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11章 担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和老秦打完电话,我心潮起伏,难以平静下来,站在窗口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反复琢磨回味着老秦和我说的那些话……</p>

    凭着我对老秦经验经历和阅历以及做人做事的了解,我相信老秦今天告诉我的话都是真的,他没有骗我。</p>

    如果不是老秦亲口告诉我,我绝对不会相信段祥龙会对我有如此作为。毕竟,以前我没有对段祥龙施展过任何下三流的手段,我和他无论在商场还是情场从来都是公平公开竞争,我从来不曾想过要去害他。毕竟,我们是大学4年的同学。</p>

    今天,老秦把这个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无法不相信这一切,无法不相信段祥龙对我下了黑手。</p>

    我不由又想起了冬儿,冬儿现在是否还在死心塌地跟着段祥龙呢?她是否知道段祥龙在外面花天酒地找女人赌博的事情呢?</p>

    想着冬儿和我的曾经岁月,我不由深深地为冬儿担心担忧起来。</p>

    想到冬儿,我又想起了秋桐,秋桐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那边李顺的父母刚刚调整了职务,才过了一天,秋桐紧急赶回星海,这其是不是有着什么关联呢?秋桐把我当普通朋友不告诉我,那么,浮生若梦会告诉亦客吗?</p>

    想到这里,我急不可耐地打开电脑,登陆扣扣。立刻,我看到了浮生若梦的留言,是今天下午留的,也是秋桐抵达星海后不久,是手机扣扣登陆的。</p>

    我急忙看浮生若梦给我的留言,刚看了第一句,顿有如雷轰顶之感,直接懵了。</p>

    “客客,我今天晚要和男朋友订婚了。”</p>

    我的大脑一阵发炸,怪不得秋桐接到那个电话后神情如此剧变,怪不得她会变得如此焦躁,原来,她是接到了星海某些人不可抗拒的指令,要回去和李顺订婚。这某些人,当然是她的恩人了。</p>

    我浑身颤抖着继续看下去。</p>

    “我正在和易克在浙江出差,正在你的老家宁州,突然接到了恩人的电话,让我必须今天赶回星海,和他们的儿子举行订婚仪式。我知道,我一直想拖延却又无法抗拒的时刻在慢慢向我逼近,订婚之后,是结婚。我精神深处那最恐怖和崩溃的一刻快要到来了,我很痛苦,却很无奈,我不能把握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我只能像一只待宰杀的羔羊,听任别人为我安排好命运的一步步旅途。</p>

    我不知道命运之神将要把我带向何方,我最终的灵魂归宿又在哪里。或许,这是我不可更改的宿命,既然不可更改,那么,客客,你是否应该祝福我?你会祝福我吗?现实的命运将我一步步拖向未知的深渊,我身不由己只能走进去。</p>

    既然现实不可抗拒,那么,客客,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祝福我吧,我知道,我最后的**和灵魂都将不再属于我,**将会被残酷的现实所吞噬,而灵魂,我希望能永远停留在这个看不见的世界里,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我希望能让自己在回忆保留一分美好的记忆。”</p>

    看完浮生若梦的留言,我的大脑接近崩溃的边缘。</p>

    我知道,无论我在现实里和秋桐如何接近,我都无法改变她的命运,她的命运已经不能由自己来主宰,我大脑里无数次幻想过的海市蜃楼正在逐渐幻灭,而最后,将会彻底破碎,彻底消失。</p>

    她终归是要属于李顺的,要做李家的媳妇,而绝对不会是易家。</p>

    我狠狠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发出一声绝望的嚎叫……</p>

    我不明白,李顺不是一直信誓旦旦要秋桐离职要秋桐放弃雪儿才会答应和她结婚的吗,现在虽然不是结婚,但也是向结婚迈进了一大步,李顺难道放弃了初衷,妥协了?</p>

    对于这次订婚,李顺是否心里真的愿意呢?还是他迫于父母的强大压力不得已而答应呢?对于做事反复无常不按常理出牌的李顺,我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思量他,我猜不透他到底是怎么想的。</p>

    不管怎么想,我心里清楚,我自己刻意制造的美丽的肥皂泡正在逐渐分解膨胀,很快,要化为乌有。</p>

    我一味让自己沉浸在虚幻的梦境里,最后的结果是我将毁灭自己的灵魂。</p>

    我继续看下去。</p>

    “客客,不说这些了,说这些会让你和我都不开心,都不快乐。其实,这都是早晚的事情,我自己也不该为此而老是郁郁于怀,让大家都不开心,我的命是如此啊,我为什么老是要和命运过不去呢,我应该学会放下,学会接受命运安排的这一切。呵呵,你看,我笑了一下,我真的笑了。”</p>

    我能感觉到此刻她的笑里包含着多少泪水和苦楚,我不由地眼睛湿润了,心如刀绞。</p>

    “客客,说说你的事情吧,我这次出来考察,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在一个报业经营高手哪里,我得到了点化,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在报业经营管理存在的巨大缺陷,同时,也突然想到,这也是你的致命弱点。”接下来,浮生若梦谈的是我在柳月那里听到的关于经营战略和战术的论述。</p>

