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89章 高攀不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于是冲白老三笑了下:“白老板好,好久不见!”</p>

    白老三站在我跟前,下打量着我:“易克,听说你不在李顺那边干了,怎么着,对我这里有没有兴趣,想来的话,我绝对亏待不了你,保证在李老板那边收入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多谢白老板高看,高攀不起。”我说。</p>

    白老三干笑了一声:“看来,我的面子没有李老板大哦,看来,易老弟是不屑于和我这种人为伍了。”</p>

    我呵呵笑起来:“白老板言过了,我绝无此意!只是,人各有志。”</p>

    白老三继续笑着:“易老弟真是爽快人,讲话直来直去!”</p>

    我说:“白老板想必也应该是爽快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和你无冤无仇,以前的事情,次你和李老板一笔勾销了,今后,我希望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绝不冒犯白老板,同时,也希望白老板……”</p>

    “听易老弟这口气,是在警告我了?”我的话还没说完,白老三大笑起来,接着突然叹息一声:“唉,江湖往来,纷纷扰扰,这恩恩怨怨何时了啊。既然易老弟在警告我,那我要好生小心了。”</p>

    说着,白老三又仰天大笑起来。</p>

    白老三的笑我听了浑身直起鸡皮疙瘩。</p>

    我说:“白老板不必多心,我哪里敢警告白老板,我只是希望大家都平安无事,平安相处。”</p>

    “老弟的愿望是良好的,看来,老弟和我一样,都是纯洁善良真诚的人啊。”白老三真真假假地说。</p>

    正在这时,地下皇者从大厅里走出来,看见白老三忙低头哈腰招呼:“白老板,将军正在楼等候。”</p>

    “好!咱们走!”白老三说着,收敛了笑容,带着阴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拂袖而去。</p>

    地下皇者没有立即跟去,而是主动伸手友好地和我握手,然后说:“易克,你今天来这里是——”</p>

    “参加一个酒场!”我笑着对地下皇者说。</p>

    地下皇者点点头:“我是出来接白老板的,大将军找他有点事情。”</p>

    “嗯。”</p>

    “最近你见李老板了吗?”</p>

    “没有!”</p>

    “哦……”地下皇者冲我神秘地笑笑,然后告辞进去了。</p>

    这时,曹丽也过来了,和我一起进去。</p>

    “易克,第一次来这种高档的酒店吧?”曹丽说。</p>

    “是啊。”我环顾着四周,感慨地说:“真高档啊,好华贵的地方!”</p>

    “呵呵,这才是四星级酒店,算不了什么,等有时间我带你到五星级的酒店,去远洋洲际,去香格里拉,去希尔顿,那才叫高档呢!”曹丽带着炫耀的口吻说:“我每周都要到四星五星的酒店来吃几次饭的,哎——来多了,都没感觉了!”</p>

    我心里想,或许曹丽每周还要到这样的酒店来几次开房间做那事。</p>

    自然,来这样的地方吃饭或者开房,都是不需要曹丽花钱的,曹丽的妩媚和风情,愿意为她花钱的男人有的是。</p>

    这一点,我相信。</p>

    和曹丽一起穿过大厅,刚要楼梯,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嗨——易老板!”</p>

    听到这声音,我一下子顿住了,停住了脚步。</p>

    走在前面的曹丽也停住了,转过身来。</p>

    叫我易老板的是穿着酒店制服的小亲茹,此时正冲我笑嘻嘻地走过来。</p>

    我心里暗暗叫糟糕,这个小亲茹怎么这么巧看到了我。</p>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曹丽已经发话了,看着小亲茹,面带疑惑:“小姑娘,你叫谁易老板啊?”</p>

    “叫他啊,还能叫谁呢!”小亲茹说。</p>

    “哦……”曹丽笑起来:“易老板,有意思,你和他认识?”</p>

    “是啊,早认识。”小亲茹说。</p>

    曹丽这时看着我。</p>

    我此时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故作轻松地对小亲茹说:“你这丫头,整天乱叫。”</p>

