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05章 赢家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在他的身旁,紧挨着他坐着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正跨着他的胳膊,只是那女人的脸正看着其他方向,看不到她的脸孔。 </p>

    看着这一男一女,我的心猛烈跳动起来。</p>

    我看到的这个男人是段祥龙,我的大学同学,我曾经的商战对手和情敌,商场我没他混得好,情场同样他是赢家。</p>

    我没记得他有喜欢赌博的爱好,没想到时过境迁,短短半年多过后,他竟然染了这个嗜好。</p>

    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会不会是冬儿呢?</p>

    我的心悸动了几下,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出来。</p>

    我的眼睛死死盯住屏幕,盯住那女人。</p>

    片刻,那女人转过脸来,不是冬儿,是一个陌生的面孔。</p>

    我松了口气,转而又想,冬儿不是跟了段兴龙了吗,难道段祥龙在背着冬儿搞女人?有了外遇?或者,这女人是李顺这边提供的用来“改点子”的小姐?</p>

    很多赌场都给赌客提供小姐,美其名曰改点子,而很多赌客也很迷信这一点,是当赌博输了的时候,找个女人干一炮,会改变运气,会时来运转。</p>

    当然,我认为这只是为赌客玩女人找个借口而已,什么狗屁改点子!</p>

    我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的百家乐台子,盯着段祥龙的一举一动,甚至没有觉察到李顺是何时出去的。</p>

    段祥龙似乎今晚手气不错,连下几次筹码,都赢了,不一会儿,他面前堆起了一叠筹码。段祥龙的脸色很兴奋,嘴里叼着显眼,摇头晃脑起来。</p>

    我不知道段祥龙是第几次来这里玩,也不知道他在这里总体的输赢情况如何。</p>

    但是,我知道,只要是经常玩百家乐的赌客,越赢越会继续来,不会见好收。</p>

    人的贪欲是无穷的,赌徒尤甚,而开赌场的是不怕你赢的多的,因为他们心里最有数。而输了的赌客,更是会越输越来,想扳回本,越想扳回本越会继续输,最终的结局是掉进去,落得个倾家荡产的下场。</p>

    “这个人是新赌客,今晚是第三次来了,每次都赢,从这里带走了大约60万了。”不知何时,秦小兵正站在我身后。</p>

    我回头看了下秦小兵,秦小兵似乎知道我正在观察谁。</p>

    “不怕他赢的多,怕他赢少了。”秦小兵继续说:“新来的赌客,基本都不会输,多少都要给点甜头。这几个发牌的小姐,火候把握的很不错。”</p>

    我明白秦小兵话里的意思,这输赢其实并不掌握在赌客手里,而是掌握的发牌小姐手里。</p>

    “这人是什么来历,回头调查一下,摸摸他的家底和具体情况。”不知何时,李顺又进来了,盯住屏幕的段祥龙:“这样的客人,都是好户,要注意培育发展,一定要钓住。我希望他能是一位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是亿万富翁更好。”</p>

    “是——”老秦点点头。</p>

    “老秦,你要建档立册,建立一个完成的客人档案,随时把握掌控住客人的财力状况,作为放贷的重要依据,那些快输光了的,放贷要慎重,第一不能多放,第二要及时回收,防止出现收不回来的情况出现,对于家底殷实的,只要他们提出用贷,大把出手是,不怕他用贷多,怕用少了。”李顺又说。</p>

    老秦点点头,神色有些消沉。</p>

    听着李顺和秦小兵的对话,我的心里变得沉重起来,我觉得自己是李顺作恶的帮凶,一手炮制策划了李顺作恶的整个过程,无异于助纣为虐。</p>

    我不敢去想段祥龙最后的结局,也不知道秦小兵调查段祥龙的结果会是如何,会调查到什么程度,会得知关于段祥龙的那些情况。</p>

    “老秦,告诉场子里的人,今天是这个人赢钱的最后一次,下一次,开始狠狠杀他一次,让他把前几次的都吐出来,最好再让他从这里拿贷。”李顺说。</p>

    老秦又点了点头。</p>

    我看着赌兴正酣正得意忘形的段祥龙,心里涌起一股寒意,我不知道该不该去找他给他透个风,让他及时刹住。</p>

    我当时心里的第一个想法是通知他,让他下次不要来了。但是,我又想,如果我告诉了他,那么,他会相信吗?我如何向他解释我是如何知道这些的?如何让他相信我的话?</p>

    我是绝不会和他说出我这段时间的经历的,我不说这些,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p>

    而且,他不但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以为我别有企图别有目的,是想设计报复他夺取冬儿的仇恨。那样,我一番好心是绝对得不到好报的,或许还会成为他奚落和嘲笑的对象,自找难看。</p>