    我没有心思再看下去了,我知道浮生若梦在安慰我,在转移话题,我失魂落魄地关了电脑,在房间里疯狂来回踱步疾走,心里乱成了一团麻……</p>

    再次站在窗口,看着窗外深邃的夜空,我的大脑稍微冷静了一些,开始思考着自己的现实和未来,秋桐终归不是我的,我一味让自己迷幻着,在虚拟的世界里和浮生若梦纠葛不休,在现实里的世界里梦幻着秋桐,于我于她,有什么益处呢?我这样下去,伤害的是我,还是她,还是我们?</p>

    秋桐是理智的,她及时刹住了虚幻的脚步,去接受那宿命的现实,而我,在现实里却不肯清醒,让自己在现实里几度沉迷,不肯走出那飘渺的幻境,我是否在自甘堕落自我甘灭呢?</p>

    我麻木地胡思乱想着,神情不由恍惚迷离起来……</p>

    我明白自己应该在现实里怎么做,我跟前看着一个海珠,一个对我真心实意的海珠,但是,海市蜃楼里的秋桐和曾经刻骨铭心的冬儿,却每每从我的心底里冒出来,无时不在干扰着我的视线我的心扉。</p>

    我无法让自己在心底萌生对海珠的真情和真爱,我无法违心让自己在海珠面前表达出虚伪的情感,我不能欺骗海珠,也不能欺骗自己,否则,我无颜面对海珠海峰,也无颜面对自己。</p>

    不知过了过久,我的手机又响起来,这次是海珠打来的。</p>

    “哥,我已经到酒吧了,没看到你。”</p>

    我一愣,一看时间,已经9点了。我忙告诉海珠这去,然后我飞快地下楼打车直奔酒吧。</p>

    20分钟后,我坐在了酒吧里的一个角落,对面坐着海珠。</p>

    海珠今天的表情很沉静镇静,见了我,微微一笑,很淡定。</p>

    “今天没飞?”我有话没话地说,边端起杯子喝啤酒。</p>

    “下午从星海飞回来的!”海珠说。</p>

    “哦……”</p>

    “下午我在机场遇到秋桐了。”海珠说。</p>

    我抬头看着海珠。</p>

    “不仅遇见了秋桐,还遇见了李顺,他们是坐同一班飞机去星海。”海珠又说:“秋桐还问我飞不飞这班,我说我不飞这个航班。”</p>

    我继续看着海珠。</p>

    “李顺带着两个小弟一起回星海的。”海珠说:“一个叫二子的小声告诉我说今晚李顺要和秋桐订婚,他俩是专程回星海订婚的。”</p>

    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吭声。</p>

    “不过,我看李顺脸色似乎不大好看,理都不理秋桐,阴着脸在一边打电话呢。”海珠说:“我听说这事后主动和秋桐说话,表示恭喜,秋桐的脸色似乎也很难看,勉强笑了下,连声感谢都没说。”</p>

    我继续不做声,看着天花板。</p>

    “秋桐不乐意也可以理解,这么好的女人跟了李顺这样的人,谁心里舒坦啊,不过,我不理解的是李顺为什么还不高兴,他是身在福不知福。还有,我不明白了,秋桐为什么非要跟着李顺呢,难道是看了人家的钱财和家庭地位?”海珠又说:“我觉得,这这不符合秋桐的素质和本质,难道秋桐是有什么难言之隐。”</p>

    “别人的事,不要乱猜了!”我冒出了一句。</p>

    海珠住了嘴,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说:“好,不提这个了,哥,我今晚约你出来,是想认真和你谈谈我们的事情。”</p>

    我看着海珠:“你说!”</p>

    “在谈之前,我想问你一件事!”</p>

    “问吧!”</p>

    “你没有跟着秋桐一起回星海,是专门为了我留下的吗?”海珠的眼睛紧紧盯住我,似乎带着最后的期待。</p>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说。</p>

    海珠的神情有些沮丧:“假话。”</p>

    “那我的回答是你希望的答案!”我说。</p>

    海珠的眼神瞬间黯淡下去,嘴唇紧紧抿着,似乎要忍不住哭出来。但是,最终,海珠没有失态,半天,抬起头,脸强行笑了一下:“终究,你不肯欺骗我,有时候,我倒是希望你能欺骗我,可是,你终究是不肯。”</p>

    “对不起。”</p>

    “你没有对不起我。”海珠脸的神情变得有些坚强,目光直视着我:“好了,谈谈我们的事情吧。”</p>

    我不敢看海珠明亮的眼睛,低头看着桌面。</p>

    “我决定了——”海珠说。</p>

    我抬起头,看着海珠:“你决定什么了?”</p>

    其时,我的心里已经明白了海珠的意思。</p>

    “我决定放弃了——”海珠轻声说出这句话,接着是深深的伤感的叹息。</p>

    我沉默不语,心里带着对海珠深深的内疚。</p>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是需要互动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海珠接着说:“我曾经尝试让自己走入占据你的心,我为止不懈地努力着,尝试着,可是,我终究明白,感情的事情,勉强不得,爱,不是嘴巴说说的,是深埋于心底的,口头说爱或者不爱,并不能代表内心的真实感觉,而内心的真实感觉,有时候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p>

    我终究明白,你的心里还是放不下,放不下冬儿姐,不管你知道了她的什么情况,不管她是否还属于你,你的心里始终没有放下她,她在你心里的位置,我始终无法占据,我承认,我失败了,我认输。所以,我决定放弃努力,我决定将自己变成你的另一个云朵。”</p>

    海珠的声音伤感而悲怆,却又带着几分坚定和释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