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09章 姐弟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原来他们是一对姐弟恋,江峰原来是柳月的下属,因为一次酒后的冲动,二人发生了难以割舍的交集和纠葛,但是碍于世俗和现实,他们一直没有敢于公开自己的非常恋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在官场,江峰得到了柳月的鼎力相助和教导,成长很快,而柳月也凭着自己卓越的能力不断得到提拔。</p>

    当然,在他们二人的进步和成长过程,也遭遇了敌对势力的暗算和计谋,遇到了很多挫折和磨难,而最致命的则是柳月担任了报社党委记、江峰担任报社副总编之后的一次陷害,几乎将柳月至于死地。</p>

    江峰在付出自身的巨大代价将柳月救出后,二人终于看破官场,看破红尘,厌倦了官场的浑浊和污垢,双双辞官,逃避开世俗的压力和歧视,远遁到这里,也是柳月的故乡,在这里办了一所小学,过起了平淡但是幸福的田园生活……</p>

    听他们说完,我心感慨万千,新潮澎湃,感动不已,一时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p>

    秋桐带着感动的表情看着江峰和柳月,半晌,说了一句:“此情撼天。”</p>

    柳月叹息了一声,说:“其实,本来,我以为我们是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的,毕竟,很多现实的东西在阻碍着我和他,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不可能只顾及自己的儿女私情,还是要考虑到很多因素,要对社会对他人负责的,现实很无奈,情感很纠结。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人,是必须要直面现实,直面人生的,有时候,面对现实,你必须要付出一些,要委屈自己。不过,最后,我还是要感谢天,感谢命运。”</p>

    秋桐带着思索的表情听着柳月的话,一会儿,点点头,喃喃地说:“是的,现实很无奈,情感很纠结,毕竟,你们还是幸运的。”</p>

    我看着江峰和柳月:“你们隐居在这里,还能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吗?”</p>

    柳月看了看江峰,然后看着我:“这个问题,我看由我们的江老师来回答。”</p>

    江峰举起杯,一口干掉,然后抹了抹嘴唇,看着我说:“老弟,什么是有价值的人生?什么是没有价值的人生?每个人恐怕对自己的人生价值都有不同的理解和体会,我以为,只要活得充实,只要为这个社会做出了贡献,只要你无悔自己的选择,应该是有价值的人生。</p>

    不错,我们这个小学,在很多人眼里微不足道,不值一提,觉得依照我们从前的叱咤风云在这里当个小学老师是在糟蹋自己。但是,我们不这么认为,社会是一部大机器,是由无数个零部件组成的,这些零部件缺一不可,没有这些零部件,不会有这部大机器的正常运转。</p>

    我们,愿意让自己做一个零部件,做一个螺丝钉,在平凡的工作来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只要对社会做出了贡献,只要奉献了自己的真心,我们觉得是有价值的人生。</p>

    现在,我们在这里已经生活了10年多了,过去官场的追逐和争斗,厮杀和博弈,已经成为了永久的记忆,已经逐渐淡忘在我们的脑海里,在平凡的生活里,我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找到了自己最长久的拥有。”</p>

    听着江峰的话,我不由肃然起敬,恭敬地敬了江峰和柳月一杯酒。</p>

    而柳月这会儿则带着思索的表情,怔怔地看着夜空的明月不语。</p>

    “姐,你发什么呆呢?”江峰看着柳月说。</p>

    柳月回过神来,看看江峰,又看看我和秋桐,笑了下:“我刚才在琢磨秋总说的发行工作呢。”</p>

    秋桐一听,忙说:“柳姐,你给我提提意见和建议啊,我真的很想听听呢!”</p>

    柳月说:“具体的建议是不敢提的,我今天听了你谈到你们发行开展的那些活动,觉得思路真的很不错,形式很新颖,看得出,秋总和易经理是善于接受新事物敢于创新的人……既然秋总如此诚心交流,那我斗胆说一点看法,不对的地方,秋总多担待,仅供参考。”</p>

    我和秋桐凝神看着柳月。</p>

    柳月说:“我觉得,你们目前的发行公司,似乎更加重视战术,觉得少了整体的战略意识。有时候,战略甚至要战术重要的多,当然,战略是由战术决定的,战略来自于战术,战术是微观,战略是宏观,只有战术,没有战略,只能让自己永远变得固步自封,让自己看不到未知的风险和玄机,让自己抵御风险的能力大大降低,让自己的战术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p>

    闻听柳月的话,我心一震,看看秋桐,脸的表情和我相同。</p>

    我心里震动不已,突然眼前有了茅塞顿开豁然开朗之感。</p>

    是的,我一直以来的营销思路,从来都是不停地挖空心思做着一个又一个战术,却从来没有形成一个整体的战略方案和战略意识。</p>

    从我在宁州的外贸生意到我在星海的发行,都在沿袭着以前的这种思路和做法,虽然我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心有些困扰,却从来没有找出问题的症结。</p>

