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10章 私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这时突然意识到自己态度的不妥,我内心对秋桐的感觉她自然是不知道的,我为她的个人私事揪心,她当然觉得不可理解,毕竟,在她的意识里,我和她的关系只不过是最普通不过的朋友,我凭什么这么不依不饶追问她的私事。 </p>

    再说,她现在心情正烦着,我的这种态度自然会惹烦了她。</p>

    我理解秋桐的心态,默默忍受了秋桐的火气,没有生气,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我没有再说话,揣摩着秋桐话里的意思,心胡乱猜想着,却想不出到底是出了什么事。</p>

    过了一会儿,秋桐扭转头看着我,声音缓和了一些:“易克,对不起,刚才我有些冲动,不该对你发火,请你原谅。”</p>

    我说:“没事,我没有在意,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我只是想帮助你关心你,想让你开心些。”</p>

    “你——为什么要关心我?”秋桐凝神看着我关切的目光,眼神突然有几分怅惘和恍惚,似乎在审视我,又想是在思考什么,一会儿苦笑了下:“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事情,没人能帮得了我,现在,我只想自己清净一会儿。”</p>

    我点点头。</p>

    秋桐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又扭头怔怔地看着窗外发呆。</p>

    我知道,虽然我和秋桐的关系在慢慢接近,但是,她对我,只是当做一个朋友,一个再普通不错的朋友,她的心事,是不会对我讲的,我们的关系远没有达到那个程度。</p>

    我心里不安起来,却又不能不敢再打扰她追问她了。</p>

    到宁州后,秋桐直接去了飞机场,飞回星海,而我独自一人在下午去了宁州日报社,完成了秋桐安排的考察学习任务。</p>

    晚饭后,我接到了海珠的电话,约我晚9点到天一广场东北角的一家音乐酒吧见面。</p>

    我知道,海珠要和我正式谈话了,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要告诉我什么重要的事情。</p>

    我看看时间,才7点多,时间还早。</p>

    我站在酒店房间的窗口,看着夜幕下灯火璀璨的城市,心里想着千里之外的星海,想着不知在何处不知在干什么的秋桐,心里十分忐忑,又十分揪心……</p>

    这时,我的电话又响了,我一看,是老秦打来的,忙接听,老秦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很低沉。</p>

    “易老弟,在宁州?”</p>

    “是啊,老秦,你在哪儿?”我说。</p>

    “宁州!”</p>

    “有事吗?”我说。</p>

    老秦说:“你还记得那天你来赌场老板让我查底细的那个赌客吗?”</p>

    老秦说的是段祥龙,我的心一跳,忙说:“记得,怎么了?”</p>

    “我摸清他的底细了。”老秦的声音提起来有些捉摸不定。</p>

    我的心跳加快,老秦摸清了段祥龙的底细,给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p>

    “这个人叫段祥龙,是不是?”老秦说。</p>

    “是!”我咽了一口唾液。</p>

    “你和他认识,是不是?”老秦又说。</p>

    “嗯……”我的心跳继续加速。</p>

    “那么,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老秦说。</p>

    “你——你说?”我的声音有些嘶哑,心里有些紧张,我不知道老秦到底打探到了段祥龙的什么底细,也不知道老秦在打探段祥龙底细的时候还知道了些什么和我有关的事情,更不知道老秦给我打电话是何意图。</p>

    我屏住呼吸等待老秦继续说下去。</p>

    “老弟,别急,听我慢慢说。”老秦说:“老板吩咐我调查段祥龙的底细之后,我这几天通过一些渠道对这人进行了详细的摸底调查。这个人确实是有些家底子,是做外贸的,主营小商出口,有自己的一家外贸公司,公司地址在天一广场附近,之前的公司地址并不在这里,家底子也没现在这么厚实,但是,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生意发展迅速,越来越红火,现在的家产在8位数以……”</p>

    “哦……”我应了一声,段祥龙发家的时候正是我的公司倒闭之后。</p>

    “知道段祥龙为什么突然开始发迹吗?”老秦说。</p>

    “不知道!”我说。</p>

    “因为——”老秦顿了顿:“因为他之前最强劲的那个竞争对手突然倒了,原来竞争对手的客户全部被他拉了过去。”</p>

    “哦……”我的心里涌起说不出的滋味。</p>

    “知道他的那个竞争对手为什么突然倒了吗?”老秦又说。</p>

    “不知道!”我干涩地说:“或许是那竞争对手管理不善经营不善吧?”</p>

    老秦说:“这只是其一个原因,或者说是内因,而外因,则是因为段祥龙抓住竞争对手经营管理的缺陷和弱点,利用他经营的漏洞,钻了空子,背后采取了阴毒的手段,暗地下了黑手,这才是那竞争对手突然倒闭的致命因素。那个竞争对手是段祥龙的大学同学,两人关系表面非常好,但是,在商场,却是死地,不但在商场,在情场,更是敌人,段祥龙不但通过阴毒的手段击垮了竞争对手,而且还夺走了那竞争对手的女人。”</p>

