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19章 宽慰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激情过后,我点了一支烟,斜躺在床,直到我的烟吸了半截,冬儿才轻盈地坐起来,去了卫生间。 </p>

    值此,我忍不住地朝冬儿刚才躺的身下瞟去,果然,床单没有任何红色的痕迹。</p>

    对于这个结果,我虽然早有思想准备,却还是感到心里一阵悲凉,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不敢不愿往下去想了,心里阵阵酸涩。</p>

    一支烟怠尽,冬儿也回来了,靠在我身边,我看到,此刻,冬儿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一分宽慰。</p>

    冬儿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自语道:“这道坎儿终于过去了。”</p>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冬儿话里的所指,曾经,我们都是处,如今,我们都不是了,她有过了别的男人,而我,也有过了别的女人,我们对等还礼了。</p>

    大家处在一个水平线了,她找到了平衡,如果刚见面时还觉得对我有所愧疚的话,那么,此刻,她似乎找到了平衡。</p>

    我不知该如何评价冬儿的话,我终于拥有了我的初恋情人,我擦思夜想的冬儿,我和冬儿的灵魂与**一起得到了升华,可是,物是人非,我心里却感到了莫名的空虚与寂寥。</p>

    我在冬儿之前和云朵有过了那事,当然冬儿无疑会认为我是和海珠有过的,而冬儿的第一次也没有给我,那么,我是否应该从心底里彻底放下,不再纠葛冬儿过去的事情呢?</p>

    我不认为自己是有很深处女情结的人,我不认为这能阻碍我和冬儿的情感发展,不然,我又为何要带冬儿到星海呢?</p>

    毕竟,冬儿是我的初恋,初恋,对我来说,是那么地刻骨铭心,那么地深入骨髓。</p>

    还有,我一直坚定不移地相信,冬儿是爱我的,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p>

    我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将冬儿轻轻揽在怀里。</p>

    “小克,过去发生的事情,你真的不想知道?”冬儿又提起了这个话题。</p>

    我的心颤动了一下,嘶哑着声音:“起码,现在,我不想知道。”</p>

    “为什么?”冬儿说。</p>

    “知道这些,对我,对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吗?”我说。</p>

    “我不知道,只是,我想让你知道,不管我过去做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我的心一直是你的。”冬儿郁郁地说。</p>

    “我相信,我明白,我知道。”我说:“这足够了,我只要知道你的心是我的,这足够了。我要的是你的心。”</p>

    “既然你现在不想问,那好,什么时候你想问了,我会原原本本告诉你。”冬儿说:“当然,你不问我,我也不会问你的过去,因为我此刻心里很明白,不管你曾经要了哪一个女人,你的心也是我的,你心里一直是有我的,对我来说,这也足够了。”</p>

    冬儿的话让我心里不禁一阵羞愧,我仿佛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无脸见冬儿,我又不禁感动于冬儿对我的宽容和大度。</p>

    “冬儿,让我们忘记过去,好好往前看吧,今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想到过去的流浪岁月,我的心里酸酸的,又有些欣慰。</p>

    冬儿点点头,看着我笑了下:“吻我——”</p>

    我低头深情地吻了吻冬儿的唇。</p>

    冬儿吸了一口烟:“小克,今晚出机场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叫你易经理的什么秋总,是你的客户?”</p>

    “怎么了?”我说。</p>

    “没怎么,我感觉这人对我们的态度好像很冷淡,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冬儿说。</p>

    我呼了一口气:“这位秋总,不是我的客户,她是我的司!”</p>

    “司?”冬儿一愣,看着我:“司?你的司?你怎么会有司?你不是在这里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吗?”</p>

    看到冬儿惊疑的表情,我的心一沉,苦笑了下:“冬儿,那是我骗我妈的,我没让她知道我破产的事情,我怕父母担心,你自己想想,我刚刚破产,哪里来的资金开公司呢?我现在是在星海传媒集团发行公司打工。”</p>

    “可是,她怎么叫你经理?”冬儿说。</p>

    “因为我是发行公司一个部门的经理,负责人。”我说:“我现在是打工者,拿的是工资和奖金。”</p>

    “你说的是真的?还是你的逗我?”冬儿仍然将信将疑。</p>

    “我没骗你,是真的!”我说。</p>

    “那……你这房子。”冬儿又说。</p>

    “借住的——”我说。</p>

    冬儿听我说完,脸露出巨大的失落和失望,怔怔地看着我,似乎不能接受现实的这一切。</p>

    看着冬儿的神情,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惊惶,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能。</p>

    自打认识冬儿以来,我看到的冬儿对我的表情从来都是赞赏和褒扬,从来没有看到如此的神情。</p>

    冬儿把没有抽完的烟摁死,然后出溜到被窝里,仰脸看着天花板,突然沉默起来。</p>

    良久,冬儿喃喃道:“是啊,你刚刚破产,哪里又能这么快开一家公司呢?我应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p>