    现在柳月这么一说,我顿时领悟了一直苦苦思索而不得解决的症结,原来我一直缺少的是战略意识,原来我一直没有真正学会运用战略和战术,没有能将其二者有机地结合统一起来。</p>

    我不由想起,或许我的企业破产,应该是有这个原因,虽然有外部的因素,但是,内因,应该是我自己缺乏战略意识,以至于公司应对危机的能力脆弱,在金融风暴面前不堪一击,应声倒闭。</p>

    当然,我也不能排除外因,除了金融危机的因素之外,我一直隐隐觉得还有其他人为的因素,只是,我没有找到任何能证明这一点的东西,甚至我觉得自己是在胡乱猜疑。</p>

    从秋桐脸的表情看得出,柳月一席话对她的震动不小,她应该也是和我同样的感受。</p>

    “柳姐一席话点破了我一直没能抓住的牛鼻子,帮我找到了我们报业发行的症结。”秋桐说:“是的,战略,我们需要的是战略,是和战术相统一的战略。这是我们制约我们目前进一步发展的致命因素。柳姐,你这么快看出了我们问题的所在,真的很佩服你,你的目光很敏锐。”</p>

    看得出,秋桐对柳月很钦佩,很感激。</p>

    接着,柳月又和我们谈了很多报业经营的见解,她主要还是谈宏观的问题,尽量不谈微观,我想大概是她久未接触现在的报业经营的缘故。</p>

    柳月对报业经营的见解,让我和秋桐大开眼界,她站得角度很高,视界很开阔,具有高屋建瓴高瞻远瞩的气魄,具有大手笔的气势。</p>

    我和秋桐听得很认真,收益很大,当然,今晚的交谈,对我来说收获最大的还是关于战略意识的话题。</p>

    而秋桐,最大的收获和我相同,事后我和她交流的时候秋桐说了一句话:“易克,我和你都需要培养战略意识,要有战略眼光,这是我们的致命弱点。”</p>

    同时,秋桐还说了一句:“不仅仅是我俩,我的那位营销高手朋友,缺乏的正是这一点,或许,这是他的死穴。”</p>

    秋桐一下子看出了我的死穴,我自己也意识到了。</p>

    这应该是我和秋桐拜见江峰和柳月的最大收获。</p>

    我们继续喝酒,继续聊天,直到深夜……</p>

    当夜,我们住在江峰和柳月的小白楼里,我和秋桐分别住在客房里。</p>

    第二天,我醒的很早,看看窗外,海边的水平面刚刚露出鱼肚白。</p>

    我信步下楼,穿过松林,走到海滩,走在松软的沙滩,海水正在退潮。</p>

    这时,我看到不远处的海边,两个身影正手拉手在沙滩漫步,那是江峰和柳月,在朝霞的映衬下,那对身影显得亲密而温馨,我想他们一定在边散步边谈心,我想他们在这里的10年间,一定每天都这样走着,说着知心话……</p>

    想起他们的经历,看着他们现在的温馨,我的心里涌起一阵别样的情怀。</p>

    忽然感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秋桐不知什么时候正站在我身后,带着羡慕的表情看着他们的幸福,秋桐的眼神里除了羡慕,还带着郁郁的惆怅和迷惘……</p>

    早饭后,我们告别了患难夫妻江峰和柳月,回到温州,接着往宁州赶。</p>

    在去宁州的路,秋桐不知道接到了谁的电话,神色突然变得煞白。</p>

    “秋总,你怎么了?”我看着秋桐问。</p>

    秋桐的脸瞬间变得没有一丝血色,眼里带着绝望的神色,身体微微颤抖着,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p>

    “秋总,你怎么了?”我心里有些惊惧,又问了秋桐一遍。</p>

    秋桐半天才稳定下来情绪,努力做出镇静的表情看着我说:“易克,宁州日报这边的考察,我不能参加了,你自己去吧。”</p>

    “为什么?”我说。</p>

    “因为,今天要赶回星海去,我今晚必须赶回去。”秋桐的声音很低,显得有些躁动不安。</p>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单位的事情?”我说。</p>

    “不是单位的。”秋桐说。</p>

    “那是?”</p>

    “你不要再问了,是我个人的事情。”秋桐的声音愈发显得烦恼。</p>

    我一听,心一紧,没有停住嘴,急切地问道:“你个人的事情?到底出什么事了?”</p>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说了,你不要再问了,我个人的事情难道还要给你汇报?”秋桐突然爆发了,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神情显得很焦躁,还有些冲动。</p>

    显然,秋桐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被我的追问惹怒了,冲我发火了。</p>

    说完,秋桐扭头看着窗外,胸口起伏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