    “嘻嘻……怎么能说我乱叫呢,不叫你易老板,那叫你什么?叫易老大?”小亲茹笑着说:“叫你易老大,貌似你成了混社会的了,不好,嘻嘻,我喜欢叫你易老板。”</p>

    我笑着:“随便你怎么叫了。”</p>

    “怎么?有招待?”小亲茹说。</p>

    “是的,和我领导一起来这里吃饭!”我说。</p>

    “领导?”小亲茹看了曹丽一眼,似乎不大明白我的话里意思,说:“你怎么有领导了?混大了,到官场混去了?以后是不是该叫你易领导了?”</p>

    我说:“我到处混,领导当不成,被领导还是可以的!”</p>

    小亲茹哈哈笑起来,说:“好吧,不打扰你了,去吧,我也去忙了。”</p>

    说完,小亲茹走开了。</p>

    曹丽看着小亲茹的背影,又看着我说:“这个小姑娘是你的……”</p>

    我漫不经心地说:“以前一起打工认识的工友,我是她的小组长,后来应聘到这里做了服务员。这丫头喜欢开玩笑,称呼起来没大没小,总喜欢称呼我易老板,今天见了老习惯还是改不了。”</p>

    曹丽眼里带着深信不疑的目光,她当然是不会相信我曾经做过老板的,笑着说:“这孩子长得还挺水灵,是不是以前和你有过一腿啊,你是人家的小组长,是不是……”</p>

    曹丽发出暧昧的笑。</p>

    我笑笑,没有回答,说:“走吧!”</p>

    我和曹丽去了餐厅的一个单间,孙东凯早到了,正坐在那里沉思着什么。</p>

    我进来,毕恭毕敬给孙东凯打招呼,孙东凯微笑着看着我:“小易,来了,随便坐吧!”</p>

    孙东凯的口气不热不冷,淡淡的。</p>

    我找了个下位坐下,这时孙东凯对曹丽说:“告诉服务员,酒菜。”</p>

    曹丽答应着去了,很快,酒菜齐,我们三个人吃喝起来。</p>

    我有些意外今晚的饭局我们三个。</p>

    孙东凯似乎不大想说话,除了自斟自饮是埋头吃菜,似乎我和曹丽都不存在一般。</p>

    房间里的气氛较沉闷。</p>

    我心里一直在琢磨孙东凯叫我来吃饭的意图,叫老子来,老子来了却又不理会老子,什么鸟意思?</p>

    这时,曹丽冲我使了个眼色,又端了下手里的酒杯。</p>

    那意思,我明白,是要我主动敬孙东凯酒。</p>

    我于是端起酒杯,站起来:“孙总,第一次和领导吃饭,头一回您这么高级别的领导一起吃饭,不懂规矩不懂礼节您别见怪,来,我敬您一杯酒。”</p>

    孙东凯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举起酒杯,没有站,仍旧坐在那里:“好,来,干!”</p>

    我忙一口干了这杯酒,孙东凯却只是将酒杯放在嘴唇抿了下,接着放下了,没有干。</p>

    这时,曹丽给我倒酒,笑着说:“小易,孙总今天吃饭叫你过来,这可是你的荣幸,这可是孙总对你的高看和厚爱啊,集团里能有你这殊荣的可是寥寥无几哦。敬一杯酒太少,两杯吧,好事成双。”</p>

    我于是又敬了孙东凯第二杯酒,这杯酒孙东凯干了。</p>

    然后,曹丽给大家倒酒,也装模作样地端起酒杯,看着孙东凯:“孙总,我也敬你两杯酒吧,我是你的办公室主任,这服务不周到的地方,你多批评,多担待。”</p>

    孙东凯暧昧地看着曹笑了下,接着说:“好,曹主任,来,喝——”</p>

    曹丽又和孙东凯干了两杯酒,曹丽喝了两杯,孙东凯还是只喝了一杯。</p>

    然后,孙东凯点燃一支烟,慢慢抽起来,看着我,半天不说话。</p>

    我记着秋桐的话,也不说话,低头吃菜。</p>

    “今天我看了发行公司给我的最后方案,关于读者俱乐部的。”孙东凯终于开始说话了,声音有些慢条斯理:“这个方案,我看基本体现的是小易那天发言的完整思路。”</p>

    我不吃菜了,抬头看着孙东凯,曹丽也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看了我一会儿,接着看着曹丽:“曹主任,我说句公道话,小易这做方案的思路要曹腾强。两个方案的差距是很明显的,曹腾那边,你回头要多鼓励教育指导他,要好好向小易学习。”</p>