    听到冬儿的话,我的心仿佛被针刺了一下,躺下抱住冬儿的身体,拍着冬儿的后背,吻着冬儿的脸:“冬儿,宁州的公司破产后,加没有了你,我彻底沉沦过,但是,现在,有了你,我又有了动力,相信我,我会好好振作起来,我会尽快再次奋起,我要重新站立起来,我要重新有自己的事业和公司,相信我,我会的。”</p>

    我不知是唯恐冬儿失望在给冬儿信心还是还怕自己继续沉沦在给自己打气。</p>

    冬儿看着我:“开公司,是需要很多钱的,现在,你哪里去弄这些钱?”</p>

    我忙说:“我会好好干好现在的工作,努力多拿奖金,多攒钱,用一年的时间,争取攒下一笔钱,先从小公司做起,慢慢再做大。只要我用心去做,只要我好好干,我一定会做起来的。”</p>

    我知道,现在的情况,我是离不开发行公司的,李顺已经给我定了性,我要么在发行公司干下去,要么回归他的黑道,我没有第三条路可走。而到黑道,虽然能赚很多钱,但是,我却是万万不能再回去,那是死路一条。</p>

    冬儿看着我,没有说话。</p>

    “冬儿,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吗?我行的,你知道的,我们以前的公司不是一步一步从小做大的吗,当时才不到10万块钱做起来的。”我抚摸着冬儿的脸颊说:“现在,只要你支持我,你相信我,你在我身边,我有了重新奋起的动力,我是有能力的人,我一定能赚很多钱的,一定能让你过好日子。”</p>

    冬儿看着我,半晌,勉强笑了一下,笑容有些苦涩。</p>

    “冬儿——相信我吧,我一定能行的!”我语无伦次地说。</p>

    冬儿抿了抿嘴唇,轻声说:“小克,好吧,我相信你。”冬儿的声音干巴巴的,带着无法遮掩的惆怅。</p>

    我的心有些疼痛,一个男人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理想的充裕的舒适的日子,是多么的失败。</p>

    我不由感到了紧迫和压力,因为冬儿的失望。</p>

    那一刻,我甚至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重回李顺那边。</p>

    我知道,只要我回了李顺那边,只要我想弄钱,我将会很快拥有很多钱,一年下来赚的钱,不我开公司赚的少。</p>

    一闪过这个念头,我不由被自己吓了一跳。</p>

    我知道,如果我真的回了李顺那边,虽然我能赚到很多钱,但是,等待我的将是无底深渊,后果不堪设想。</p>

    不到万不得已,我决不能走这条路。我现在要做的是在发行公司拼命好好干,努力赚大钱,尽快完成原始资金的积累,然后再伺机摆脱李顺的控制,重新开一家公司,东山再起。</p>

    想到这里,我又开始在冬儿面前展望宏伟蓝图,不停地给冬儿以信心。</p>

    冬儿或许看出了我的焦虑和紧张情绪,主动亲了亲我的额头,柔声说:“小克,不要想太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时间不早了,睡吧。”</p>

    冬儿在我的怀里酣然入睡,我却毫无困意了,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p>

    冬儿的归来,让我感到了这9个多月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压力,当然,也带来了无的动力,再次重新创业的激情和冲动彻底被激发了出来,我决心要开始重新崛起了。</p>

    当然,理想不是梦想,理想必须要基于现实,目前,我要做的是在不能离开发行公司的情况下迅速完成原始资金的积累,同时想尽一切办法脱离李顺的控制,重振旗鼓。</p>

    秋桐不是我的,是李顺的,浮生若梦永远走不进我现实,我既然要在这个社会生活生存下去,必须得正面现实,我现实里的女人,只有冬儿!我失而复得的冬儿!</p>

    虽然重新归来的冬儿已经不是以前的那般完美,可是,我自己呢,不也是同样的情况吗?冬儿不和我计较过去,我难道要一直耿耿于怀她的过去吗?</p>

    虽然我寻找回来的爱情带着累累伤痕,可是,有我们过去的情感基础,难以忘却的初恋,我相信,我们能够找回以往那欢乐的情怀和美好时光。</p>

    我不由想起浮生若梦曾经和我说过的一句话:人生是奋斗,为了理想、事业和爱情。</p>

    此刻,爱情是我奋斗的原动力和催化剂,是我再度崛起的基础和强大能源。</p>

    回想起这9个多月来的经历,我心潮起伏感慨万千,人生到底是什么?</p>

    如果人生是一条直线,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这样一成不变的走下去?既然是直线,为什么还会有坎坷呢?</p>

    如果人生是一个圆,那么我应不应该打破这个圆圈,还是在原地绕来绕去……</p>

    思考了很久,我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