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29章 自不量力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少顷,我偷偷抬眼看了一下秋桐,看到她正怔怔地看着我,她的神情有些尴尬,脸色有些微微发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的心跳更加厉害,突然又觉得很羞愧,有些无地自容,甚至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没数了,太自不量力了,颇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感觉。</p>

    我此时的羞愧还来自于现实,我已经拥有了冬儿,冬儿已经回到了我身边,而秋桐也已经订婚,也许很快会步入婚姻的殿堂,我在这里说这话,凸显出我多么肮脏卑鄙的灵魂!</p>

    我和秋桐都沉默着,房间里很静,静地让我有些窒息,有些喘不过气来。</p>

    一会儿,秋桐轻声笑了下,笑得有些勉强。</p>

    “易克,我觉得你是个有福气的人!”秋桐说,脸的神情恢复了常态。</p>

    我抬头看着秋桐,心里还有些尴尬。</p>

    “我觉得你很有女人缘啊,你看,海珠对你那么好,现在,海珠走了,你的初恋女友冬儿又来了,冬儿那么漂亮。还有,你和云朵,云朵对你……”说到这里,秋桐顿了顿:“云朵对你……我不知道现在如何,但是,起码,从前,我是能感觉出来的。”</p>

    我咧了咧嘴,又觉得尴尬起来。</p>

    “所以,我说你很有女人缘,这么多好女孩都围着你。”秋桐笑着说:“当然,最终能和你长久在一起的,只有一个。现在,海珠离去了,云朵似乎也不做声了,冬儿在你身边,你的初恋回来了,多好啊,易克,你可要好好珍惜呢。失去了又得到,多不容易,更加要好好好珍惜。你说,是不是?”</p>

    “嗯。”我点点头。</p>

    “人生最大的幸福在于平凡,最长久的拥有在于珍惜。”秋桐又说了一句。</p>

    这句话是浮生若梦曾经在络里告诉我的,此刻从秋桐嘴里说出来,不由让我别有感觉。</p>

    秋桐又说:“其实,易克,我现在发现你是个蛮优秀的男人,虽然没有金钱,没有学历,没有地位,但是,你自身所映射出的男人魅力却是越来越大,不然,海珠、云朵哪里会这么着迷你呢,还有冬儿又怎么会回到你身边呢?”</p>

    这是秋桐第一次从一个女人评价男人的角度来说我,我心里感到有些冲动和温馨。</p>

    “易克,能和你这样的人做同事,做朋友,我很高兴,也很珍惜。”秋桐接着说:“我希望,我们能做长久的好同事,好朋友,我身边能有你和海峰、小猪、云朵这样的朋友,我很珍惜。”</p>

    我明白秋桐这话里的意思,她的心只给了虚拟世界的亦客,她不会再给任何人。</p>

    此时,我不敢想象要是她知道我是那个亦客,她会是怎样的神情,或许,她的世界整个都崩溃了,或许,我连她的朋友都做不成了,我永远记得她说的那句话,她最不能原谅的是欺骗!</p>

    我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愧疚,我觉得自己对不住冬儿!</p>

    第二天,秋桐告诉我,她把我的考察报告修改完,呈给集团党委领导了。</p>

    “这份考察报告牵扯的面很大,特别是牵扯到20辆发行车辆的更换,这不是个小数字,如果能打动集团党委领导的心,那好了。”秋桐说。</p>

    “嗯……”我点点头。</p>

    “很快要到五一长假了,这次不安排你值班了,回老家去看看你父母吧。”秋桐又说。</p>

    “好!”我点点头,我还真想爹娘了!</p>

    晚回到宿舍,我和冬儿说起五一放假的事情,问冬儿想不想回宁州去我老家看看。</p>

    冬儿听了,含糊其辞地吱唔了一声,我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p>

    第二天晚,我接冬儿下班的时候,冬儿告诉我一件事,公司要派她到深圳总部去接受新手培训,过几天要走,为期半个月,五一假期照常进行,她不能和我一起回宁州我的老家了。</p>

    冬儿不满地嘟哝着:“这大过节的让我去培训,太可恶了,这外企资本家是剥削,什么时候不能培训啊,非得占用过节的时间。我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回你老家去玩呢,唉……”</p>