    曹丽听了,没有一点生气的表情,反而笑得很开心:“好,一定听领导的吩咐!”</p>

    “年轻人,要勤于学习,勤于钻研,敢于创新,敢于实践。”孙东凯又看着我:“小易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但是表现出来的综合素质,我看丝毫不必集团那些大学生差,甚至还要强很多。小易这次的表现,颠覆了我的人才观啊,看来,在用人的观念,我是需要做一些改变了。”</p>

    我忙谦虚地说:“孙总过奖了。”</p>

    曹丽忙接过来:“小易,你看,孙总对你多看重啊,在表扬你呢,我跟了孙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见孙总这么表扬集团里的年轻人,你可要心里有数啊。”</p>

    我点点头:“谢谢孙总的褒扬。”</p>

    孙东凯矜持地微笑着:“小易,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加油干好本职工作,力争有更大的成!我对你还是很有期望的。”</p>

    “孙总在鼓励你在给你加压呢!”曹丽说。</p>

    我说:“我要变压力为动力,在孙总的领导下,力争为集团做出更大的贡献。”</p>

    “呵呵……”孙东凯说:“小易是个头脑很灵活的年轻人,接受新事物很快,也很会体会我的意图。这今后,小易要是有什么工作的问题,对公司的工作有什么建议和意见,工作遇到什么阻挠和困难,可以直接找曹主任反映,甚至也可以直接找我。”</p>

    孙东凯的意图很明显,是要我越级汇报,越过苏定国甚至秋桐直接汇报,他是在不动声色挑拨发行公司内部在关系,在暗示如果我和秋桐发生什么矛盾的时候,他和曹丽可以做我的后台。</p>

    我微笑着说:“今后,我想,你还可以有更好的发展空间,有更好的作为。”孙东凯说:“我们集团经营系统,用人没有行政系统那边的那些条条框框制约,只要有能力,我用人是不拘一格的。”</p>

    孙东凯这话很明显是在给我某种含含糊糊的承诺。</p>

    曹丽忙说:“小易,你还不赶紧再感谢孙总两杯酒。”</p>

    于是,我又站起来给孙东凯敬酒:“感谢孙总的厚爱,我一定不辜负孙总的期望!”</p>

    和孙东凯喝了两杯酒,孙东凯说:“小易,你也要给曹主任敬两杯酒啊,曹主任在我面前可是没少夸你呢,在我对你不了解之前,我甚至都怀疑曹腾不是曹丽的堂弟,你才是。哈哈……”孙东凯酒量似乎不大,几杯酒下肚,脸有些红了,说话也显得放开了一些,笑得有些开怀。</p>

    我于是又给曹丽敬了两杯酒,曹丽喝下去,脸也有些红晕。</p>

    然后,孙东凯不大理会我了,和曹丽边吃菜边谈起了工作的事情。</p>

    我坐在那里有些无聊,已经吃饱了,孙东凯不走,我却又不能走,只能在这里陪着。</p>

    我坐了一会儿,肚子觉得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海鲜吃多了,起身卫生间。</p>

    卫生间里没人,我找了一个隔断,进去,插插销……</p>

    不一会儿,听到有人边说话边走进来。</p>

    “好了,我从房间出来了,到卫生间里了,说吧。”这是白老三的声音。</p>

    我屏住呼吸听白老三说话。</p>

    “嗯,这事我知道,李顺最近一直在宁州,那边我有安插的眼线,这狗日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白老三说:“这家伙心眼不少,把容易出事的项目转移到宁州去了,正大光明的几个项目还在星海继续发展,继续和我明争暗斗,妈的,最近他的房地产公司运作很红火,票子哗哗地进,我这边明显处于劣势,张小天用了浑身解数也不行……</p>

