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07章 女董事长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陈瑶的董事长办公室很大,布置地很典雅,一看主人是一位很有情调的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陈瑶请我们坐,然后把小猪要的资料给秋桐,接着泡了两杯茶,笑着看着秋桐:“听肖竹说秋总是一位美女,果真如此啊,呵呵,我看啊,秋总这么年轻是报业集团发行公司的老总,应该是才貌俱佳的美女喽。”</p>

    秋桐目不转睛地看着陈瑶:“陈董事长客气了,我是在公家做事的,打工的而已,哪里得陈董,有自己的事业。”</p>

    我凝神看着陈瑶,不觉有些痴了,天下竟然还有和秋桐一般的美女,真是迹。</p>

    秋桐看我的神态,轻轻咳嗽了一声,那意思是我这样看着人家不礼貌。</p>

    我忙回过神来,低头喝茶。</p>

    陈瑶笑了笑,然后坐到我们对面,说:“你们是从宁州过来的吧?”</p>

    “是的!”秋桐说:“开了三天会!”</p>

    “哦,没去宁州附近的景点玩玩?”陈瑶说。</p>

    我这时接过话头:“去了,会议承办者安排了,去了普陀山和溪口。”</p>

    “哦,怎么去的?”陈瑶说。</p>

    “宁州天旅游接的团,组团去的!”我说。</p>

    这时,我看到陈瑶的眼皮跳了一下,说:“哦……”</p>

    我看着陈瑶的神色,问了一句:“陈董对天旅游熟悉?”</p>

    陈瑶的眼神又是一跳,接着笑着:“嗯,是啊,我们都是做旅游的同行,大家自然是熟悉的了。”</p>

    接着,陈瑶说:“秋总,易经理,你们来一趟绍兴不容易,还没来得及看看绍兴的景点吧?”</p>

    秋桐点点头:“没啊,绍兴我最想看的莫过于鲁迅故居和鲁迅笔下的乌篷船了。”</p>

    陈瑶笑起来:“好啊,正好我下午没事,我来带二位去转转吧,我给你们做导游。”</p>

    秋桐还没来得及客气,我笑起来:“好啊,那麻烦陈董了,我们很有福气啊,在宁州天旅游的何董事长亲自给我们导游,这到了绍兴,又是陈董事长亲自带我们游览。”</p>

    陈瑶的神色微微一变,接着掩饰般地笑了笑,说:“二位稍坐,我安排下咱们接着走。”</p>

    于是,我和秋桐喝茶,陈瑶坐回到老板桌后开始处理事务。</p>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进来一个高大潇洒帅气的平头小伙子,边推门边说:“陈董好,我又进城了,顺便来拜访你……”</p>

    刚说完,小伙子看到了我和秋桐,忙对陈瑶说:“哎——对不起,你这里有客人啊,打扰了,你们忙。”说着,他要往后退。</p>

    “哎——张经理,不要客气,来,进来吧!”陈瑶忙招呼道。</p>

    于是,那小伙子进来了,看起来年龄和我相仿。</p>

    陈瑶给我们介绍:“这二位是星海报业传媒集团的客人,这是发行公司的秋总,这是易经理。”然后,陈瑶介绍那小伙:“这位是龙发旅游营销部的张经理。”</p>

    我们和他握手致意,我和他握手的时候,感觉这小子手劲不小,我于是也稍微一发力,他觉察到了,冲我笑笑:“易经理大名啊?”</p>

    “易克,张经理呢?”</p>

    “我叫张伟!在山里做漂流的,今儿个进城办事,来拜会陈董!”他爽朗地说。</p>

    我一听,我靠,张伟,这不是何英提到的那位吗,这小子竟然出现在这里,正好被我遇到。</p>

    张伟如此一说,秋桐也立刻意识到了他的身份,看着张伟笑了下:“原来张经理是何英董事长提到的那位旅游营销高手啊。”</p>

    张伟一听,愣了,陈瑶也神色微变,看着我们。</p>

    我忙把在宁州旅游的事情和张伟简单说了下,然后说:“何董事长谈到旅游营销的时候,提到你了,夸你很有能力。”</p>

    听我说完,张伟的神色缓和了下来,强笑了下:“哪里有什么能力,瞎干罢了,夸奖了。这要说旅游营销高手,陈董才是,我要好好向陈董学习呢。”</p>

    说着,张伟深深地看了一眼陈瑶。</p>

    张伟看陈瑶的瞬间眼神被我捕捉住了,我直觉这小子似乎对陈瑶别有异样感觉。同时,听张伟说话的语气,看张伟表现出的神色,似乎他对陈瑶很是景仰和崇拜。</p>

    “张经理,你别在客人面前出我的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个体户小老板,哪里敢说是什么营销高手。”陈瑶笑着说。陈瑶看张伟的眼神似乎也别有风情,又被我捕捉住了。</p>

    “不是出丑啊,这可是名副其实:“张伟对我们说:“陈董这假日旅游可是浙江省十大旅游明星企业,陈董本人也是风云女浙商呢,当选浙江省旅游行业十大明星企业家行列。”</p>

