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22章 铁兄弟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一会儿,冬儿看着云朵笑着说:“云朵妹子,你别看我刚才说海峰,我知道海峰他是不会生气的,海峰和易克是铁兄弟,我也是没把他当外人才这么说的,说,是不是,海峰?”</p>

    冬儿看着海峰。 </p>

    “啊哈——是啊,是啊!”海峰打着哈哈。</p>

    冬儿接着又看着云朵:“其实呢,海峰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和我家小克都是浙江大学的同学,能力还是很棒的,做人也很讲义气,很直爽,是一点,在个人问题眼眶子很高,轻易没有美女能让他心动。这能让他连续邀请10次的美女,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看来,妹子很有福气啊,跟着海峰啊,会很享福的,我看,跟了海峰,你那什么发行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也不用干了,海峰养你,绰绰有余。”</p>

    海峰听了,咧嘴笑。</p>

    我看着云朵,也忍不住想笑。</p>

    云朵急了,脸色绯红:“冬儿姐,你……你说什么啊……我……我和海峰大哥……我们……我们是普通的朋友。”</p>

    看着云朵着急的神态,冬儿笑了:“好可爱的妹子,姐是在为你憧憬未来的,普通朋友也没事啊,这以后慢慢发展嘛,感情总是需要培养的哦。”</p>

    云朵更急了,脸色通红:“冬儿姐,你——你都说什么呀——”</p>

    海峰这时替云朵解围:“哎——冬儿,我和云朵同志是革命战友,你别让俺家妹子为难了。来,我们到水库边玩玩去,去打水漂,看谁打的多。”</p>

    我们大家一起到水库边玩,然后爬山。在我和云朵单独一起的短暂时刻,云朵在我身边低语了一句:“大哥,我终于了解你的底细了。”</p>

    说完,云朵大步向前走去。</p>

    看着云朵的背影,我发了半天怔,直到冬儿在前面喊我,我才回过神往前赶去。</p>

    玩了一天,知道夜幕降临,我们才回星海,找了一家饭店吃饭。</p>

    吃饭时,海峰看着冬儿半开玩笑地说:“冬儿,这次来了星海,不打算回去了吧?”</p>

    冬儿沉默了一下,看着海峰:“你希望我回去?”</p>

    海峰一咧嘴:“不!”</p>

    冬儿说:“那你还问这问题干嘛?”</p>

    海峰讨了个没趣,不说话了,低头吃饭。</p>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p>

    云朵这时问冬儿:“冬儿姐,你打算在星海做什么工作啊?”</p>

    冬儿看着云朵,怔了下,接着说:“不知道!”</p>

    我的神情有些默然。</p>

    海峰又抬起头看着冬儿:“冬儿,我知道你大学是学会计的,你是注册会计师,你是很懂财务管理的。”</p>

    冬儿努了努嘴:“那又怎么样,以前有自己的公司可以管理,现在呢。”</p>

    我心里又有些黯然。</p>

    海峰说:“冬儿,我的办事处正需要一名财务管理人员,总部人力资源部让我们自己在当地招聘,我正琢磨这事,我相信你的能力是完全可以担当的,要是你有意,不妨……”</p>

    海峰说着,看了看我。</p>

    我看着冬儿。</p>

    冬儿看着海峰:“什么待遇?”</p>

    “正儿八经外企员工的待遇,每月底薪不低于6000,奖金另算。”海峰说:“做好了,升到总监,底薪不会低于10000。”</p>

    “哇——这么高!”云朵说了一声。</p>

    冬儿眼皮都没抬,懒洋洋地“哦——”了一声,看着我。</p>

    我看着冬儿,没有表态。</p>

    “冬儿姐,这可是个不错的职位啊。”云朵好像唯恐错过了良机,看着冬儿说。</p>

    “小克,你兄弟要帮我们,要让我到他手下去打工,你什么意见?”冬儿仿佛没有听见云朵的话,看着我。</p>

    “你自己决定!”我说。</p>

    “我自己决定?那是说你没意见喽。”冬儿说。</p>

    “嗨——我兄弟没意见,看你的了!”海峰说。</p>

    冬儿没有说话,沉默了很久,然后抬头看着海峰:“海峰,这么说吧,我首先感谢你的好意,不谦虚地说,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做财务管理,不管是外企还是内企,只要我想干好,我一定能做好。还有,我这人做事情,向来有个脾气,要么我不干,如果我要干,我一定会认真负责干好。”</p>