    还有星海新开发的几个大工地,他插手的速度都不慢,前几天差点打起来,幸亏伍德及时出面化解了。这狗日的,依仗他爹是个狗屁公安局长副市长,牛逼哄哄,哼,我看他是没个鸟数了,我先让他继续猖狂几天再说。我们是要后发制人的,看谁笑到最后……”</p>

    我凝神听着。</p>

    “有什么办法?嘿嘿……”白老三笑的声音很诡秘阴险:“你知道今晚我和谁在皇冠吃饭的?和伍德,我把我姐夫叫来了,让伍德和他当面认识接触一下,加深加深感情。李顺他老爹一直不鸟我姐夫,不服我姐夫分管呢,觉得自己也是副地级和我姐夫平级,牛逼大了,眼里只有市委记,我姐夫口不说,心里却是有数的。让我姐夫和伍德接触见面,等于强强联合,你明白不?”</p>

    我不知道白老三在和谁打电话,但是可以确定是他那帮的人,说不定是他的狗头军师或者什么心腹。</p>

    原来今晚白老三和伍德在和白老三的姐夫——市里的那位政法系统高官,一起吃饭的。</p>

    白老三在借着他姐夫的地位和权势在拉拢伍德,想联合对付李顺。</p>

    不知道伍德是怎么打算的,心里是什么算盘,他曾经是李顺的老大,李顺对他一直是很信任的,难道他会出卖李顺?</p>

    对于白老三,他的目标是击垮击败李顺,而对于他姐夫,似乎不会对李顺多么感兴趣,那么,他和伍德会面,意在何为呢?而伍德,又图的是什么呢?</p>

    难道,他们在一起,黑白结盟,会有什么更大的图谋和阴谋?</p>

    我有些想不透,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能力和范围。</p>

    毕竟,我对官场是不懂的,对黑社会,也是跟着李顺这段时间才有了点了解。</p>

    我继续听白老三打电话。</p>

    “对了,还有个事,前两天我听佳木斯那边打探到的信儿,说打听到包老四的消息了,听说他8年前逃跑后,一直隐藏在星海的一个什么地方,你抽空安排人在星海探听他的具体行踪。”白老三说,“这狗日的消失了8年,我追杀了他8年,他以为我再也找不到他了。他和我之间的血海深仇大帐还没算呢,找到他,我非剁了他把他扔海里去喂鱼不可。”</p>

    我心里陡然一惊,白老三说的包老四是不是是四哥呢?</p>

    想到四哥听我提到白老三时候的表情,我疑心更大了,假如四哥真的是包老四,那么,四哥是白老三8年来一直追杀的对象,那么,四哥和白老三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p>

    我心里不由替四哥暗暗担忧。</p>

    “好了,这样吧,我要继续陪他们喝酒了,你们自己玩吧,好好玩,别精尽人亡啊,操——”白老三的声音变得有些淫荡:“我这几天忙着处理事,一直没空弄几个妞玩玩。哎——妈的,我好久没坐飞机了,好些日子没见飞机那漂亮空姐了,操——那妞要是玩起来,一定很爽……</p>

    老子看的女人,还从来没有弄不到手的,我管她是谁的女人!是李顺的女人,老子想玩,也一样跑不掉。哎——这一说,我他妈的还真妒忌李顺了,这狗日的找了个女人,太水了,美若天仙。,我不着急,等扳倒了李顺,他的女人自然是跑不掉的。”</p>

    我心里怒不可遏,狗日的白老三,在打海珠和秋桐的主意!</p>

    我此时很想把白老三塞到屎坑里,当然我知道这不现实,白老三的势力不是我目前能对付的了的,我必须要保持清醒头脑,不能和白老三发生直接正面冲突,不能惹他。</p>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是高度提高警惕,防止白老三对海珠和秋桐下黑手,我绝不能让白老三伤害海珠和秋桐,绝不!</p>

