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98章 值得称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而曹丽,最近的表现更是值得称道。 当然不是她的工作值得称道,而是对秋桐的态度,经常见到曹丽有事没事到秋桐办公室串门聊天,手里还经常提着东西,听云朵说曹丽经常给秋桐送丝巾化妆什么的。</p>

    曹丽的热情很让秋桐过意不去,秋桐每次都不能让曹丽空手回去,坚持回赠礼,礼自然是女人常用的那些东西。</p>

    云朵又一次笑着告诉我说秋桐的办公室里常备小礼,专门用来给曹丽回赠。曹丽不但对秋桐好,对云朵也不错,还附带送给云朵几次礼物,弄得云朵很是不好意思,悄悄问我她是不是需要给曹丽买点小礼物回赠,我劝阻了云朵,说只管安心收下是。</p>

    其实,我没有告诉云朵,曹丽还偷偷送给我一个进口的高级剃须刀,我当时不要,说让她自己留着用,曹丽说自己用不着,我说可以用来做刮毛器,曹丽羞涩地对我撒娇说她自己不会刮让我帮她刮,刮哪里的毛都行。</p>

    曹丽羞涩撒娇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发骚,我当时翻了胃,听曹丽说完这句话,我直接跑到卫生间里把刚吃的四哥肉包子吐了出来。</p>

    对曹丽曹腾和赵大健表现出来的一派团结和谐,我不知道是否意味着新的一轮攻击波正在悄悄地积蓄着能量。</p>

    自从次和四哥谈完话后,我经常去四哥那里转转,没事聊天或者喝闲酒。</p>

    四哥似乎对我那次关于白老三的提醒无动于衷,包子铺照开不误,似乎这次他不打算躲避回避白老三。</p>

    我不知道四哥心里究竟是怎么打算的,他也不和我说。</p>

    没事的时候,我也和四哥到海边沙滩小树林里切磋够几次武艺。通过切磋,我发现四哥的武艺不在我之下,甚至内力我还厉害,而且武艺还我多了几分沉稳和坚实,和他相,我感到了自己功夫的急躁浮躁和气虚气短。</p>

    四哥擅长用拳,而我擅长用腿,我俩切磋,正好互相取长补短。</p>

    有一天下午,我和四哥正在初春的夕阳下在海边树林里切磋武艺,遇到了平总。</p>

    现在的平总,日子过的似乎以前更顺风顺水更加有滋味。自从和我次的交谈之后,很快他向集团提交了关于采取拍卖的方式在集团全面推广广告代理制的方案,方案的基本思路是按照我那天和他的谈话来的。</p>

    方案提交集团之前,平总还专门找我进行了一次商榷,和我进行了一个通宵的讨论修改,也是说这方案的每一个具体实施细节和步骤,都蕴含着我的心血。</p>

    方案提交之后,很快得到了集团党委和经营委的肯定和批准,在平总急性子的性格下,迅速得以展开实施,广告代理制推行地很顺利,拍卖的结果让集团高层领导瞠目结舌和惊喜交加,第2、3、4三个季度的标金额和实收广告款大大超出集团下达给广告公司的全年任务。</p>

    不但如此,还提前将全部明年剩余时间的广告款收入了囊。这一点,对于集团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意想不到的收获,而对于平总来说,更是事半功倍,广告公司不用整天再为讨债而绞尽脑汁了,这要节省多少领导和业务员的精力。</p>

    不仅于此,由于广告经营方式的巨大转变,原广告公司的人员也发生了人数和职能的巨大变化。</p>

    原有的100多名员工,临时工全部转岗,按照个人意愿和集团工作的需要,安排到了需要临时工作人员的其他部门或者推荐给了广告代理商。</p>

    正式人员,在集团内部进行了重新分流配置,广告公司的人员还剩下不到20人,大大减少了广告公司的人员费用支出,从另一个方面等于是增加了广告公司的效益。</p>

    同时,广告公司不再需要业务员,全部为经营管理人员,工作的重心从拉广告变为管理协调监督广告代理商,实现了广告经营方式的一次不大不小的革命。</p>

    平总也从以前每天忙着请广告大客户吃饭应酬为完成任务到处奔波变得轻松自如从容不迫起来,他现在要做好的工作只是管理好广告代理商,把自己以前巨大的压力分散转移到了代理商身,而收获的业绩却远远大于以往。</p>

    在这样的状态下,以前整天忙得焦头烂额的平总也有时间到海边来散散步了,正好遇到了正在切磋武艺的我和四哥。</p>

    平总对我会武艺感到有些诧异,接着赞不绝口,夸我武双全,边在旁边观看我们切磋边不时跟着划,显得兴致勃勃,直到接到集团电话要回去开会才离开。</p>

    这段时间,我一直没有再见到白老三和伍德。</p>

    见不到他们,我并不想念,我希望永远能见不到他们。</p>

    在我的生活,有职场和官场够了,我并不需要黑社会。</p>

    但是,对于白老三,我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每每想起他对海珠和秋桐的不良企图,我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p>

