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35章 资金链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给小马打完电话,段祥龙又摸起电话,脸带着笑容:“哎——古行长,你好啊,好几天没见你了,什么时候有空啊老兄,有空咱俩出去散散心玩玩啊,我给你物色了一个美女啊,哈哈,绝对的美女,宁州大学艺术系学舞蹈的大学生,那条子那身段那脸蛋那气质,绝对迷死你。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这可是我送给你老兄的礼物哦,专供特供……老兄你客气什么啊,咱俩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伙计了,自己人不要见外哦,你老兄给我帮的忙还少吗,没有你,我哪里能筹那么多的资金呢,我这人可是从来知恩图报的。”</p>

    古行长我也认识,是我以前贷款的一个银行的分管信贷的副行长,我曾经是他的老客户。</p>

    我那时流转资金的主要来源是从他那里出来的,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为了保障这条资金渠道,我没少给他请客送礼。</p>

    当然,银行贷款内部的潜规则我也知道,每次从他那里贷款出来,都少不了要给他抽水,只是,我从来没给他找过女人,因为一来我不好那一口,二来我觉得古行长看起来是个道貌岸然的人,不像是好色之人,压根没动过那念头。</p>

    本来我和古行长一直合作的很好,但是,在我破产前夕,我正急需资金的时候,一笔500万的贷款到期了,古行长催我按期还贷,并保证换后立刻再贷给我,等于是走个先还再放的手续而已。</p>

    我对古行长的话深信不疑,因为以前经常这样操作的,还完贷款接着再办贷款手续把钱拿出来。于是,在公司资金紧张万分的情况下,我毫不犹豫将公司的账的全部资金,包括准备支付给供货商的钱,凑齐了500万,还了贷款。</p>

    但是,贷款还后,天有不测风云,古行长第二天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面突然来了指示,银行压缩贷款规模,他那边本季度的放款额度已经用完了,要贷款,只能到下季度再说……</p>

    商场如战场,岂能拖延,我如雷轰顶,却又无计可施,急忙又联系另外几家有贷款业务的银行,却都是一样的理由,放不出款来。</p>

    我的资金链一下字被切断,公司运营急剧陷入了危局,对于我这样的小企业,500万足以致命,周围破产的很多小企业都是被几百万甚至几十万击倒的。</p>

    因为没钱给供货商,供货商纷纷停产,而同时要货的外方催货的、停止要货的、止合同的纷至沓来……</p>

    当时这一切,我不知道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此时,我大致断定,这事应该和段祥龙有极大的关联,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具体如何操作的,但是,我认定此事和他有关了。</p>

    当然,段祥龙绝对不止操作了这一件事,肯定还有别的事,他应该是多管齐下的。</p>

    “对了,老兄,我最近业务扩大很快,还需要从你那里再弄300万,次我们一起洗澡的时候我和你说过,老兄可别忘记了啊。”段祥龙继续说:“呵呵,那谢谢老兄了啊……当然,老兄,办事的规矩我是明白的,我心里都有数。老兄,我的发展可是离不开你的大力支持的。”</p>

    段祥龙终于打完了这个电话,放下话筒,掏出一支烟,心满意足地抽起来,嘴里哼着小曲:“妹妹找哥泪花流……”</p>

    听着段祥龙悠扬的小曲,我深呼吸一口气,镇静了一下,然后轻轻抬手敲了敲门,接着推开了门。</p>

    “进来——”段祥龙抬起头。</p>

    段祥龙看到了正走进来的我。</p>

    “啊——”段祥龙吃惊地叫了一声,嘴巴一下子张开了,脸露出惊愕的表情。</p>

    我想此时段祥龙脸的表情绝对是不由自主的,不是装出来的,此刻,是要他装他也来不及。</p>

    “啊——”段祥龙又叫了一声,这是从喉咙里发出的不可遏制的震惊和意外,嘴巴张地更大了:“你——你——”</p>

    我知道,段祥龙是绝对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或许,他以为我已经永远从宁州消失了,即使没有消失,也断然不会再在这里出现。</p>

    段祥龙此时的身板变得僵直了,脖子变得很硬,伸得很长,像是非洲长颈鹿的复制,眼里发出不可思议的目光。</p>

    “易——易克——你——你——”段祥龙看着带着微笑缓步走近他跟前的我,身体不由自主缓缓从老板椅里站了起来。</p>

    “段老板,段总,你好,怎么,不认识了?”我走到段祥龙跟前,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努力用平静和缓和的语气淡淡地说。</p>

    “啊——嗨——啊哟——”段祥龙发出一连串的语气词,似乎回过神来,脸立时将惊愕变成了笑颜,努力让五官组合成了一副看起来像哭的笑容,嗓子里发出嘶哑干涩的音调:“哎——易克,是你啊,真的是你啊!哎——老同学,老伙计,老朋友,好久不见了,真的是你啊……”</p>

