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78章 白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赵大健和苏定国在走廊里谈话的声音。 </p>

    “秋总,你看怎么样?经理办公会我坚持不同意那综合业务部的人事安排,你和秋总是坚持己见,这下好了,遇到障碍了,孙总不同意,秋总被孙总叫去谈话了。”赵大健幸灾乐祸地说:“不要以为发行公司是她一人一手遮天,想怎么着怎么着,经理办公会你们二对一通过了,以为少数服从多数成了,还有领导那一关呢,领导不批,你再能也白搭,白鸟搭。”</p>

    苏定国干笑两声,没有说话。</p>

    “苏总,老弟啊,这工作的事,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要一味跟从领导,趋从领导,不要跟错人,站错队。”赵大健说:“我们这发行公司是集团的,是公家的,不是某个人自己家里的,不是她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的,我们是集体领导,懂吗?集体领导。我在经理办公会怎么说的来?这综合业务部负责人的任命,要充分考虑候选人的资历、身份、学历、来公司工作的时间长短等诸多元素,我是苦口婆心地说,你们是不听,这不,自己找来难看了?”</p>

    苏定国还是干笑着,没有说话。</p>

    这时,赵大健的嗓门突然提高了,似乎特意要我听见:“一个刚转正的鸟临时工,连大专学历都没有,在发行公司才干了几天鸟事,来要提拔为部门经理,我看,这明摆着是意图不轨,目的不纯,是任人唯亲,拉帮结派,搞小团伙。”</p>

    “哎——赵总,话可不能这样说,没有凭据的话可不要随便说啊,你可是公司的二把手,说话是要注意一点。”苏定国低声说。</p>

    “操——狗屁,我怕什么?我这么说,什么是凭据?要什么凭据,大家都看在眼里,放在心里,这是凭据。”赵大健嗓门依旧很高:“你看看他那副寒酸样,像个龟孙似的,这样的破落之人还想在发行公司干部门经理,妈的,做白日梦,我看,两人之间说不定有什么幕后交易。我说话从来是放在桌面,我不怕谁去传话打小报告,我今儿个还这么说了,我看谁能把怎么着。”</p>

    赵大健嚣张的性格终归是改不了,收敛了才几天,又开始猖狂起来了,讲起话来有恃无恐。</p>

    他凭什么越来越嚣张,自然是觉得有孙东凯的那层关系,面有人了。</p>

    我收拾好办公桌的东西,准备下班,走出了办公室,走到赵大健和苏定国跟前。</p>

    看见我过来,苏定国有些不大自然,摸出手机摆弄着,似乎要打电话。赵大健则冷傲地看了我一眼,仰脸抽烟。</p>

    我笑容满面地看着赵大健,说:“赵总,我给你请示个事。”</p>

    “我不分管你,苏总分管你,有事找苏总请示,不要找我!”赵大健眼皮一翻,说。</p>

    这会儿,苏定国将手机放在耳边真的打起了电话。</p>

    “不行啊,我想操作一个小活动,这事牵扯到发行站的工作,必须得请示你,非得你批准不可!”我诚恳地说。</p>

    赵大健脸露出得意的神色,瞥了苏定国一眼,用俯视的目光看着我:“什么事,说吧!”</p>

    这时,苏定国正好正转过身,于是,在苏定国刚刚转过身的一瞬间,我把嘴巴贴近赵大健的耳朵,轻轻地对赵大健耳语:“我想草尼玛。”</p>

    说完,我快速站回来,退后一步,笑呵呵地看着赵大健。这时,苏定国的身体又转回来了。</p>

    “什么?”赵大健一愣,睁大眼睛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接着似乎明白过来,脸色涨得通红,一下子气得暴跳如雷,指着我开始放声大骂起来,那架势,很像农村吵架骂街的泼妇。</p>

    我这会儿早已想好了,对赵大健,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弱势姿态。</p>

    而赵大健似乎是个君子,动口不动手,只骂不抬手。</p>

    赵大健这一撒泼,苏定国一下子愣了,放下电话,吃惊地看着他:“赵总,你你疯了,你骂人干嘛?”</p>

    这时,其他办公室的人也都被惊动了,都伸头探脑地看着,还有的跑出来围观,云朵也出来了。</p>

    赵大健指着我继续破口大骂:“这个兔崽子,狗日的,敢辱骂领导我,我看他是想滚蛋了。”</p>

    大家都吃惊地看着我,云朵也睁大了眼睛。</p>

    我做无辜状委屈地看着赵大健:“赵总,你可不能空口无凭冤枉好人啊,你是领导,我哪里敢骂你啊。”</p>

    “你狗日的还敢耍赖,苏总站在这里,他可以作证!”赵大健说。</p>

    “苏总,您听见我骂赵总了吗?”我看着苏定国。</p>

    苏定国肯定地摇摇头:“我没听见,绝对没听见,我听见你说有什么牵扯发行站工作的事情要请示赵总,然后听见赵总破口大骂。”</p>

    然后,苏定国用责备的眼光看着赵大健:“赵总,这是你的不对了,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你还是领导,下属有什么事请示你,即使不是你分管,你也用不着这个样子,好歹你也是个副总,二把手,你怎么一点都不注意你自己的形象,你看看在大家面前你这幅样子,像什么话?”</p>

