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75章 思索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点燃一颗烟,我默默地吸着,回味着自己到星海以来的经历,回想着自己走过的路,思索着自己未来的人生之路。 </p>

    我苦苦思想,一辈子做人,怎样算是做好了人?一辈子处世,怎样算是成功的处世?依我现在的心态和修养,曾经沧海之后,再去看世情,我能做到云淡风清、日升日落般的泰然吗?</p>

    秋桐的人生是一辈子,李顺的人生是一辈子,小雪爷爷的一生,同样是一辈子,这同样的一辈子,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p>

    我纠结地想着,看着大海无边的天际陷入了迷惘和失落。</p>

    正在这时,我觉察到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回头一看,身体猛地一震——</p>

    秋桐正站在我身后!</p>

    秋桐的身旁,站着云朵!</p>

    秋桐出现了!</p>

    云朵回来了!</p>

    看到秋桐,我的心里升起一股妙的感觉,阿门,秋桐终于出现了,消失了这几天,对我来说,却似乎是一万年没有见到,似乎是很久违了。</p>

    看着秋桐略带疲惫却依然精神的面孔,我那被海风吹得拔凉拔凉的心里涌出阵阵暖流。</p>

    看到云朵,我的心情为之一振,在家里休养了一阵时间的云朵和刚醒过来时的虚弱消瘦憔悴相,像换了一个人,容光焕发,面色红润,昔日那带着青春活泼灵巧眼神的云朵又回来了。</p>

    看到云朵现在的神态,我心里感到莫大的安慰。</p>

    我不知道秋桐这几天都干嘛去了,也不知道云朵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更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p>

    看到秋桐和云朵,我心里稍稍有些激动的感觉,觉得有很多话想和她们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也不知该先和谁说。</p>

    带着一连串不是很强烈的问号,我缓缓站起来,看着秋桐和云朵,她们二位似乎没有我刚才那般忧郁失落的心情,正带着笑吟吟的表情看着我。</p>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先迸出一句话。</p>

    “我到移动公司给你手机定位查到的。”秋桐一般正经地说着,云朵站在旁边“噗嗤”笑出来。</p>

    “真的?”我看着神情真真假假的秋桐和憋不住在笑的云朵。</p>

    “你看我像在给你开玩笑吗?”秋桐板起面孔却又一副忍俊不住的表情。</p>

    “我看像。”我傻乎乎地说。</p>

    “哈哈,大哥……傻大哥……”云朵笑得浑身发抖。</p>

    “既然你看像那你还问我干嘛呢?”秋桐也终于忍不住笑起来。</p>

    看起来,秋桐和云朵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p>

    她们的笑感染了我,我也跟着不明里地笑起来。</p>

    笑完,云朵说:“其实,很简单,是巧了,我和秋总刚忙完,一起到海边来散散心,放松一下,正好看到了你。其实呢,本打算晚再给你打电话的。”</p>

    我点点头:“云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开始忙啊?”</p>

    云朵明亮的目光注视着我:“大哥,我回来两天了。”</p>

    “回来两天了?”我愣了下:“你怎么这才告诉我呢?”</p>

    云朵看了一眼秋桐,然后说:“这一回来没歇着,被秋总抓了差事,没来得及告诉你啊,。这不,刚忙完,赶紧到海边来找你报到了。嘻嘻……”</p>

    云朵笑起来还是那么纯真动人。</p>

    我看了看秋桐,说:“秋总,你这几天好忙啊,我从被开除离开公司到现在,第一次看到你。”</p>

    云朵似乎已经知道我出事的消息,对我的话没什么反应。</p>

    秋桐说:“是哦,可不是一般地忙。一开始是我自己忙,后两天是云朵和我一起忙,忙的屁颠屁颠不可开交哦。哎——不过,也总算没白忙,总算有了收获。”</p>

    说完,秋桐带着开心的表情看着我。</p>

    我笑着说:“你们俩都忙乎什么呢?”</p>

    “忙乎你呀!”云朵插话进来,带着兴奋的说:“大哥,我和你说啊,我们查清楚了!”</p>

    “什么查清楚了?”我说,心里隐约有些感觉。</p>

    “查清楚海珠姐奖的真实情况了!”云朵快乐地笑着:“我和秋总姐姐这几天是专门忙乎这事的哦,我回来之前,秋总是自己暗地里在查,我回来后,加入了秋总的队伍,我们俩暗地悄悄地查,到今天下午,终于彻底弄明白了。”</p>

