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72章 四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知不觉走到了医院门口,看见了四哥包子铺,肚子有些咕咕叫,决定进去吃点东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走进包子铺,正在忙碌的四哥看见我,笑着和我招呼:“兄弟,好些日子不见了,来,吃点什么?”</p>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要了一碟花生米,一瓶小二锅头,自斟自饮起来。</p>

    一会儿,四哥忙完了,坐到我跟前对过,看着我:“兄弟,自己喝酒,闷不闷?”</p>

    我冲四哥笑了下:“共饮?”</p>

    四哥毫不客气地:“好,我请客!”</p>

    于是,又了两个小菜,四哥也开了一瓶小二锅头,没有用酒杯,举起瓶子和我碰了下:“来,喝——”</p>

    抿了一口酒,火辣辣的,我看着四哥:“四哥,生意虽小,但长流水不断线,倒也悠哉,是不是?”</p>

    四哥笑着:“糊口而已!”</p>

    我看着店里眉清目秀正在忙乎的一个女子,说:“这是夫妻店?”</p>

    四哥顺着我的眼光看了下,说:“错,那是我招了帮忙的,我是快乐的单身汉,兄弟你呢?”</p>

    “彼此彼此。”</p>

    四哥和我都笑起来,外面虽然很冷,店里的气温却不低,很暖和,四哥不经意撸了下衣袖,我一下子看到四哥的小臂有一条刺青龙。</p>

    四哥看到我的眼光,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忙把衣袖放下来。</p>

    我看着四哥说:“四哥,开店8年了。”</p>

    “是啊!”</p>

    “8年前,四哥应该还很年轻哦……”</p>

    四哥眼皮跳了下,接着低垂:“是的,很年轻。”</p>

    我说:“8年不短啊,日本人都打走了,抗战都胜利了,四哥竟然能一直在这个店里稳稳当当地坚守住!很有耐性啊!”</p>

    四哥面部肌肉一颤,看着我:“兄弟此话何意?”</p>

    我笑笑:“四哥以为呢?”</p>

    “请兄弟指教!”</p>

    “指教不敢当,但是,我觉得四哥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p>

    懵懂,我一直直觉这四哥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开包子铺的人,但是,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我猜不出。</p>

    四哥眼皮又是一跳,突然射出一道警觉的目光,转瞬即逝,接着笑起来:“芸芸众生,这世界谁没有点故事呢,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不仅仅你我。”</p>

    我这时眯眼盯住四哥脖颈耳朵下部一条醒目的疤痕,突然冒出一句:“四哥,8年前,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在江湖。”</p>

    我说这话其实没有多大的把握,我想试探下他,说话的同时,眼神敏锐地盯住他的面部表情。</p>

    话一出口,四哥的眼神突地闪烁了一下,面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下,接着迅速恢复了正常。</p>

    这微小的变化逃不过我的眼睛,我开始肯定自己的判断。</p>

    四哥看着我,脸依旧带着笑:“兄弟,何谓江湖呢?”</p>

    “你懂的!”我微笑着看着四哥。</p>

    四哥突然压低了嗓门,神色变得很戒备,看着我:“兄弟,尊姓大名?你认识我?”</p>

    “免贵姓易名克,我当然认识你!”</p>

    “你真的认识我?”四哥的神色愈发戒备,还有些紧张。</p>

    “是啊,不认识你我们怎么能坐在一起喝酒呢?我们认识也算有几十天了吧?”</p>

    四哥松了口气,仿佛虚惊一场,看着我:“易老弟挺喜欢开玩笑。”</p>

    “四哥活得似乎挺小心。”</p>

    “易老弟似乎对我很感兴趣,能告诉我为什么吗?”</p>

    我笑起来:“我只对好人感兴趣,对坏人是不感兴趣的,四哥是好人,这是原因!”</p>

    “易老弟在哪里发财?”</p>

    “以前送报纸发财,现在失业了,无地方发财。”</p>

    刚说到这里,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海珠打来的。</p>

    “海珠,什么事?”我说。</p>

    “哥——昨晚我想说……”海珠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昨晚我没告诉你我突然要离开那酒吧的原因。”</p>

    “你不用说,我知道!”</p>

    “你看到那几个人了?”</p>

    “是的!”</p>

    “那个领头的人,是过年那次在火车站见到我们的人,那人不是好人。”海珠说:“你和他认识的,是不是?他叫什么名字?”</p>

    “是的,他叫白老三!”</p>

    我一说出白老三的名字,突然看到四哥的身体猛地一颤。</p>

    “哥,那人不是好东西,你今后可不要和这样的人接触打交道,尽量远离他。”海珠叮嘱着。</p>

    “好的,海珠,再见!”我挂了海珠的电话。</p>

    这时,我看着四哥,想着他刚才身体的一颤,认定四哥是知道白老三的,而且,不仅仅是知道,恐怕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p>