    苏定国这么一说,大家也都带着不平的目光看着我,替我打抱不平。</p>

    赵大健急了,看着苏定国:“苏总,他刚才骂我了,他不骂我,我能和他一般见识。”</p>

    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赵大健也有些顾忌,不敢那么粗野地骂了。</p>

    苏定国看看围观的同事,正色看着赵大健:“赵总,易克刚才骂你什么了?”</p>

    赵大健说:“他骂我,说他想操。”</p>

    赵大健觉得心理有些障碍,自己的老妈终归说不出口了,刚一停顿,我立刻接过去,”我说我操作了一个活动,这能是骂人吗?幸亏刚才苏总也听见了,不然,这黑锅我可是背定了。”</p>

    苏定国点点头:“这话我的确听见了,我刚才虽在打电话,但是我也听见了,易克的确是说自己操作了一个小活动,因为牵扯到发行站这一块,才请示赵总。赵总,今天这事,的确是你不对,我认为,你应该向易克同志道歉。”</p>

    这时,周围的同事也都窃窃私语起来,对着赵大健指指点点。</p>

    赵大健急了:“我靠——苏总,你是瞎子啊,易克刚才趴在我耳边骂我,你没看见?”</p>

    苏定国被赵大健这么一骂,恼了,不管是否看没看见,索性开始全面支持我,冲赵大健嚷道:“赵总,你才是瞎子,我刚才一直站在你俩旁边,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你怎么净说瞎话,易克什么时候趴你耳边骂你了?你怎么净血口喷人呢?你这样做领导的,怎么领导下属?怎么在下属面前树立威信?”</p>

    这下子赵大健吃亏大了,苏定国一口咬定赵大健无事生端,张口骂人,大家的天平自然倾向于我这边,我同时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更博得了大家的同情。</p>

    有苏定国的人证在这里,赵大健有口难言,气地脸成了酱紫色,怒气冲冲地看着我:“好,易克,算你行,你等着。”</p>

    说完,赵大健拂袖而去。</p>

    然后,苏定国冲大家说:“好了,大家散了吧,不要看了,都忙自己的事情去。”</p>

    大家愤愤不平地议论着,纷纷回了自己办公室,我也下班走了。</p>

    此次让赵大健吃了个哑巴亏,我心里舒坦了不少,走在路都想乐。</p>

    此次捉弄赵大健,我知道赵大健肯定气死了,愈发得罪了他。</p>

    但是,即使我这次不捉弄他,他对我仍然会抓住机会进行整治的,他一直把我当成了眼钉。</p>

    这次教训他一次,说不定会让他觉得我没那么好欺负,说不定会让他对我有所收敛,有所忌惮。</p>

    晚,在宿舍里,吃过饭,我无聊地打开笔记本电脑,浏览了一会儿新闻,心里又想着秋桐下午到孙东凯办公室的事情,不知道事情结果如何。</p>

    孙东凯将对我的任命卡住,原因很明显,那是因为曹腾,提拔了我,曹腾怎么办?曹腾脸面往哪里放?</p>

    而孙东凯之所以眷顾曹腾,无疑有赵大健特别是曹丽的因素在里面。也许,孙东凯对曹腾表现出的所谓能力较赏识,加曹丽的关系,爱屋及乌了。</p>

    想着孙东凯看秋桐时那色迷迷的目光,我的心里不由感到一丝隐隐不安,又感到很郁闷。</p>

    这官场,这国企,怎么他妈的那么难混,想做点事情,怎么那么麻烦?</p>

    在私企,哪里有这么多鸟事?</p>

    我郁郁地登陆扣扣,看着浮生若梦的灰白头像发呆,这么久了,她一直不出现,难道她一直不登陆扣扣了?</p>

    我如此这般地隐身看着她,她会不会也在隐身看着我呢?</p>

    想到这里,我心一动,想起了一个可以看到对方隐身状态的软件。</p>

    我立刻开始搜索起来,然后下载。</p>

    重新登陆扣扣之后,我赫然看到,浮生若梦在线!</p>

    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她在,她在的,她也在看着我的!</p>

    这么多日子以来,我无数次躲在暗处看着她,看着我和她曾经的聊天内容,那么,她是不是也像我一般,无数次浏览着回味着我和她之间的交流呢?</p>

    虽然她说要分手,可是,她终归没有忘记我,终归一直在惦记着我,如我无法忘记她一般!</p>

    我痴痴地看着浮生若梦的头像,心里起起落落。</p>

    点燃一颗烟,我在袅袅升起的青烟里怀想着鸭绿江那难忘的一幕,想着无数个夜晚扣扣里那刻骨的心的交流。</p>

    此刻的她,也是如我这般坐在电脑前,在怀想着我们那虚拟飘渺的过去吗?</p>

    正怅惘间,突然看到浮生若梦下线了,我看看时间,不到10点,这么早她要休息了?</p>

    我关了电脑,站到客厅的窗口,看着冬末依旧清冷的深邃夜空发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