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32章 观察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段祥龙的面部表情似乎很安闲,边抽烟边和身旁的女郎说笑着边下注,似乎他下的注不是钱,而是游戏机的骰子。 </p>

    我近距离看着段祥龙的脸,这是我9个多月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察段祥龙,甚至以前也没有这么细致地观察过他。</p>

    许久不见,段祥龙似乎以前更风采了,眼神里透出的都是志在必得和春风得意,两只手保养地很好,看起来似乎像是女人的手,白白腻腻的。</p>

    赌场里的赌客似乎都熟悉了段祥龙,知道他是这里的常胜将军,段祥龙押哪边,很多赌客都跟着押,他似乎成了赌场的风向标。</p>

    我知道,出现这种情况是最可怕的,赌场输得的钱会是段祥龙赢钱的很多倍,长此下去,赌场非完蛋不可。</p>

    “妈的,好几次是这样了。”李顺在我身边轻声说:“都知道这狗日的手气好,跟着他押,他要是赢了我这里的50万,我这边要输好几百万。操,老子这买卖可亏大了。”</p>

    我皱皱眉头,没有说话,李顺看我的神情,不说话了,递给我一支烟,又帮我点着。</p>

    我吸了几口烟,继续观察着赌场里的形势。</p>

    两局结束,段祥龙又赢了20万,期间小输了不到3万,输的时候都是每次不到5千,其余都是赢,赢的时候最低是1万。</p>

    两局结束后,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揉了揉发酸的眼睛。</p>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没有?”李顺急不可耐地问。</p>

    我转头看着李顺,刚要说话,手机突然响了,我不由自主掏出手机,一看,是秋桐打过来的。</p>

    我的心一紧,怎么不早不晚秋桐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李顺正在旁边呢!</p>

    我最忌讳的是让李顺知道秋桐和我私下有联系,我有这种想法一来是因为李顺的多疑猜忌,二来也是自己心里有鬼,心虚!</p>

    李顺要是知道我对他刚刚订婚的女人有什么非分之想,非剁了我不可,老子可不想没事惹事!</p>

    更糟糕的事情是李顺这时正坐在我身旁,一眼看到了我的手机屏幕,看到了来电号码。</p>

    我正犹豫着该不该接电话,李顺说话了:“你先接电话。咦?秋桐打来的!这大过节的,她打电话找你干嘛?”</p>

    李顺问我,我怎么会知道!</p>

    “不知道啊,也许秋总是有工作的事情吧?”此刻,我巴不得秋桐找我是工作的事情。</p>

    “那接啊,磨蹭什么?”李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一把把我的手机拿过去,先按了接听键,接着又按了免提键,然后把手机放到我跟前的桌面,看着我。</p>

    “喂——易克!”电话里传来秋桐清晰的声音。</p>

    我这时必须要回答了:“秋总,你好,有事吗?”</p>

    “呵呵……难道非得有事才能找你?没事不能打电话了?”秋桐反问我。</p>

    我瞥了一眼李顺,李顺面无表情盯着手机。</p>

    “呵呵……”我干笑了下:“秋总假期没出去玩玩?”</p>

    “出来了啊,我带着俺闺女在青岛啊,在这里转悠转悠,顺便去小雪爷爷的坟看看。”秋桐说。</p>

    李顺的脸色有些阴沉,继续看着手机保持默不作声。</p>

    “哦……”我干涩地说了一声。</p>

    “你在家里挺好吧?家里父母都还好吗?”秋桐又说。</p>

    “好,很好,谢谢秋总关心!”我说。</p>

    “怎么这么客气?父母看到你,很开心吧?”</p>

    “嗯,是的,很开心!”我简短地回答。</p>

    “呵呵……前段时间你很辛苦,正好在家里和父母一起呆着放松放松。”秋桐的声音里流露出羡慕的语调:“家有二老,如有二宝啊。”</p>

    我没做声,李顺这时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接着咬住了下唇。</p>

    “云南那边现在很热了吧?”秋桐说。</p>

    李顺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我木然回答:“嗯,是的,很热。”</p>

    此时,我不知道秋桐到底为何给我打电话,我不相信她是单纯为了和我扯这些话题。</p>

    果然,秋桐话题一转:“这几天李顺找你了吗?”</p>

    我心里一惊,看了一眼李顺,李顺眼睛眨了眨,没有看我,紧盯住手机。</p>

    “怎么了?有事吗?”我顿了顿,接着问秋桐。</p>

    “也没什么事,我是突然想到李顺会不会利用假期的时候拉你做坏事。”秋桐说:“易克,我可给你说啊,你要记住,不要跟着李顺去捣鼓那些害人的事情,既然你已经离开了他那边,不要再掺和他的事情了。”</p>

    我大脑一阵发晕,秋桐难道会算啊,我刚和李顺在一起,她来了这么一个电话,到底是她会算呢还是她有心灵感应?依照我和她现在的关系,还不至于到心灵感应的程度啊!</p>

    李顺脸色拉了下来,皱了皱眉头,努了努嘴巴,显得不乐,还有些无奈。</p>

    “哦……”我含混混沌地应了一声。</p>

    “呵呵……应该是我想多了,你现在在云南老家,怎么会和李顺搅合在一起呢。”秋桐笑着说:“好了,不打搅你的假期了,这样吧,我要带小雪去爬崂山了,哎——锻炼身体去,全民健身哦……”</p>