    想到这里,我的脑子里突然心思一动,对四哥笑着说:“不知好人四哥能否发发善心,帮我找个谋生的差事,不求钱多钱少,能有口饭吃即可!”</p>

    四哥打量了我几眼,说:“你像吃不饭的人?看你这气派和穿着,怎么看也不像?”</p>

    我呵呵笑起来:“四哥,人可不能光看外表啊,这年头,开着宝马欠人家一屁股债吃不饭的人不也多的是?”</p>

    四哥眼珠子一转:“嗯易老弟这话也有道理,既然你这么说,我这里倒是缺一个洗碗的勤杂工,工资按天数算,一天30元,管吃不管住。”</p>

    我一拍手:“哦了,木问题,我干了!”</p>

    四哥不动声色地看着我:“有话在先,这活可是又累又脏的。”</p>

    “我保证能干好,你放心是!”我对四哥说:“四哥能给我一个吃饭的差事,我自当不辜负四哥的期望,一定把活干好。”</p>

    四哥说:“那明天开始来做工。”</p>

    我站起来,挽起袖子:“不用等明天,今晚开始,算半天,给我15元行,现在我开始干。”</p>

    四哥笑了,站起来按住我的肩膀说:“兄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坐——我们继续说会儿话。”</p>

    四哥按住我的肩膀的手看起来很平和,但是,我却感到了一股劲力,力气很大,于不经意间似乎能把我按到座位去。</p>

    我本想运气试试四哥的气力,想了下,没有这么做,而是显得毫无气力一般一屁股坐到了座位。</p>

    我对四哥说:“四哥好大的气力!”</p>

    四哥说:“乡下人,以前干农活,只有一身蛮力。”</p>

    “听四哥口音似乎不是星海本地人。”</p>

    四哥看着我:“听老弟口音似乎是南方人!”</p>

    “是!四哥似乎是星海还要往北的人吧?”</p>

    四哥说:“是,我是在北方的北方!”</p>

    “四哥何以孤身来到星海发展餐饮业呢?”</p>

    四哥反问我说:“易老弟何以孤身来到星海发展报业呢?”</p>

    我笑起来,四哥也笑了,我和四哥似乎心有灵犀,一点通,彼此之间不需要多说什么废话,虽然面子都在说含蓄客气话,心里却已经互相较量了几个回合,都在摸着对方的底子。</p>

    从四哥包子铺出来,已经是晚8点多了,四哥坚持不让我今天晚立马岗,说明天不迟,我也从了他,毕竟,他是我的老板,我得听他的话。</p>

    摇摇摆摆刚走了不远,在前面人行道,突然一个穿着裘皮大衣带着绒线帽的女子挡住了我的去路,正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p>

    我看着她,是曹丽,这娘们这么晚了怎么正好遇到她呢?</p>

    “曹主任啊,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我走近曹丽,嘴里喷出一股酒气。</p>

    曹丽笑了下:“谈不巧,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p>

    我一怔,我靠,既然她是专门来这里等我的,那么,她自然知道我刚才在四哥包子铺喝酒,自然是早跟着我了,我被她跟踪了,竟然毫不知觉。</p>

    我说:“你跟踪我多久了?”</p>

    “你一出公司门我跟你了。”曹丽得意地说:“然后,你在那包子铺吃饭,我在对过的永和豆浆吃饭,看到你结束了,我出来了。怎么样,没发现吧?”</p>

    我点点头,冲曹丽伸了下大拇指:“高——厉害!说,跟踪我,什么鸟事?”</p>

    “是想和你谈谈!”曹丽说:“要不要找个暖和的地方谈一谈?”</p>

    “你很冷?”</p>

    “我不冷,我是怕你冷啊,冤家!”曹丽娇滴滴地说着。</p>

    “要是到远洋洲际大酒店开一个房间谈较好。”我自言自语地说。</p>

    曹丽喜出望外,娇滴滴地说:“好啊,我们这去,我去开房,开套间。”</p>

    我哈哈笑了:“你是不是说梦话的?”</p>

    “我说的是真话,不是梦话!”</p>

    “那一定是我刚才说梦话了!”</p>

    曹丽脸色一变:“你——易克,你耍我!”</p>

    我呵呵笑起来:“曹主任,别生气啊,我耍你,你应该感到荣幸,你看,大街那么多人,我为什么不耍她们,单独耍你呢?这是我眼里有你啊,你说,你应该不应该感到高兴呢?”</p>

    曹丽瞪眼看着我:“你继续在耍我,兔崽子,没良心的东西!”</p>

    “好了,不耍你了,有什么话,在这里说,我不冷,哪里也不去,快说吧。”</p>

    曹丽瞪眼看了我一会儿,冒出一句:“那个奖的叫海珠的真的是你女朋友?”</p>

    “怎么了?这与你何干?”</p>

    “我想知道!”</p>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p>

    “怪不得你对我一直这么冷淡,原来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在你身边。”曹丽的声音听起来醋意很浓:“看不出,你小子艳福还不浅,还找了个空姐。”</p>

    “这都是个人的造化!和你有神马关系?”</p>

    曹丽说:“你对她很在乎的吧?我想一定是的,你一定想设法讨她的喜欢的,这次奖事件,是你专门讨好她而弄的吧?”</p>

    我看着曹丽没有说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