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96章 心神不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整整一天,我的心都在起起落落回荡着,心神不定着。 </p>

    晚,夜深人静,我独坐电脑前,点燃一颗烟,又一次翻看着我和浮生若梦往昔的点点滴滴,想着那过去的欢笑和絮语,不由心里感到了阵阵温馨和幸福。</p>

    然而,迷幻的幸福之后,想着现实里的秋桐,想着现实里的李顺,我却又感到了一阵巨大的刺痛,还有深深的孤独。</p>

    这种孤独,带着无的无奈和酸楚,带着迷离的空幻和迷惘,带着茫然的希望和祝福,带着莫名的寂寥和惆怅,带着些许的自卑和忧郁。</p>

    我看着窗外寂寥的夜空里那闪烁的繁星,心里涌起无限思念和寂寥……</p>

    扭头看看浮生若梦隐身在线的头像,我心里起伏难平,虽然每日都可以见到现实世界的秋桐,可是,此刻,我却强烈思念着浮生若梦,突然很想她。</p>

    想她,可以是小心翼翼的,可以是默默无语的,可以是受尽煎熬的,可以是无可奈何的,可以是自讨苦吃的,可以是无药可救的,可以是不平等的,然而,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她!</p>

    想着她,在月圆人不圆的夜里,谁爱谁都没有过错,错的只是人,只是无法恒久的生命,只是无法改变的现实,只是无法突破的虚拟,在刹那的爱的火花之间,会有奢求永恒的意念,清醒的时候知道将会远离。</p>

    我知道,心是会萎谢的,却又在暗夜里牵挂着。虽然我知道这种牵挂是没有结果的,是在进行自我欺骗。我知道,如此自我欺骗下去,我会毁了我自己,会让我自己堕入无底的情殇深渊。</p>

    可是,我不能说服我自己,虽然我无数次尝试让自己忘掉她,让对冬儿的思念忘记她,让和海珠的现实接近忘却她,但是,却一直挥之不去,挥之不去……</p>

    看着隐身在线一声不吭的浮生若梦,我在想,此刻,她是不是也像我想着她一样,在这个寂寥的深夜里,想着我呢?</p>

    想到这里,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双手,啪啪开始敲击键盘:“你给我出来——”</p>

    没有任何反应,我不知道此刻她看到我猛然冒出这句话是不是会吓一跳,会不会是受了刺激。</p>

    既然已经开了口,我不打算刹住了,继续打字:“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出来,你听见没有!”</p>

    我的话有些无理霸道,有些咄咄逼人。</p>

    她依旧在那里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是在犹豫,或许还惊魂未定。</p>

    “我知道你在这里,我知道你在我的空气里,我知道你在空气里看着我,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我疯狂地敲击键盘,打出一长串。</p>

    半晌,她终于回话了:“你疯了。”</p>

    老天,浮生若梦终于说话了,她终于在我的召唤下出来了。</p>

    我心里一阵激动,快速敲击键盘:“是,我是疯了!”</p>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沉默了一会儿,她又打过来一句。</p>

    “我一直在你的空气里,我一直在你周围环绕着你。”我回答说。</p>

    “你……我……我们已经……你……你何苦又要冒出来……你……你何苦又要逼我出来。”她说着,发过来一个伤感而无奈的表情。</p>

    “我没逼你,是你在逼我,你也没逼我,是你在逼你自己。”我苦涩地说着,有些语无伦次。</p>

    “你——你还在逼我……”她发过来一个叹息的表情。</p>

    “我没逼你,你也没逼我,我不想逼你,我也知道你不想逼我,其实,我们都是在逼自己。”我说:“我想忘掉你,可是,我做不到,做不到。”</p>

    “唉,是我害了你,你应该有你现实的生活,有你现实的爱情,有你现实的幸福,你应该彻底将我忘记,忘记这一场游戏,这一场梦。”她说。</p>

    “可是,我做不到,我没办法!”我说:“而你,你做到了吗?你敢对我说你做到了吗?”</p>

    “你不要逼我,好吗?”她发过来一个伤感的表情,似乎要落泪了。</p>

    我心软了,说:“好吧,我不逼你了!”</p>

    “谢谢你。”她说。</p>

    我和她接着似乎都无语了,久别重逢,万语千言,似乎都噎住了,不知说什么好了。</p>

    “你现在好吗?”沉默许久之后,她说。</p>

    我说:“好,你呢?”</p>

    “我也好!”她说:“你还在青岛吗?”</p>

    “是!你呢?”我说。</p>

    “我还在星海原来的单位!”</p>

    接着,我们又无语了。</p>

    半晌,她说:“你为什么要找我?为什么要打破我平静的生活?”</p>

    我说:“你说我为什么要找你,如果你觉得我破坏了你平静的生活,那么,好,你现在把我拉黑?既然你不想让我打扰你,为什么你一直不拉黑我?为什么你在这里独坐看着我?为什么我能看到你孤独忧郁的眼神?”</p>