    想到这里,我顿时打消了刚刚涌起的做好人的念头,大家都是成人了,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既然他要做赌徒,那让他做好了。</p>

    他做人做事的智商只在我之,至于怎么去做,那是他自己的事了。或许,他会明智一点,见好收,那样,也无须我靠心了。</p>

    这时,我突然发觉自己很贱,他是我的情敌,夺去了我的女人,我凭什么还要去挽救他,我这个好人做得也太窝囊了吧?我他妈还算是个男人吗?</p>

    如此想来,我不觉心里平衡了一些,却也不想再呆在这里看下去了,于是和李顺告辞。</p>

    送我出去的时候,李顺问我:“昨晚那事,秋桐事后什么表现?”</p>

    李顺似乎对秋桐的态度很在意。</p>

    “我不知道!”我说:“我没看出来什么异常的表现。”</p>

    李顺长长地哦了一声。</p>

    “秋总没给你打电话?”我问李顺。</p>

    李顺没有回答我,停住脚步,仰脸看着深邃的夜空,怔怔发呆。接着路灯的余光,我蓦然发现李顺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忧郁和阴沉……</p>

    她是我的,我的,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半晌,李顺自言自语地喃喃说了一句。</p>

    一时,我没有听懂李顺这话里的意思,不明白李顺说这话的用意。</p>

    我只是隐隐感觉,此事的发生,对秋桐和李顺的心态似乎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p>

    分手时,我告诉李顺:“把秃子那三个人放了吧,他们也是误会,不管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对你起码还是忠心的。对手下好点吧,江湖常说:小弟是老大罩着的,老大是小弟抬起来的。”</p>

    李顺听我说完,看了我一会儿,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去。</p>

    回到酒店,已是深夜11点了,下了出租车,正欲进大堂,却见门口不远处的湖边竹林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秋桐,正默然在水一方,看着平静而安然的湖面发呆。</p>

    我悄然过去,站在秋桐身后,轻轻咳嗽了一声。</p>

    秋桐没有回头,身体动都没动,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动静。</p>

    我正要再次咳嗽一下,却听到秋桐说了一句:“你回来了。”</p>

    显然,秋桐已经知道我在她身后了。</p>

    我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p>

    “睡了一觉,醒了,不困了,闷得慌,出来呼吸呼吸空气。”秋桐仍然没有回头。</p>

    “时候不早了,回去睡吧,晚冷,别冻着。”我看秋桐穿的有些单薄,不觉有些心疼。</p>

    秋桐答应着,却仍然站在那里没有动。</p>

    我看秋桐不走,脱下外套搭在秋桐肩膀,然后站在秋桐身后。</p>

    秋桐抬头看着深邃的夜空的一弯明月,凝视了许久,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一会儿喃喃自语:“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说完,深深地叹息一声,又语:“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p>

    我怀着疼怜的心情站在秋桐身后,看着她婀娜而孤单的身影,没有言语。</p>

    接着,秋桐又沉默了,低头看着湖水倒映的月亮,。弯腰拾一块小石头,扔进湖水里,立刻,湖面荡起一阵涟漪,月亮变得支离破碎了……</p>

    “我好残忍惭愧,破坏了这一派风景和谐。”秋桐转过身,看着我说了一句。</p>

    “只是暂时的,湖面很快还会平静下来,风景还会依旧!”我说。</p>

    “可惜,人生不能如此……现实决定的东西,是不可以再更改的,人生没有再回到从前,只有谜一般的明天。”秋桐说着,轻轻摇了摇头:“佛说,放下才能解脱,困扰我们的是我们的心灵,而不是当下的生活。如果能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生活的一切,会祛除心的杂念,享受一种超然的人生……佛啊,你老人家说起来简单,但是,要真正在生活区实践,却又是多么的艰难。”</p>

    说完,秋桐自顾往回走去,我跟随着。</p>

    进了酒店大堂,秋桐把外套还给我:“谢谢你——”</p>

    我接过外套,秋桐看着我突然冒出一句:“你衣服怎么皱皱巴巴脏兮兮的,出去打架了?”</p>

    “没——”我说:“路不小心跌了一跤。”</p>

    秋桐下打量着我:“你说话不老实,出去这么现在才回来,一定和人家打架了,老实交代。”</p>

    “真没打架。”我的声音很虚。</p>

    秋桐不再问了,又看了我几眼,说了一句:“明天不许穿着这身衣服见人,还有换的衣服没?”</p>

    “有!”我忙说。</p>

    秋桐点了点头,径直往前楼。</p>

    当夜无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