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20章 周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第二天,我起床洗涮后开始做早饭,做好了早饭,然后才喊冬儿起床洗涮,然后,我们一起吃早饭。 </p>

    “今天你班不?”冬儿边吃饭边问我。</p>

    “周末,不班!”我给冬儿盛了一碗稀饭,又夹了一个荷包蛋。</p>

    “今天是周六?”冬儿说。</p>

    “是的!”我说。</p>

    “我整天过的浑浑噩噩,都不知道周几了。”冬儿自嘲地说了一句。</p>

    我无声地笑了一下。</p>

    “那个秋总,叫什么名字?”冬儿又问我。</p>

    “秋桐!”</p>

    “名字不错,很好听,人也长得很美。”冬儿嘟哝了一句,接着说:“你怎么会跑到她哪里去打工?”</p>

    “为了生存下去,我去应聘,她们那需要人,我去了!”我说。</p>

    “这个秋桐——”冬儿停顿了一下,看着我,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她没有潜规则你吧?”</p>

    “说什么呢?可能吗?”我说了一句。</p>

    “那,你是不是很喜欢她呢?”冬儿接着又冒出一句。</p>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接着笑着看着冬儿:“你觉得呢?”</p>

    “你们男人,见了美女,没有不动心的。”冬儿正色看着我说:“小克,既然我们的过去大家都不再纠葛,那么,我警告你,今后,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的,不准在外沾花惹草,否则——”</p>

    否则会怎样,冬儿没有说。</p>

    我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p>

    不管我在别的女人面前如何牛逼,在冬儿面前,我始终不敢对抗,一直以来的习惯,冬儿不管提出什么事,我都是言听计从,从不违背她的意愿。</p>

    以前很多朋友笑话我,说我和冬儿还没结婚成了妻管严,说我把冬儿宠坏了。我听了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我其实知道自己在冬儿面前的乖顺是出于对她的疼爱。</p>

    “小克,今后,你去公司里班,那我呢,我干啥?”冬儿说。</p>

    “你想干什么?”冬儿大学是学会计的。</p>

    “你觉得我该干什么?以前我们有公司的时候我在公司里管财务,现在你说我该干什么?”冬儿看着我:“你觉得我是不是也该像你一样出去打工挣那点死工资呢?”</p>

    冬儿的话似乎带着一丝不乐,我心里陡然又感到了压力。我现在没有自己的公司,如何让冬儿管理呢?</p>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我忙去开门,一看,海峰来了!</p>

    “我擦——回来了也不打个招呼,要不是今天海珠临走时和我说了下,我以为你还没回来呢。”刚一开门,海峰劈头说:“怎么搞的,昨晚海珠跑到我哪里去住的,你扔下她自己跑回来睡大觉了。”</p>

    听海峰话里的意思,显然海峰还不知道我带冬儿回来的事,海珠没有告诉他,自然,海峰也还不知道海珠和我分手的事。</p>

    “走,今天是周末,陪我出去踏春去,我约了位美女在下面车里等着呢,不容易啊,约了不下10次了,好不容易才给面子,还要求拉着你一块儿去。”海峰继续大大咧咧地说着,边往里走:“今天春光明媚,正是春游的好时光,可惜,海珠一大早去班了,不然,大家一起——”</p>

    海峰突然住了嘴,嘴巴半张在那里合不了,因为他看到了正坐在那里吃早饭的冬儿。</p>

    冬儿不紧不慢地在那里吃着早饭,头都没抬,似乎没看到海峰一般。</p>

    “啊——”海峰不由自主发出一声,站在那里呆住了,愣愣地看着我。</p>

    我看着海峰,没有说话。</p>

    海峰一瞬间脸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脸露出复杂的表情:尴尬、惊讶、意外、失落、遗憾……</p>

    我对海峰轻轻说了一声:“进来吧。”</p>

    这时冬儿抬起头看着海峰:“我以为是谁呢一大早过来喳喳叫,原来是海大人啊。怎么?看到我看到我和小克在一起很惊?很意外?很生气?很失望?不欢迎?”</p>

    冬儿的话里带着一丝嘲讽和怨气。</p>

    海峰这时迅速回过神来,笑着:“冬儿啊,很久……很久……没见到你了……你……你回到易克身边了……好,好,欢迎,欢迎。”</p>

    海峰的声音很干巴很酸涩。</p>

    “谢谢海峰。”冬儿站起来,笑了下:“来了是客,坐吧。”</p>

    海峰木然坐下,我递给海峰一颗烟,海峰木然抽着,咳嗽了两声,被烟呛的。</p>

    冬儿在海峰对面坐下,看着海峰:“海峰,很久不见,看你似乎很风光啊。怎么,你也跑到星海来了?不在深圳那外企干了?”</p>

    冬儿似乎不知道海峰期间曾经在宁州的办事处干过。</p>

    海峰此时已经恢复了常态,笑着说:“还在啊,公司在星海有办事处,我调到这里来负责。”</p>

    “海峰混大了,成外企在星海办事处的老板了,”冬儿说:“祝贺你!”</p>

    “冬儿,大家都是自己朋友,有什么好客气的!”海峰说。</p>

    “海峰,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没想到我回和小克又在一起吧?”冬儿看着海峰。</p>

