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99章 汗颜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我和浮生若梦也在进行着接触和交流,只是,再次相见,我们交流的次数和深度以及频率都大不从前了,她只是偶尔会来和我说话,交谈的内容大多是工作,她似乎在极力避免涉及我和她之间的个人话题,每每刚要触及,她会找话题转移开。 </p>

    她似乎对我的工作越来越关心,几乎每次都要问起我的最近工作内容和具体环节,为了不露出破绽,我不得不恶补旅游营销知识,从下载了大量关于旅游营销的资料,针对她提出的问题,有的放矢进行学习,不知不觉,我甚至觉得自己都快成旅游营销专业人士了。</p>

    在和我的交流,她还会经常提到易克,提到易克的工作思路和方法,提到和我近似的地方,说我们都是做营销的高手,都值得她学习。</p>

    往往她这样说的时候,我都有些汗颜,不敢多言语。</p>

    她甚至有一次还提到易克对于生活和人生的某一个观点,说我也曾经和她讲过类似的内容,说易克和我虽然学历不同经历不同,但都是有思想有深度的人。</p>

    我听了她的这话,愈发心惊肉跳,我担心总有一天我导演的这场骗局会被她识破,一旦识破,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我心里很有数。</p>

    饶是如此,我却仍然不想离开发行公司,不想离开星海,我像一个了毒的瘾君子,明知前面是无底深渊,却仍然不能停止前行的脚步,却仍然不能抵御那说不清道不白的诱惑。</p>

    我知道自己在进行着自欺欺人的自我迷醉和欺骗,我在为自己制造一个早晚会破灭的肥皂泡,肥皂泡在一天天变大,当达到一定限度的时候会爆炸。那时,我将万念俱灰,在绝望结束自己的这场虚幻和现实交织的梦想。</p>

    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但是,我深陷其,不能自拔。甚至,我对冬儿无尽无休的思念还有海珠对我的一往深情也不能阻止我滑向深渊的脚步。</p>

    我一直没有再得到任何冬儿的消息。</p>

    海峰在我面前再也没有提起或者谈到冬儿,他现在每天工作很忙,我们一般在周末聚会。</p>

    小猪已经考了研究生,边读边做她的旅游公司,学习赚钱两不误。</p>

    小猪对海峰一直很有好感,经常和海峰联系,但是,海峰似乎对云朵的兴趣更大一些,有事没事给云朵打电话发短信。</p>

    虽然云朵对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保持着小心翼翼唯恐再次受到伤害的表情。但是,海峰似乎并不着急,保持着足够的耐心,依旧对她保持着足够的热情。</p>

    我曾经问过海峰,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海峰告诉我,他喜欢两极化的女人,要么是超凡高雅脱俗感性知性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能提升他的精神境界,激发他前进的动力;要么是平凡纯真温柔善良淳朴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能洁净他的灵魂,荡涤他内心的污浊和疲惫。</p>

    怪不得海峰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女友,原来这家伙的标准要求如此严格,按照海峰的说法,看来小猪在她眼里是属于两者之间。</p>

    我于是理解了海峰对云朵的热情,云朵应该是海峰眼里属于后者的那种女人,只是我不知道云朵心里对海峰会怎么想。</p>

    张小天一直没有在我眼前露面,我不知道他是否还在纠缠云朵,我问起过云朵一次,云朵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让我不要为她担心。</p>

    海珠照例会不定期来看我,也看海峰,我们3个人经常在一起吃饭玩耍,每次玩耍结束,海峰都自己离去,将海珠留给我,不过问海珠在哪里住宿,似乎他觉得海珠在我哪里住是当然的事情。</p>

    我和海珠虽然住在一起,但是,我依旧没有越雷池一步。</p>

    虽然海珠经常对我做出一些暗示,但是,我心里很明晰,在我内心没有真正爱海珠之前,在我内心里的纠葛没有理清之前,在我没有真正能让自己一心一意专心对待海珠之前,在我没有走出冬儿的阴影和秋桐浮生若梦现实与虚幻的纠结之前,我决不能和海珠发生那种关系,那样,伤害的不仅仅是海珠……</p>

    终于伤害的还有谁,我没有想,不是不愿意想,而是不敢去想。</p>

    每每面对海珠炽热而期待的目光,我只能选择回避,尽量避免两人深夜独处的尴尬。</p>

    更多的时候,我带着海珠在海边散步,边享受着初春温柔的海风抚慰边听着海涛的轰鸣边谈心。</p>

    我们的关系一直这样持续着,维系着,我想努力让自己全心全意去接纳海珠。</p>

    我心里也明白,在目前,面对现实,我唯一能选择的是海珠。但是,我一方面让自己努力去面对现实,一方面却又在逃避着现实,在灵魂的另一个角落将自己置入虚幻的世界里,让自己沉溺其……</p>

