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79章 谈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秋桐打来的。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易克,睡了吗?”秋桐沉静的声音。</p>

    “没有,秋总,有事吗?”</p>

    “我想约你出来谈谈,你方便不?”</p>

    秋桐这么晚了要约我出来谈谈,我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忙说:“方便,方便!去哪里?”</p>

    “去山广场旁边的那家格林酒吧吧,听听音乐,喝点咖啡,放松下心情。”</p>

    格林酒吧是一家档次格调很高的慢节奏酒吧,我去过一次那里,平时客人不多,环境十分优雅。</p>

    我答应了秋桐,飞快地下楼,打车,20分钟之后,我和秋桐在酒吧门口会合了。</p>

    进了酒吧,在一个角落里找了个座位坐下,点了咖啡和点心。</p>

    酒吧里客人不多,灯光柔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气氛分外温馨和高雅。在我们对过不远的座位,坐着几个男女,正在轻声交谈说笑着什么。</p>

    看着昏黄灯光下美丽的秋桐,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浮生若梦。</p>

    我觉得自己的心绪又飘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虚拟的空间,又。</p>

    “发什么愣呢?”秋桐的话将我从迷醉唤醒,我忙晃晃脑袋,“没事。”</p>

    秋桐抬起头,捋了捋头发,看着我:“易克,我听说今天下午赵总骂你了,赵总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这样?我明天要找他谈谈,太过分了!”</p>

    我说:“别找他谈了,其实,今天并不是赵总先骂我的,是我先惹他的,他说话太过分,我忍不住想教训教训他。”</p>

    “哦……”秋桐看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p>

    于是,我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p>

    秋桐听完,忍不住笑出声来,捂着嘴巴低头笑得浑身微微发颤。我看着秋桐笑的样子,也忍不住笑起来。</p>

    笑毕,秋桐抬起头,脸色突然板起来,正色对我说:“易克,我要批评你,这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这么对待领导,太不尊重领导了,这是耍弄领导啊。”</p>

    我忙点头认错:“我知错,我认罪!”</p>

    “认罪到不至于,还不到那个程度!只是,你这样做,真的是不对呢!”秋桐说:“不管怎么说,赵总也是公司的二把手,是公司的领导!”</p>

    我说:“那我明天去给赵总道歉!”</p>

    “算了,别道歉了,你这一道歉,他非借着这个势头整死你不可,说不定会无限扩大化!”秋桐说:“接受教训是了,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听见没?”</p>

    “听见了!”我老老实实地回答。</p>

    秋桐的神色缓和下来,接着自言自语嘟哝了一句:“真是个鬼小子,亏你能干出来这样的事。”</p>

    嘟哝完,秋桐又有些忍俊不住。</p>

    看着秋桐的神态,我的心里轻松了,接着对秋桐说:“听说综合业务部的人事任命被孙总卡住了,没戏了,是不是?”</p>

    秋桐沉默了片刻,神色有些郁闷,点点头。</p>

    我说:“那孙总是什么意思?”</p>

    秋桐看着我,没有回答我的话,却问我:“易克,我问你,假如要是让曹腾做综合业务部的经理,让你继续做大兵,做曹腾的下属,你愿意不?”</p>

    我心里虽然不愿意,但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说:“让我干什么位置我都愿意,不管是谁做综合业务部的经理,我都会一如既往认真负责地做好本职工作!”</p>

    “这是你的心里话?”</p>

    “是!”</p>

    秋桐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嘴唇一抿,说:“你愿意,但是我不愿意,我得从公司的工作大局来考虑问题,不能只考虑关系和面子!”</p>

    我看着秋桐没有说话。</p>

    秋桐说:“孙总的所谓卡住,并不是说直接否定了我对你的任命,而是把我叫去说的很委婉,一个劲儿强调公司的人事安排不但要考虑工作大局,还得考虑全盘,要综合考虑如何更加有效地调动全员的工作积极性,要统筹安排。说白了,孙总是要我考虑到现实的人际关系,让我自己主动去体会领导意图。我知道,作为集团领导,孙总是不会直接越级提名谁干什么职务的,他说那番话的目的,是想让我自己主动去领会。”</p>

    “这是领导水平啊!那你怎么回应他的?”</p>

    “我没回复他,他签批完云朵的人事任命之后把综合业务部的任命报告返回给我,建议发行公司召开经理办公会再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然后,孙总还提出让我和他一起单独吃顿晚饭,说可以在饭局继续商讨这事,我推说有事拒绝了。”</p>

    我心里当然明白孙东凯邀请秋桐一起吃饭的目的何在,他总是想打着工作的名义找一切机会和秋桐接近。</p>

    我说:“那你打算怎么办?”</p>

    秋桐说:“还没想好,正为这事烦恼。这公家的事是这样,很多时候,集体的利益是放在人情关系之后的,这一点,我想私企绝对不会。”</p>

    我说:“要不算了,你不要和孙总硬顶,让曹腾做经理吧,我做下属行,没事的!”</p>

    秋桐摇了摇头,神情显得很坚决:“这不行,绝对不行,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让你升个什么所谓的官,有什么权,我是从公司的工作来考虑的,综合业务部这一块,你曹腾更合适。你们俩的能力差别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曹腾我承认他在工作也有一些想法和思路,但是,有你在,他的弱势看出来了,我不能拿公司的工作来做交易。”</p>

