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16章 噩梦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睁开眼,我看到冬儿穿着洁白的棉布睡衣,头发还没干,正站在床头看着我。 </p>

    室内光线明亮,看看窗外,阳光明媚。</p>

    “小克,你醒了——”冬儿说。</p>

    “几点了?”我擦擦额头的汗。</p>

    “午11点了。”冬儿坐在我床边,伸手抚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小克,你做噩梦了。”</p>

    我坐了起来,看着冬儿:“你早醒了?”</p>

    “刚醒,刚洗完澡!”冬儿说。</p>

    我看着刚刚沐浴后的冬儿,宛如出水芙蓉一般的新鲜和娇嫩,不由看得痴了。</p>

    看到我的眼神,冬儿白皙的脸庞露出一丝红晕,却接着眼神里又隐隐有些不安。</p>

    我伸手拉过冬儿的手:“冬儿。”</p>

    “嗯……”冬儿任我拉着她的手,低声答应着。</p>

    “你真好看。”我由衷地说着,轻轻揉搓着冬儿纤细修长柔嫩的手。</p>

    冬儿脸的红晕开始扩散,接着却轻声叹息了一声,嘴唇紧紧咬住。</p>

    “你去洗个澡吧。”片刻,冬儿轻轻将手从我的手里抽出来,站了起来,走到窗边,背对我看着窗外。</p>

    我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看到冬儿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坐在沙发托着腮怔怔地想着什么。</p>

    看我出来,冬儿抬起头看着我:“饿了不?”</p>

    我点点头:“你呢?”</p>

    “饿了!”</p>

    “我们去楼下吃饭吧?”</p>

    冬儿站起来。</p>

    直到此时,我们都没有谈起下一步如何走,似乎谁都不愿意先提起这个话题。</p>

    我们去了楼下的餐厅,点了我们曾经都最爱吃的炒年糕,默默地吃着。</p>

    吃完饭,我们都没有离开,依旧坐在那里,互相看着对方,我知道,该到了说那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的时候了。</p>

    “小克,你要走了,是不是?”冬儿先说话了。</p>

    我点点头。</p>

    冬儿说这话,无疑是说我要回星海了但是她却一直没有问起我在星海做什么。</p>

    “哦……”冬儿哦了一声,眼神有些恍惚,还有些无法说出口的期待。</p>

    “你现在在宁州做什么?”我问冬儿。</p>

    “我?”冬儿淡淡笑了下:“无业游民!”</p>

    “那……你……你……”</p>

    我想说:“你愿意跟我走吗”,吭哧了半天,却没有说出口,因为我不知道说出这句话后会遭到什么待遇。</p>

    冬儿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我:“小克,你为什么一直不问我过去都干了些什么?”</p>

    “为什么要问?你希望我知道吗?你想告诉我吗?”我说。</p>

    冬儿缓缓地说:“昨晚我说过你不该来找我,这是一道坎,一道你我心的坎儿,这道坎儿迈不过去,我,你,我们,都无法去谈下一步。所以,不管我愿意不愿意告诉你,我都等着你来问。”</p>

    我明白冬儿的所指,我的心刺痛了一下:“我不想问。”</p>

    “为什么?”冬儿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还有些飘渺。</p>

    我的心愈发伤痛着,低下头沉默良久,然后抬头看着冬儿:“离开了你多久,我想了你多久,思念和分离同步。从昨晚相见到现在,你的表现都已经告诉了我,我相信,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不管过去你我做了些什么,我们过去的那些都是真的,我,你,我们之间的那份感情都是真的。</p>

    过去的时光里,我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分离的煎熬,再次相见,我相信,我看到,你对我仍旧带着过去那不曾泯灭的情意。不想问起,是因为我不想让你,我,我们再次受到伤害,是因为我相信我们还有明天。我们,仍然能拾回过去的回忆,我们能再回到从前,我相信,只要你我都有这个心,我们能迈过这道坎儿。”</p>

    话虽然这么说,我的到底能不能真的迈过这道坎儿,心里却没有什么底儿。</p>

    我自己心里没有底儿,对于冬儿能够迈过去,我同样没有底。</p>

    我不想问过去,不代表我不在意,只是不管什么原因,事实已经发生了,再问,只能让过去再将彼此的心都刺痛杀戮一番,又能有什么意义呢?</p>

    当然,我很想知道冬儿离开我的真正原因,但是,此刻,此时,刚刚再次相见,我觉得不能问,这不是时候。</p>

    一来不是时候;二来我始终不愿意相信冬儿会背叛我们过去的感情,我宁愿相信冬儿是出于是被逼无奈,我带着一种逃避和侥幸的心理来回避过去的事情;三来我还不知道段祥龙到底是采用了如何下流卑鄙的手段对我出手的,我想给自己的思路梳理有一个缓冲的时间。</p>

    听我说完这话,冬儿紧紧咬住嘴唇,怔怔地看着我,半晌说:“好,有你这话,我跟你走。”</p>

    冬儿的声音有些嘶哑。</p>

    冬儿愿意跟我走,我的心忽地松了下来,却又莫名感到了几分空洞。</p>

    “好!”我点点头。</p>

    “去年,我曾经去找过你,可是,没有找到,后来,我没有动过再找你的念头,因为,我忽然觉得,我自己已经不配再找你了,虽然我的心里一直在想着你,可是,过去发生的事情,我不能原谅我自己。”冬儿喃喃地说。</p>