    我一听,不由肃然起敬,看看秋桐的神色,也是如此。</p>

    此时,我和秋桐当然不知道这位陈瑶董事长的真实身份,不知道她竟然是何英那天旅游的前任董事长。</p>

    此时,不光我们不知道陈瑶的过去,连这个张伟愣头小子也不知道。</p>

    当然,我们更不知道这位陈瑶董事长此时正在和张伟之间玩着虚拟和现实的交集,和我同秋桐玩的相仿,只是颠倒了角色而已。</p>

    张伟此时还被陈瑶蒙在鼓里,正在痴恋着虚拟世界里的伞人姐姐,浑不知那让他魂牵梦绕的伞人姐姐是眼前这位陈大美女。</p>

    当然,这其蕴含的恩怨情仇更是我们所不知的。</p>

    陈瑶这时忙完了手里的事情,说:“好了,我们出去游玩吧,张经理要是没事,同去如何?”</p>

    张伟点头:“好啊,我正好没什么事,那同去!”</p>

    于是,便一同去。</p>

    我们下楼,陈瑶开出了她的宝马,秋桐坐在前面,我和张伟坐在后面,直奔鲁迅故居。</p>

    有了陈瑶做导游,我们在鲁迅故居游览地很尽兴,然后大家租了一搜乌篷船,在绍兴的水道间晃晃悠悠摇摆逛游着,陈瑶不停地解说着,很尽主人之责。</p>

    一个下午的游览,我们玩的很开心,和陈瑶张伟的交流也很尽兴。</p>

    第二天,告别陈瑶和张伟,我和秋桐去了金华。</p>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又去了丽水、台州,然后,又去了温州,到了温州日报社。</p>

    这几天,我每晚都登录扣扣,却一直没有见到秋桐。独自一人的这几个夜晚,不知她在干什么想什么。</p>

    在温州日报社,分管经营的副总接待了我们,和我们交流完,一起吃午饭的时候,那位副总无意说起在温州苍南县的一个海边渔村,隐居着一位报业经营管理资深行家,确切地说,是两位曾经的高手。</p>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和秋桐一听,顿时来了兴趣。</p>

    我和秋桐放弃了当天赶回宁州的想法,决定去苍南县看看这两位大隐于山林的高人。</p>

    按照那位副总给我们提供的大致地址,我们午饭后坐了去苍南县的公共汽车。</p>

    路,秋桐接到了不知谁打来的电话,我看到秋桐边接电话边脸色微微一变,神情有些异样。</p>

    接完电话,我问秋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p>

    秋桐似乎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说:“星海来的电话,李顺的父母突然都调整了工作。”</p>

    我一听,颇感意外,看着秋桐:“调整到哪里了?都提拔了?还是平调?”</p>

    我知道市里最近刚换了新市委记,不知什么原因,原来的市委记突然被调到外省去了,新来的市委记是省里直接下来的。</p>

    一般来说,新领导下来任,第一件事是调整人事,借助春节后“两会”之机按照领导的意图来进行人事调整,名曰党委意图工作需要,其实是市委记的意图领导个人的需要。</p>

    而这位新记是在春节“两会”后才突然来任的,那时“两会”已经结束,没赶那趟车。而“两会”期间,李顺父母的工作都没有任何变动的迹象。</p>

    这时我已经知道,除了李顺的老爹是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之外,李顺的妈妈是市区分管土地城建的副区长,二位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p>

    此次李顺的父母突然同时调整工作,一个在市里,一个在区里,关联不大,竟然能同时调整,实属稀罕,可见是市区联动的。</p>

    我不由很关切老爷子老太太的新职位。</p>

    “李顺的爸爸任市政协副主席,妈妈任区政协副主席……市、区政协临时召开常委会补选的。”秋桐说:“要是说级别,还是平级。”</p>

    “平级调动,那无所谓啊,还是一样的官!”我说。</p>

    秋桐苦笑了下:“一样的官,但是权力却大大不同了,进了政协,等于进了养老院。”</p>

    我说:“那也无所谓啊,总不能老是当有实权的官啊,这好处得轮流来吧,不能好事都让他自己占了。”</p>

    秋桐点点头。</p>

    “这也应该是属于正常的职务变动吧,应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说。</p>

    秋桐看了我一眼:“你不懂官场,这次的人事变动,很蹊跷,太异常了,看起来不符合官场的人事调整规律,却又找不出任何不合规定的地方。”</p>

    说到这里,秋桐的眼里露出深深的忧虑,还有隐隐的担心。</p>

    我这时对李顺父母职务的变动没有什么更多的想法,我唯一能想到的是李顺老爹不干公安局长了,对李顺的牛叉程度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p>

    而秋桐,显然想的我深远我超前,但是,她不和我说,我根本不明白其的道道。</p>

    而秋桐似乎并不愿意和我多说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打的电话。</p>

    我这时说了一句:“哎——又没有免职降职,又没出什么问题,又不是被双规了,还是平级的官,没问题的!”</p>

    我说这话似乎是想安慰下秋桐。</p>

    秋桐听了我的话,默默地看了我半天,呼了口气,扭头看着窗外,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但愿吧,希望是如此。”</p>

    话是这么说,秋桐眼里的忧虑之色却似乎更浓郁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