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27章 窗口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傻小子,来看看。 ”冬儿笑着过来拉我,我被冬儿拉到窗前,冬儿把望远镜递给我,指着后面的一个窗口说:“快看,我看到曹丽了,你看,她在和谁一起干嘛呢?”</p>

    我一听,明白了,冬儿一定是看到曹丽在做那事了,我想一定是曹丽在和孙东凯一起做那事。</p>

    我摇摇头,笑了笑:“曹丽这后面的楼有套房子,她在和男人做那事吧,这有什么好看的?那男人一定是一个瘦儿吧唧的年人。”</p>

    “啊,原来你早发现过啊。”冬儿说:“不过,你说的这男人好像不是那么瘦儿吧唧,还带着一副眼镜呢。”</p>

    我一听,不由心里一怔,难道这男人不是孙东凯?</p>

    我举起望远镜,很快找到了曹丽那房子的窗户,看到了正在客厅沙发做那事的一对男女,那女的是曹丽,而那男的,竟然是白老三!</p>

    我靠,曹丽竟然和白老三勾搭了,刚吃了一顿饭,直接带回来了。</p>

    不知道曹丽和白老三一起搞孙东凯知道不知道?不知道要是孙东凯知道了会作何感想?</p>

    我正看着,感觉到冬儿的身体已经紧紧贴住了我……</p>

    很显然,冬儿是被刚才看到的情景刺激了。</p>

    而我,此时却没有任何**,我脑子里充斥的是曹丽和白老三的勾搭意图,他俩在一起,我不知道会对以后我周围的人产生什么影响。</p>

    我放下望远镜,眉头紧紧皱着,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发呆……</p>

    “小克——”冬儿的声音有些颤巍。</p>

    我转过身,拿起冬儿的手,脱离开冬儿的身体,呆呆地看着冬儿。</p>

    冬儿看我的神色有些异常,说:“怎么了?小克。”</p>

    “他俩怎么会在一起?”我自言自语了一句,坐到沙发,点燃一颗烟。</p>

    冬儿似乎被我的神态消退了激情,坐到我身边,看着我:“怎么?那男的不是曹丽的老公?”</p>

    我点了点头:“那男的叫白老三,是混黑道的,黑白通吃,他姐夫是市里的高官。而且,这个白老三是秋桐的未婚夫李顺的死对头。”</p>

    “原来如此,混黑道的,这么说,曹丽和黑道的也有联系了?”冬儿说。</p>

    “你知道不,今晚和曹丽一起吃饭的是这白老三。”我看着冬儿说:“曹丽是要带你和这白老三一起吃饭的。”</p>

    “哦,是这样?”冬儿愣了下,接着看着我:“这是你不让我今晚去吃饭的原因?”</p>

    “算是其之一吧。”</p>

    “你怎么事先知道的?”</p>

    “曹丽下午打电话,我偶尔听到的。”</p>

    “你和这个白老三认识?”</p>

    “打过交道。”</p>

    “他对你怎么样?”</p>

    “不怎么样!”</p>

    “怎么了?你得罪过他?”</p>

    “嗯,我跟着李顺干的时候和他的手下结了梁子。”我看着冬儿:“你知道不,那天在2046和我打架的四个秃头,是他的手下,是四大金刚,这四大金刚,已经是第二次和我交手了。”</p>

    “啊?”冬儿有些吃惊,看着我说:“小克,你得罪了黑道的人,这可如何是好,你可要小心啊,黑道的人都很狠的。我们在星海无依无靠,没人能帮助我们的。”</p>

    我看着冬儿笑了下:“别害怕,没事的。”</p>

    冬儿知道我在宽慰她,皱着眉头,一会儿突然说:“哎——我有个好办法,能缓和你和白老三的关系!”</p>

    我看着冬儿。</p>

    “你看,曹丽和白老三是这种关系,那说明两人的私交是不错的,而曹丽呢,对我也是很好的。”冬儿说:“小克,你看这样行不,我去和曹丽说说,委托曹丽做和事佬间人,到白老三跟前帮你说说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p>

    冬儿的话让我哭笑不得,我对冬儿说:“冬儿,你想得太幼稚了,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千万别找曹丽啊,这事我能安排好,你千万不要插手。”</p>