    我知道,他对海珠和秋桐或许不仅仅是全部出于生理的**本能,很可能还有我和李顺的原因,征服并霸占对手和敌人的女人,自古以来是男人报复男人的最佳方式,白老三也不例外。</p>

    我对那天在皇冠大酒店遇到白老三、伍德以及政法系统那位高官的事情记忆尤其深刻,我不知道伍德和那位政法高官的会面意味着什么。</p>

    但是,我隐隐觉得,那股由官场和黑道结合产生并发源的暗流,似乎正在有条不紊按部班地流趟着,正在万涓成水汇流成这一河,时间越久,继续的能量会越大。</p>

    这能量,说不定会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利用某一个事件进行爆发,一旦爆发,将会成为引燃炸药桶揭开官场残酷斗争的导火索。</p>

    虽然李顺的老爹是公安局长,是老百姓眼里的武装力量和暴力机器,但是,对于官场和政治来说,这不代表什么。在官场,政治的力量要武装厉害地多。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并不适用于现在这个稳定的社会和高层之间的斗争。</p>

    李顺除了在星海的产业稳定发展,在宁州的新事业继续在膨胀和高速发展,除了赌博和酒吧以及当铺,他在色情业发展地十分迅猛,手下积聚了大量高级妓女,这些妓女不仅来自国内,还引进了外援,俄罗斯的小姐来了不少,用来满足不同口味客人的需要。</p>

    李顺发展色情业的主要目标是宁州的高档酒店,做高端客户,提供门服务。</p>

    为了保证宁州这些产业的顺利发展,李顺在宁州建立起了一支新的保卫力量,由二子和小五分别带领,维护赌场、酒吧、当铺的正常经营秩序,保护小姐的安全和顺利交易,惩治那些借了高利贷还不的赌客和不守规矩的客人,打击其他黑帮势力,在宁州不时掀起一股股黑色风暴,成为宁州黑道崛起最快力量最大的一股势力。</p>

    在和秦小兵偶尔的电话交谈,他有些忧虑和焦虑地提到了李顺手下不时发生的暴力事件:赌场借了高利贷还不的赌客,有的被割掉了耳朵,有的被剁掉了手指,有的被打残了双腿,还有的被逼跳楼,家破人亡。而且,在最近的一次黑帮火并,李顺的手下还打死了对方的一名马仔,乱刀砍死。</p>

    秦小兵多次口苦婆心劝告李顺不要作地太大,李顺充耳不闻,说的多了,反而会不耐烦甚至翻脸。</p>

    秦小兵和我说话的时候,不时会发出叹息,并萌生了去意。</p>

    从秦小兵的话里,我感到李顺在宁州作大了,似乎在星海更肆无忌惮,正在形成一股黑色恐怖。</p>

    凡事物极必反,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李顺如此做下去,早晚会惹出大事。要知道,不论是在星海还是宁州,肯定都有人在暗盯住李顺的一举一动,李顺混黑道这么久,敌人和仇家是必不可少的。</p>

    而李顺一旦要出事,恐怕牵连的不仅仅是他自己。</p>

    想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秋桐,想起了浮生若梦。</p>

    在现实的世界里,自从浮生若梦和我在虚拟空间里开始了第二次握手,秋桐的起色和神采恢复了,眼神里的忧郁和惆怅减少了,活泼的气息渐渐多了起来,工作之余,常和我交流一些其他的内容和话题,谈话内容的广度和深度也在逐渐加深扩大。</p>

    自从我知道秋桐其实内心里明白我有时候在撒谎而不故意点破的事情后,在秋桐面前说话开始注意小心了,不敢再信口开河谎话连篇了,涉及我自身的,能说的则说,不能说的尽量不说,免得再让秋桐看穿我的谎言。</p>

    我现在不想对秋桐撒谎,但是,事已至此,有时候又不得不撒谎。一想起秋桐和浮生若梦对欺骗的态度,我心里不寒而栗,压力与日倍增。</p>

    更多的时候,我和秋桐探讨的问题,除了工作,是关于生活的,甚至还关于人生的。</p>

    秋桐对我的欣赏态度似乎越来越深入,对我不时冒出的关于人生和生活的某些语句和观点给予高度或者度的评价,看着我的眼神也越来越温和和友善。</p>

    当然,在她看我的眼神里,我仍不时能感觉到她偶尔露出的恍惚和迷惘,有时她还会莫名地带若有所思状发怔,一会儿摇摇头,一会儿又点点头,一会儿又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笑笑。</p>

    我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