    “你干嘛要这么凶?你干嘛要这么强势对我?你如何看到我的眼神?”她说。</p>

    “因为我是你的空气,我环绕在你的周围,我自然能看到你的眼神。”我说:“我不想对你凶,我不想对你强势,但是,你不听话。”</p>

    说完最后这句话,我突然不自禁笑了出来。</p>

    “我……你……我怎么不听话了?我干嘛要听你的话?”她吭哧吭哧冒出一句。</p>

    “我……”我一下子顿住了,一时说不出来。</p>

    “说啊,你倒是说啊!”她似乎开始反攻了。</p>

    “我叫你出来你不出来,你这不是不听话吗?”我憋出了一句。</p>

    “你霸道,我这不是出来了……你……”她说。</p>

    “嗯,是刚才不听话,现在听话了,听话是好孩子!”我说。</p>

    “你才是孩子。”她说。</p>

    “那好,我是孩子,我们都是好孩子。”我说。</p>

    她没有说话。</p>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笑,是不是有些开心了。</p>

    “我一直在想着你,我想让自己将你忘记,可是,我终究战胜不了自己的心,我终究还是找你了。”我说。</p>

    “我……我……”她顿住了,接着说:“我们不谈这个话题,可以吗?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过去的事情,让他过去,好吗?”</p>

    我不想再逼迫她了,说:“好!”</p>

    “谢谢你!”她说:“你找到你以前的女朋友了吗?她回到你身边了吗?”</p>

    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个?”</p>

    她说:“我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应该互相关心,关心朋友的事情,这不是很正常吗?”</p>

    我说:“无可奉告!”</p>

    她发过来一个宽容的表情:“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随你了。”</p>

    我说:“我不说你也知道,何必还问我呢!”</p>

    她停顿了下,说:“你再这么凶,我下了。”</p>

    我忙说:“不许走,你敢下,你走我看看?”</p>

    她说:“你再凶我看看?你要再凶,我真下,再也不来了!”</p>

    我赶紧服软:“那好,我不凶了!”</p>

    “嗯……”她说:“你现在怎么脾气这么大,好霸气的男人!”</p>

    我说:“没觉得啊,是你自己变柔顺了,才衬托出我的霸气吧?”</p>

    她说:“我变柔顺了吗?”</p>

    “是啊,你自己没觉得?”我说。</p>

    “没有!我觉得自己一直没有变,我还是原来的我!”她说。</p>

    “那我真的变了?”我说。</p>

    “嗯,我觉得是!看来,你最近事业很顺心吧,一个男人,一旦事业顺心了,心气自然高了,讲话也自信了,也多少会有些霸气了。”她说。</p>

    “事业谈不,只能说工作吧,最近的工作还凑合吧,尽力而为做着,领导也还算满意。”我说:“我的领导对我还算不错,挺关心我的!能摊一个好领导,是下属的福分!”</p>

    “那好,真为你高兴,加油啊,继续努力!”她说:“其实,我深有体会,能摊一个好下属,也是领导的幸运。”</p>

    我说:“这么说,你遇到好下属了?”</p>

    “嗯。”</p>

    “哪一个?”</p>

    “以前和你说过的,叫易克!”</p>

    “和我艺名同音不同字的那个啊,他很有能力吗?”</p>

    “是的,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他现在正处于一个能力的展露和升期,在我公司里做的不错,很得集团领导和周围同事的好评。”她说:“这个易克,不但工作能力开始初步展露,而且,还对我很忠心,可谓说是忠心耿耿。”</p>

    “那有一个这样的下属,真的是不错!”我说。</p>

    “这个人,我对他越了解,越发现……”她停住了。</p>

    “越发现什么?”</p>

    “越发现他有很多常人不可理喻的地方!”她说。</p>

    “怎么不可理喻了?”我说。</p>

    “这个……我也说不好,反正是觉得怪怪的,越来越看不透!”她说:“而且,我还发觉,他有些地方,和你相似。”</p>

    我的心一跳,说:“什么地方相似?名字读音相同吧!”</p>

    “不单单是名字谐音,他做工作思维的模式,似乎都带着你的若隐若现的影子,有时候看到他,我甚至恍惚间觉得他是你!但是清醒过来,又觉得自己太幼稚,想法太过荒唐。”她说:“你们明明一个是云南腾冲人,一个是浙江宁州人,一个在星海,一个在青岛,天南地北双飞客,怎么会重合到一起呢。”</p>

    我说:“那是很巧,你会不会觉得我们是一个人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