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34章 教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时,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小五站在门口:“易哥,怎么回事?”</p>

    我若无其事地站在旁边,努了努嘴巴,没说话。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小五一看3号凌乱的头发和不整的衣衫,还有正握着手指惨叫的神态,似乎明白了什么,惊疑地看着我:“易哥,你——”</p>

    这时,李顺也走了进来,一看这情景,看着我,眼神很意外:“小子,你对她干嘛了?”</p>

    我说:“她不听话,我教训了她一下。”</p>

    李顺看着3号:“你为什么不听你易哥的话?”</p>

    李顺对场子里的任何人都很霸气,唯独对这4个出牌小姐礼遇有加,知道她们是他的聚宝盆。</p>

    3号哭着:“易哥他,他,他要和我弄那事——”</p>

    李顺看着我:“我擦,真的?”</p>

    我说:“我看她很漂亮,不知怎么,突然想和她玩玩,没想到她死活不答应,我气坏了,教训了她一下。”</p>

    李顺说:“我靠——你怎么突然对她动了**了,你想玩女人,我给你找啊,她漂亮的多的是,你不是平时不玩女人的吗,怎么今天突然想起这个来了?”</p>

    我说:“熬夜熬的吧,极度疲劳之后内火太旺,我是想泄泄火,谁让她不答应?”</p>

    李顺看了看3号的手指,脸色一变,看着我:“大哥,你教训她,打哪里不行啊,怎么把她手指弄折了,我靠,她是靠这个来吃饭的,你这下子一弄,她十天半个月是没法再发牌了,好了,既然她不能暂时发牌了,那你想玩去玩吧。丫头,别哭了,你易哥看你,是你的福气,你跟他出去吧。”</p>

    我这时说话了:“现在我没兴趣了,我最讨厌哭哭啼啼的,扫兴——”</p>

    李顺突然笑了:“这倒也是,人家现在还带着伤呢,带伤做那事,不人道啊不人道,哈哈,我靠,没想到你会看这个丫头,好,等她伤好了,让她专门伺候你几天。”然后李顺对小五说:“带这丫头出去吧,去治疗下伤势,这些日子先不要安排她发牌了,好好疗伤。”</p>

    小五点点头,李顺又说:“对了,你再去领2万块钱,算是我给这丫头的安慰金,也算是替我兄弟的补偿金。”</p>

    然后小五和三号站起来出去,临出门时,那女孩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深深的感激。</p>

    小五和女孩出去后,李顺看着我:“怎么,有什么收获没有?”</p>

    我摇摇头:“没有,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况。”</p>

    “我靠,一无所获,你还把我的出牌手弄伤了一个,这幸亏是你只对这一个丫头来了兴趣,要是你对这四个都来了兴致,都给我弄伤了,那我这场子要歇业了。”李顺说:“那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我告诉你,不给我办好这事,你甭想回星海去班!”</p>

    我苦笑了下:“继续观察吧。”</p>

    这时,我既想赶紧离开李顺这是非之地,又想扳倒段祥龙。</p>

    但是,现在看来,这次段祥龙是无法扳倒了,为了那孝顺的女孩。</p>

    同时,我又想,3号不场了,段祥龙再来的话,是不会再赢钱的,一定会开始输钱,只要他不赢钱了,那么,李顺自然也没有理由再把我留在这里。而且,段祥龙今后会继续赌,继续掉进这无底深渊,最后的结局是可以想象的。</p>

    一想到段祥龙最后的结局,我不由打了个寒噤,我想,他要么是输光家产一贫如洗,要么是再耍什么猫腻最后被李顺发觉,那样下场会更惨,连命都难保。</p>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秋桐说过的话,突然觉得段祥龙这样完了不够爽,借助李顺来扳倒段祥龙,不是我的性格,不磊落。</p>

    我突然想去看看我的大学同学段祥龙。</p>

    于是,我从李顺那里出来,直奔我的老公司——现在是段祥龙的公司所在地而去。今天是5月5日,我不知道段祥龙在不在公司,我赌他在。</p>

    在这个明媚的5月的春天里,我想和段祥龙谈谈。</p>

    很快,我到了段祥龙的公司门口,这里曾经是我生龙活虎春风得意的大本营,现在属于段祥龙。</p>

    隔着马路,我一眼看到门口停着段祥龙的车子,他果然在公司里。</p>

    我知道,对于私营企业主,不同于国企老板,除了春节,一般都是没有节假日的。国企老板是给公家干事,该干的干,该闲的闲,私人老板是为自己干,顾不得休息。当时,我也是这样。</p>