    海峰笑笑:“说实话,是没想到。但是,看到你们又在一起了,还是为你们感到高兴,为你们祝福。”</p>

    “海峰,我相信你说的是心里话,你相信你自己说的是心里话不?”冬儿说。</p>

    “冬儿——”我叫了一声冬儿,提醒她不要为难海峰。</p>

    冬儿看了我一眼,抿抿嘴。</p>

    海峰脸的神情又尴尬起来,勉强打个哈哈:“应该是相信的。哎——冬儿,今天我们一起出去春游吧,周末,出去玩玩。”</p>

    冬儿看着我:“小克,我听你的——”</p>

    我说:“一起去吧,出去散散心,你还没在星海游览过吧。”</p>

    冬儿点点头:“我去收拾一下,海峰,你先坐下等我下。”</p>

    说完,冬儿起身去了卧室。</p>

    我和海峰坐在客厅里,海峰看到冬儿一进卧室关卧室的门,立刻变了脸色,一把抓住我的脖领,咬牙切齿,压低嗓门:“混小子,怎么回事?说——”</p>

    “海珠告诉了我冬儿的近况,然后,她约了冬儿,又告诉了我,让我们会面。海珠和我谈了心里话,她决定放弃。”我低声说。</p>

    海峰一听,脸色发灰,怔了半天,手无力地松开我,喃喃地说:“我的傻妹妹,她怎么?我早知道了这事,一直在瞒着你,没想到,她——唉……我家妹子和你无缘啊……”</p>

    我看着海峰:“海峰,我想和你说,我和海珠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你相信不?”</p>

    海峰看着我,半晌,点点头:“我信!”</p>

    我点了点头:“谢谢兄弟!”</p>

    海峰看着我,继续压低嗓门:“哥们,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很坏,你是不是很恨我,恨我不告诉你冬儿离开段祥龙的消息?”</p>

    我看着海峰,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海峰,我们是兄弟。”</p>

    海峰低下头:“谢谢兄弟。其实,自从我知道冬儿离开段祥龙的消息,我心里一直隐隐有些预感,我知道你对冬儿的感情,知道你一直在想着她,可是,海珠是我妹妹,海珠对你一直很痴情,要是换了别人,或许我告诉你了,可是,因为海珠,我一直没有和你说。”</p>

    我说:“海峰,我说了,我们是兄弟,我不会怪你恨你的。”</p>

    海峰咬紧嘴唇点了点头:“唉——没想到这一天终于来了,海珠这丫头一直没和我说,昨晚她跑到我那里住我有些怪,不过也没问什么。说实话,这事我私心重了,我对不住你,也对不住冬儿。”</p>

    我突然冒出一句话:“不要和我说什么对不起,而且,对冬儿,也不必。”我心里想起了冬儿和段祥龙。</p>

    海峰皱皱眉头,接着低声说:“兄弟,据我最近打探到的可靠消息,冬儿是被段祥龙这狗日的骗了,段祥龙用了极其卑鄙的手段,利用冬儿急于救你帮你脱离险境的急切心情,骗取了冬儿的信任,要挟了冬儿,搞垮了你的公司。然后,在达到他的无耻目的后,露出了真面目……冬儿最终知晓自己被欺骗后,愤然摆脱了段祥龙的控制。可以这么说,冬儿是为了你而被段祥龙耍了害了。”</p>

    我心里一震,想到去年冬儿来星海,那么,那一定是她刚摆脱段祥龙控制的时候,她是看来星海找我的,在没有找到后,她一直没有再继续找我,那么,应该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对不住我而放弃了寻找。</p>

    我喃喃地说:“真的?可是,冬儿为什么不告诉我?”</p>

    海峰沉默了一会儿说:“可能冬儿是考虑到从她嘴里说出来,你未必会相信她的话,毕竟,这事对你伤害太大了。她应该想到,无论她说什么,你都未必会真的相信。所以,她干脆不说。”</p>

    其实,也不是冬儿不想说,是我不让她说,我害怕听到其他的情况,一直不敢问冬儿,同时也怕让冬儿说出这些,让冬儿回忆起往事,对她再次产生心里的伤害。</p>

    “其实,她说什么,我都会信的,我一直都信她的话的。”我继续喃喃地说。</p>

    “但是,她未必会这么想。”海峰说:“毕竟,事实已经发生了,她必定是有顾虑的。”</p>

    我一把抓住海峰的脖领:“兔崽子,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一直不告诉我?”</p>

    “我也是刚知道这个消息,之前,我一直以为冬儿……”海峰满脸愧疚和沮丧:“我知道我对不住你和冬儿,我一心想撮合你和海珠,我私心重了,我太自私了,你揍我吧,我绝不还手,让你出出气。”</p>

    我慢慢松开了海峰,说:“段祥龙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整垮我欺骗冬儿的?”</p>

    “具体情节我还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我和你说的大概,或许,冬儿是明白这一切的。”海峰说:“我实在没有想到,段祥龙这狗娘养的会对你下此狠手,完全置大学同学的关系于不顾。”</p>

    此时,虽然我还不明白段祥龙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但是,我心里已经对段祥龙定性了,只要性质定了,也没必要再去问冬儿,那样只会让冬儿再次受到心里的伤害。</p>

    而且,冬儿或许只会知道段祥龙是如何骗她的,而段祥龙是如何搞垮我的公司的,依照段祥龙的性格,未必会全部让冬儿知道,冬儿或许只知道结果而不晓得全部过程。</p>

    此刻,我对段祥龙积淀的恶感和怒火升腾到了极点,想到老秦和我说的情况,结合海峰告诉我的话,我心里涌起对段祥龙的无愤恨,牙齿咬得咯咯响。</p>

    我此时迅速做了一个决定:一定要彻底将段祥龙击垮,我要让他死得很难看。</p>

    老子不是圣人,也不想做圣人,还是老秦说得对,一个男人要想成大业,该狠的时候必须得狠,不能一味善良,不能对敌人带着怜悯,这个世界,光做好人不行,好人未必是有好报的,老子不想一味做好人了。</p>

    此仇不报,我易克不是男人,不是易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