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36章 越来越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笑了笑,看了下办公室的环境,然后说:“许久不见,你做的越来越大了,祝贺你。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哎,这办公室装饰的不错嘛。”</p>

    “呵呵……”段祥龙干笑一声:“你离开后,这座小楼被房东继续对外招租,我想啊,这是我老同学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处处都带着你工作过的痕迹,不能落入外人之手,于是,我租过来了,在这里办公,一来位置优越,有利于做生意,二来呢,也是对老同学的怀念。</p>

    “你不声不响突然消失了,我们大家都很想你,特别是我,都快想死你了,很多时候坐在办公室的时候,看着这周围的一切,想起了你,想起了我们共同风光共同奋斗的时光。”</p>

    说着,段祥龙的表情竟似有些伤感,眼睛使劲挤了挤,有些遗憾,没挤出任何流质的东西来。</p>

    我做出被感动的表情,伸手拍了拍段祥龙的手背,似乎在安慰他。</p>

    “易克,我不明白,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你的公司一直开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说垮垮了呢?”段祥龙皱了皱眉头,带着不解的表情看着我。</p>

    “嗯,这事曾经我以为我明白,后来呢,也不明白了。”我说:“我是一个失败者,想不明白,那么,老同学,你是一个成功者,你是否能帮我想明白呢?或许,我想,你能明白。”</p>

    说完,我注视着段祥龙。</p>

    “呵呵……”段祥龙笑了,笑得很自如和从容:“老同学啊,你可真会开玩笑,你自己都弄不明白,我怎么会明白呢,我要是真明白好了,起码能帮你分析分析,找出失败的原因,以利于总结经验,东山再起。”</p>

    “呵呵……”我也笑了:“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我是当局者,弄不明白也在情理之,而老同学你也不明白,难不成你不是旁观者,而是当局者了?”</p>

    我的话说起来很真诚很认真,还显得很困惑和迷惘。</p>

    段祥龙听了,面不改色,他似乎坚信我不可能了解事情的真相,似乎坚信我和他的大学同学友谊基础扎实,是坚不可摧的。</p>

    “老同学说的在理,我们是老伙计,老朋友,你出了事,我当然是不能旁观的,自然也是当局者了,不然,我旁观你出事,那还算是什么老同学。”段祥龙说:“不过,我觉得根本的原因还是很明显的,那是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这是国际大环境的影响,金融危机冲击我国的外贸行业,我们这种私营小外贸企业,自然是被冲击的最厉害,最受不住冲击的。</p>

    这一年多,宁州破产的小企业数以十万计,自杀的小老板皆是,跑路的也很多。只是,我没想到,你也卷入了其,成为其的一员,每当想起这些,我心里很难受。”</p>

    说完,段祥龙深深地叹息了一声。</p>

    我说:“对于我破产的原因,我不想多去想了,也不想去找什么原因,管他什么原因呢,有个鸟用?已经完蛋了,再想那些还有什么用,失败了只能怨自己无能,怨谁都白搭,你说是不是?”</p>

    我这话是再给段祥龙吃定心丸。</p>

    段祥龙做惋惜状,点点头:”嗯……”</p>

    嗯完,段祥龙似乎轻轻舒了一口气。</p>

    段祥龙松气的原因我很明白,一来是他似乎再次确定我真的不知道他捣鼓的那些事,二来呢,是我以后不想去查找,那意味着他没有了后顾之忧了。</p>

    段祥龙又说:“老同学,我想你现在境况不大好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尽管开口,别的忙我不敢保证,老同学要是需要钱,没问题,虽然我现在资金也很紧张,但是,三千两千的我还是拿得出来的。”</p>

    段祥龙好大方,一开口是几千,他似乎是把我今天的来访当成是乞讨求援之旅了。</p>

    我轻轻摇摇头:“谢谢老同学的慷慨解囊,不过,我今天不是来找你借钱的,我现在单身一人,自己养活自己,还饿不着,我今天来找你,一来是看望老同学,仰视仰视老同学的光辉成,二来呢,我是来找你打听一个人。”</p>

    “打听谁?”段祥龙看着我。</p>

    “冬儿!”我安静地看着段祥龙,轻轻吐出两个字。</p>

    段祥龙一听,面部肌肉突然抽了一下,眼神一震,死死盯住我。</p>

    我之所以要采用这种方式问段祥龙,有多种目的,一来是想试探下他知道不知道冬儿回到我身边的事,二来是想通过观察段祥龙的反应来验证我心里的种种猜疑和谜团,还有,我想看看段祥龙如何应对。</p>