    生活在继续,生命在延续,纠结也在持续……</p>

    这天,我接到秋桐通知,孙东凯要去南方参加一个沿海城市报业发行论坛,点名要秋桐随行,同时带一名工作人员,秋桐要我一起随同。</p>

    次的全国发行经验交流会,赵大健带曹腾去的,好事轮着来,这次让我去,也合乎情理。</p>

    而且孙东凯带秋桐出去,我也不放心,让我去也正合我心意。</p>

    我爽快答应了,然后问秋桐去南方哪个城市,秋桐带着憧憬而期待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后抬头看着北方春天里那碧蓝的天空,深深呼了一口气,吐出两个字:宁州。</p>

    看到秋桐说出宁州这两个字时候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表情,我知道这两个字对她此刻的含义,心不由顿挫了一下。</p>

    宁州,宁州!</p>

    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想把宁州深埋于我的记忆,甚至想从我的记忆里抹去,可是,却总是无法摆脱它。</p>

    李顺几次把我拖到宁州,欲罢不能,好不容易脱离了李顺,刚要喘口气,这次秋桐又要拉我去宁州。</p>

    宁州,难道要成为我无法摆脱的梦魇?</p>

    “几天?”我问道。</p>

    “论坛实际开会时间1天!”秋桐回答。</p>

    “还有其他活动?”我问。</p>

    “其余两天时间安排的是旅游!”秋桐回答。</p>

    “哦……开一天会,玩两天!”我说。</p>

    “是的,总共和孙总一起开会3天,然后,孙总回星海!”秋桐说。</p>

    “我们不和孙总一起回来?”我听出了秋桐话里还有话。</p>

    秋桐果然点点头:“现在是征订淡季,公司里的事情没有那么多了,我想论坛结束后,借着这次去南方的机会,到宁州周边的地市走走,多去几家同行单位看看,学习取经。我给孙总汇报了,他也同意。”秋桐说。</p>

    我看着秋桐:“那还得几天?”</p>

    “大致一周吧!也是说我们这次出去总共大概要10天左右!”秋桐看着我心意沉沉的表情,说:“怎么?你有事,出去不了这么多天?”</p>

    我能有什么事,不管我心里是否愿意去宁州,秋桐要出去,我必须得跟着,特别是秋桐跟着孙东凯这个大色狼出去,不跟着我怎么能放心?</p>

    一旦答应出去,时间由不得我了,我得善始善终。</p>

    一想到能够有一周的时间单独和秋桐呆在一起,我的心里又浮起一种别样的感觉。</p>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我说:“跟着领导出去学习考察,时间多久不是我说了算的,一切服从工作,服从大局!”</p>

    秋桐点点头:“那好,今天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出发。”</p>

    “怎么走?”我又问。</p>

    “飞过去!”秋桐接着回答,笑了下:“说不定,明天飞机还能见到海珠呢!”</p>

    我笑了下,没有说话。</p>

    “对了,易克,我那天去医院办事,顺便经过,又到四哥包子铺去了。”秋桐突然转移话题说:“我和四哥聊了一会儿关于小雪的事情。”</p>

    我看着秋桐。</p>

    “听四哥说小雪是从人民医院门口的垃圾箱里被老爷爷捡到的,刚生下来被抛弃了。”秋桐的声音有些压抑:“如此说来,小雪的妈妈应该是在市人民医院生下的她,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将孩子舍弃。而孩子的爸爸,也不知道是谁,更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也如此狠心。”</p>

    “或许小雪的爸爸根本在小雪出生的时候根本不在医院,根本不知道小雪被扔到哪里了!”我突地冒出一句。</p>

    秋桐看了我一会儿,接着低头沉默了。</p>

    关于小雪的身世,至今仍是一个迷,她的生身父母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孩子一来到这个世界被无情地抛弃。</p>

    四哥的出现,似乎为解开这个谜团带来了一线生机,但目前来说,却仍然看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似乎仍然是迷雾重重。</p>

    要不是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小雪的身世或许会成为永远的秘密。</p>

    而小雪真实身世的揭晓,在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同时,也揭开了一个惊天内幕,同时引带出一个憾人的情感纠葛,还引发出一场人世间骨肉亲情真情的悲歌欢唱。</p>

    晚,在电脑前,浮生若梦告诉我明天她要去宁州出差开会,问我宁州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说了几个地方:天一广场、小外滩、城隍庙、东钱湖……</p>

    她接着又问我以前的公司在宁州什么方位,我说在天一广场边的一座小楼,只是雕阑玉砌犹在而朱颜已改,我问她要干嘛,她说只是随便问问,没什么别的意思。</p>

    接着她开玩笑地说要去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去瞻仰了,问我有什么感受,我说没什么感受,祝她在宁州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她似乎觉察出我不愿意和她多谈及关于宁州的内容,也不再提及了,换个了话题。</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