    我安慰了半天冬儿,让她以大局为重,以工作为重。</p>

    两天后,冬儿飞去了深圳,参加培训去了。</p>

    冬儿走后的第二天,五一长假开始了,我飞回宁州,去看我的爹娘。</p>

    在去宁州的飞机,我遇到了海珠。</p>

    我是在登机舱后遇到海珠的,这些日子没见海珠,海珠瘦了很多。</p>

    她看见我,边引领我去座位边问我:“哥,冬儿姐去深圳培训去了是吧,我哥今天也去了。”</p>

    我知道海峰今天也去深圳总部汇工作,嗯了一声。</p>

    坐下后,海珠问我:“回家看看?”</p>

    “嗯……”我又答应了一声。</p>

    海珠说:“哥,下飞机后,你在出口等着我。”</p>

    我不知道海珠是何意,答应了海珠。</p>

    到宁州后,我在机场出口处等了一会儿,接着看见海珠开着海峰的那辆车过来了,停在我跟前,海珠摇下车窗看着我:“哥——车!”</p>

    我了车,海珠说:“海峰哥的车现在归我了,他在星海用不着。”</p>

    “哦……”</p>

    “你现在接着回家吗?”</p>

    “嗯。”</p>

    “现在是节日期间,公共汽车很拥挤,你还带着这么多行李,我送你回家吧!”海珠说。</p>

    我此次回来,买了很多星海的特产。</p>

    “这……”我刚想推辞,海珠接着说:“我休班,今天没事,正好也想去山里散散心。”</p>

    “那麻烦你了。”</p>

    海珠抿了抿嘴唇:“哥,你不要和我这么客气,我会觉得别扭的。”</p>

    我于是不再推辞。</p>

    海珠开车到了一家商场门口,停下车对我说:“哥,你在车稍等下。”</p>

    说完,海珠下车进了商场,不大一会儿,海珠出来了,提着两大包东西,放到后座:“第一次去你家,不能空着手!”</p>

    原来海珠是干这个了。</p>

    我们继续走,很快车子出了宁州,进了大山,在山道走了半天,接近午时分,终于到了我家。</p>

    爸妈正在家门口等候,我在星海还没出发时打电话告诉他们了。</p>

    海珠的车子缓缓停在我家门口,爸妈高兴地迎过来:“小克——”</p>

    我下车,海珠也下了车,礼貌地冲我爸妈招呼:“叔叔,阿姨,你们好。”</p>

    妈妈一看到海珠,愣了下,接着亲热地拉着海珠的手:“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p>

    我说:“爸,妈,这是海峰的妹妹,叫海珠。”</p>

    海峰虽然没有来过我家,但是我经常在爸妈跟前提起海峰,他们都知道我有这么一个铁哥们。</p>

    “是海峰的妹妹啊,啧啧——真是好看的女娃!”妈妈听了,更加热情了,拉着海珠的手,下下看个没够,看地海珠都不好意思了。</p>

    我这时从车里往外拿东西,边对爸妈说:“这是海珠专门买了来看你们的,这是我从星海带来的……”</p>

    “哎呀——你看,你这孩子,来叔叔阿姨家作客来带东西,太见外了,带什么东西啊,能来家里坐坐,叔叔阿姨很高兴了。”爸妈不免客气了几句。</p>

    “叔叔,阿姨,你们看起来真年轻,身体都很好啊!”海珠说。</p>

    “呵呵,老喽,你父母身体都还好吗?”妈妈笑得合不拢嘴,一直拉着海珠的手不放,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海珠。</p>

    “都好!”海珠说。</p>

    “来,孩子,快家里坐,你阿姨早做好了饭,等你们来吃饭呢!”爸爸高兴地招呼大家进去。</p>

    进了堂屋,香气扑鼻,满桌的饭菜勾起了我的食欲。</p>

    我们坐下,我毫不客气地拿起筷子,招呼海珠:“海珠,来,这等于到了自己家了,别客气,吃——”</p>

    海珠笑嘻嘻地看着我,拿起筷子,接着又看着爸妈:“叔叔,阿姨,你们也吃吧。”</p>

    “哎,好!”爸妈喜滋滋地拿起筷子,妈妈开始不停往海珠的碗里夹菜:“来,孩子,吃这个,这是阿姨亲自下厨做的,尝尝好吃不?”</p>

    “嗯……阿姨的手艺真好,真好吃!”海珠乐呵呵地边吃边说。</p>

    我看着海珠说:“从早饭到午饭,我们可是跨越了好几千里。”</p>

    “哦,你们是一起从星海来的?孩子,你也在星海工作?”爸爸看着海珠。</p>

    “叔叔,我是南航的,在飞机工作,专门飞宁州到星海,我家在宁州!”海珠说。</p>

    “在宁州好,在宁州好!”妈妈说。</p>

    “今天我下了飞机,海珠嫌我坐公共汽车不方便,特意开车送我回来的!”我说:“海珠今天很辛苦呢。”</p>

    “哥——你怎么这么客气呀——”海珠对我说了一句。</p>

    妈妈一听海珠叫我哥,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又继续给海珠夹菜,边说:“孩子,你哥哥海峰怎么没一起来呢?”</p>

    “我哥到深圳去汇报工作去了。”海珠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冬儿姐也去了。”</p>

    “冬儿是谁啊?”妈妈说。</p>

    海珠一愣,看了看我,显然她开始以为我妈已经知道了冬儿,这会儿妈妈一问,她才知道妈妈不晓得。</p>

    “冬儿是我哥的女朋友啊——”海珠傻傻地说。</p>

    “哦,呵呵……”妈妈笑着:“海峰可真不错,带着女朋友去深圳。”</p>

    妈妈听糊涂了,错把冬儿当成海峰的女朋友了。</p>

    “不是呀——我说的我哥是小克哥,不是海峰哥呢!”海珠说:“冬儿姐是我小克哥的女朋友啊。”</p>

    爸妈一听,都愣了,看看我,又看看海珠。</p>

    “这……怎么?孩子,你不是……”妈妈看着海珠,脸带着巨大的失落和失望。</p>

    “阿姨,我是我哥的妹妹啊。”海珠说:“我哥的女朋友是冬儿姐,我可漂亮可爱多了,她在我海峰哥的单位里干工作,外企呢。等有空,让小克哥带回来给你们瞧瞧,这次要不是冬儿姐去深圳培训,她肯定和小克哥一起回来看你们了。”</p>

    爸妈听了,脸的神色好转了一些,仍然带着有些失望的神情看着海珠,似乎他们对海珠极有好感。</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