    说着,段祥龙的表情竟然变得生动起来,带着久别重逢一般的欢喜和激动,急忙放下手里的烟,颤巍巍战栗栗伸出戴着硕大白金钻石戒指的右手,要和我握手。</p>

    我脑子里迅速转悠了一下,毫不迟疑也伸出了我的右手——</p>

    在两只右手还没有握到一起的间隙,段祥龙已经快速移动身体,从老板桌后绕到了我跟前,原来一直伸着的右手突然变成了两臂张开,向我拥抱过来——</p>

    段祥龙似乎觉得单纯的握手不能抒发他的情感和情怀,不能展现他对于老同学久别重逢的浓厚情意,于是,把握手改成了拥抱。</p>

    瞬间的变化,我即刻适应,也迅速张开了胳膊,脸依旧笑着——</p>

    于是,我和段祥龙拥抱在了一起,分别9个多月的老同学紧紧拥抱在一起。</p>

    和段祥龙拥抱的短暂过程,是我快速调整心理和适应的过程。</p>

    而对于段祥龙,我想也是亦然,他需要借助和我拥抱的时机来迅速适应这突然出现的易克,拥抱是多么好的时机啊,可以互相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不但表达了炽热的情感,还借得以完成自己心态的调整,一举两得。</p>

    此情此景,我想段祥龙我更需要调整心态。毕竟,我是有备而来,而他,似乎被我突然袭扰了,刚开始的十几秒钟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p>

    我当然知道,他是做梦也想不到我会突然空降在他面前的,我相信,段祥龙对我一定有着复杂的心态,一来想见我,二来又怕见我。</p>

    想见我,是想当场见证我如今的狼狈和落魄,有图有真相啊,我如今的不堪和他今日的风光正好是一个鲜明的对,可以让他的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让他的成感更加膨胀,让他报复的快感更加**。</p>

    怕见我,那很好解释了,当然是出于之前那些原因,心里发虚,怕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对他作出粗暴而野蛮的举动,大学同学好几年,他当然知道我的功夫,他当然知道要论武力别说他一个,是3个他加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对手。</p>

    当然,我觉得段祥龙一定是带着侥幸心理赌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的,做贼心虚的人总是自以为很聪明的,总是会有侥幸心理的,何况段祥龙还有赌博心理。</p>

    既然段祥龙会赌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么,我真的装作不知道好了,在段祥龙面前,我不能装得太聪明,因为段祥龙本身是个聪明人,两个聪明人在一起,会互相识破的。</p>

    当然,我也不能装傻,装傻更容易被段祥龙识破。</p>

    在我和段祥龙拥抱的短暂片刻,我的大脑飞速地转悠了不少东西,当然,我知道,此刻,段祥龙一定我转悠地更多。</p>

    果然,分开后,我看到,段祥龙已经恢复了常态,神情变得很正常,还带着十足的自信。</p>

    这几秒钟,他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p>

    “易克,你这家伙,玩失踪这么久,都快把我想死了,到处打听你找不到你,没想到你今天突然来了。”段祥龙做亲热装,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脸堆出貌似真诚的笑容,揽着我的肩膀:“来,坐——喝茶,咱们慢慢聊。”</p>

    在我曾经的办公室里,我成了客人,段祥龙成了主人,开始招待我了,以前,在这里,都是我如此招待段祥龙和其他朋友客人。</p>

    我们坐下,段祥龙泡了一壶铁观音,然后递给我一支烟,帮我点着。</p>

    在点烟的时候,我做不经意装瞥了一眼段祥龙的眼睛,正好和他犀利而敏锐的目光相遇,他正深深地观察着我。</p>

    目光相撞,我们都迅速回避,然后,段祥龙继续微笑着,似乎什么都没发生。我的神态也很平静,脸甚至带着一丝笑意,虽然我的心里是另外一副心情。</p>

    “易克,自从你不辞而别,这都快10个月了,你这么久干嘛去了?”段祥龙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团烟雾,眯起一双小眼睛在烟雾幕墙的背后看着我。</p>

    我抬起眼皮看着段祥龙:“段总,你很关心我消失这段时间的动向?”</p>

    以前我都是叫他“祥龙”,可是,现在,我不想叫了,我叫他段总。</p>

    “呵呵,易克,大家都是同学,关心是应该的嘛。”段祥龙笑笑:“哎——你这家伙,怎么对我这么见外,叫什么段总啊,还是像以前那样叫祥龙好,亲切,自然,不生分。”</p>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此一时彼一时嘛。现在,你是大老板,我呢,是一个破产无产者,这人啊,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好。”</p>

    “哎——老同学,你这不对了,话可不能这么说,别忘了,易克,咱们可是大学同学,老伙计,当年在学校里也是荣辱与共的旧毡帽朋友,我们之间,是不可有贫贱之分的。”</p>

    话虽然这么说,段祥龙的表情和言语之间还是不自觉流露出几分自得和自豪感,还有一丝炫耀和嘲笑。</p>

    此时,我想段祥龙已经基本断定了我的现状,应该在他意料之,我仍然是一个无产者破落户,丝毫看不出重新崛起的迹象,而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