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03章 沉默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当天色开始微亮,我终于躺不住了,一下子坐起来。 </p>

    海珠被我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扭头看着我。</p>

    我活动了下麻木的肢体,然后下了床,坐到沙发,海珠也下了床,坐到我对面。</p>

    我沉默地看着海珠红肿的眼睛,海珠也沉默地看着我毫无倦意但应该是布满血丝的眼睛。</p>

    沉默,沉默,不在沉默爆发,在沉默灭亡!</p>

    我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爆发还是灭亡。</p>

    良久的沉默之后,等来的却既不是爆发,也不是灭亡。</p>

    海珠看了看表,站起来说:“哥,我该收拾下去班了。”</p>

    我坐在那里没动,看着海珠进卫生间去换衣服洗刷化妆。</p>

    半小时后,海珠收拾停当,站到我跟前:“哥——我走了!”</p>

    “嗯……”我仍旧坐在那里没有动。</p>

    “哥——”海珠又叫了我一声。</p>

    我站起来,看着海珠,海珠走近我,看着我的眼睛,带着心疼的语气和表情:“昨晚你也没睡好,再睡一会儿吧。”</p>

    我点了点头。</p>

    “我知道你一直在看着我。”海珠低头说了一句,眼圈又开始发红。</p>

    我心里有些尴尬。</p>

    “你抱抱我——”海珠又抬起头。</p>

    我伸开双臂,海珠投进我的怀抱,伸出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腰,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不做声。</p>

    “你不爱我——”海珠的声音很轻,在我耳边回响着。</p>

    “海珠,我……”我欲言又止。</p>

    “别说,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让我自我欺骗自我幻觉一会儿。”海珠带着恳求的语气。</p>

    我住了嘴,海珠这么紧紧拥抱着我的身体,紧紧依偎在我的怀里……</p>

    良久,海珠离开我的身体,捋了捋头发,神情变得平静,深沉的目光看着我:“你几时离开宁州。”</p>

    “在这里活动两天之后,要去周边地市学习考察大约一周左右。”我说。</p>

    “走之前,你还会来宁州吗?”海珠说。</p>

    “大概也许可能吧。”我含糊地说:“这要看秋总的日程安排。”</p>

    “如果走之前你还来宁州,如果到时候我有空,我想……”海珠明亮的眼神看着我:“我想……和你谈谈。”</p>

    “谈谈?”我看着海珠。</p>

    “是的。”海珠认真地说:“我想,或许,我们到了该认真谈谈的时候了。不管是我还是你还是冬儿还是你心里的其他什么人,我想,我们之间,需要认真去面对现实和现状,需要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p>

    我看得出海珠的态度很严肃。</p>

    “难道你觉得不需要吗?”海珠看着我。</p>

    “需要!”我认真地点点头。</p>

    “到时候,如果……或许,我会告诉你一件事,一件在我心里积压了好些日子的事情。”海珠说:“好了,我要走了,过几天再见!”</p>

    说完,海珠走了,我愣愣地站在原地。海珠临走前设置了悬念,卖了一个关子,过几天要告诉我什么事呢?她是真要告诉我一件事还是为了让我和她见面而设置的诱饵呢?</p>

    我很快否定了后者,海珠一定是真的有什么事要告诉我。</p>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呢?我暂时想不出。</p>

    吃过早饭,集合出发,与会者200人,分成4个团,分乘四豪华大巴,由宁州当地的一家天旅行社负责,每辆大巴配备一名导游,对方对我们这个大团非常重视,旅行社的一名负责人专门跟随陪同,坐在我们的大巴车。</p>

    这名负责人听说是天旅游的董事长,叫何英,一个看起来年轻感性的美女,年龄我和秋桐差不多,她正好坐在秋桐身边,坐在我前排。</p>

    何英对秋桐似乎很有好感,和秋桐在路聊得很热乎,时不时也会回头冲我友善地笑笑。</p>

    我坐在后排,她们交谈的内容不时进入我的耳朵。</p>

    原来我们这个团是他们主动和会议的承办者联系争取到的,为了接这个团,他们对原有的旅游行程进行了优化组合,根据会议承办者的要求,将普陀山和奉化溪口组合成了一条线,今天去普陀山,晚接着回宁州,明天去溪口蒋氏故居。</p>

    我听了,不由插言称赞他们的灵活经营头脑,何英回头看看我笑了:“没办法啊,这经营啊,有时候也要根据客户的需求来量体裁衣,不能太死板!”</p>

    “你们旅游公司一定有很多精英经营人才吧?”我说。</p>

    “真正的经营人才不需要多,一个足矣。”何英说:“这经营,同样有二八定律,百分之二十的人干出百分之八十的活,很多时候,个人英雄主义是不可少的。”</p>

    “那何董事长是这个英雄了!”秋桐说。</p>

    何英摇摇头,说:“我算不,真正的英雄,应该是我的前任,她也是一个美女董事长。”说到这里,何英的神情有些黯然,面露愧色。</p>

    我和秋桐都有些不解,这个体私企还有前任董事长,怪。</p>

    看到我们不解的神色,何英淡淡地笑了笑:“不说这个了,说起来又是一段婉转悱恻的恩怨情仇。不过,我们公司之前的营销部经理,也是一个营销才,那小伙叫张伟,和你差不多大,很能干,业绩相当出色,可惜,他离开了。”</p>

