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23章 顺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总,你找我!”我站在秋桐面前。 </p>

    秋桐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无法掩饰的倦怠:“最后一站,宁州那边还算顺利吧?”</p>

    “顺利!”我回答,心里想着她什么时候开始问起冬儿,问起海珠,我知道,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秋桐必定会提及。</p>

    “那好。”秋桐出了口气:“易克,这次南方学习考察,你感觉收获大不大?”</p>

    “大!”我说。</p>

    “怎么个**?说说看!”秋桐眼神平静地看着我。</p>

    “这个……一眼难尽,反正是很有收获!”我说:“学到了很多兄弟报社发行的好做法,很开眼界!”</p>

    “只是学到了很多做法吗?”秋桐看着我。</p>

    “是啊!”我说:“他们的很多做法确实值得借鉴!”</p>

    秋桐停顿了下:“你觉得这次南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p>

    “最大的收获。”我斟酌了下:“开阔了眼界,启发了思路。”</p>

    “开阔了什么眼界,启发了什么思路?别说的那么笼统,具体点!”秋桐依旧看着我。</p>

    我看着秋桐期待的眼神,琢磨着那几天的所见所闻,想到在江月村柳月的谈话,脑子里突然一亮,说:“学会如何用战略眼光来思考目前的报业发行。”</p>

    秋桐微笑了下:“你终于说到点子了。我今天叫你来,是想给你安排一个任务——”</p>

    “什么任务?”我说。</p>

    “搞一个此次南方考察的考察报告,或者叫南方考察启示录,”秋桐说:“这个调查报告,由你来执笔拿出初稿,行不行?”</p>

    我犹豫了下,点点头。</p>

    “那这个任务交给你了,这个考察报告,是要提交集团经营委甚至集团党委的,一定要有新思维。”秋桐顿了顿,接着看着我,缓缓说了一句:“易克,今天,我想说一句话,和你共勉,当然,这也是我此次南行最大的体会——”</p>

    我看着秋桐。</p>

    秋桐一字一顿地说:“不管做什么行业,一个优秀的经营管理者,必须具备战略眼光!”</p>

    秋桐的声音不大,却让我感到了此话的分量。</p>

    秋桐的体会太和我心意了,直接击了我思维的死穴。我一贯的经营思维里,缺乏的不正是这个吗?如果我早能意识到这一点,段祥龙未必能钻了我的空子将我击败。</p>

    我自己的失败,不能一味归结于客观,客观是不可改变的,也不能一味全部归结于他人,要是自己防守慎密,未雨绸缪,他人未必能有缝隙可以钻。还是要从主观反省一下自己,深刻检讨自己主观的失误。</p>

    谈完工作,我看着秋桐,突然冒出一句:“秋总,祝贺你!”</p>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到自己很残忍,却又忍不住想说出来。</p>

    秋桐神情一怔,看着我:“祝贺我什么?”</p>

    “你懂的!”</p>

    秋桐的眼神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使劲抿了抿嘴唇,看着我:“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既然你祝贺我,那么,我也该祝贺你。”</p>

    我知道秋桐话里的意思,却又不知秋桐祝贺的真实含义,是真的在祝贺我初恋回归还是在讽刺我见异思迁另觅新欢。</p>

    我还没说话,秋桐接着说:“昨天,我和海珠打电话了。”</p>

    我的心一紧,我不知道海珠都和秋桐说了些什么,愣愣地看着秋桐。</p>

    秋桐说:“海珠告诉我了,说你和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一直很尊重她,虽然多次住在一起,却没有对她有任何越轨行为。海珠说是她自己主动放弃的,因为你的心里一直还记挂着你的初恋情人,也是那天我见到的冬儿。</p>

    我刚才说的祝贺你,恐怕和你祝贺我的用意不一样,我是真心地祝贺你,祝贺你和冬儿重新走到一起。当然,我也为海珠感到遗憾,海珠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子,唉,可惜……当然,我明白一个道理,感情的事,是勉强不得的。那天,在机场,我误会了你,误会了你们,我心里感到有些抱歉,请代我向冬儿表示歉意。”</p>

    我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秋桐。</p>

    秋桐看着我,忽然说:“易克,我问你一个题外话,你可以不回答!”</p>

    我说:“你问!”</p>

    “初恋,是不是真的难以忘怀?”秋桐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现实里的初恋!”</p>

    秋桐的话让我心里突然有了一阵悲凉,我突然意识到,秋桐或许在现实里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恋爱,没有享受过真正的初恋。</p>

    她刚才刻意强调是在现实里,那么,是否意味着她在络里的那场虚拟恋爱成了她的初恋?</p>

    秋桐虽然做事做人很成熟很稳重,可是,在爱情这个领域,她却显得那么幼稚和无知。</p>

    我的心感到阵阵疼痛,努力压制住内心的苦楚,看着秋桐说:“即使有些人的初恋并非如想象好,当初的另一半也并非如此地优秀,但是初恋像一个永远抹不掉的回忆,让人想忘记也难以忘记。因为初恋,所以人才慢慢成熟。至于难忘,那是因为曾经爱过,曾经哭过笑过。”</p>