    “为什么?”冬儿不解地看着我。</p>

    我笑着:“这其的道道多了,不是你想象地那么简单,好了,时间不早了,去睡觉吧,明天你还得班呢。”说着,我低头吻了吻冬儿的额头。</p>

    冬儿皱了皱眉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去睡觉,你也睡。”</p>

    “你先睡,我还没忙完。”</p>

    “我不,我要你抱着我睡。”冬儿撒娇。</p>

    “好吧。”我弯腰抱起冬儿,进了卧室,将冬儿放到床,然后也了床,抱着冬儿:“乖,睡觉。”</p>

    冬儿躺在我怀里,很快进入了梦乡。</p>

    等冬儿熟睡后,我又爬起来,继续我的码字。</p>

    天亮破晓时分,我的码字结束了,又仔细修改了一遍,算是完成了。</p>

    我不打算睡觉了,洗了把脸,开始做早饭。</p>

    早饭做完后,冬儿也起床了,我招呼冬儿吃早饭。</p>

    冬儿看我一夜没睡,心疼地说:“小克,干嘛这么拼命,公家的活,又不是自己家的,犯得着吗?”</p>

    我笑笑:“白天事情多,脑子清净不下来,晚工作效率高,一旦开始了停不下来。”</p>

    “那你睡一觉再去班!”冬儿说。</p>

    “没事,我是铁人,不困的!”我说。</p>

    “你是再卖命,也不见得能多赚多少钱,人家也不见得会多赏识你几分。”冬儿嘟哝着:“女人当家,墙倒屋塌,跟着一个女人干,我看没什么出息。”</p>

    “好了,吃你的饭吧!”我不想听冬儿说这个,夹起一个荷包蛋塞到冬儿嘴里。</p>

    冬儿吃完荷包蛋,又开始说话:“我看,你似乎不乐意听我说你这位女司的什么坏话,是不是?”</p>

    我看着冬儿:“你别没事找事好不好?”</p>

    冬儿撇了撇嘴:“你想和我吵架?”</p>

    我忙说:“不想!”</p>

    “哼——”冬儿哼了一声,接着突然又问我:“这房子,是不是你借住了那个李顺的?”</p>

    冬儿很聪明,竟然能猜到,我点了点头:”嗯。”</p>

    “他为什么要借房子给你住?”冬儿说。</p>

    “我曾经跟着他干过,给他出过不少力。”我说:“还有,这房子他住不着,反正也是空着,又不想出租,借给我住了。怎么,你不想住,要是不想住,我们搬出去另外租房子。”</p>

    “我说要出去租房子了吗?”冬儿闷闷不乐地说了一句,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继续吃饭。</p>

    吃过饭,我下楼开车,准备送冬儿去班。</p>

    车子刚拐出去楼前,正要路,突然一辆黑色的宝马猛地从左前方冲出来,差点和我的车撞在一起。</p>

    我急忙刹车。</p>

    那黑色宝马停住了,车窗摇下来,同时车里传出一声怒喝:“找死啊——”</p>

    我一看,妈的,开车的是白老三。</p>

    白老三这时也看到了我和冬儿,微微一怔。</p>

    冬儿这时也认出了白老三,不由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有些紧张。</p>

    我看着白老三,微微一笑,摇下车窗:“白老板,早好!”</p>

    白老三看着我,又看了看冬儿,嘴角露出一丝阴笑:“易克,早好——你小子艳福不浅,刚听四大金刚说你又换了马子,果真如此。”</p>

    说着,白老三用贪婪的目光扫视着冬儿。</p>

    我说:“前几日和你手下的四个兄弟发生了一点小摩擦,不好意思。”</p>

    白老三脸色阴沉地看着我:“你小子倒是很能窜,宁州也能遇到你。小子,既然你已经洗手不干了,我奉劝你一句,做个聪明人,不该你看到的,你是看到了也要没看到,不该说的,你要咽到肚子里。”</p>

    我呵呵笑了:“这世界,没人愿意做傻瓜。”</p>

    白老三哈哈一笑:“小子,如此说来,最好不过。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我想,在星海,没人愿意得罪我,除非他是个傻瓜。”</p>

    说完,白老三冷笑一声,开车离去。</p>

    然后,我开车送冬儿。冬儿舒了一口气,接着说:“小克,这个白老三,看起来质彬彬的,怎么看也不像是黑老大。”</p>

    “人不可貌相。”</p>

    “你可千万不要再惹他啊。”冬儿说:“他黑白两道都有人,咱惹不起,你别仗着你会功夫逞能,你自己一个人,再强的功夫,也斗不过他们的。”</p>

    “嗯。”我答应着冬儿。</p>

    “要是……实在不行,咱们离开星海,躲得远远的,回宁州去吧。”冬儿说:“宁州是我们的家乡,在自己家乡里做事,也踏实。”</p>

    “冬儿,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能回宁州吗?”我反问了冬儿一句。</p>

    冬儿沉默了半晌,说:“那……要不,我们到别的地方,如到绍兴,或者嘉兴,那里离家也不远。”</p>

    我心里一阵苦笑,有李顺在,我哪里也去不了,我不敢拿我父母的安危开玩笑。</p>

    我现在只有两条道,一个是在发行公司干,另一个是跟着李顺继续干黑社会。</p>

    当然,我是不能再去干黑社会的。</p>

    我不想告诉冬儿更多,说:“到外地还得另外找事情做,租房子也需要钱,而且,未必能找到合适的工作,特别是你这外企的活儿,不是那么好找的。还是在这里干吧,我会小心的,你放心吧。”</p>

    冬儿听我这么说,不言语了,扭头沉默地看着窗外。</p>

    一会儿,冬儿说了一句:“经济基础决定层建筑,没有钱,什么都做不成。”</p>

    冬儿的话让我的心里沉甸甸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