    说到这里,何英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苦愁和酸楚。</p>

    看到何英的神色,我和秋桐交换了一下眼神,没有再问。</p>

    凭直觉,我似乎觉得何英和她的前任美女董事长以及前营销部经理张伟之间有着什么难言之隐。</p>

    于是,我们转移话题,谈起了别的内容,何英的神色渐渐又好转了。</p>

    坐完大巴,我们接着又做快轮,很快到了海天佛国——普陀山。</p>

    四个团队由天旅游的四名导游分别带领游览,何英和我还有秋桐单独走在了一起,何英兴致勃勃专门为我们俩当起了导游。</p>

    普陀山是东海舟山群岛的一个小岛,南北狭长,岛风光旖旎,洞幽岩,古刹琳宫,云雾缭绕,与九华山、峨嵋山、五台山合称国佛教四大名山,而且又以山、水二美著称。</p>

    游览期间,感受到这座海山充分显示着海和山的大自然之美,山海相连,显得更加秀丽雄伟。</p>

    我对佛教没什么兴趣,只顾游览风景,感受岛的新鲜空气和海风吹拂的感觉。</p>

    何英带我们游览了普陀山的三大寺:普济禅寺、法雨禅寺、慧济禅寺,解说的很详细,秋桐听得很认真。</p>

    在秋桐的请求下,何英又带我们去了几家尼姑庵,秋桐对这里的兴趣似乎更加浓厚,一直带着专注的目光看着周围那些尼姑……</p>

    “今天我们时间有限,只能说是走马观花,要是真想把普陀山游览周全,得花几天功夫住在这里慢慢味。”游览结束时,在回去的游艇,何英对我们说。</p>

    秋桐带着不舍的目光看着渐渐远离的海天佛国,说了一句:“要慢慢味。”</p>

    看着秋桐的神态和目光,我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她该不会是要看破红尘来这里出家吧?</p>

    脑子里一冒出这个想法,我被自己吓了一跳。</p>

    当天的游览结束后,我们回到宁州东钱湖度假村,明天去奉化溪口游览。</p>

    从回来的路到吃晚饭,直到饭后,秋桐都不大言语,一直沉默着,眼神一直带着怅惘和恍惚的神情,似乎在思索着什么。</p>

    吃过饭,我主动邀请她到宁州市区去游玩,她借口说累了,想早休息,回绝了我。</p>

    我毫无倦意和困意,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决定自己去市区,我想去看看李顺的百家乐赌场。</p>

    我先给老秦打了个电话,问清了赌场的地址,老秦正在外面吃饭,吃完饭还要去回收一份高利贷,问我要不要等他回来一起去,我说不用了。</p>

    然后,我打车直奔市区,直奔李顺的百家乐,我想看看我缔造的这个赌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p>

    到了鄞州区潘一社区,我下了车,按照老秦说的地址,沿着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子径直往里走,七拐八拐,在一座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二层小楼前停下。</p>

    楼前有一个院落,黑色的铁门紧闭着,铁门里有一个小门。门前大约几十米的地方空闲地带,零散地停放着大约十几辆轿车。</p>

    周围很静,只有不远处有几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在溜达,不时往我这边看着。</p>

    我轻轻地叩了两下门:“梆梆——”</p>

    少顷,小铁门开了,一个脑袋伸出来看着我,下打量着我,边问:“你找谁?”</p>

    “来玩的!”</p>

    “等等!”那脑袋又看看四周,接着关了铁门,没让我进。</p>

    过了大约五分钟,小铁门又开了,那脑袋又伸出来:“请进!”</p>

    我闪了进去,看清楚这是一个平头小伙子。</p>

    “请跟我来——”小伙子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径直往里走。</p>

    我跟着平头小伙子穿过院落,走进了另一个铁门。</p>

    这时,我看清楚了周围的地理位置,和我方案里设计的图纸如出一撤,按照我设计的方案,过了这道门,要往左拐走,穿过一个20米长的走道,然后再进入一个小铁门,之后往右拐,走大约10米,再进入一个铁门,才到赌场大厅。</p>

    平头小伙子没有往左拐,却直接往右拐去,我在身后忙提醒他:“喂,兄弟,走错了,应该先往左拐。”</p>

    “没走错,是这样走的!”小伙子说着,脚步没有停。</p>

    难道是后来又改道了?我这样想着,跟着小伙子往右拐,走入了一个没有亮着微弱灯光的长廊。</p>

    走了大约20米,长廊到头了,是个死胡同。</p>

    我刚要问小伙子,那小伙子突然停住脚步,接着转过身来看着我。</p>

    “我说你走错了嘛!”我刚说出这句话,走廊里的等突然灭了,乌黑一片。</p>

    我还没来得及适应过来视线,走廊尽头一侧的墙壁突然打开了一扇门,接着,很迅速,一个硬邦邦冰冷的东西顶住了我的脑门。</p>

    这一切发生地太突然,我毫无防备,猝不及防被枪口顶住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