    “不——不要说,不要再说了!”我打断了冬儿的话,急急地说:“我刚说了,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知道过去的那些事。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内心,相信那昨日再现在我眼前的东西。”</p>

    “小克,似乎,你想欺骗你自己,你在逃避什么。”冬儿说。</p>

    “我不想逼自己,也不想逼你,更不想伤害我们大家。”我说:“我想,我们可以尝试重新来过,尝试用时间来抹去过去,尝试开始我们的新生活。我想试试,你愿意吗?”</p>

    “如果不愿意,我会跟你走吗?”冬儿看着我,伸手握住我的手。</p>

    我握紧冬儿冰冷的手,看着冬儿:“那好,我们坐今天晚6点的飞机走,我一会儿去订机票。”</p>

    冬儿点点头:“那我现在回去收拾下东西。”</p>

    “我送你回去,然后,我要去办点儿事!”我说。</p>

    在和冬儿临离开宁州之前,我打算去找一趟老秦。</p>

    我和冬儿出了酒店,打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一起坐在后排,开动后,我会司机说:“先去东湖花园。”</p>

    冬儿身体微微一颤,看着我:“小克,你怎么知道我住在那儿?”</p>

    “前段时间,我在东湖花园大门口见到过你,你和我擦肩而过。”我说。</p>

    “啊——”冬儿小声意外地叫了一声:“那……你……你当时为什么。”</p>

    “我当时差点要叫你的,可是……那时,我不知道你已经……”</p>

    “你自己去的?”</p>

    “不,和海峰,我们去那附近喝甲鱼汤。”</p>

    冬儿扭头看着我:“是海峰阻止你的,是吗?假如当时没有海峰,你会叫我了,是吗?”</p>

    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p>

    “海峰那个妹妹海珠,是做什么职业的?”冬儿又问。</p>

    “空服务员!”</p>

    “空姐……”冬儿重复了一遍,接着说:“那家航空公司的?飞哪里的?”</p>

    “宁州到星海,南航的!”我说。</p>

    冬儿扭头看着窗外,没有再说话。</p>

    冬儿在东湖花园门口下了车,我们约定我四点来这里接她,然后一起去机场。</p>

    然后,我去找老秦。</p>

    经过路边的一家航空售票处,我下车买好了去星海的机票,下午6点的,南航的班机。冬儿的身份证号码我早倒背如流,根本不需要问冬儿。</p>

    买完机票,我给老秦打了电话,说要去百家乐那边找他,老秦说不要去那里,约我在附近的一家茶馆见面。</p>

    20分钟后,我和老秦在茶馆的一个单间里碰面了。</p>

    “李老板回星海了。”一见面老秦说:“父母来了电话,让他回去定亲的,还没回来。”</p>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边情况怎么样?”</p>

    “这边的百家乐还是照旧,红红火火。”老秦看着我说:“你是想知道段祥龙的情况吧?”</p>

    我点了点头:“还是昨天我和你说的那些,别的没有什么新情况。对了,昨晚这家伙掉进去了,输了60个,身带的钱不够,拿了20个贷,倒也痛快,今天午还了。”</p>

    我不由一震,段祥龙昨晚输了60万,照这个玩法,再厚实的家底也不撑折腾。</p>

    “他现在家底现在还厚实,撑折腾。这家伙已经不能自拔了,今晚必定还会来玩。不过,照这样下去,我看,不用多长时间,会将家底得瑟光。李老板吩咐了,套牢他,不能让他光输,今晚会让他赢一点,以后也会这样下去,是不是给他点甜头,但是,当然是大输小赢。”</p>

    我狠狠抽了一口烟,没有说话。</p>

    “你想救他?”老秦看着我。</p>

    我心里颤了一下,有些犹豫地说:“不知道,我在想……”</p>

    “你想怎么救他?你应该不应该救他?你能不能救得了他?”老秦打断我的话:“赌徒的心理你了解吗?一个人,一旦赌博了瘾,基本和吸毒没有什么不同,很难戒掉。而且,算你想救他,按照你们的过去,你以为他会听你的?他会不会把你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会不会以为你想设计害他?老弟,听老哥一句话,对于有的人,好心未必是有好报的,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p>

    我沉默不语。</p>

    老秦用平静的目光看着我:“虽然我现在还暂时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将你击垮的,夺走你的女人的,但是,他对不住你,他采用了卑鄙阴毒的手段搞垮了你的事业和爱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我可以肯定。</p>

    易克,你难道不想报复他,不想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死路?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不需要你费吹灰之力,借助百家乐,借助李老板的手,借助我,完全可以将他置于家破人亡的地步,他最后的结局,我现在可以想象。”</p>

    我呼了一口气:“即使我想,可是,我也不想用这种办法,这个百家乐是我一手策划的,我总觉得自己在犯罪,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p>

    老秦说:“老弟,我看得出,虽然你的外表很坚强很结实,可是,你的内心却很脆弱很善良,你太善良了,这个世界,往往一颗善良的心得不到应有的好报,你以一颗善良的心去对待别人,不知道防备别人,往往却容易被人家利用,进而伤害了自己。</p>

    “有时候,人并不是被别人所伤害,而是间接毁在自己手里,毁在自己的性格。在这个社会,要想混下去,要想混得好,得学会狠,所谓无毒不丈夫,是这个道理,该善良的时候可以善良,但是,该狠心的时候,来不得半点怜悯和同情,要有痛打落水狗的坚决和魄力。”</p>

    老秦的话击了我性格的弱点,我沉思起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