    “啊——”我半张嘴巴看着秋桐,半天说:“原来你是在忙这个?”</p>

    秋桐抿抿嘴唇,口气有些干脆地说:“我不信你易克会干这样的事,我非得查清楚这事不可,我决不能让你戴这样一定玷污自己清白的帽子。”</p>

    我说:“你们怎么查的啊?找海珠了?”</p>

    秋桐摇摇头:“自然不能找海珠,她要是知道你出事了,那还不急死啊,不能让她为你担心啊,所以,我首先否定了找海珠的办法。”</p>

    “那是什么办法?”我说。</p>

    “最基本最笨最实效的办法呗。”秋桐笑着说:“我们俩把市区内所有的1000多个固定售报点都梳理排查了一遍,最后终于找到了出大奖的那个报摊,找到了卖报纸的那位大妈,仔细询问了整个奖的过程,那个大妈记得很清楚,甚至都记得海珠的模样,和我绘声绘色说了当时奖的情景。”</p>

    我心里一阵感动,市区这么大,1000多个固定售报点挨个调查询问,是需要多大的工作量啊,怪不得这几天没见秋桐,原来她是悄悄摸底调查为我洗清不白之冤去了。</p>

    我说:“你们这工作量也太大了,为了我这点小事,让你们俩费这么大的气力,真是过意不去。”</p>

    “大哥,你说什么见外的话呢?”云朵嗔怪地对我说。</p>

    “易克,你不要客气,你是为发行公司出了大力的人,给我的工作帮了大忙的人,你被冤枉了,我帮你洗清冤枉责无旁贷,必须的。”秋桐说:“再说了,我这也是一举两得,在找那家报摊的同时,附带着把市区所有的固定售报点都摸排了一遍,等于对市区固定零售的情况进行了一次全面具体的调研,工作收获也很大。”</p>

    我点点头。</p>

    云朵这时说:“那位大妈是最好的证明人,她的话是最好的证明。我们询问完大妈之后,秋总和大妈说了下你受牵连的情况,大妈非常吃惊和气愤,说要站出来帮你洗清冤屈。不但如此,当时海珠姐获奖的时候,报摊旁边还有几个打扑克牌玩耍的大爷,当时都亲自见证了海珠姐获奖的过程,大妈还亲自带着我们挨家挨户去了这几位大爷家,说明了情况。</p>

    几位大爷都义愤填膺,纷纷要出来做证,一位大爷当场写了一份情况说明,作为证明材料,几位大爷大妈纷纷签字按了手印,这会儿都雄赳赳气昂昂地杀奔集团去了,要去找董事长讨个说法。”</p>

    我一听,愣了,看着秋桐:“这样啊?他们这会儿都去找董事长了?”</p>

    “是啊!”秋桐说:“大爷大妈都是热心的好人,闻听有人因为此事被冤枉,都很气愤,抱打不平,弄完材料,接着去了,我想拦都拦不住,何况,我还不想拦呢。易克,放心吧,董事长不是糊涂人,有这样的一群人站出来证明这事,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处分人毕竟是下策,那脸还是一样丢,能证明此事没有发生,才是策,彻底能挽回颜面。根据我对他的了解,董事长绝对会安排好后续的相关事宜的。”</p>

    我的心情轻松起来,卸下了一个大包袱,看着秋桐说:“你真有办法,谢谢你了,也谢谢云朵。你们实在是太辛苦了。”</p>

    云朵笑呵呵地说:“看,大哥,你又客气了。”</p>

    大家一起笑起来,秋桐看着我说:“易克,集团下达的对你对我对苏总的处分,我估计很快会撤销,哎——我那面检查,也可以收回了。”</p>

    “嗯。”</p>

    云朵有些担心地看着我:“大哥,没有了处分,你还会回来工作吗?”</p>

    我看看秋桐,秋桐正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想起了李顺对我的明天最后通牒,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回来,只要集团要我,只要秋总要我,我一定回来!”</p>

    “太好了!”云朵放心了,拍了几下手,蹦了起来,脑袋后面的马尾巴一翘一翘的。</p>

    秋桐舒了口气说:“其实,回来不回来,主动权在你,毕竟,集团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其实,除了我这里,你还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你是不回来,我也不会责怪你,我尊重你的选择,当然,作为我个人,我很期待你能回来。”</p>

    我说:“一场误会,过去了也没事了,我还是想和大家一起工作,愿意在秋总的领导下做事情。”</p>

    秋桐欣慰地笑了,看着秋桐的笑,我的心里很宽慰,同时,我又为秋桐为了我这几日的奔波操劳而感动,心里有些受宠若惊地感觉,甚至觉得有些甜蜜的滋味。</p>

    这时,秋桐看了看周围,然后对云朵说:“云朵,这个地方是那晚我遇险易克救我的地方,我遇到了几个流氓,为了救我,易克差点付出了自己的生命。”</p>

    听这语气,这几天秋桐似乎把那晚的事情告诉了云朵。</p>

    云朵看着我:“那晚……那晚……”</p>

    突然,云朵的脸变得通红,显得有些局促。</p>

    我知道,云朵一定是想起了那晚我和她酒后发生的事情。</p>

    我的心不由一阵剧烈地狂跳。</p>

    秋桐看着云朵和我的表情,神色平静,接着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好了,你们单独聊会吧,我办公室还有事情,我要去公司了。”</p>

    说着,秋桐匆匆告辞离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