    在秋桐面前,我俨然是一个情场老手。</p>

    秋桐点点头:“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我以为,初恋的感觉,未必只是在现实里。”</p>

    我明白秋桐的意思,我终于肯定,浮生若梦和亦客的络之恋,是她的初恋。</p>

    “秋总,你也是深有体会的,对吧?”我说。</p>

    秋桐的眼皮跳了一下:“我想,每个人都是有体会的。有的人的初恋走到了一起,走到了永远,而有的人的初恋,却是没有结果的。”</p>

    说到这里,我看到了秋桐眼里深深的忧伤,感受了到了秋桐的感性。</p>

    我不由伤感起来,为浮生若梦,为自己。</p>

    秋桐接着恢复了常态,看着我笑了下:“所以,易克,我要祝贺你,祝福你们。”</p>

    “谢谢!”我干涩地说着。</p>

    “等有机会,我请你和冬儿吃饭!”秋桐说。</p>

    “谢谢!”我再次说。</p>

    “好了,不谈这个题外话了,言归正传。”秋桐说着,从桌子拿起一沓材料递给我:“这是我们南方考察的有关资料,供你做考察报告参考用,开动你全部的思路和脑筋,去做这个报告吧,我等着看你的思维成果。”</p>

    我接过材料回了办公室。</p>

    打开电脑,我登陆扣扣,看到了浮生若梦的签名换了:一个优秀的经营管理者,必须具备战略眼光。</p>

    我的心一颤,我知道,这是她在提示激励鼓舞我。</p>

    我深度思考着浮生若梦这句话的含义,脑海里闪现出江月村的大隐高人柳月的话,闪现出秋桐刚才和我讲的内容。</p>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一个特点,那是我思维的活跃性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强,我能很快将脑子里的一个思维情节迅速拓展开,能很快将一个新事物给予敏捷敏锐而强有力地穿透。</p>

    思考了一个午,我的脑子里渐渐形成了一个突出的部位,逐渐过滤出了问题的实质和重点,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突破口。</p>

    思路明朗了,下面的事情好办了,我如释重负,给冬儿打了一个电话,开车去找她,和她一起吃午饭。</p>

    吃饭的时候,我问起冬儿今天午的情况,冬儿嘟哝着:“这外企的管理是严,今天刚来,先接受岗培训,讲了一大堆管理制度,什么班时间不准打私人电话,不准扣扣聊天,不准私自外出,不准与工作无关的站……哎——这个海峰,在单位里一副六亲不认的样子,板着个脸,好像我和他以前不认识似的。”</p>

    我笑了笑:“必须的,公私分明嘛,换了我,我也会这样的!”</p>

    冬儿说:“你以前什么时候对我这样了?”</p>

    我说:“那不是以前是我们自己的公司吗,你那时是我的内当家,准老板娘呢,我哪里敢对你那样呢,现在不是此一时彼一时吗?”</p>

    冬儿叹了口气:“真受罪,自己做老板习惯了,到别人手下打工,是别扭!我本想下午去街逛逛买几件衣服的,哎,看来是不行了。”</p>

    我说:“晚我陪你逛!”</p>

    冬儿撇了撇嘴:“是有时间又能怎么样,口袋里没有钱。”</p>

    我心里感到一阵愧疚,又感到有些心疼,摸出我的银行卡,这是公司前段时间给大家办的工资卡,递给冬儿:“冬儿,这是我的工资卡,以后放你那儿,你要是想买东西,拿着去刷是!”</p>

    冬儿接过银行卡看了看,装进口袋:“里面有多少?”</p>

    “大概有3万多吧!”我说。</p>

    秋桐对综合业务两个部的考核区别于公司的其他部室,我和曹腾的收入下不保底不封顶,实行动态考核管理办法。</p>

    每个月两个部的收入切块给各自的部室,切块的部分一部分是业务费用,一部分是人员工资,还有一个专门的例,是给我和曹腾的,这里面包含了工资和奖金。</p>

    超过任务基数越高,我和曹腾的收入越多,因为前段时间几个项目的成功操作,我每月的收入杂七杂八加起来都不低于1万,自然,曹腾的收入也是不低的。</p>

    冬儿听了,说:“这是你这9个多月的积蓄?”</p>

    我说:“是最近的,以前没攒下钱,以前是死工资,现在是活的。”</p>

    冬儿说:“那好吧,以后我们还是像从前那样,我来做管家,你的工资我来给你保管!你有什么花销跟我说。”</p>

    “嗯。”</p>

    “有情绪没?”</p>

    “木有!”</p>

    “是心甘情愿木有还是勉强迫不得已木有?”</p>

    “心甘情愿木有!”</p>

    “这还差不多。”冬儿笑了下:“依照你以前花天酒地的风格,竟然还能攒下这点钱来,倒也实属不易,看来,你学会过日子了。”</p>

    我说:“你不和我在一起,我和谁一起花钱去?”</p>

    冬儿哼了一声:“贫嘴!恐怕我不在的时候,也没少了女人和你一起花钱吧?”</p>

    我咧咧嘴,没说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