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71章 郁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郁闷地进了发行公司,楼,进了办公室,曹腾不在。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站到走廊里抽烟,边看着发行公司院子,一会儿,突然看到赵大健和曹腾从经管办走出来,边走边交头接耳说着什么。</p>

    当天晚,吃过饭,海珠想去酒吧听歌,我带着海珠去了一家dj酒吧。</p>

    刚进去坐定,海珠往周围看了几眼,神色突然骤变,站起来拉着我往外走。</p>

    我有些不明里,边往外走边顺着海珠刚才看的方向扫视了一下,正好看到在那边的开放式包厢里坐着白老三以及四大金刚,正在喝酒抽烟和几个小姐谈笑。</p>

    在我和海珠站起来往外走我看到白老三的时候,白老三他们也正好看到了我和海珠。</p>

    四大金刚立刻站起来,似乎要向我这边走,白老三做了个手势,他们又坐下了,然后一起看着我们。</p>

    我看到白老三的脸露出一丝阴笑和冷笑。</p>

    出了酒吧,海珠呼了口气,说累了,不想玩了,我此时也没了心情,于是一起回去。</p>

    回去的路,我们都没有说话。</p>

    第二天早饭后,海珠走了,我去公司班。</p>

    一进办公室,看到了当天的星海晚报,面果然在二版位置刊登了零售买报活动大奖的新闻,刊登了海珠提着笔记本电脑的大幅照片。</p>

    我刚看完这则新闻,接到公司办公室人员的电话,通知我到经管办去一趟。</p>

    去了经管办曹丽的办公室,曹丽正在里面,沙发还坐着神情严肃的两个陌生人,曹丽介绍说一位是人力资源部的,一位是集团党办的。</p>

    曹丽的表情也很严肃,不苟言笑。</p>

    我坐下后,人力资源部的那位拿出今天的晚报打开,指着那副获奖的新闻图片问我:“易克,我们找你来是想问你个事情,这位奖的读者和你是什么关系?你认识她吗?”</p>

    我点点头:“是我女朋友,当然认识!”</p>

    人力资源部的那位和党办的那位互相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然后党办的那位接着问我:“易克,这次你们发行公司搞的零售买报大奖活动,活动的奖卡是谁负责发放的?”</p>

    “是我!”我说。</p>

    他们二位又对视了一眼,然后对我说:“好了,没事了,你走吧!”</p>

    我站起来出去了。出来后,我的心里涌起一股不祥之感,没有回办公室,径直去了秋桐办公室。</p>

    进了秋桐办公室,秋桐正坐在办公桌前沉思着,脸的表情很严重。</p>

    我先和秋桐说了下去经管办的事情,秋桐听我说完,脸色突变,接着拿起一份报纸递给我。</p>

    我接过来一看,是今天的星海都市报,面一则黑色标题的图片新闻,在新闻爆料栏目里,题目很醒目:星海报业史最大的骗局:有图有真相,星海某家媒体零售买报奖活动有猫腻。</p>

    旁边的图片正是海珠拿着笔记本电脑的照片,我不知道这家报社是怎么同步通过什么渠道搞到这个照片的,明明这是晚报的记者拍的。</p>

    “我正要找你,你看看那内容。”秋桐声音沉重地说。</p>

    我忙看新闻内容,内容大致是报社接到读者举报,以读者来信的形式发布的,说星海某家报业发行公司搞的零售买报有奖活动是在欺骗读者和市民,在大奖里做了手脚,照片的获奖人是负责操作此项活动负责发放有奖卡的工作人员之女朋友。</p>

    虽然新闻里没有提到星海晚报和星海传媒集团的名字,也没有提海珠和我名字,但是,这项活动搞得动静很大,星海市区知名度很广,再说,还有今天晚报发的新闻,傻瓜都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p>

    我的头一下子大了,星海都市报的这则新闻爆料,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炸向了星海晚报和星海传媒集团,炸向了发行公司,在社会无疑会引起巨大的震动和负面效应。</p>

    而这负面效应的直接受害者,是星海晚报和星海传媒集团,必然会令集团领导和晚报社颜面大扫。</p>

    而这件事的直接后果,必然是集团领导龙颜大怒,怒不可遏。</p>

    而刚才集团党办和人力资源部的二位,必然是秉承了集团某位领导甚至是老大的指示来的,找我核对调查此事。</p>

    虽然我知道我自己是清白的,但是,外人谁会相信?如此的巧合,谁会信?</p>

    我知道,此刻,我纵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反而越解释越会让人怀疑,给人以欲盖弥彰之嫌疑。</p>

    我放下报纸,怔怔地看着秋桐,秋桐明亮的眼睛看着我,轻轻说了一句话:“易克,我不信这事是你干的,这必定是个巧合!”</p>

    秋桐的话让我感到了莫大的安慰,此时此刻,信任什么都重要。</p>

    “但是,我相信你并不等于别人相信你,这样的事情,大家的思维习惯,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秋桐继续说:“这件事带来的社会负面效应是巨大的,会极大损害集团和晚报的形象,现在,不光你,是集团领导,集团所有的人,都无法解释清楚这件事。此事的后果,不堪设想。”</p>

