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92章 老四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递给四哥一支烟,帮他点着,然后点了点头。 </p>

    四哥吸了一口烟,看着我:“什么事?”</p>

    我默默吸了两口烟,突然看着四哥说:“包老四!”</p>

    四哥浑身一颤,两眼瞪着我:“你——你说什么?”</p>

    “包老四!”我又重复了一遍。</p>

    四哥似乎唯恐被人听到,不由自主看了下窗外,接着看着我:“兄弟,你在叫谁?”</p>

    我紧紧盯住四哥:“你说呢?四哥!”</p>

    “你怎么知道我身份的?”四哥说。</p>

    我看着四哥:“四哥:“你认识一个叫白老三的,对不对?”</p>

    四哥的手一抖,烟灰落在桌面。四哥看着我,点了点头:“是,你如何晓得?”</p>

    “四哥,不必隐瞒,我早看出你不是一般人,你必定是一个有经历有来历的人。我想知道,你和白老三之间到底有什么瓜葛。换句话说,我也认识白老三,不认识白老三,我怎么会知道你是包老四。”</p>

    四哥不说话,眼神犀利而警觉地看着我。</p>

    我笑了:“四哥,相信我不是你的敌人,我认识白老三,未必是他的朋友啊?我对四哥的人,一向是很敬重的。”</p>

    听我这句话,四哥脸的神色稍微松弛了一下,勉强一笑:“兄弟,你的消息渠道可真灵通啊,你怎么会对我这么感兴趣呢?”</p>

    “我只对好人和朋友感兴趣!”</p>

    四哥盯住我的眼睛,又看了半天,我坦然对视着四哥。</p>

    互相看了一会儿,四哥似乎终于确认我没有任何恶意,呼了一口气:“你听说什么消息了?”</p>

    “我想先听你说!”</p>

    “说什么?”四哥问我。</p>

    “说说你自己,说说你和白老三的瓜葛!”</p>

    四哥又沉默了,一会儿眼神里充满了痛苦和浑浊,似乎不愿意让自己陷入回忆,不愿意去想过去的事情。</p>

    良久,四哥叹息一声,狠狠吸了两口烟,似乎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给我讲述了一段深埋于心底8年的往事……</p>

    8年前,在北方某一个等城市,活跃着一个黑社会团体,领头的是9个人,江湖人称九条龙。</p>

    这9个人每人胳膊都纹着一条龙,为喝了血酒的结拜兄弟,带领社会的一批无业小混混,干着争工地、讨债、收取保护费的家当,在当地可谓臭名远扬。</p>

    而领头的老大,是白老三。包老四,也是现在坐在我面前的四哥,是其一员,排行老四,因为姓包人称包老四。</p>

    那是,四哥还是个热血青年,从小爱好习武,曾经不远万里到少林寺学过几天功夫。回到佳木斯之后没有什么工作,讲求江湖义气,结拜了一帮把兄弟之后,自以为结伙拉帮能干出一番事业,跟着白老三干得热火朝天。</p>

    随着这帮人黑势力的发展,白老三贪婪狠辣的本性逐渐暴露,手下聚拢了一帮干将,对外扩张地盘,对内不顾把兄弟情意背信弃义争夺利益,干得那些勾当越来越引起四哥的反感。</p>

    但是,此时,他已经了贼船,想脱离干系已经身不由己。</p>

    四哥此时有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女友看出了四哥一帮的本质,三番五次劝告四哥离开白老三一伙,但是那时的四哥好像了毒瘾,始终不能下定决心重新做人。</p>

    白老三外表看起来质彬彬,但是,做起事情来却阴险狡诈狠辣无,而且还很色,竟然暗地打起了四哥女朋友的主意,而四哥对这却毫无察觉。</p>

    直到有一天,四哥突然撞见白老三和他的弟弟白老五在一个酒店房间里正欲对其女友施暴。</p>

    四哥怒不可遏,出手了。</p>

    混战,白老五拔出手枪对着四哥开枪,没想到打偏了,正好打了四哥的女友,女友当场昏迷过去。</p>

    四哥扑去抢夺手枪,和白老五扭打在一起,扭打白老五的枪走了火,这次打了自己的心口窝,白老五当场毙命。</p>

    此时,白老三的手下纷纷赶来,四哥挥舞着手枪奋力杀出重围,抱着浑身是血的女友冲出了酒店,拦车直奔医院,在去医院的路,女友已经断了气……</p>

    血案震惊了当地警方,四哥还没来得及去报案自首,白老三却凭着自己和警方的关系恶人先告状,说四哥的女友和白老五自由恋爱,四哥对二人进行报复,诬告四哥持枪杀死了自己的女友和白老五。</p>

    当地警方随即开展了大追捕。四哥知道自己要是被抓住,已经被白老三用金钱买通的警方是不会相信自己的话的,说不定自己会在监狱里死个不明不白。</p>

    同时,白老三也在黑道下达了追杀令。</p>

    在黑白两道的压力下,四哥选择了逃亡,逃到了千里之外的星海,隐姓埋名在这里藏匿起来,为了生计,开了这家包子铺……</p>

    逃亡的8年间,四哥时时都在对自己的极度忏悔和失去女友的痛苦度过,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女友的劝告,后悔自己当初走错了人生的道路。</p>

