那么快那么糟糕,前些日子同学聚会时,我还和大家提起你,牵挂着你,替你惋惜,也恨我为什么不早点出手帮你一把。为这,我心里一直觉得很歉疚呢。”</p>

    说完,段祥龙深深叹了口气。</p>

    我看着段祥龙:“老同学,有你这句话,我心满意足了,心意我领了,这个情我一定会领的,你放心,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感谢感谢你这番好意的。”</p>

    这句话里的意思,我自然是心里明白的,只是,段祥龙未必能听出来,毕竟,他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p>

    段祥龙笑了:“易克,说句心里话,看到老同学今天的处境,我心里也不好受,不知道你现在做什么事情?你现在在何处做事呢?”</p>

    我叹了口气说:“宁州我是没脸在这里再做事情了,我现在是到处游荡,混天撩日,游手好闲。”</p>

    段祥龙转了转眼珠,说:“哦……是这样啊,既然如此,易克,不知你是否愿意来我这里帮我打理生意?你放心,在我这里,保证不会让老同学吃亏,你可以做我的总经理助理。”</p>

    我明白段祥龙的用意。</p>

    段祥龙够狠的,把我捣鼓破产了,又想让我在他手下做事,好让大家都来看看这个昔日牛逼哄哄他在生意场风光的多的小老板如今沦落到了什么地步,被他彻底踩到脚下了,这自然能极大满足他的虚荣心,自然能让他得到更大的报复快感,自然能让他再次长久地沉浸在报复的**。</p>

    同时,段祥龙一定会对外宣扬他邀请我的事情,让认识我们的朋友和同学都知道他段祥龙是多么注重朋友同学情意的一个人,而我,又是多么地死要面子活受罪,多么地不识抬举。</p>

    我说:“谢谢老同学的好意,只是,易某无才无德无能,不堪重任,不堪老同学栽培。”</p>

    段祥龙说:“易克,我可是真心实意邀请你来的。”</p>

    “我相信你的真诚,只是,我不愿意!”我依旧微笑着。</p>

    “呵呵,你这家伙,脾气还是那么犟。”段祥龙自得地笑着:“既然你不愿意来,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什么时候你有这心思了,直接找我,我随时恭候。”</p>

    段祥龙可谓仁至义尽了,多么好的一个同学啊!</p>

    我开始换了个话题:“最近生意不错吧?”</p>

    段祥龙一听,面露得意之色:“生意当然是不错的,越来越好,哈哈,我最近不但商场得意,赌场也得意哦,抽空玩了几次百家乐,手气好的惊人啊,连战皆胜,这玩意儿,可是做生意来钱容易多了,简单多了,快多了。”</p>

    我还没提百家乐的事情,段祥龙自己倒先显摆出来了,他看来很难压抑住春风得意不可遏制的喜悦心情。</p>

    我今天来的目的是不想让段祥龙再去李顺那百家乐去赌博,我不想借李顺的手收拾段祥龙,我想自己亲手来操作。</p>

    我说:“赌博是一条不归路,我劝你见好收,不要刹不住车,周围那些赌博倾家荡产的例子还少吗?”</p>

    段祥龙听我这话,脸露出嘲讽和自得的表情,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打个哈哈:“老同学,该不会是你见到我钱赚多了,眼红了吧,哈哈,我段祥龙做生意行,玩牌自然也能行,我既然敢赌,有我的道理,有我的底气,我现在什么都缺,是不缺钱,用点闲钱玩玩百家乐,小意思,开心好啦。”</p>

    段祥龙根本不愿意听我说这话,他确信我是因为妒忌和羡慕才说这话的。</p>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起身告辞。</p>

    我知道,今天晚,段祥龙必定还会来玩百家乐,他已经不是简单地玩玩牌了,而是成了一个瘾君子,赌博瘾了。</p>

    今天晚,即使他见不到3号发牌小姐,他也一定会继续赌博的,得意忘形的人总会过高估计自己的能力和能量,现在的段祥龙是如此。</p>

    我有些担心不等我出手,段祥龙毁在李顺手里了,那会让我感到有些小小的不快。</p>

    可是,没办法,段祥龙不给我机会,他死活非要往李顺布置好的陷阱里钻。这叫做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救。</p>

    任何事情都有好坏的两面,其实想想,段祥龙要是继续在这里赌博,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起码可以让李顺不会因为三号发牌小姐的缺席段祥龙也突然不来赌博而对三号发牌小姐产生怀疑,也算是间接保护了那孩子。</p>