    听到这里,我的大脑一阵眩晕,难道我企业的垮台,冬儿的离去,是段祥龙捣的鬼?段祥龙采取了什么阴毒的手段搞垮我的?又是采取什么手段将冬儿从我身边夺走的呢?</p>

    “他……他是怎么做的?”我语无伦次地说。</p>

    老秦说:“我不懂经营,这些我说不好,不过,我得到的讯息是一来通过贿赂竞争对手内部的人员窃取商业机密,获得竞争对手的报价底线,通过价格战拉走大量客户;二来呢,是采用卑鄙的手段切断了竞争对手的资金链,让竞争对手无法及时获得资金;三来呢,是采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切断竞争对手的供货渠道。</p>

    至于具体是什么样的手段,我现在还不得而知。而且,在竞争对手处于穷途末路的时候,他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将竞争对手的女友夺了过去。他夺取竞争对手女友的目的,是要报复竞争对手,将其在商场和情场双双击垮。现在,他是情场和商场都得意,整天花天酒地玩女人。”</p>

    我呆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我说:“那……他和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p>

    “这个,暂时还不得而知。”老秦说:“不过,这个段祥龙现在得意忘形,涉足赌场,赌场却开始不得意了,前几天,一个晚输了80万,前几场赢的钱都吐出来了。这家伙现在疯狂了,现在正泡在赌场想翻本呢,身边的女人又换了一个。”</p>

    我身体不断发颤,说不出话来。</p>

    “老弟,那位被击垮的竞争对手,我想你应该知道是谁吧?”老秦说。</p>

    “老秦,你……你都知道了。”我的声音很无力。</p>

    “以前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这才知道,你曾经是宁州商界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一个曾经如日天的小老板。”老秦说:“其实,我早对你的过去有怀疑,我一直对你的过去经历和身份有怀疑,今天,无意通过打探段祥龙,我知道了。”</p>

    “老秦,你要打算怎么办?你要把这些都告诉李老板?”我的声音愈发微弱。</p>

    “你希望我把你的底细告诉李老板?”老秦说。</p>

    “不!”我说。</p>

    “那你还问我这个问题干什么?”老秦说:“如果我打算告诉李老板,我还会和你打电话吗?”</p>

    “谢谢,谢谢你,老秦!”我说。</p>

    老秦说:“我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事情,让你看透你那位大学同学的真面目,让你知道你的企业是怎么完蛋的。我看出来了,老弟是个有才华有能力的人,但是这只是在做生意,而在做事情混社会方面,老弟还是幼稚了些,在社会混,光有业务能力还不行,还得多几个心眼,学会防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p>

    在社会混,该狠的时候要狠,你带有一颗善良的心去对待别人,怜悯对手,不注意防备小人,而对手却不会放过你,稍有不慎,会落入对手的圈套,会被对手所利用。</p>

    当然,被人家钻了空子,也说明你在经营还有弱点,如做经营缺乏战略气度和意识,只讲战术不讲战略,没有长远眼光,没有宏观意识,没有做好宏观的管理和协调。不然,对手是难以钻空子的。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未必正确。”</p>

    老秦的猜测正好说了我的症结,和柳月的观点很相似。</p>

    我再一次发自内心地感谢老秦。</p>

    “老弟,你放心,关于段祥龙的事情,我在给李老板汇报的时候,是不会提及你的,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我心里是有数的!”老秦说。</p>

    “嗯。”</p>

    “老弟,一个人失败跌倒不要紧,不可怕,可怕的要紧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跌倒会失败,找不到失败的原因,才是最可怕的。”老秦说:“我很欣赏老弟的为人和做事,很佩服你的才华和能力,我想,假以时日,老弟定会再度东山崛起,一定会以前做得更好更成功。”</p>

    “嗯。”</p>

    年轻人当有雄心壮志,要有任何困难都打不垮的气魄和精神,跌倒了再站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认输,不能气馁,要立志做英雄,不能做狗熊,”老秦说:“一个人,最可怕的不是被别人打倒,而是被自己击垮。我相信我的眼光没有看错人,我相信老弟是一个英雄而不是一个狗熊。”</p>

    老秦用激将法在鼓励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