    同时,他心也一直怀着对白老三的刻骨仇恨,但是,白老三的势力太大,他无法去对抗。</p>

    无奈之,他只能在大隐怀着深仇大恨默默度日,忍受着灵魂和**的痛苦煎熬,带着深深的自责和忏悔……</p>

    这8年间,四哥一直过着独来独往的日子,没有再找任何女朋友,打算独守终身。</p>

    听四哥讲完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我被震惊了。</p>

    我没有想到四哥原来竟然有这样的经历,竟然和白老三有这样的瓜葛,其程度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p>

    “你打算这么一直过下去?”沉默了半天,我看着四哥说。</p>

    四哥此刻脸的表情极度痛苦:“后来,我终于知道,人生的每一步都是那么重要,一步走错,步步走错,年轻时犯的罪孽,要用一辈子来补偿。我这辈子,算是完了,我的人生,毁在我自己手里,我只能这么人不人鬼不鬼地过下去了,走完这一生的路,下地狱去吧。”</p>

    我看着四哥:“难道你不想报仇?”</p>

    “报仇?怎么报?难道我再去杀人?去杀了白老三?”四哥说:“我的女人死了,白老五也死了,也算是一命偿一命了。再去寻仇,冤冤相报何时了?”</p>

    我说:“你想地轻松,但是,白老三是不会放过你的。8年了,他一直在找寻你,在追杀你,你知道吗?”</p>

    “我对白老三的性格是了解的,我知道他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才来到这里。”</p>

    “白老三已经来到星海了,在星海正发展地蓬勃兴旺。”</p>

    “我已经知道了,星海这么大,他来星海,也未必能……”</p>

    “白老三已经知道你在星海的消息了,正在安排人到处打探你的下落。”我又说。</p>

    四哥闻听,牙根紧咬,面部肌肉紧紧绷起来,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手指关节发出“啪啪——”的声音,两眼死死盯住桌面,没有做声。</p>

    “这是我今晚吃饭的时候偶然听见白老三和别人打电话得到的消息。”我继续说。</p>

    四哥抬起眼皮看着我,说了一句:“谢谢你。”</p>

    “你现在的处境已经不安全了。”我说:“白老三现在在星海黑白两道的势力都很强,他姐夫现在是星海政法系统的领导。”</p>

    四哥没有做声,眼皮看着地面。</p>

    “你有什么打算?”我问四哥。</p>

    四哥仍旧不做声,似乎陷入了思索。</p>

    我看四哥不愿意说话,于是起身告辞。</p>

    出门时,四哥送我到门口,抬起手臂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一拍,我感到了他的内力……</p>

    回到宿舍,我斟酌了半天,摸出手机,打通了李顺的电话。</p>

    “小子,难得你还记得我,记得给我打个电话,不容易啊!”电话里传来李顺的声音。</p>

    “李老板在宁州发展地还好吧?”我说。</p>

    李顺大笑着:“好啊,好得很呢,现在宁州的黑白两道我通吃,白道我是彻底摆平,用钱猛砸,和白道老大的关系刚刚的,公安系统内部的那些小干警想提拔还有不少得来求我让我帮着说好话,哈哈,他妈的,我都快成宁州公安系统的组织部长了。</p>

    至于黑道,我们在这里的势力没有谁敢对抗,都主动门来联系拜帖子求我罩着。我们的百家乐和酒吧发展地如日天啊,还有当铺也开张了。现在,我们的酒吧是多种经营,还对外发展了,拥有一批高质量高素质的小姐,专门给宁州的高档酒店有需求的客人提供完善周到的特殊服务,这一块,算是另外一个财源。”</p>

    李顺的声音听起来很自得,洋洋得意。</p>

    听李顺牛逼哄哄地说完,我说:“李老板,白老三的势力不可小窥,他一直在虎视眈眈盯着你呢。”</p>

    “白老三!他算个狗屎!”李顺不屑的声音:“妈的,星海那边我有安插的人在他里面呢,他这狗日的想打我的注意,想和我对着干,还嫩着了,不是仗着他那狗吊姐夫吗,那算个屎啊,我家老爷子才是实权派。“这年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有实权才是有真本事。你放心,老弟,白老三是怎么不着我的,总有一天我得回去收拾他。再说了,还有大将军坐镇星海,他可是我的贴心人。”</p>

    我说:“伍德大将军,我听说白老三和他走得很近,而且,伍德和白老三的姐夫也接触较密切。我想,你是不是要小心一点。”</p>

    李顺的声音显得不大高兴,没等我说完,打断我的话:“喂——小子,你说什么呢,大将军和我是什么关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啊,你少挑拨我和大将军的关系,你说别人的什么我信,说大将军的什么什么,我是不会相信的,而且,我还会生气的。”</p>

    我不言语了。</p>

    “我警告你,小子,以后不许说什么关于大将军的事情,我们的关系,那是铁关系,用不着你小子来挑拨,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李顺的声音有些阴冷。</p>

    我没再说话,挂了电话。</p>

    我不知道李顺是心里其实有数故意说给我听的还是他心里真的没数,既然他这么说,那么,我也不用操这个闲心了,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至于他信不信,我左右不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