    “但是,孙总那关过不去,如果你一味坚持,和孙总硬顶起来,大家都不好,那不是更损害公司的工作?”</p>

    秋桐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不管领导对错,和领导对着干,显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这一点,我心里明白,下午孙总一个劲儿说做工作要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p>

    秋桐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公家单位要想做点事情,难啊,我正在琢磨着,实在不行的话……”</p>

    秋桐话没有说完,似乎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实施什么新办法。</p>

    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我心里琢磨着这句话,陷入了沉思。</p>

    “小伙,在想什么呢?”秋桐看着我说。</p>

    我没有理会秋桐,继续思考着。</p>

    “小易同志,干嘛不理我!”秋桐伸手推了推我的胳膊。</p>

    我回过神来,看着秋桐,突然咧嘴笑起来。</p>

    “你傻笑什么?”秋桐似乎被我的傻笑感染了,不由也跟着傻笑起来。</p>

    我挠挠头皮:“我刚才想到了一个主意,不知行不行。”</p>

    秋桐眼前一亮,笑眯眯地看着我:“小伙,说!”</p>

    秋桐让我说我自然得说,于是,我开始说。</p>

    刚要开始讲,突然想起秋桐刚才没说完的话,我看着秋桐说:“秋总,你刚才时候说正在琢磨实在不行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打算。”</p>

    秋桐说:“你先说吧,我想听听你的想法。”</p>

    我停顿了下,说:“我的想法可以归纳为8个字。”</p>

    秋桐抿嘴一笑:“我的想法也是8个字,那不如我们都用纸下来,看是否是同一个意思?”</p>

    “好。”</p>

    于是,向服务员要来了纸和笔,我和秋桐各自写下来,然后一起打开看,看完后,我和秋桐不约而同都笑了,我和秋桐写下的这8个字竟然一模一样:愈合不能,分而治之。</p>

    “易克,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看来,你和我想到一起了,”秋桐带着异和兴奋的表情说:“说说你对这8个字的理解。”</p>

    我说:“既然孙总卡住了我的任命,那么,孙总的想法必然是想让曹腾担任综合业务部的经理。但是,这又和你的想法相背道而驰,你又不能接受,而孙总并没有直接提出他的意思。</p>

    那么,我想,是否走折路线,在目前综合业务部的基础,成立综合业务一部二部,由我和曹腾分别担任负责人,两个业务部的工作区域范围各自划分,将市区化为两部分,分别负责,各自独立开展业务</p>

    这样,两个业务部之间在制定活动方案和落实工作时带有竞争性,或许更能激发工作者的主观能动性和工作热情。当然,前提是要在公司整体工作思路的统一思路指导下进行,各项活动的整体思路和政策必须是统一的。”</p>

    “易克,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也是这个想法。这个折方案,既算是对孙总的一个妥协,也算是对今后综合业务部工作一个尝试,这也算是被逼出来的思路,逼出来的办法,或许,还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秋桐边说边带着赞许的表情看着我。</p>

    我呵呵笑了:“是的!分为一部二部,只要协调地好,并不会产生矛盾,而是可以对立统一起来。制定政策和活动方案的时候,两个部可以各自拿出自己的设想,由公司领导统一决定采用哪一个或者综合成一个更加完整的。一旦产生了最后的方案,则两个部都要认真去落实实施,两个部之间自然而然形成了、学、赶、帮、超的关系。”</p>

    秋桐说:“是的,你的理解很到位,哎——易克,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p>

    我笑笑:“从以前卖保险的时候有业务一部二部三部得到的启发而已,贩卖过来的。”</p>

    “拿来主义啊!”秋桐笑着说:“你的主意坚定了我的想法,这么办,明天我拿出一个新方案给孙总。”</p>

    “嗯。”</p>

    “易克,你认为曹腾能独立干好这份工作不?”秋桐看着我说。</p>

    “曹腾其实很聪明,脑瓜子很好使,依照他本身的素质和能力,只要他认真去干,想干,能干好,当然,要是有其他因素掺杂在里面,难说了。”</p>

    秋桐沉吟了下,看着我:“易克,你害怕竞争不?”</p>

    “不怕!”</p>

    “你那么有信心能胜过曹腾?”</p>

    我随意笑笑:“总共两个部,做不了第一做第二呗,反正至少都是前2名,第二名要是亚军啊,也不丢人!”</p>

    “呵呵,你这心态倒是不错!”</p>

    其时,我嘴虽然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p>

    我此时心里暗暗发狠,想的是假如真的实施了这个分而治之的机构设置方案,我不仅要超过曹腾,而且要狠超,要在工作拖死曹腾。</p>

    拖死曹腾,不是单纯整治曹腾,而是拖给孙东凯看,拖给曹丽看,拖给赵大健看,拖给周围的所有人看。</p>

    当然,我是靠真本事和自己的能力去拖死他,而不是搞什么阴谋诡计。</p>

    当然,我的工作越出色,会对秋桐越有利,这个道理显而易见。</p>

    目前,对我来说,赚钱是第二位的,扶助秋桐才是最大的政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