    我木木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p>

    秋桐忧心忡忡,接着摸起电话,拨通了号码:“人力资源部吗,我是秋桐。”</p>

    我站在那里看着秋桐打电话,心里寻思着这事,立刻断定此事应该是曹丽和赵大健以及曹腾一起或者单独捅出去的,而曹腾无疑应该是引子。</p>

    将此事捅出去做大,对曹丽来说,既能将我赶走,甚至赶到星海都市报那边去,既挖了秋桐的墙角,还能顺带打击秋桐。</p>

    对赵大健来说,可谓一举三得,既能赶走最让他讨厌的我,还能打击压制他的秋桐,还能教训和他争权的苏定国。</p>

    而对于曹腾来说,我的离去,无疑是减少了一个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为自己下一步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更是个美事。</p>

    相同的利益驱动下,这三人走到了一起,借用海珠奖这事,发起了一轮新的攻击波。</p>

    我思考着这事,心里很愤懑,却感到很无力无奈,因为我拿不出为自己洗清不白之冤的证据。这样的事,如果出在别人身,我说不定也会怀疑是有猫腻。</p>

    半天之后,秋桐打完了电话,神色更加忧虑,和我说了电话的内容。</p>

    原来,今天早,兼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集团董事长到市委宣传部去开会,在那里看到了星海都市报的这则新闻,同时受到了其他几位副部长的调侃和奚落,得到了市委宣传部部长的严肃责问。</p>

    震怒之下,恼羞之下,窘迫之下,一向沉稳的董事长感到大丢颜面,火冒三丈,变得冲动起来,立刻电话指示集团纪委牵头党办和人力资源部,立刻调查此事,立刻严肃处理。</p>

    关于调查的方式,盛怒之的董事长指示很武断,如下:摸清当事人之间的关系,问清楚发奖卡的是何人,只要这两项吻合符合报道事实,不必多听徒劳的解释和无谓的辩解,立刻下结论进行处理。</p>

    处理方式如下:当事人是发行公司部门负责人的,撤销职务;是普通在编人员的,开除留用查看;是聘任制人员的,劝其辞退,是临时工的,立刻开除!同时要追究相关部门负责人的领导责任。</p>

    显然,董事长要用快速处理的方式来给同行和领导一个交代,为自己挽回一些颜面,显示出自己纠错的高效率办事风格。</p>

    我是还没有来得及聘任的临时工,自然属于最后一种方式。</p>

    也是说,根据董事长的武断命令,我要立刻被开除走人,同时苏定国和秋桐也要负相应的领导责任。</p>

    我这时感受了权力的巨大威力和无理霸道以及自以为是,领导认为正确的事情,是百分之百正确的,你越解释越徒劳无益,反而会给你再扣狡辩认错态度不老实的帽子。</p>

    虽然大家都说我们实行的是民主集制原则,但是,真正运作起来,是一言堂,一把手领导说了算,老大震怒了,没人敢反抗,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只能是鸡蛋碰石头。</p>

    我知道,集团董事长的指示,秋桐是无法违抗的,也违抗不了。</p>

    我刚刚在这里欲伸展手脚,要立马卷铺盖滚蛋了。</p>

    这次,不是我辞职,而是我被开除!</p>

    果然,当天下午,集团的处分决定下来了:秋桐向集团党委写出面检查,苏定国停职检查,我呢,直接开除走人!</p>

    当天下午,我和曹腾交接完毕,在曹腾貌似同情的目光和赵大健奚落嘲笑的眼神里灰溜溜离开了发行公司。</p>

    离开发行公司的时候,我没有见到秋桐。</p>

    这才想起,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在公司里见到秋桐。</p>

    秋桐干嘛去了?</p>

    没有见到秋桐离开了发行公司,我心里有些惆怅和失落,我想,这次走人,恐怕以后很难有机会有借口再见到秋桐了,梦幻的浮生若梦已经不见,现实里的秋桐也要不见了。</p>

    如此想着,我心里竟然莫名有了一丝伤感。</p>

    走在春天的气息还没有到来的星海的街头,看着路两旁光秃秃的法国梧桐的树干树枝,经过一个严寒冬季的扫荡,已经难得落下一片树叶了。</p>

    木有晃晃悠悠的一片发黄的树叶飘落,难以抒情发情。</p>

    索性也不发情了,少他妈那些儿女情长了,不是干了个临时工被人家辞退了吗,多大个事,老子企业破产都经历过,还在乎这点小屁事?</p>

    我都被开除了,这时候秋桐也不打个电话安慰安慰我,连面都没见,我不由产生了一丝幽怨,她干嘛去了呢?</p>

    晃晃悠悠地在日暮的大街走着,华灯初,城市的霓虹开始闪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