    刚才我和段祥龙谈了半天话,他一直都不提冬儿,似乎冬儿在我和他之间根本不存在,似乎冬儿他根本不认识,如果我不提冬儿,我想他是绝对不会主动首先提出来的。</p>

    看到段祥龙意外的表情,我意识到,他没有想到我突然会提及冬儿,他或许会以为我会心照不宣地装聋作哑不提这事。</p>

    但是,我提出来了,我要看他如何应对如何表演。</p>

    段祥龙在瞬间的一震之后,迅速换了一副表情,脸露出关切和悲哀的神色,还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突然叹息了一声:“唉……”</p>

    段祥龙的这声叹息显得很是干巴干涩勉强,隐隐带着一丝不安和慌乱,还带着几分惋惜和担忧。</p>

    段祥龙接着紧紧盯住我:“你没见到过冬儿?她没有去找你?”</p>

    段祥龙的问话和他此刻的表情让我立马做出了判断,他此时不像是在演戏,他应该是不知道冬儿回到我身边一起去了星海的事情。</p>

    我沉住气说:“你这话等于没问!”</p>

    我话音刚落,段祥龙脸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松弛,我想他此时心里也应该松了一口气。</p>

    我找他打探冬儿的消息,很明显,说明我没和冬儿联系,这对于他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他得不到的,最好也别让我得到。</p>

    还有,我和冬儿联系不,对于他和我之间的关系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起码可以暂时让很多事情都继续沉入水底。</p>

    段祥龙咬了咬嘴唇,重重地出了口气,接着又叹息一声:“唉——冬儿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她已经失踪很久了,从我眼前消失了很久了。”</p>

    我绷紧脸色看着段祥龙,不说话。</p>

    段祥龙看了我一眼,接着会避开我的眼光,顿了顿,说:“易克,你知道吗,自从你突然失踪之后,冬儿像疯了一样,失魂落魄,精神颓废萎靡到了极点,整天不吃不喝不睡,状态极差,我很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一直陪着她,照顾着她……</p>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冬儿突然失踪了,不知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也找不到她。好像听人说她到外地去了,离开宁州了,至于到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或许,她是出国了吧。”</p>

    冬儿远走高飞甚至出国从此再也不会来,从某种角度来说,自然是段祥龙再理想不过的愿望。</p>

    我看着段祥龙真诚的表情和坦诚的目光,突然冷笑一声:“照顾?你照顾地很好啊,我是不是该好好感谢感谢你呢?”</p>

    我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段祥龙不是傻瓜,自然能听明白。</p>

    段祥龙听我这么一说,显然是知道我已经知道他和冬儿的事情了,面部肌肉痉挛了一下,接着突然变得强硬起来,看着我的目光也不再回避:“易克,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不错,你失踪后,我照顾了冬儿,我和她发展了感情。但是,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冬儿和你也不过只是恋爱关系,你们并没有结婚登记,既然没有登记,那么,我自然也有追求她的权力。</p>

    你能和她谈恋爱,我为什么不能?恋爱自由,谁都管不着,你喜欢冬儿,我也喜欢冬儿,我一直喜欢冬儿,我喜欢冬儿的程度不但不你差,甚至还超过你,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喜欢女人的权力,你有,我也有。当然,冬儿离开了我,冬儿最后选择了谁,那是她的自由和权力,谁也无权干涉,我也只能尊重她的选择,而你,同样也必须尊重她的选择。”</p>

    段祥龙的脸开始初步撕开了,信口开河讲了起来,我不知道他说的话有几分是真的,但是,此刻,只有我们二人,他确信冬儿没和我发生过联系,因此,他讲起来毫无顾忌。</p>

    我的心里怒火急速涌,很想动手,但是脑子里又不停提醒着自己要淡定要镇静,我强行压制住愤怒,脸带着平静的笑:“老同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讲得头头是道句句在理啊,行,你行,你厉害!这么来说,你也是不知道冬儿现在的下落了。”</p>

    “当然,冬儿或许是已经另外攀了高枝,远走高飞了。今天你不问我,我还想问问你冬儿的下落呢。”段祥龙面不改色地说:“或许,我们都应该祝福冬儿,祝福她找到了新的归宿。”</p>

    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p>

    段祥龙被我笑得面部表情有些发毛,还有些恼怒:“易克,你发什么神经,狂笑什么?你什么意思?”</p>

    我半天才止住笑,然后看着段祥龙说:“老同学,以前我们在生意是心照不宣的竞争对手,在感情是含而不露的情敌,可是,你看,现在,我是一个无产流氓者,你还是老板,我已经失去了和你做商场对手的资格,在感情呢,冬儿不见了,我们自然也不是情敌了,你说,是不是?我说的在理不?”</p>

    段祥龙带着一丝讥笑的表情看着我,还有几分俯视和快意的神情,不说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