    还有,段祥龙要是突然开始输钱了,李顺或许会以为前段时间段祥龙或许真的是交了狗屎运,手气太好,现在手气开始败了。</p>

    如果这样,那么,李顺也不会再让我非得查什么猫腻了,自然也会放我走了,我也算是解脱了。</p>

    我一厢情愿地这样想着,等着看段祥龙的好戏。</p>

    当天晚,我和李顺坐在监控室里看着赌场里面,段祥龙果然来了,身边带着一个年轻女郎,不是次的,又换了一个。段祥龙现在是彻底开始饱暖思淫欲了,很放纵。</p>

    坐定,开局后,段祥龙看看那几个发牌小姐,脸带着一丝意外的表情,但是随即恢复了正常,开始下注。</p>

    段祥龙似乎很理智,很小心,下注不再下大筹码了,而是几千几千地下,很显然,他今晚是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又舍不得离开赌场,毕竟这赢钱的诱惑太大了,总想自己或许会有好运气。赌徒的心理都是这样。</p>

    段祥龙开局输,接连不停地输,虽然都输地不大,但是,次数多了,累计数字大了。</p>

    “妈的,你看,这小子输的时候都是几千的,你要是看他开始压万的,那肯定赢。”监控室里,李顺恼火地对我说:“真他妈出鬼了。”</p>

    我没有做声,继续看着监控屏幕。</p>

    此时,段祥龙有些坐不住了,有些急躁了,开始加大了下注筹码,直接万。</p>

    “操他大爷的,这把他肯定赢!”李顺嘟哝着:“你看,这狗日的一加大下注筹码,周围那些人都跟着他下注,数字还都很大,都知道他这把要赢。”</p>

    我点燃一颗烟,继续不做声。</p>

    一开牌,段祥龙输了,那些跟着段祥龙压的也都输了。</p>

    “咦——我擦,哈哈……”李顺咧嘴大乐:“他没赢,哈哈,他输了,那些跟着压得都完蛋了,哈哈……”</p>

    我没理会李顺,凝神继续看着场子里。</p>

    段祥龙这时明显急了,接着又开始继续加大了赌注,结果自然不难想象,接二连三地往里输,不一会儿,段祥龙进去了40多万。</p>

    “我擦,见鬼了。”李顺更加高兴了,嘴巴不停地嘟哝着:“看来,这小子之前还真是运气好,好的出,我们的发牌手都控制不住局面,现在,今晚,这小子开始走下坡路了,好运到头了,哈哈,我要开始收拾他了。”</p>

    我和李顺一直在监控室看着,段祥龙继续在场子里疯狂地赌着……</p>

    到最后,段祥龙输了120万!</p>

    段祥龙今晚栽了!</p>

    李顺今晚很开心,嘴巴一直合不拢!</p>

    我松了口气,我能脱身了,虽然有些遗憾不能亲自干倒段祥龙,但也没办法了。</p>

    明天是5月6日,7号班,我明天要回星海了。</p>

    段祥龙垂头丧气带着女郎离开场子后,我看着神色轻松的李顺说:“看来,他没有什么猫腻,只是以前的手气太好了。你看,今晚,失控的局面又回来了。”</p>

    李顺点点头,却又若有所思。</p>

    我接着说:“李老板,这里没我的事了,那我走了,明天我回星海,后天要开工了。”</p>

    李顺脖子一梗,突然说:“不行,你不准走,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里!”</p>

    我闻听这话,一愣,看着李顺:“为什么?”</p>

    “为什么?”李顺说:“我怕今晚他是故意放水的,我还是不能确定他到底有没有猫腻,你给我留在这里观察一周,等情况正常后再去班也不迟——”</p>

    我一听,晕了,我靠,这是什么鸟事啊,我还得在这里持续观察。</p>

    我说:“那不行啊,要耽误工作的!”</p>

    “操——什么狗屁工作,那仨瓜俩枣的破钱,还值得你那么认真去干?”李顺蛮横地说,”我说了,你不准走,必须给我留下呆至少一周,你没听见?”</p>

    我做为难状:“那怎么行,不去班,秋总会问的!”</p>

    “这有什么,不是秋桐嘛,我这打电话给秋桐,替你请一个星期的假,说我要借调使用你一周,她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到时候要是一周不够,再续。”李顺说着,摸出手机要给秋桐打电话。</p>

    我一听一看,懵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