    看着公司门口进进出出的人,我知道,他的公司没有放假。</p>

    我站在马路对过,心里突然犹豫起来,我到底该不该去找他,我找他究竟是要干什么,找他对我到底有什么好处。</p>

    正踌躇间,我的手机响了,是冬儿打过来的。</p>

    我接听。</p>

    “小克,还在家里吗?”冬儿的声音听起来很近,却又很遥远。</p>

    这几天,冬儿很少主动给我打电话,都是我每天晚问候她给她发个短信。白天我知道她在培训,不方便。</p>

    “没,在宁州城里!”我说。</p>

    “不在家里好好陪父母,你跑到城里干嘛来了?”冬儿的声音有些意外,还有些不悦。</p>

    “来逛逛。”我说。</p>

    “逛逛?你真有闲情雅致。”冬儿说:“你现在在城里什么方位。”</p>

    我犹豫了下:“天一广场边。”</p>

    “天一广场。”冬儿重复了一遍,然后接着说:“你……你该不会是到老公司哪儿附近了吧。”</p>

    我没有做声,冬儿猜对了。</p>

    冬儿似乎知道自己猜对了,半天没说话,良久,深深地叹了口气。</p>

    冬儿的叹息声里带着些许的凄凉,还有幽幽的惆怅。</p>

    “小克——”冬儿叫我。</p>

    “在——”我回答。</p>

    “别站在那儿了,走吧,离开那个位置。”冬儿带着苦涩的音调:“哪里已经不是我们的了,不再属于我们了,不要在那里出没,那里认识你的人很多,遇见熟人,会让人笑话…。我不想让你被别人奚落耻笑,听话,小克,离开那里。”</p>

    我不知道冬儿说这话是在关切我担心我还是担心别的什么,但是,冬儿的话是合乎常理的。</p>

    我含糊地应了一声,眼睛死死盯住曾经属于我的公司,心轻轻颤栗着。</p>

    “小克,走吧,我们不再属于宁州,宁州也不再属于我们,我们,只是宁州——我们故乡的一个过客,已经路过了,从此,我们不再拥有这里。”冬儿的声音听起来愈发凄凉。</p>

    我的心起起落落。</p>

    “看到段祥龙了吗?”冬儿突然问我。</p>

    “没有——”我说。</p>

    “你不要见他。”冬儿的声音突然变得恨愤:“他心计多端,诡计多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都心术,你斗不过他的,而且,他还是个阴险狠毒狡诈奸猾无耻贪婪的小人,你不要再和他打交道。”</p>

    听着冬儿的话,我突然想起了老秦说的话,段祥龙采用了卑鄙的手段窃取我的商业机密,切断了我的资金链,夺走了我的客户,掠走了我的供应渠道,然后将我击垮。</p>

    此刻冬儿的话让我不由又验证了这一点,虽然我没有问过冬儿什么,但是冬儿不由自主表现出来的东西都让我判断出,段祥龙是悍然不顾大学同学情面,在我毫不知觉的背后阴毒地对我发起了攻击,商场击垮了我,情场多走了冬儿。</p>

    我突然觉得,段祥龙夺走冬儿,并不是因为他爱冬儿,或许,他是出于对我的报复,同时也是出于对以前苦追冬儿而得不到对冬儿的报复。</p>

    段祥龙是一个报复心很强的人,这一点,我毫无察觉。</p>

    一个报复心强的人,很可怕。</p>

    此刻,我从心里也涌起了一股报复心。</p>

    本来这次是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对段祥龙实施报复的,但是,因为那发牌小姐,我的报复计划不能实施,只能放过他这一次。</p>

    同时,我又觉得,或许,这是天要让我自己亲自来复仇,不让我借别人之手。</p>

    这倒正我的下怀,我不喜欢借助别人的手来为自己出气报仇,那不算本事,我喜欢亲手落实。</p>

    和冬儿打完电话,我两手插在裤袋里,又看了对过一会儿,还是决定不听冬儿的劝告,我要去见见段祥龙。</p>

    于是,我横穿马路,走了过去,我决意要见见我亲爱的大学同学段祥龙。</p>

    进了公司一楼大厅,我看到的都是陌生的面孔,都在忙碌着各自的事情。</p>

    我没有停留,轻车熟路,径直楼,直接去了二楼的总经理办公室。</p>

    这里的布局一切都还是照旧,一切都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p>

    我站在我曾经的办公室门口,门虚掩着,开了一条缝。</p>

    透过这条缝,我看到了我擦死苦想的段老板。</p>

    此刻,段祥龙正在抱着电话。</p>

    “小马,我下给你的这批单子最迟不能超过7天交货,这是死期限,不然,你要影响我这批货的出口,我可是和老外都签了合同的,老外最讲的是信用,你可不要砸了我的信誉哦。我这批货总共十万件,分解下给了10个厂子生产,我照顾你的声音,多给了你5千件,你可不要让我失望。</p>

    我不管你那边有什么困难,困难你自己去克服,和我无关,这次你要是不能按期交货,别怪我不讲情面……次的货款什么时候支付?呵呵,那要看你这次的表现了,我要的可不仅仅是速度,还有质量,质量不过关,是按期交货也白搭。”</p>

    段祥龙悠然地说着,轻轻晃动着身体,在老板椅里转悠着。</p>

    小马我知道,是我以前的供货商之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