    至于李顺,我不知道该不该帮他,我担心自己越帮他会让自己在黑社会的泥潭里陷得越深。</p>

    我和李顺之间,似乎是及联合又斗争的关系,李顺在威胁我、控制我、胁迫我、利用我,但是,又时不时在帮助我。</p>

    我不知道,假如我告诉李顺今晚我听到的和他有关的白老三的话,李顺会不会相信,会不会借此将我再度拖下水。</p>

    白老三打完电话出去了,我也满腹心事地出了卫生间,往房间走。</p>

    经过一个单间的时候,我偶然一转头,透过门缝,看到那房间里坐着伍德,对面坐着白老三。而在正间,坐着一个神色威严气质不凡颇具领导气质的40多岁不到50岁模样的男人,正带着矜持的微笑在听伍德说着什么。</p>

    无疑,这位是白老三的姐夫了,市政法委的那位高官。</p>

    他们也是三个人,和我们一样,三人行!</p>

    看着这三位,我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似乎感觉有一股强大的气势犀利的暗流正在星海的官场和黑道逐渐形成并涌起。</p>

    而这暗流,将悄无声息地流淌,于平静积蓄能量,等待时机,不知何时会在何处喷发,而一旦喷发,将会掀起一股血风腥雨的狂烈风暴。</p>

    这风暴,不知会将何人扫荡到何处,不知会是否遇到更强烈更凶猛的狙击和反扑。</p>

    我担心伍德看见我,没有停留,直接走过去,回我们吃饭的房间,到房间门口时,门虚掩着,里面隐隐传出曹丽和孙东凯谈话的声音。</p>

    我停住了脚步,侧耳倾听。</p>

    “混官场,最主要是要有自己的人,手里没有人,任何时候都要看别人眼色行事,任何时候都抓不住主动权,要想在官场里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要拉起自己的队伍。”这是孙东凯的声音。</p>

    我继续听。</p>

    “所以,曹丽,我经常告诉你,要注意物色人,不但要物色那些善于拍马屁听话的人,还要物色那些有能力的人,这些人,是出政绩的骨干力量。不但要在现有的层间物色,还要积极发现培养新人,从基层发现培养。</p>

    现有的层,其实并不如这些基层的可靠,因为这些层很可能在我来集团之前已经是别人的人了,而且,这些人一个一个滑头,胃口一个一个大,在进步的空间已经不大的情况下,很难笼络住……</p>

    而基层的这些新人,特别是像易克这样的,没有背景没有根基,还是外地人,胃口又不大,最适合发展培养。你给他一点好处,甚至说几句好话,他都会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这样的人,是我们今后开发培育的重点。”</p>

    “好,我知道了!”曹丽的声音。</p>

    “21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孙东凯说:“人才是生产力,人才是财富,现在经营委下属的这些经营部门负责人,大多都是势利眼,虽然表面个个对我很尊重尊敬顺从,其实呢,很多都是直接通一把手的,如广告公司那个平……”</p>

    “是的,是这样。”曹丽说:“还有,那个秋桐,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最势利不过,我看,她是个骚狐狸,说不定,她和董事长有一腿。”</p>

    “你不要乱说。”孙东凯的口气有些不悦,还有些酸溜溜的意味:“秋桐虽然不大听我的话,但是,我觉得这女人的人还是没得说的,她才不会和董事长有那关系呢。我看,这女人是个带刺的玫瑰。”</p>

    “哼,越是带刺的玫瑰你越喜欢,越能刺激你的征服欲,是不是?”曹丽的声音更加有醋意。</p>

    “呵呵,你怎么这么说啊,我只对你有征服欲,我怎么会对她有那意思呢。”孙东凯说:“我都被你迷死了,我怎么还会找别的女人呢。”</p>

    “哼,我看你是嘴巴甜,靠嘴皮子了。”曹丽说,声音明显缓和下来,似乎觉得很听。</p>

    “我嘴皮子不行啊,还是你的嘴皮子行。今晚,看来,老子又得收拾你了。”</p>

    “没良心的冤家,每次都变着法子把人家弄得精疲力尽,第二天站都站不起来。”曹丽荡笑了一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