    说完,秋桐挂了电话。</p>

    我看了看李顺,李顺正脸色阴沉地看着我:“这个电话来的可真是时候,我刚把你带出来,她来电话了,她会算啊?”</p>

    我没说话。</p>

    “看起来,你这个新老板对你还是挺关照的嘛,还不让你跟我再捣鼓什么事。”李顺看着我:“怎么?易克,你是听你新老板的呢还是听我这个前老板的呢?我和秋桐谁的面子大呢?”</p>

    我看着李顺:“李老板,你说这些有意思吗?”</p>

    “废话,没意思的话我从来不说,我要说的话,必定是有意思的!”李顺蛮横地说:“回答我的问题,易总!”</p>

    我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李顺说:“你要我怎么回答?我人都已经在你这里了,你还要我怎么回答?”</p>

    李顺一咧嘴:“这倒也是……嗯,看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p>

    不知怎么,我听了李顺这话感到很别扭,妈的,什么叫心里有他啊!</p>

    “好了,不扯淡了,言归正传,说正事,你刚才看出来什么道道没有?”李顺看着我。</p>

    我缓缓摇了摇头:“没有。”</p>

    李顺脸带着失望的神色,还有些不相信,瞪着我:“你真的没看出来?”</p>

    我点点头:“是的,确实没看出来,整个过程,看不出他有任何猫腻,一切都是那么符合程序和规则,没有任何纰漏。”</p>

    “真的?”</p>

    “真的!”我加重了语气。</p>

    “操——怎么会?我不信他是凭自己运气赢钱的,我坚信他必定捣鬼了,你为什么看不出来?你都看不出来,难道他真有那么高的手法?”李顺有些恼火地说着,将烟头狠狠摁进烟灰缸里:“不行,你必须要看出来,这事交给你了,你必须给我找出他的猫腻,抓住他的把柄。”</p>

    李顺有些蛮不讲理了,死逼我。</p>

    我其时也有些疑惑,我心里也认定段祥龙必定是捣鬼了,但是,我确实看不出他是如何捣鬼的。</p>

    此时,即使没有李顺的死逼,我强烈的兴趣也会让我非得查个水落石出不可,何况,我和段祥龙还有过节,我现在很想整他。</p>

    我想了想,对李顺说:“你给监控室的工作人员放假吧,这里除了我,任何人不要让进来。”</p>

    李顺看着我:“你——”</p>

    “从现在开始,我吃住在这里面,你安排人定时给我送饭可以,困了我睡这值班的床。”我说:“还有,这段时间以来,也是段祥龙到这里玩百家乐以来的录像资料,都给我。”</p>

    李顺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我要发狠了,眼神一亮,忙点头:“好,好,我这安排人给你找。”</p>

    “没有我的话,任何人都不得进来打扰。”我又说。</p>

    “一定,除了我,谁都不让进!”李顺频频点头。</p>

    “你也不要进来!”我说了一句。</p>

    李顺眼皮一扬,刚要发作,接着又顿了下去,咧嘴一笑:“好,我也不来打扰你。其实,我也不是来打扰你的,我是怕你一个人寂寞。”</p>

    这话我听了又觉得很别扭,说:“我需要一个安心安静的环境,我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女人,有什么怕的?”</p>

    李顺神色竟然有些尴尬和难堪,接着不说话了,出去安排去了。</p>

    很快,李顺按照我的要求安排好了一切,我关死监控室的门,这时大厅里新的一局又开始了,段祥龙又开始了洋洋自得地博弈。</p>

    我调整监控器的距离,开始同时从几个屏幕的不同角度观察着段祥龙的一举一动……</p>

    随后的一天一夜,我除了在段祥龙赌博的时候观察他,是一遍遍重播段祥龙以前赌博的录像资料,从头看,从他赢钱看到他输钱,又看到他赢钱。</p>

    我聚精会神地看着录像资料,除了看段祥龙,还注意观察周围的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甚至包括发牌小姐和场边的工作人员。</p>

    不知来回反复看了多少遍,我始终没有看出什么门道。</p>

    我此时大脑已经完全进入了往我的境地,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越看不出来我越不肯放弃,我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性格又开始张扬,我不信段祥龙是神人,我不信找不出他的猫腻。</p>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地的烟头越来越多,监控室里烟雾弥漫,我又一次重头开始看录像资料,开始对段祥龙翻牌前后的资料进行对。</p>

    我不仅对段祥龙的细微动作,还对周围人的所有细节,同时开始思考着段祥龙的性格和做事方式,探寻着这其所有人的活动规律。</p>

    我不停地转换着思维方式,注意力渐渐锁定在几个轮番发牌的发牌小姐身,观察着她们发牌时段祥龙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以及下注的筹码大小。</p>

    漫长的思索和观察之后,我脑子里突然一亮,一拍脑门,妈的,是了,问题出在这里,我似乎应该是找到段祥龙的猫腻所在了!</p>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仰头重重叹息了一声。</p>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走出了监控室,看看时间,整整一天一夜过去了。</p>

    我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心情有些沉重,还有些抑郁。</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