    海峰点点头:“咱家冬儿的财务管理能力,我是了解的,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p>

    “只是,我想回去和我们当家的商议商议。”冬儿看看我,又看着海峰说:“这会儿,或许我们当家的有些话不好当着大家的面讲。”</p>

    我知道,冬儿是有话要和我说,不想当着海峰和云朵的面讲。</p>

    海峰看着冬儿,又看看我:“好的,冬儿,我等你消息,只是,别让我等太久啊。”</p>

    晚,回到宿舍,我和冬儿躺在床。</p>

    “小克,你希望我出去打工?”黑暗,传来冬儿的声音。</p>

    “我……”我的心里有些苦涩,顿了顿:“现在,我还没有自己的公司……我需要时间。”</p>

    “那你是同意我去海峰那里打工了,是不是?”冬儿说。</p>

    “如果……你愿意……如果,你喜欢去那里做事。”我小心翼翼地说:“毕竟,现在的情况……”</p>

    “你对自己没有信心?”</p>

    “不,我有信心,我说了,我需要时间,毕竟,这不是一夜之间可以的事情。”我急忙说。</p>

    冬儿沉默了,一会儿说:“难道你不觉得,海峰今天是一种施舍吗,想想以前,我们稀罕谁的施舍?谁又敢施舍我们?”</p>

    “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你没有财务管理能力,海峰也不会要你的。”我说:“海峰是从自己的工作需要出发的,当然,用自己熟悉的人,招聘不熟悉的人更有优势。”</p>

    “我风吹雨晒出去打工,你难道不心疼?”冬儿赌气地说。</p>

    我这时心里突然有些憋屈,有些火气地说:“冬儿,我当然心疼你,我不想让你受任何苦,我想让你像以前那样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可是,现在,我又能做些什么?我需要时间啊,时间,你懂不懂?懂不懂?我总不能出去抢银行吧?你不愿意出去工作,那你在家里呆着好了,我赚钱养你,我会努力多赚钱,让你过好日子。”</p>

    冬儿没有说话,侧过身来,抚摸着我的脸:“小克,你生气了?我让你不高兴了?”</p>

    我没有说话,躺在那里一动不动。</p>

    忽然,我觉得有热乎乎的东西滴到我的脸,我知道,冬儿哭了,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从来没有对冬儿如此发火过,从来都是她生气的时候我哄她开心。</p>

    我不由有些心疼,将冬儿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眼睛:“对不起,冬儿,我不该向你发火,我无能,我是废物,让你跟着我受苦了。”</p>

    “我没那么想你,我知道你疼我,只是,我不想看别人的脸色,接受别人的施舍,也不想让你看别人的脸色受人家的使唤。”冬儿哽咽着说:“我只是好怀念我们从前的日子。以前,我们什么都不缺,谁的脸色也不用看。可是,现在,我们……我想想现在,心里憋屈地慌。”</p>

    冬儿哽咽着说不下去了,紧紧搂住我的脖子。</p>

    “冬儿,虽然我没有问你过去的事情,也不需要你告诉我,可是,我知道,为了我,你受了很多委屈,吃了很多苦,受到很大的伤害:。”我紧紧抱住冬儿的身体,声音有些悲怆:“我无能,我没有保护好你,我对不起你……我……”</p>

    我突然说不下去了,我心里充满了悲伤和愤懑,充满了对段祥龙无的仇恨和对冬儿无的疼怜。</p>

    “小克,我不要你这么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冬儿抽泣着:“对不起,小克,对不起……我想你,我爱你,可是,我又害怕见到你,我忍不住来星海找过你一次,可是,回去后我又觉得没脸见你,我不敢再见你,却又忍不住不想你。”</p>

    我的眼泪流了出来,轻轻抚摸着冬儿的脸颊:“宝贝,过去的事情,不要提了,过去的让它过去吧,今后,我会再度崛起的,我一定能崛起的,为了你,为了我们,我要努力好好做事情,我一定会让你过好日子。”</p>

    冬儿没有再说话,用嘴唇堵住了我的嘴唇,疯狂地亲吻着我。</p>

    我不由抱紧了冬儿的身体,将冬儿压在身下……</p>

    第二天,我醒来,冬儿已经起床,正坐在床前看着我,眼神有些忧伤,还有些怅惘。</p>

    我一个骨碌爬起来:“你早起了,我去做早饭给你吃!”</p>

    “别忙,小克,我想好了,我去海峰那里班!”冬儿平静地说。</p>

    “你想好了?”我看着冬儿。</p>

    冬儿站起来,走到窗口,轻轻叹了口气。</p>

    周一,冬儿去海峰那里报到,我开车把冬儿送过去,然后去公司班。</p>

    刚到办公室,接到了秋桐的内线电话:“易克,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p>

    进了秋桐办公室,秋桐正坐在老板桌后。</p>

    我第一眼看到秋桐的右手指戴着一枚白金钻石戒指。</p>

    我明白,只有热恋或者订婚的人才会将戒指戴在这里。</p>

    看到秋桐手指的订婚钻戒,我的心里有些黯然,忽然感到了和秋桐距离的遥远和自己的卑微。</p>

    秋桐或许忽然意识到了我盯住她手指的目光,脸露出一丝不自然的表情,两手不自觉地放到了办公桌下面,少顷,等手指再放到桌面的时候,我看到那钻戒不见了。</p>

    自那以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我再也没见到秋桐在公司里戴这枚钻戒,不知道她在别的地方,如李顺以及李顺的父母面前戴不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